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人间苦 甲六一

第1989章 原来是穿越

    房车重新从水里冒出头,不再有湍急的河水,而是一潭平静的湖水,波澜不惊。

    蔡根迷糊的脑子还没有恢复正常,就又听到了熟悉的鼓声。

    对,就是那诱导老人互相残杀的鼓声。

    距离如此之近,听得异常清晰,把蔡根原本就难受的心,听得更加烦躁。

    而且,四周漆黑一片,也看不清什么状况,那鼓声好像从四面八方传过来一样,压迫感很强。

    即使打开了车顶灯,四周的能见度也很低,除了漆黑的湖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物件。

    啸天猫蹦到了车顶,发射了一颗照明弹。

    红色的照明弹,飞的很高,很高,也没有遇到顶层,看样这个洞很深,空间很大。

    随着照明弹不断的下落,可以看到巨大的湖面之外,也有大片的陆地。

    只是,陆地上并不平坦,怪石嶙峋,存在着大量非常巨大的不规则柱子,好像某个大型建筑的废墟。

    越过大片的废墟,远处好像是一片城堡,又像是一座城市,距离有点远,看得不是很清晰。

    啸天猫朝着那个方向,又射了一颗照明弹,这才在微弱的红光中,出现了一座城市的轮廓。

    火山口里,有一座城市?

    而且是漆黑一片,完全没有任何生气的城市?

    即使那边有一片坟,都不会让蔡根这么意外。

    “主人,鼓声好像就是从那边城市传过来的。

    通过周围空间的环绕放大,才传出去那么远。

    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啊?”

    啸天猫从车顶上蹦到车里,看着蔡根。

    蔡根目光凝重的看向远方,一脸的舍我其谁。

    “小天,这样没有营养的台词,以后你能不能少说啊。

    我们当然不去看啊。

    明知道那里有猫腻,还主动凑上去,不是贱就是傻。”

    王苟胜刚才动员会点燃的热血还没有冷却,听到蔡根的话直接就说。

    “好,蔡根,我们就去查看一番。

    无论什么妖魔鬼怪,我定当

    等会,你是说不去吗?

    不对啊。

    正常情况,不是应该迎难而上吗?

    难道你认为迎难而上,是傻子吗?”

    我认为你是傻子,说这没用的废话。

    蔡根在心里念叨一番。

    “做事情,要稳扎稳打,不要毛毛躁躁。

    经历过那么多大风大浪,知道我是怎么做到安然无恙的吗?”

    蔡根觉得,适当的应该表现自己的领袖气质,树立一下人设。

    队伍成员越来越多,虽然现在大部分依靠八竿子打不着的血缘关系来维系,还算稳固。

    但是不可能总攀亲戚啊。

    依靠自己的人格魅力,去征服每一个成员,才是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啊。

    “因为你苟,胆小,怕死,有事让别人替你趟雷。”

    “段土豆,你特么”

    段晓红突然的泄底,让蔡根很是恼怒,刚营造出来的氛围,全让她给破坏了。

    “算了,咱们直奔主题吧。

    纳大爷,这里是什么情况?

    就是火山的底部吗?

    还是已经到了地心深处?

    我们距离上面的出口有多远?

    你能回去不?

    湖水以外的空间有多大?

    我们距离那座城市有多远?

    你能不能开过去?

    这潭湖水有多深?

    下面有什么?

    你可以潜水吗?

    能够潜多深?

    封闭性怎么样?

    需要减压吗?

    对了,还有”

    蔡根的问题,足足问了半个小时,相当全面,如果得到答案之后,会有一份相当详细的报告。

    纳启听蔡根说完,所有的灯一阵爆闪,然后突然熄灭。

    就好像电脑突然超频,不堪重负,烧坏了一样。

    “纳大爷,你不会把脑子烧了吧?

    难道我的问题涵盖太广了,不着急,你慢慢说。”

    仪表盘上的灯重新亮了起来,不过仍旧不太稳定。

    “蔡根,你说什么?

    我没记住,你再说一遍吧。”

    蔡根当时就郁闷了。

    刚才自己就是想立一个办事周全的人设给其他人看。

    都是想到什么说什么,哪里有提纲有草稿啊?

    刚才都问的什么,自己都不记得了,咋再说一遍啊?

    不过,总不能说,我也没记住吧,就是随口说的吧?

    “啊,成,既然你没记住,那我再说一遍。

    你好好听着啊。

    咱们掉下来多高?

    能不能回去?”

    蔡根也不知道自己问全没有,不过按照时间来看,应该差不多,反正够半小时了。

    看蔡根不再开口,纳启这次表现的很正常。

    “蔡根,你怎么两次问的,不一样呢?”

    “纳启,你不是说,没记住吗?咋知道我不一样呢?”

    这时候,王苟胜开口了。

    “蔡根,你说的两次,确实不一样。

    第一次你说了三十五分钟。

    第二次你说了三十三分钟。

    有两分钟的误差。

    而且,你第二次,少问了六个问题。

    严谨的说,不够全面了。”

    蔡根当时汗就下来了,难道王苟胜还有过耳不忘的绝技吗?

    三十多分钟,按照自己的语速,将近七千字,他能全记住吗?

    “狗剩子,你来说说,少问了哪六个问题?”

    王苟胜一脸的自信,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

    “蔡根,第一遍,你是这样问的

    第二遍,你又是这样问的

    其中,差了六个比较关键的问题,那就是”

    王苟胜一字不差的,复述蔡根的两次问话,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蔡根坐在那里静静的听着,实际上思维早就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只是假装认真的点着头,时不时的表达对王苟胜记忆力的赞叹。

    直到王苟胜全都说完了,车厢里鸦雀无声。

    除了纳启从音响里传出来的,有节奏的呼噜声。

    “蔡根,我说完了,对不对,蔡根,蔡根。

    卧槽,你睁着眼睛也能睡着啊?”

    蔡根被王苟胜直接拍醒了,确实打了个盹,不算深度睡眠。

    “啊,没有,我在思考你说的话。

    很有道理,问题很全面。

    纳启,纳启,别睡了,记住了吗?

    来,请回答第一个问题。”

    纳启直接就笑了。

    “啊,第一个是啥问题啊?”

    王苟胜直接低下了头,脸都黑了。

    刚才因为动员会引发的热情,直接冷却了。

    这就是一群不靠谱的二货,自己那么认真干啥啊?

    自己是不是有病?

    蔡根当然不能冷场啊,稳当了两个多小时了,不能再拖了。

    无论自己主观上愿意不愿意,都要继续啊。

    “这里是什么情况?”

    “你问这里什么情况啊?

    早说啊,墨迹那么半天。

    咱们已经穿越了,忘掉什么火山,什么大河吧。

    咱们从瀑布掉下来的瞬间,穿越了空间的屏障,已经不在原有的空间里了。

    不过,这个空间也不算太大,算是一个空间气泡吧。

    比黄金苹果营造的空间大一些,但是也算不上世界。

    对,我这样说,你能听明白吧?”

    蔡根一下就放心了。

    原来是穿越了啊。

    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