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黑石密码 三脚架

1776 处处都是心眼

    联邦人喜欢“大多数”,不管是股东大会,还是联邦国会,他们都在追求“大多数”。

    大多数的概念从最初“每三个人中至少有两个人意见统一”到“每三个人中至少超过两人意见统一”再到精确的“百分之六十六点七”

    这个过程经历了多次的变革,最终在六十六点七这个数字上,人们确定了下来。

    它比百分之六十六点无限六多零点一,恰好等于“每三个人中有超过两人意见统一”,这简直是一个完美的数字!

    所以在这种重要的表决投票中,人们都在追求自己这边的人,占总数的“百分之六十六点七”或以上!

    第一轮投票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格莱斯顿的表情不是很好,他的支持率不到百分之六十。

    尽管看上去好像一切都很稳定,但谁知道昨天晚上,甚至就是刚才在厕所里,坐在这个会议室里的人是否又和其他人达成了什么交易?

    谁都说不准这些,谁都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在自己背后捅自己刀子的人!

    愤怒?

    并没有,至少他离大多数已经非常接近了。

    当很多人发现即便他们改变自己的立场也无法改变结果的时候,他们就会重新摇摆,然后变回来。

    是的,另外两人加起来才获得了百分之四十,继续支持他们没有什么意义。

    除非他们打算把这场表决的结果拖上几个月甚至几年,而这恰恰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战争已经发展到了中期,这是国防部的一些人的看法,虽然他们没有什么特别强有力的证据支撑这个观点。

    姑且算他们说的是真的,如果战争进程真的走完了一半,这就意味着很快战争就要结束。

    几年时间而已。

    一旦战争结束了,如果是以胜利者的身份走到最后,联邦将获得有史以来最大的机遇!

    所有人都不会允许在这样史无前例的机遇面前,进步党还在内斗当中!

    加上现在的总统表面上是进步党人,实际上是军方的人,多少还是有一点“危险”的,所以这个结果不会拖得太久。

    另外两人其实也知道自己是陪跑的,如果不是考虑到进步党作为目前联邦的执政党,也是最有潜力的执政党,需要起到带头作用。

    他们甚至都不太想陪跑。

    参加过这样的竞选的确算是人生里亮眼的一笔,但如果结果是失败的,而且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会失败,那么它显然就不是令人愉快的!

    但今天的情况,的确有些令人意外,昨天大多数人都参加了矮个子老人的退休派对,大家当时都是有说有笑的……

    在“场外”的矮个子老人听到这个答案时,并没有表现出其他情绪。

    进步党内并不完全是一块石板,就像是兰登参议员和他的兰登帮,这些人可能只是一小撮人,但整个委员会就是由很多一小撮人组成的。

    你没办法要求他们每个人都站在你这边,也许他们表面上会同意,但背地里就是一手反对。

    不记名的投票,谁都不知道漏洞出在什么地方!

    “等一等……”。他摆了摆手,点了一根烟,“再等等,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第一次投票之后,会有一个休息时间,一些格莱斯顿的死忠支持者,开始到处流窜起来。

    他们会用一些话术去试探其他人是不是想要耍花招,以及强化人们应该投票给格莱斯顿。

    这无耻吗?

    不!

    这是公平与自由的象征!

    如果连拉票都不许拉,这个社会会变得多么的教条?

    很快第一个十五分钟就在这种热闹的“磋商”中结束了,人们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主持表决的高层表示没有得到一个可以被认可的结果,所以需要重新表决。

    工作人员开始重新发信函和卡片,人们又开始重新填写,然后计票。

    结果显然依旧不太好,甚至格莱斯顿的支持率从不到大多数,掉到了百分之五十七,这意味着又有一些人,选择了背刺他。

    第二名陪跑者的票数得到了提升,已经有超过了百分之二十九的票支持他,他和格莱斯顿之间的票数看上去好像还有百分之二十八的差距。

    实际上在这个时候并不能这么算!

    因为当二号陪跑者提升百分之十四的时候,他的支持率就能达到百分之四十三。

    同样,如果这百分之十四的支持率是从格莱斯顿身上减掉的,那么在少了百分之十四之后,他也只剩下百分之四十三!

    所以实际上,要追平格莱斯顿,他只需要不到百分之二十的支持率,就能追上甚至是反超格莱斯顿!

    这也让格莱斯顿的表情多少有了一些变化,他看着不远处的二号候选人,脸上没有丝毫火气的微笑着,“看起来大家更看好你。”

    二号陪跑者同样笑着回应道,“前面几次投票都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后面的投票。”

    听着好像是安慰或者解释的话,实际上这就是一句屁话,甚至是一种隐隐的挑衅。

    听得出这话里的意思后格莱斯顿强捺住心头的不满,微微颔首,“那么多人支持你,你一定会赢到最后吧?”

    二号陪跑者想了想,“你让我怎么回答呢?”

    他看着格莱斯顿,“其实无论他们选谁,对我们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区别,那都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格莱斯顿点了点头,“你说得对!”,他说着站了起来,“抱歉,先失陪一下。”

    随后他快速的走进了一间休息室里,离下一次表决还有十五分钟。

    房间里除了矮个子老人之外,还有一名普通的进步党委员会工作人员。

    格莱斯顿进来的时候,他们正在交谈,但因为他进来而停了下来。

    等他关上了门之后,他的表情自然流露了一些。

    “……他这个贱人一定在背后搞小动作!”,他的脸色很难看,“我就知道他不会安安稳稳的!”

    矮个子老人轻叹了一口气,“刚才……告诉我,他们正在试探,如果让他们得到更多,他们就会发动更猛烈的攻击。”

    “不过我们也不是没有好消息,至少我们得到了一部分名单……”

    他说着将一张写满名字的纸,交给了格莱斯顿,“如果你能解决这些人,属于你的东西,就还属于你!”

    他其实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如果他搞不定,那么很有可能他会丢掉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实际上也是委员会内最正常的一幕。

    兰登参议员,此时也有人邀请他到一边谈谈。

    “兰登,你对这两场表决有什么看法?”

    问他问题的人以一起抽一支香烟为理由,和他找了个没有人的角落。

    散了一根香烟之后,他就问了这个问题。

    这个家伙也是一名参议员,年纪稍微大一些,有六十岁出头。

    这个年纪实际上以参议员的身份来说,刚刚好,虽然人们喜欢更年轻的,但在政治方面来说,他的岁数刚刚好。

    经历过的事情足够多的同时,还有足够的人脉,也累积了很多的财富,是一个能为这个国家做一点什么的年纪,如果他愿意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的话!

    兰登参议员摇了摇头,“很胶着,看起来好像有些小小的变化。”

    那名老参议员面容严肃的点了点头,“一开始他们只是在试探,现在试探变成了初步的攻击,人们发现自己并不是没有机会,接下来恐怕会更难!”

    他说的这些兰登参议员以前可能听不懂,但现在他完全能听得懂。

    当第一次表决没有通过之后,实际上就给了很多摇摆者一个想法,如果他们一下子拍不死其他陪跑人,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尝试一下?

    投机,不管是政治投机,还是资本投机,都在以最小的成本追求最大的回报,再也没有什么比投机回报更惊人的了!

    现在站在格莱斯顿这边回报率其实不大,这就像是皇帝传位给大皇子,大臣们就算再怎么附和,他们也不会得到未来皇帝太多的信任和依赖。

    因为他们并没有在权力的交接过程中,起到任何一丁点的作用!

    反倒是如果本来没有希望继承皇位的二皇子因为这些大臣们的鼓动得到了皇位,他最感激的就是这些支持他上位的大臣,他会无条件地信任依赖这些人,当然一开始肯定是这样的。

    所以当第一次表决没有出现结果之后,立刻就出现了新的投机者。

    这些人甚至都不需要有人去游说,他们就会变得摇摆,因为现在他们看见的,所做的,并不是无用功!

    第二次表决的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大家正在默契的撬动一块巨石,现在他们有机会得到更多的回报,他们怎么可能放弃?

    如果第三次表决结果更坏的话,很有可能这场表决会拖延下去!

    这些兰登参议员都很清楚,国会的经历让他懂得了很多东西,那些书本上没有的。

    他没有说话,老参议员则继续说道,“我们都希望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但眼前充满迷雾,也许我们应该再等一等,迷雾总会有散开的一天……”

    兰登参议员若有所思,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