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人间苦 甲六一

第1281章 不打不相识

    “老公,咱们不争馒头争口气。

    必须杠到底,砸锅卖铁,一定要拿到头鱼。

    把房子卖了,再把车卖了,应该还不够。

    对了,把你爸妈的房子也卖了。

    实在不行,我逼着我妈也把房子卖了。

    如果还不够,那咱们把儿子卖了。

    为了给你争口气,咱们还过啥日子啊。

    抱着头鱼,就够了呗。

    咱们下半辈子,我陪着你,就看着头鱼活着。

    老公,行不?”

    这一段支持蔡根的话,让圆圆说得慷慨激昂,真的有不管不顾,舍弃一切的劲头子。

    而且这反讽的技术,就是好,一针见血。

    然后,蔡根感觉到了疼,瞬间的冷静了下来,恢复了理智。

    双手抱着儿子的脚。

    “行个大粑粑,咋不卖你呢,为啥要卖我儿子?”

    圆圆看蔡根已经恢复正常了,呵呵一笑。

    “我不得陪着你享受胜利果实吗?

    你成功登顶,走上人生巅峰,不得需要有观众嘛。

    否则你多寂寞,跟谁显摆啊。”

    “行了,你别跟我扯犊子了,咱好好说话不行啊?

    一会你和团团也别回去了。

    晚上龙少结婚,一起热闹热闹。”

    听到蔡根已经跳过了头鱼拍卖的环节,应该是已经死心了,圆圆顺从的点了点头。

    小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旁边,看到蔡根不再执着,也是松了口气。

    “三舅啊,你救了那丫头一命,知道不?”

    嗯?

    刚想问为啥呢,蔡根瞬间反应过来。

    看样,如果自己任性的就想要头鱼,小孙就要暴起伤人,消灭竞争对手了。

    万幸啊,万幸。

    “小孙啊,可不能这样思考问题啊。

    咱们不能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制造问题的人啊。

    太粗暴了,还野蛮,一点不好。”

    小孙不怀好意的朝着熊海梓那边看了看,呵呵一笑。

    “嗯,三舅说的对,不过这丫头不一般呢。”

    这话,在别人口里说出来,蔡根会想是哪里不一般。

    但是从小孙口里说出来,那就只能表明一件事。

    这丫头是灵异圈的人,肯定是,没跑。

    特么的,如果只是比钱多,你抢走了我的头条,我可以忍。

    谁让我没钱,也算道理。

    如果你是灵异圈的,那就不适用普通人的道德标准与行为准则了,那自己还有机会呢。

    杀人越货在灵异圈叫啥?

    天才地宝能者具之。

    打击报复在灵异圈叫啥?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冷血无情在灵异圈叫啥?

    天地不仁万物刍狗。

    反正无论做什么,扯上天道因果报应就对了。

    全都有理论基础,总有一条可以指导。

    让你做什么都毫无心理压力。

    “她是啥?”

    蔡根之所以问是啥,就想小孙回答,她是蔡根希望的那类啥,可算是有了下手的大前提。

    小孙不明白,蔡根是怎么样的心路历程,老实的回答。

    “她是人啊,普通人,有血有肉的大活人啊。”

    “那你说她哪里不一般?”

    “那颗黑痣啊。

    现在医美这么发达,她看样也不差钱。

    为什么不点了呢?

    我觉得不一般,肯定有讲究。”

    晕,原来是在相面啊?

    蔡根很失望,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你还会相面啊?从来没听你说过呢?”

    “三舅,我学那玩意干啥啊?

    我这双眼睛,看相不是白瞎了吗?

    现在就算是我落套了。

    也不至于那么堕落,太丢人了。”

    看相哪里丢人了?

    蔡根觉得,那也比你这个曾经的齐天大圣,现在身无一技之长要好。

    熊海梓报出一百五十万后,感受了一下手里的龟甲,能这么下本钱,全是因为他。

    早青起来,每日一卦显示,机缘将至,不打不相识。

    本来,熊海梓还在奇怪,是不是自己手艺不精,卜卦出了问题。

    但是,多年养成的自信,不容许她质疑自己的手艺。

    再咋说,自己也是家族这一辈看相卜卦的翘楚。

    曾经靠实力,荣获第十三届中秋杯卜卦少年组的季军。

    奖杯奖状都有,绝对不是花钱买的。

    但是在这个欢天喜地的冬捕节,哪里有打架的机会呢?

    经过熊海梓严谨的分析,细心的观察。

    唯一涉及争斗的就是这个头鱼拍卖了。

    斗富也是斗,绝对没跑。

    熊海梓听话的,跟着自己的卦象走了。

    顺应天命,触发那个机缘,钱不钱的算个啥?

    可是,报价以后,熊海梓有点后悔了。

    自己是不是,下手太狠了,价有点报高了?

    看到蔡根那边,完全没了斗志,好像不跟了呢?

    那如果不跟了,还斗个屁富啊?

    自己真是高估了对方的实力呢?

    一百五十万也不多啊,咋就哑火了呢?

    看样,自己真的想当然了。

    错误的金钱观,误导了自己,也高估了蔡根。

    “保安大叔,继续啊,咋地,你不行了啊?”

    蔡根本来把这件事已经放下了,啥头鱼不头鱼的,都没有老实过日子实在。

    本来这个冠名就像苍蝇说的,偏的而已。

    可是听到熊海梓的叫嚣,咋就那么刺耳呢?

    这个小丫头,跋扈惯了吗?

    看到蔡根皱眉,苍蝇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

    如果说还有谁能和蔡根的嘴炮过一下招,那么常年经受蔡根轰击的苍蝇绝对是首选。

    “妹子,我根哥行不行的,你还想试试咋地?

    再说了,你这样的生瓜蛋子,压根不是我根哥的菜。

    你要是把钱给到位,我勉为其难,嘿嘿”

    苍蝇摆出了一副猥琐大叔的贱笑,把恶心对方做到了极致。

    哎呀,人家只是一个小姑娘,有必要这样冷荤不忌吗?

    蔡根刚想劝苍蝇嘴下积德,犯不上的。

    对方一下就炸毛了。

    吴逅仁对于自己的地位,有一个很清晰的认识。

    一起来的伙伴,都是他要维护的对象。

    所以,一些事情必须他来办,才能体现他存在的意义。

    “孙子,你特么找死吧?我”

    “共享子女,二百万。”

    这声报价,直接打断了,就要爆发的冲突。

    所有人,是的,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向声音发出来的方向。

    何奈子手里拿着共享子女的广告扇,淡定,高冷,恢复了女王范。

    面对所有人的目光,从容而又高傲,俨然神道教主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