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座无敌城 八月飞鹰

537.叛逃

    佛门之宝,虽然也是佛门高僧千辛万苦所得,甚至有些根本就是佛宝舍利所化,但终究比不得道家炼制的法宝。

    哪怕第十四境的西牛贺洲世尊摩诃罗尼的佛宝,对于宗天璇来说,如果拦路,只是一刀的事。

    她武皇顶峰修为,尚且一刀斩不破的佛门,定然源自第十四境之上的佛门果位高手。

    至少是第十五境的佛门罗汉。

    佛宝中蕴含的佛法意境,同西牛贺洲净土佛国一脉传承差别较大。

    以宗天璇的见闻,倒有几分像是天外慈航净土中人的手笔。

    摩诃罗尼、智远上人虽然都曾经去往慈航净土听讲,但更多是受启迪,他们本身的佛法根基并没有变。

    所以那件玉雕的莲花,应该是出自一位慈航净土罗汉之手。

    对方把宝物给了智远上人带回炎黄,其本人虽不一定就会插手,但这种可能性不得不考虑。

    更需要在意的是,这是否代表了慈航菩萨的态度?

    “无大碍。”

    符印中传出张东云淡定的声音:“去看看十二妹那边。”

    “好。”宗天璇点点头。

    她心中忽地有些感慨。

    相较于慈航净土佛门可能的强敌,不管是大哥还是十二妹,似乎都更关注月阳真人李书楼那边呢……

    或许是因为,他们不畏惧外界的强敌,只关心来自内部的背叛?

    宗天璇叹息一声,前往寻找沈和容与李书楼。

    她与沈和容虽不在,但佛门短时间内,也不再敢卷土重来。

    高亮碰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也不敢再逞能,唯有把一切经历,都快速报回给宗门知晓,一切请宗门定夺。

    不过,考虑到他和智远上人、龙舍陀的存在,长安城方面也停下继续向西的脚步,不再步步紧逼,只守稳西牛贺洲附近海域,确保把佛门限制在海中无法登陆即可。

    一切局面,看似稳定了下来。

    长安城大明宫里的张东云,却在惦记着搞事。

    雷瀚趁着沈和容、宗天璇等人的注意力,大多被佛门吸引,方才悄悄派自己一具分身,暗中来西牛贺洲同霍一鸣相见。

    张东云眼下行事,同样找己方看似人手不足的时机。

    哪怕沈和容、宗天璇本人都知情,但必须面上她们都不在的情况下,才好办事。

    雷瀚那边,倒是没有主动往长安这边爆出他跟霍一鸣的关系。

    或许,他肯定霍一鸣会自己主动跟解峰等人交待?

    反正张东云在把霍一鸣里外检查一遍,发现虽有一些特殊的小玩意,但并不起监视、传讯、记录的作用后,他便给霍一鸣下达了命令。

    霍一鸣连夜返回南瞻部洲,面见狱龙派掌门解峰。

    很快,自南瞻部洲传出消息,霍一鸣乃雷瀚亲子,是雷瀚暗中安插在长安的细作,如今被狱龙派掌门解峰识破。

    霍一鸣身手不凡,从解峰刀下逃脱,如今下落不明。

    狱龙派已将霍一鸣逐出门墙,并下令缉拿追杀。

    消息传开,长安治下各地,几乎全部哗然。

    当初追随沈和容等人迎战雷瀚与北俱芦洲,之后又在西域因为佛门反攻而死伤惨重的长安各派,几乎群起响应,同狱龙派一起追杀这个奸细。

    除了东胜神洲这个长安城最初的基本盘外,北俱芦洲中人,对此也极为积极。

    他们迫切需要立功,从而在长安城占据一席之地。

    简直没有比追杀霍一鸣更合适的机会了。

    还正好可以强调他们心向长安,与雷瀚划清界限。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追杀与大逃亡,就此展开。

    霍一鸣身手极为高明,虽然才只第十二境修为,但普天之下绝大多数第十三境的高手,都敌不过他。

    想要稳赢他,必须第十四境的强者出手才行。

    这还不能保证当场擒拿或者击杀他,有可能给他逃跑。

    但长安城如今,并不缺第十四境的高手。

    楼宁、澄阳真人、幽槐苍辉、古朴这四位各有职司的高手不动,长安也还有饕餮噬坤、长飚虎黑洋和务必要清理门户的狱龙派掌门解峰三大高手。

    这还没算上神秘莫测的暮霭。

    霍一鸣实力再强横,这种情况下也唯有东躲西藏,四处逃窜。

    饶是如此,他照样险象环生。

    只是噬坤、黑洋、解峰二妖一人找他的时候,他还可以勉强支撑。

    毕竟这三位并不擅长追索。

    但等到道家阳神暮霭也出手后,霍一鸣的处境立马变得更加艰难。

    有一次,他险之又险,方才逃出生天。

    他能跑掉,不是他自己多能耐,而是要感谢有人忽然现身,出手相助。

    季青文突然插了一手,击退暮霭。

    但霍一鸣却没有跟她走,反而独自溜掉。

    沧海之上,暴风呼啸。

    海面以下,更不太平,暗流涌动,足以碾碎钢铁。

    霍一鸣此刻,却正藏身一处暗礁之下。

    他气血向外,勉强隔开海水。

    然后,他自己包扎伤口。

    作为从小厮杀到大的武者,这一切对他来说,全是家常便饭。

    只不过,从前是跟明确的敌人厮杀,现在则是前一刻的自己人,突然刀枪相向。

    霍一鸣神情还算镇定,身上些许伤势,他已经不甚在意。

    眼下更重要的是,接下来躲到哪里去?

    这个地方,相信很快便会被人找到了。

    他受了外伤,不管是武道高手还是大妖,对血腥味都极为敏感。

    正琢磨着,他心里忽然一动。

    很快,便有人靠近。

    霍一鸣定睛看去,却是个熟人。

    王慎行。

    “你真的是龙魔之子吗?”他沉声问道。

    霍一鸣沉默片刻后答道:“虽然我很希望不是,但……”

    王慎行神情严肃:“我还以为是龙魔余孽放的假消息。”

    霍一鸣言道:“龙魔大帝的分身亲自来见我,我很想怒斥他在骗人,但我们血脉呼应,做不了假的。”

    王慎行又问:“他们放的消息,使离间计?听你称呼他尊号而非喊他父亲,你自己又到底怎么想的?”

    “我自己怎么想,已经不重要了。”

    霍一鸣略有些苦涩地摇摇头:“消息不是龙魔大帝那边传给长安的,是……是我面见掌门,如实禀报,结果……掌门要杀我。”

    他叹息一声:“也不能怪掌门,与龙魔大帝一战后,大家退守西域,佛门来攻,掌门两个视如己出的亲传弟子都因此遇难,追根溯源,还是因为龙魔大帝的缘故。”

    “霍掌门可能只是一时怒火攻心。”

    王慎行言道:“事情不是没有转圜余地,关键是你自己还是否想留在长安?如果你肯跟龙魔大帝划清界限,可以跟我去北俱芦洲,澄阳真人冲淡平和,或许肯为你说话。”

    霍一鸣叹息:“王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实话实说,即便掌门他们不动手,我自己也感觉有愧,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昔日同门,炎黄虽大,我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王慎行神情重新变得严肃:“那么,你会投龙魔大帝吗?”

    霍一鸣摇头:“当然不,我有愧于长安,更不想与长安为敌,长安容不得我,我往后余生只好远远避开,但绝不会与龙魔为伍。”

    王慎行沉默不语。

    霍一鸣向他拱拱手:“王兄今日肯听我说这些,足见盛情,霍一鸣感激不尽,只是在长安,王兄不要替我解释,以免反而牵连了王兄。”

    他知道王慎行半妖之身,从小到大,常受排挤。

    如今好不容易在长安城可以一展抱负,如果为他求情,可能又引得其他人不喜。

    就算别人不难为王慎行,王慎行也可能因此坏了人缘。

    霍一鸣向对方抱拳一礼,然后离去。

    王慎行站在原地,没有出手。

    他看着霍一鸣身影消失,神情变得复杂。

    如今的霍一鸣,还可对长安保持善意。

    但如果长安一直这么追杀他敌视他呢?

    万一他逃亡过程中再不慎伤了甚至杀了长安的人呢?

    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他还能保持现在的想法与态度吗?

    王慎行自己最清楚不过,面对一个群体长时间的排挤、敌视甚至是追杀、打压,人的心态,是很容易生出变化的。

    如果这时再有一个对自己善意,包容、接纳自己的去替你出现,那自己很容易都倒过去了。

    王慎行从前野心勃勃,一心向上想要出人头地,但眼下对长安可以说得上是忠心耿耿,原因便在于此。

    他此刻忍不住会想,如果龙魔大帝那边一直拉拢,而长安这边一直驱赶追杀,如今霍一鸣是这个心思,那长此以往,会否变化呢?

    王慎行有些不敢再继续多想下去。

    霍一鸣是他少有欣赏的同龄友人,这一刻他只觉心情沉重至极。

    长安城大明宫内,张东云静静看着这一幕幕,神情始终平静。

    时光岁月,便这么在不知不觉间,飞快流逝。

    四大洲,包括他们内部与周边的海域,都已经渐渐成了长安的太平天下。

    而四大洲以外的远海汪洋,则经常乱象丛生。

    如此,便是近半年时间过去。

    某一日,张东云脑海中忽然响起系统提示音:

    【炎黄四大洲之间往来频繁,联系紧密,渐成整体,恭喜城主完成建设任务11.2,获得升级历练奖励六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