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人间苦 甲六一

第1939章 稚婆修罗王

    蔡根罕见的没有闪躲,直接一脚踢开了啸天猫。

    还有活着的就好,刚才还以为全被流放了呢。

    自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白人了,自己换了心肝肺,遇事怎么能总是躲呢?

    尤其,这长腿雕像,用了侮辱性极强的招式,要踩死蔡根。

    蔡根还是那个人人能踩的小人物吗?

    老家共享子女一号店里,看门的都是诸天护法的法相,一个没名没分的破雕像,在这装小毛鸡啊?

    就凭你腿长吗?

    又不是纯金的,再长能咋地啊?

    原本被折腾一天的坏情绪,此时完全爆发出来了。

    熟练的掏出了斩骨刀,也没有商量,直接往上吐了嘴口水。

    屠刀刚一亮相,都被吐蒙圈了。

    哪跟哪,上来就吐自己一脸啊。

    “不是,蔡根,我招你惹你了?

    啥意思啊?咋这么埋汰呢?”

    蔡根特别喜欢,屠刀好几十米的样子,轮起来相当有气势,好像二次元里的主角一样,就差去救露琪亚了。

    “屠刀,你给我长点脸。

    变长一点,再长一点,更长一点

    否则我往你身上摸翔。”

    屠刀看样是被摸翔给吓住了,真的开始变长了。

    不过,还是搂着变得,可能是怕蔡根拿不动,施展不开,绝对没有一百段。

    眼瞅着屠刀就要捅到房顶,蔡根有点后悔了。

    这又不是在室外,限制有点多啊。

    本来想用屠刀来捅那只踩过来的脚,结果屠刀比雕像还高,咋捅啊?

    万幸,变长的屠刀,威慑力还是够用的。

    长腿雕像竟然畏惧的收回了脚。

    不知道是因为蔡根的决心,还是其他原因。

    “不是,你咋那么霸道呢?

    还怪我瞪你,还要拿刀捅我。

    那你说说,为什么要抠我腿?

    闲得没事吗?手咋那么欠呢?”

    咦?

    蔡根大感意外啊。

    没想到,这雕像嘴不算秃呢。

    一下就站住理了,并没有像个楞球一样,上来就动手呢。

    难道还有讲理的环节吗?

    自己都把屠刀掏出来了,准备大战一场了,难道还要加一场嘴炮吗?

    没有这个心理准备啊。

    尤其自己刚才确实拿指甲刀抠人家大腿来着,划痕依旧在,不容辩驳呢。

    正在犹豫,是不是要讲道理的时候,没想到女性雕像突然尖叫起来。

    “啊,关塔塔,你做了什么?

    他们怎么了?

    他们的灵魂都去哪里了?

    关塔塔,你是要撕毁协议吗?

    你这是找到帮手了吗?

    你难道

    智多,智多,你赶紧过来一趟,出大事了。

    把温泉那边的人手也带个过来。”

    这个

    也没看到她用手按耳朵啊,对讲机藏在哪里了呢?

    还能够心灵感应吗?

    就算是心灵感应,有必要说出来吗?

    玩具熊此时凑到了蔡根身旁,用眼神瞄着女性雕像,压低声音对蔡根说。

    “蔡老板,她就是稚婆阿修罗王。

    看样这个雕像是她的分身法相,被你抠了几下。

    感觉不对劲,所以过来查看情况。

    早知道是这样,你早抠她好了,刚才就一起送走了。

    现在可就有点麻烦了。”

    话里话外,怎么说的好像是蔡根惹的祸呢?

    这个是稚婆阿修罗王,那旁边多头多手的就应该是智多阿修罗王呗。

    通过她的话语分析,她和关塔塔有协议。

    而且,还有其他阿修罗帮手。

    应该就是温泉那边的几百个阿修罗吧?

    我去,如果都带过来,那可就热闹了。

    随即蔡根就看向了玩具熊,意思明显,还能流放一次不?

    玩具熊直接明白了蔡根的潜台词,瞬间就坐在了地上。

    无力又无助的摇头,表示自己撑不住了,肯定撑不住。

    即使被蔡根逼死,也不可能连续两次施展天王咒。

    关塔塔被稚婆威胁,直接就慌了神,无助的看了看稚婆,又看了看旁边失去灵魂的阿修罗,有心想要把责任全推给蔡根。

    但是又怕最后还要依靠蔡根,得罪死了就真没活路了。

    犹豫不决之间,看到了喳喳的身影,在蔡根一众人的后面,探头探脑的凑热闹。

    也就是这一眼,给关塔塔犹豫的立场,找到了立足点。

    “稚婆,跟我家没关系,全是因为他。

    我有多大能耐,你还不知道吗?

    就算想让我背锅,也找个好点的理由呗。

    你这话说出来,有点失水准。”

    关塔塔没有站到稚婆的一边,也没有站到蔡根的一边,而是选择了一个单独的方位,表达他是独立的一方,跟谁也不沾边。

    这就让蔡根很是疑惑。

    如果说他和稚婆真有什么协议,不应该是合作伙伴吗?

    如果说他想撕毁什么协议,不应该站在自己一方吗?

    他站在第三方是什么意思?

    协议无法撕毁,又不相信阿修罗?

    蔡根只是稍微想一下,就觉得关塔塔现在的心情,一定十分乱套。

    爱咋地就咋地吧,自己又没协议捆绑,可以肆无忌惮。

    “稚婆是吧,我叫”

    蔡根说到一半,觉得自己去对话,有点跌份。

    毕竟以往跟自己对等交涉的,都是诸天护法,没有下面的喽啰。

    用屠刀的手柄,推了一下玩具熊。

    “阿熊,你跟她说,毕竟是老同事,正好叙叙旧。

    不过抓紧时间啊,咱们是急活。”

    玩具熊明白,这是蔡根让自己去盘道啊。

    到了这冰dao以后,总感觉什么事情都很诡异,都不太符合常理。

    每个人都好像有秘密,都在藏着掖着。

    也不知道他们咋就有这么多闲心。

    难道是因为冬天比较长,没法进行户外活动,所以在屋子里闲出屁来了,必须整点阴谋诡计吗?

    “稚婆,见到本天王,还不过来见礼”

    哎呀我去,蔡根感觉牙根都酸了。

    阿修罗要是真拿你当回事,刚才也不至于逼你用出天王咒啊?

    明明都知道自己的名头不好使,还显摆什么啊?

    果然,稚婆真没拿玩具熊当回事。

    “狗屁的天王,晕,你是持国吗?

    是你把它们的灵魂流放的吗?

    没想到啊,都回炉重造了,你还能用天王咒?

    来来来,再给我演示一边,我看看你一天能用几次?”

    这次稚婆没有出脚,而是攥紧了拳头,打向了玩具熊。

    只是在半路,突然停了下来。

    “哎?不对啊。

    你已经不是西边的走狗了。

    你们兄弟不是给地藏背锅,被西边通缉了吗?

    既然你也不是西边的人了,为什么还要找我们麻烦?

    等等,你该不会是凑巧路过遇上我们的吧?

    不是西边派来针对我们阿修罗的吧?”

    也?

    也不是西边的人?

    几句话的信息量啊,实在太大了。

    蔡根感觉自己芯片都要烧了。

    到底谁特么跟谁一伙的啊?

    阿修罗算是哪伙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