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座无敌城 八月飞鹰

394.捞点本回来

    只剩头颅的冼开阳,仍然有命在。

    他这个境界的武道强者,生命力极为强大,即便断首,一定时间内也不会丧命。

    不过,他当前这个状态,还能存活,完全是张东云的手笔。

    对周围曾经横扫北莽的武道帝皇来说,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绝望气息,扑面而来。

    听到张东云的问题,冼开阳呼出一口气:“你休想从朕这里得到任何东西!”

    张东云摇头:“只要朕愿意,一切都可以,不过,没那个必要了。”

    话音未落,那个漂浮在半空里孤零零的头颅,便即炸裂成一蓬血雾,四下里飞散。

    对于张东云将冼开阳就此击杀,苏破没有异议,他只是安静地转头看向自家大哥。

    张东云看着飘散的血雾:

    “八妹跟他不是一路,一直在躲他,所以他四下里寻找。

    多年以前他们就翻脸了,八妹被冼开阳等同门视为叛徒,一直在追杀寻找。

    准确说来,他到这东胜神州,到北莽、中土来,真正目的就是寻找八妹。

    统一北莽,降服孔圣真等人,也不过是作为找人用的帮手。”

    化名郜世辉,显然是打草惊蛇,惊走楚摇光。

    先前张东云便奇怪这位北莽大帝行事出人意表,肖青浦等北莽高手死伤,对方也不放在心上,只是一心一意找人。

    现在看来,冼开阳到这里来本就是个过客心态,根本没有所谓君临天下统治四方的计划,纯粹是为了多些人手给他找楚摇光。

    魏皇、墨云龙等不肯屈服结果死在他拳下的北莽高手,实在冤得慌……

    “大哥,有个问题。”苏破静静听张东云说完后,慢慢开口:“八妹被他追得到处逃跑藏匿,为什么不来找咱们帮忙?”

    就像是既在躲避冼开阳这个同门,也在躲避张东云、苏破等结义兄弟。

    张东云摇头:“这确实是个问题,只是这厮也不清楚缘由。”

    “他们是因为什么缘故翻脸呢?”苏破不再纠结刚才的疑问,换了个问题。

    张东云嘴角扯了扯:“五个人弑师,余下两个不干。”

    苏破看了眼面前已经渐渐飘散消失的血雾:“看来他们五个成功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青出于蓝吧。”

    张东云淡然道:“结果八妹和另外一个,被他们五人一直追杀,这两人还失散了。”

    苏破摇头:“八妹从来没跟咱们提过。”

    昔年十二阎罗结义,称得上同气连枝,患难与共。

    一个人的敌人,便是十二个人共同的敌人。

    为了老大昔年恩怨,他们挑了玉皇朝。

    为了老二的恩怨,大家一起打了雷音寺。

    为了十二的恩怨,大家一起攻破衍圣府。

    便是纯阳宫,也是因为当初应笑我的缘故。

    只是,于楚摇光而言,她肯为了其他结义兄妹去拼命,却不曾袒露自己背负的恩怨。

    可能是觉得家丑不可外扬,想要将来自己单独了断。

    可能觉得对手太过强大,不想他们跟她一起冒险。

    也可能是她仍然顾念旧情,只图自保,不想与昔年同门师兄弟决一死战。

    种种可能都好,但苏破不觉得当年楚摇光是跟他们这般结义兄弟见外,所以才暗自隐瞒。

    只是……

    “当年是这般,如今却不好说了。”苏破轻声道:“我看不清白八妹现在行事究竟为何。”

    张东云言道:“多想无益,找到八妹,一切自然明白。”

    苏破点点头:“这枚开阳星找摇光星的办法,我摸到点门路了。”

    张东云言道:“找的时候,捎带留心另一个人。”

    “哦?”苏破闻言看向自家大哥。

    “摇光星、开阳星之外,天权星可能也在咱们这里。”张东云言道:“名字叫做俞天权。”

    苏破一边听,一边轻轻点头。

    张东云继续说道:“此人当初和冼开阳分开来寻找追杀八妹,结果三十余年前失去音讯。

    冼开阳最初其实是发现跟他有关的痕迹才找来这边,结果无意中在这里得到八妹的消息,转而寻找八妹。”

    苏破沉吟:“三十多年前吗……”

    张东云颔首:“还是找八妹为主,这个人你顺带留神一下即可。”

    “大哥放心,我明白。”苏破说罢,视线转向另外一边。

    他们兄弟二人谈话,远方蒋辙、向晨等人,完全不敢动弹。

    张东云控制下,这些人倒是听不见他们两个谈话内容。

    但方才北莽大帝冼开阳的下场,大家都看在眼里。

    此刻,所有人心中除了畏惧之外,更多的则是震撼。

    第十四境的高手,放眼天下,数量有限。

    能突破到第十四境,便基本已经站上天下巅峰。

    举手投足间破坏力,足以推山填海,斩天裂地。

    如北莽魏皇、佛门空如大师、衍圣府府主孔圣真、太清宫掌教彭子凌等人,皆是傲啸天下之一方巨擘。

    但第十四境高手之间,同样有高下之分,强弱之别。

    北莽大帝冼开阳,“剑魔”苏破,便都是凌驾于孔圣真等人之上的更强者。

    他们之间的大战,即便在四方无忌的荒海之上展开,仍然波及中土、西域。

    一拳一剑,仿佛都可以毁天灭地。

    但就是这样横扫北莽气盖中土的大帝冼开阳,却在呼吸之间,便死无葬身之地,尸骨无存。

    击杀他的长安城主,修为实力该高到何等境地?

    眼前所见所闻,无怪乎现场众人,全都震惊莫名。

    虽然张东云、苏破没有理会他们,但一众往日里凶神恶煞的邪派高手,全都僵立原地没有一个敢乱动逃走。

    这时苏破的视线看过来,所有人全都一个激灵。

    对于众人的反应,苏破不以为奇。

    便是他,方才观战,心中同样赞叹不已。

    自家老大那一拳,武道意境,有些许昔年天帝指的意味在其中。

    统御天地寰宇万物,不论放之须弥还是收之芥子,主宰一切,莫敢不从。

    听说老大这些年来,以此为基本,推演出天帝剑。

    如今看来,还有天帝拳。

    不过,如此轻描淡写,就击杀武皇巅峰境界,同时实力过人的冼开阳,就不仅仅是武道精妙霸道能做到。

    看来自家老大的修为境界,如今已经超乎武皇之上了呢……

    大哥这些年,不曾蹉跎岁月。

    苏破心中激赏之余,目光则落在北海六中的“星鲨王”向晨身上:

    “继续你先前办的事。”

    向晨闻言,深吸一口气,行礼道:“是。”

    他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好歹落下一半。

    对方如此吩咐安排,他这条命看来至少是保住了。

    有此戴罪立功机会,好好表现,说不定可以改善自己先前给长安留下的首鼠两端不良印象。

    向晨连忙随同苏破一同离开,比先前更加用心,在茫茫沧海中搜索“辰皇”楚摇光的下落。

    他走了,其他人心中依旧忐忑。

    那个笼罩在光辉中看不真切的身影,给他们带来的压力,远大过刚刚离开的苏破。

    “不知是邪皇陛下,还是青帝陛下?”

    蒋辙干咳一声,镇定心神,首先恭敬行礼“老朽蒋辙,参见陛下……”

    然而,还不等他话说完,他整个人便仿佛涨破的气球,轰然炸裂成一团血雾。

    就像先前冼开阳的头颅一样。

    一个第十三境,已经修成魔道真身邪影境界的老魔头,瞬间一命呜呼。

    邪影等诸般魔道替死重生手段,没有一个生效,全部一起随风飘散。

    旁边屠琳面上骤然变色。

    但不等她有下一步动作,她便不了蒋辙后尘,道家元神也轰然破碎,化为点点光尘,四下里飘落。

    余下的宋睿眼皮子直跳,僵立原地。

    慧行则神情木然,眼神空洞,静静站在原地不言不动,似乎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在他身上,他都已经无所谓了。

    不过,他们二人并没有落到蒋辙、屠琳一样的下场。

    两人心神微微恍惚,神思一迷,都在原地消失。

    等他们再恢复清醒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大海上,而是在一座城池中。

    不约而同,慧行、宋睿二人心中,都生出同一个念头:

    长安城!

    这里,一定就是长安。

    他们瞬间跨越千山万水,自西域和中土之间的荒海,挪移到了遥远的东疆。

    有两个年轻僧人,正等候在这里。

    慧行面无表情看着昔日两个同门师弟。

    慧明小和尚同慧净和尚,这时都迎上来:“师兄……”

    终究是因为师父的缘故,自己似乎被留下了一条性命,不至于像蒋辙、屠琳一样。

    慧行心中想哭,但发现自己完全没有泪水。

    师父不在了,长安仍然关照他,网开一面。

    那又会否因此关照中岳寺的空慈呢?

    慧行心中激荡,却只觉一片茫然。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慧净、慧明师兄弟也不过是来见昔日大师兄一面。

    接下来,慧行就和宋睿一起被拖去做苦力了。

    两个第十二境的苦力。

    并且,他大概率要比宋睿做工更久。

    张城主将两个俘虏扔去当苦力,自己却没有第一时间返回大明宫。

    耗费巨资,提前扩张无敌城,他当然要回一点本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