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明明是天后却过于贤惠了 光影

第459章 你为什么不难堪?

    两个小时后。

    京都附近的一座小城。

    这座城毗邻京都,离京都中心区域不到两个小时的车程,但无论房价和各方面消费都低上不少。

    于是,许多来京都闯荡的年轻人,都选择在这里居住,在京都工作。

    虽然每天清晨就要坐上地铁或公交车,摇摇荡荡两三个小时来到京都上班,下午下班后同样又要坐车赶回自己在保容的小家。

    但即便如此,对暂时没有能力在京都扎根的年轻人来说,这已经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就像这座小城的名字,保容。

    它包容着那些背井离乡,漂泊无根的年轻闯荡者们,至少在这里,给他们一个自己能够承担的起的,暂时的家。

    晚上七点。

    保容一个小区附近的菜市场。

    此时正是从京都下班回来的人们赶着去菜市场为晚餐买菜的高峰期。

    菜市场门口人流熙攘,来去都是行色匆匆,面带疲惫的男男女女。

    当肖叶按杨嘉欣的指挥,在这个菜市场门口停车时,他很疑惑。

    “杨姐,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从京都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来到这里,肖叶以为杨嘉欣是为了金曲奖的事想找自己的人脉帮忙,

    但没想到杨嘉欣却指挥他一路弯弯扭扭地驶到了这么个普通的菜市场。

    “她应该还要等一会儿才出来。”

    杨嘉欣看了手表,忽然对肖叶说道:

    “你想不想听一个故事?”

    肖叶略微警惕地看着她,觉得今天的杨嘉欣好像有点不对劲。

    这几天,杨嘉欣虽然要求肖叶一直陪着她练歌,但并没有做出过份的举动。

    而现在,新歌已经发布,杨嘉欣没那么忙了,是不是就会想要对自己下手?

    “十年前,我曾经有一个朋友呵,也算不上朋友,同事吧。”

    杨嘉欣没理会肖叶戒备的眼神,略显疲惫地靠在椅背上,出神地看着对面菜市场的出入口。

    “她叫岳悦,我们俩都在酒吧作驻唱,我唱的很好,长得漂亮,岳悦”

    杨嘉欣闭上眼睛,面无表情地继续道:

    “唱的更好,长得更漂亮,每次她都是在黄金时段演出,收到的掌声和献花也最多,就算我和她同台,所有的目光都会看着她,

    而我,每一样都不如她,好像天生就是她的陪衬一样。

    有一天,有一个大公司的星探来找她,想签她作职业歌手,

    这是每一个驻唱梦寐以求的机会。

    不过,幸运的是,那个大公司的星探也看中了我,

    不过他说,我只是个备选,如果岳悦不愿意,他才会选我。

    于是,我抓住了机会,在岳悦答应之前,主动去找了那个星探,

    我求他签我,因为我有野心,有野心的人才能为他们公司创造价值。

    最终,我说服了他。

    把这个机会从岳悦的手里抢了过来。”

    肖叶听杨嘉欣说的很平静,但不知怎么的,总觉得这个故事里似乎还有耐人寻味的细节。

    事实也的确如此,杨嘉欣隐瞒了故事里最关键的一段。

    当她得知当时还是申鑫音乐部副部长的陈乔亲自去邀请了岳悦之后,杨嘉欣便打听到了陈乔所住的酒店,当晚,她一个人走进了陈乔的房间

    第二天,陈乔放弃了岳悦,选择了杨嘉欣。

    肖叶自然想不到还有这样的隐情,他只是好奇地问道:

    “那后来,那个叫岳悦的女歌手怎么样了?有其他公司签她吗?”

    杨嘉欣冷笑一声:“在知道被我抢走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之后,岳悦不久就离开了酒吧,后来再也没有唱过歌。”

    肖叶看着杨嘉欣那略显扭曲的脸,不知道该说什么。

    “十年了,其实我一直都在找她,几天前,刘风终于找到了她。”

    杨嘉欣直直地看着对面的菜市场,嘴角带着讥诮的笑:

    “想知道她现在活成什么样子了吗?”

    肖叶没说话。

    杨嘉欣也没在意,突然拉开车门。

    “走吧,差不多了。”

    肖叶只得跟着下车。

    两人站在车旁,不知在等待什么。

    十多分钟后,从菜市场里走出一个穿着朴素但却很显眼的女人。

    这个女人穿着一件很普通的羽绒服,留着一头短发,脸算不上白,眼角还有些许皱纹。

    俨然一位白天工作晚上照顾家庭的普通女性。

    只是,她脸上却像是随时都带着温和的微笑,令人远远看去便从心里油然升起一种安宁和幸福。

    女人一手挎着包包,一手提着装菜的袋子,快步走出菜市场,一如周围来去匆匆的行人。

    杨嘉欣冷然一笑,上前迎向这个女人。

    短发女人看到有人走向自己,微微愣了下,随后,像是认出了戴着口罩和墨镜的杨嘉欣,脸上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岳悦,好久不见了。”

    杨嘉欣走到短发女人的面前,缓缓摘下墨镜,脸上带着嘲讽的笑。

    “嘉欣,真的好多年没见面了啊!”

    短发女人果然就是岳悦,但她并没有想象中的局促或悲愤,脸上反而现出惊喜,亲昵地喊着杨嘉欣的名字。

    “是啊,当年听说我走了之后不久,你也离开了酒吧,怎么”

    杨嘉欣上下打量岳悦,脸上的嘲讽愈发明显,“没唱歌了吗?”

    “我结婚后就没唱过了。”

    岳悦似乎没有察觉到杨嘉欣的表情,欣喜地道:

    “我听过你唱的歌,真的很好听!我老公还是你的粉丝呢,恭喜你啊,嘉欣,你终于成功了!”

    杨嘉欣仔细观察岳悦,似乎想戳破她镇定的伪装。

    没错,她找了岳悦这么多年,就是想让岳悦亲眼看一看,现在的她和自己已经有了多么大的差距。

    当年你处处压我一头,有没有想过十年后的今天,你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原以为岳悦会羞惭、难堪、悲愤甚至是愤怒。

    然而,岳悦此刻的反应却有些超出她的预料。

    不可能,她当年明明知道是我抢走了她的机会。

    现在看到我这么成功,而她自己却成了一个被生活压迫的家庭妇女,她不可能不难堪,不可能不愤怒!

    对,她一定是在假装!

    “谢谢。”

    杨嘉欣冷笑一声,故作歉意地道:

    “岳悦,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觉得挺对不起你的,要不是当时我把你替掉,你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真对不起。”

    “你在说什么呢?”

    岳悦连忙摆手,似乎很惊讶,问道:

    “当时申鑫的那个星探,叫陈”

    杨嘉欣提醒道:“陈乔。”

    “哦对,陈乔没告诉你吗?我一开始就拒绝了他,因为我”

    似乎想起了甜蜜的回忆,岳悦脸上现出幸福的笑容:

    “因为那时候我已经答应了我老公的求婚,而且,当时我已经怀孕了,所以我拒绝了陈乔,并向他推荐了你,

    他还答应我,一定会帮你争取最好的合约条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