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人间苦 甲六一

第1218章 咱们交交心呗

    看到玉藻回来,还是灰头土脸的回来了,蔡根二人结束了谈话。

    “成,灵子母,下次你再给我讲你家儿子们的趣事,今天咱们先办正事。

    玉藻,你咋自己回来了?

    八歧呢?

    没抓住?

    还是说,被你挫骨扬灰了,没剩一点渣渣?”

    玉藻瞪着充满魅惑的大眼睛,仔细的认真的眨了一眨。

    这回就需要好好的组织一下语言了。

    接下来的对话,有助于帮助自己,看清蔡根到底是啥样人。

    “八歧没死,自爆了三颗蛇头,跑了。”

    蔡根一听,也不意外,肯定是什么保命的技法。

    一般自残都是一个套路,好像不付出点什么,就跑不快一样,以往无论电视剧,还是小说,次次如此,也不知道什么逻辑。

    “那你没追上?”

    “追上了。”

    “那你没打过?”

    “没动手,遇到个人

    不对,遇到一座山

    也不对,遇到的东西叫独鸣,就在奈曼桥。

    蔡根,你认识的吧?”

    这么巧吗?

    蔡根真的替八歧惋惜,这货是啥命啊,逃跑竟然被独鸣按住了,看样下次去独鸣那,有的玩了。

    “见过两次,不太熟。”

    晕,玉藻一下就没话了,所有的试探,在蔡根说出的不太熟以后,变得都那么无所谓了。

    当然,玉藻也不会轻易放弃,不问明白,决不罢休。

    “不能吧,苦海无声,为有独鸣,你俩还不熟?

    苦神的头号跟班独鸣,跟你不熟?

    蔡根,你要是这样说话,就没意思了啊。

    我们姐俩,全心全力来帮着办事,你不跟我们俩交心,实在有点让我寒心啊。”

    蔡根盯着玉藻充满妩媚的大眼睛,想到的竟然是另外一件事。

    为什么,今天,自己面对玉藻,什么想法都没有呢?

    以往不敢看玉藻,就是因为怕自己控制不住跑偏。

    但是今天,无论咋盯着玉藻看,都像在看一只大狐狸,无论她人形多么美丽,触动不了蔡根一根神经。

    难道是独见的作用?

    返璞归真,看透一切虚妄的眼神?

    没想到,独见回家,潜移默化的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多变化。

    自己以后必须好好开发一下,被动技能总是不托底。

    想完了独见的事情,蔡根对于玉藻的追问,压根没往心里去。

    要是换成其他男人,也许会走心自责,小鹿乱撞啥的。

    现在的蔡根,都不用灵机一动。

    “首先,我还不是苦神,所以跟独鸣不熟。

    其次,苦海无声,唯有独鸣,我也不明白啥意思。

    最后,如果说到交心

    那么请玉藻大姐,不,玉藻大神。

    先让我明白明白,你来这帮我,图啥呢?”

    玉藻没想到蔡根能这么直接的问出来,一时有点慌,刚想找借口,蔡根帮她说出来了。

    “别说你为了什么人命百姓,都是灵异圈的,处在你这个位置,再说这样的小孩话,让人笑话。

    也别说什么要仁心成神什么的话,你要敢说,我现在就给你做饭,你敢吃吗?

    那么,这也不为,那也不为,你图啥呢?”

    啸天猫在旁边听着,默默的点头,蔡根确实成长了,已经开始思考了,只是方式方法有点太生硬,这么直接说,不太艺术。

    灵子母在旁边一直保持着微笑,看到玉藻被问得呆傻模样,有了一丝不忍。

    实话实说也没啥,只是火候不到,现在的蔡根不能知道。

    即使知道了也不能理解。

    即使能理解也无能为力。

    除了徒增烦恼,还增加了很多变数,得不偿失。

    “那蔡根,你说我图啥呢?”

    玉藻被灵子母解围,心里有点委屈。

    刚才一直在问自己,却从来没有问灵子母,确实有点奇怪呢。

    “对啊,你咋不问我大姐呢?

    就知道欺负我,我好欺负啊?”

    啸天猫比蔡根还不乐意呢,别以为只有蔡根嘴好使,手下这几个嘴都不秃。

    “谁稀罕欺负你啊?

    不是你自己挑起来非要跟我主人交心吗?

    让别人交心,你先打个样啊?

    咋地,就可你一头合适,话必须你说上句啊?

    谁给你惯的呢?

    无论谁惯的,在我主人这不好使。

    我主人只惯团团圆圆,连我都不惯着。”

    这话说的,蔡哥听出了很多的怨气啊,啸天猫这是在旁敲侧击吗?

    害怕自己陷入玉藻的美人计?

    真是好爱宠,如果别提最后那句,堪称完美。

    毕竟现在算是一个阵营的,整太僵了也不好。

    无论话多硬,能往外说,还能往回收,这才是一个有效的沟通,把天聊死,一直深受蔡根鄙视。

    “小天,你行了,玉藻大姐也是说着玩的。

    灵子母图啥,我还用问吗?

    儿子大部分都不在身边,图我的共享子女服务呗,这还有啥说的,是不?”

    是,也不是,灵子母稍微往复杂的想了一想,微笑点头。

    蔡根说的挺艺术啊,即提到了自己不知道在哪的儿子,又拿共享子女帮自己遮了脸,两全其美呢。

    看到灵子母认可,玉藻也不再炸屁,蔡根看着向下一层的通道,决定再努力一把。

    “灵子母,你真不陪我下去啊?”

    “哎呀,刚才不是说了吗?

    能下去我用你说,我真不能下去。”

    蔡根扭头看玉藻,希望她主动表态。

    玉藻刚才在独鸣那就知道了,共工氏在下面,那自己跟着下去,就不是天罚那么简单了。

    使劲的摇头,还努力的做出于心不忍的神情。

    “蔡根,按道理说,刀山火海,我都能陪着你。

    可是,下边也不欢迎我啊,去了还得给你添乱,我于心不忍呢。”

    借口,一点也不走心的借口。

    蔡根算是彻底死心了,只是看向了灵子母的铁茶缸。

    “灵子母,你那铁茶缸里的绿水还多吗?

    要不给我带上点?借我也行。

    我这火焰甲今天邪门,遇上克星了。”

    灵子母没想到蔡根会惦记上自己的铁茶缸,小心的往怀里一揣。

    “没有了,刚才全倒了。

    你放心吧。

    这池子水肯定一直绿,那些祖魂跑不出来,我帮你守着。”

    信你我就是傻子,那还能全倒了?

    如果能全倒了的东西,能有这么大威力?

    又不是一次性的。

    再墨迹也是枉然,突然抱着啸天猫的脖子,也没有征求意见,跳进了下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