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座无敌城 八月飞鹰

442.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暮霭虽强,根基尚浅。

    西牛贺州佛国净土,却是上万年基业。

    万古以来,多少名门圣地烟消云散成了历史?

    佛门却一直昌盛,整个西牛贺州都是佛国治下,更进一步向东胜神州、南瞻部洲、北俱芦洲扩展渗透。

    而且成绩斐然。

    南瞻部洲不少大妖皈依佛门。

    北俱芦洲分为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方大地,其中西方和南方的白虎洲与朱雀洲,都有佛门传承立足。

    东胜神州五片大地,西域原先整个是佛门所属,中土亦有雷音寺这样的宝刹。

    西牛贺州作为佛门源头所在,不仅仅是高僧大能如云,更有积累多年的底蕴。

    东胜神州西域那边,如大悲寺、感业寺等佛家名门,虽不似道家有大阵守护,但多年香火积累,自成佛光屏障守护寺院。

    只不过,面对苏破之凌厉强横,大悲寺、感业寺等西域佛门圣地,皆抵挡不住。

    可是西牛贺州就不一样了。

    这里是整个西牛贺州无数佛门信众历经上万年的积累,厚重无比,浑然一体。

    有外人来袭时,不必僧众做出反应,佛法禁制便自动起了感应,更察觉苏破来者不善。

    道道琉璃佛光顿时冲天而起,遍布整个西牛贺州,覆盖范围甚至比道家太初六合阵还要更大。

    苏破也是第一次来西牛贺州,身处佛光笼罩下,顿时感觉自己心神微微迷蒙。

    他虽惊不乱,周身剑气勃然而发,立马将周围佛光隔开。

    剑锋向前,苏破剑势破尽万法,生生劈开佛光。

    不过相较于以往的顺畅,这一次以苏破之能,也感觉剑锋迟滞,仿佛落入泥泞。

    相较于之前的太初六合阵,当下这佛国,缺乏强力之人主持。

    若有人主持,这不似阵法胜似阵法的佛国净土,比之太初六合阵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未必比太初六合阵中无数太初元雷攻击更犀利,但远比之前太初六合阵破绽少。

    经过佛门多年经营完善,这佛国净土几乎已无破绽,达到自身当前圆满程度。

    长安城大明宫里,张东云见了,和苏破有相同判断。

    有无敌城系统加持的他给这佛国净土挑毛病,也只能挑出有限几个。

    不过,这佛国净土当前缺乏主持者,是否说明那位佛门世尊,当下有不妥,无暇分身?

    张东云和苏破心中生出相同念头。

    苏破当即披荆斩棘,要更进一步强行破开佛国净土,以探西牛贺州虚实。

    他仗剑向前闯,西牛贺州反应再慢,此时也不得不做出应对。

    一名看上去四十岁许,身披袈裟的中年僧人出现,双掌合十,化无边莲花海洋,阻挡苏破去路。

    “贫僧牛拓寺妙昆罗,请施主留步。”僧人开口说道。

    他身上佛光化作法身净土,现无量光辉,向四面八方延伸,仿佛同整个西牛贺州化作一体。

    苏破未听过妙昆罗之名,但见状便知对方乃佛门法身巅峰境界,修成无量法身,且佛法精湛,绝不逊色于先前东来的嘉树上人,胜过东胜神州佛门中人。

    当下身处西牛贺州佛国净土之中,其一身佛法更加深厚,莲花挡住苏破出手。

    “小徒拓桑与鸠摩罗我,听闻已殒命在长安城中人之手,施主一行人,为何苦苦相逼?”妙昆罗双掌合十,口宣佛号。

    苏破淡然道:“我找路雪园。”

    对手强横,他混不在意,比先前更凌厉的剑锋斩出,破开与净土佛国浑然一体的莲花海洋。

    妙昆罗手印变化,双手结触地印:“往事如过眼云烟,这里早已经没有路雪园。”

    佛光凝聚之下,结成一只金刚铃,震荡间,有雄浑佛唱禅音传出,撼人心魄。

    道道音波凝结成实质,形同重重金环,套向苏破,要将之降服镇压。

    苏破连续出剑,斩断挑落一道又一道金环。

    “你做不了主,便叫能做主的出来吧。”他一剑快过一剑,逼近妙昆罗。

    僧人仿佛与净土佛国融为一体,有无边法力神通,不紧不慢同苏破周旋:“施主还是回东胜神州去吧。”

    苏破目光微微凛然,听得对方似是话中有话。

    这时,他耳边忽然传来张东云的声音:“路雪园和彭子凌等人,重新进犯西域了。”

    苏破对面的妙昆罗也能听见声音,神情微微一变。

    有佛国净土阻隔,对方居然仍能传音进来?

    这就是那长安城主吗?

    妙昆罗惊讶,苏破则习以为常:“我回去?”

    “不必,你便代我探探西牛贺州的底好了。”张东云言道。

    苏破闻言微微颔首:“好。”

    妙昆罗听了,面色渐渐趋于平和,心情却极沉重。

    彭子凌等人,有太初六合阵在,长安城却不需苏破回援,城中还有多少高手?

    对方要苏破探探西牛贺州的底,那净华、嘉树上人、彭子凌等人,这趟又能否探出长安城的底?

    妙昆罗心中忧虑,但眼下唯有集中全部精神,同苏破一战。

    对方要惊动世尊,决不可使其如愿。

    苏破杀入西牛贺州佛国净土,净华等人并未返回,而是一路反杀向东胜神州西域之地。

    他们固然担心西牛贺州的状况,但却深知切不可跟着敌人的指挥棒走。

    西牛贺州佛国净土眼下有妙昆罗一位第十四境高手主持即可。

    嘉树上人同净华回去,相较于佛国净土只是散兵游勇,面对苏破这等霸道对手,只能敲敲边鼓。

    至于彭子凌等人,即便他们乐意帮助西牛贺州,但太初六合阵同那里的佛门护法禁制难以共存,去了也无法叠加力量。

    眼下不如全力反击长安城,攻敌之必救,迫使苏破自己放弃,退离西牛贺州。

    众人此次决心不仅是重新夺回西域,更要冲击继续往东去的中土,如此才可以给长安敲响警铃。

    大明宫中,张东云端坐,静静看着这一幕。

    缺少苏破,长安城在西边的防线,失去当前擎天之柱。

    敖空镇压炼化暮霭,尚需时间,张东云也没有召回他的意思。

    以沈和容还有携一元镜随身的澄阳真人为首,长安众人且战且退。

    有太初六合阵在,众人当前难与敌人对抗。

    但沈和容属实有过人之能,如此不利的状况下,她却根据先前张东云指点,举一反三,提前布下陷阱。

    彭子凌等人将大阵聚了散,散了复聚,不断向东搬移,结果正一脚踩在陷阱上。

    只见“土崩瓦解功亏一篑”八个大字冲天而起,太初六合阵顿时塌了一角,破开巨大裂口。

    原本在大阵掩护下前进的净华等人,全都措手不及。

    沈和容的能耐,净华自然知道,但还是没料到她在如此不利情况下还有余力反扑。

    大阵骤然散开,而沈和容则神情肃穆,早早写好一个“杀”字,当即就直扑净华而去。

    净华千钧一发之际,及时结成禅定印,与自身净土相合,远里诸般烦恼。

    但沈和容这个“杀”字,到了近处却再生变化,分散为一大团浓墨。

    墨汁如有生命,散开后四下里流窜,从各种刁钻方位,以出人预料的方式,钻入净华的净土内。

    净华一时间,竟无法将这些墨汁粉碎,对方完全抓住了她神通中的破绽漏洞,有些连她自己先前都未曾发觉。  m

    墨汁在净华的净土中重新汇聚,却不再是个“杀”字,而是个“破”字。

    佛门法身净土,顿时应声而破。

    同一时间,沈和容第二个“杀”字便已经到了。

    净华一招没能扳回下风,顿时被沈和容的“杀”重创,更有“死”字紧随其后。

    少女模样的沈和容神情平和淡然,令人如沐春风,仿佛她来此是郊游踏青,全不带半点烟火气。

    但对敌出手,则是毫不容情,狠辣至极。

    这位儒家大宗师出手,远比她面上冷酷。

    嘉树上人连忙上前相助,总算救下净华。

    但先前宝相庄严,姿容端丽如人间菩萨般的世尊亲传,这一刻面色衰败,脸如金纸,一时间看上去竟出气多进气少的模样。

    嘉树上人情愿他自己受伤也不愿净华遭此劫。

    他伤了,净华的甘霖可以短时间内治好他。

    净华伤这么重,他和怀永方丈可没办法使之短时间康复,怕是只有尽快送回西牛贺州才行。

    “谢过沈施主,贫尼今日受教了。”净华本人倒是神情尚算安然,挣扎着朝对面沈和容双手合十一礼。

    沈和容则淡淡道了一句:“可惜。”

    一击之后,不论结果如何,她都没有多留,身形一闪避让开来。

    那边彭子凌等人已经重新立起大阵,差点便将沈和容重新罩进来。

    如此巨大优势,居然还被对方偷鸡,重创净华,在场所有人都面上无光。

    “惭愧,贫尼学艺未精,被长安中人窥破弱点,还请诸位施主小心为上。”净华徐徐说道。

    “请师太居于阵后修养调息,待净土击退苏破后,再返回净土疗伤,此间事交给我们。”彭子凌郑重说道。

    虽然佛道有别,对方更是昔日十二阎罗中人,但眼下终究要靠大家一起同舟共济,先面对长安城带来的威胁。

    嘉树上人专门留下照看净华。

    彭子凌等人则依托太初六合阵,一步步覆盖西域,向东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