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葬元 武猎

第518、519节 梅岭之战…逃!(八千字大章)

    “传令!尽力救火!看看能抢出多少粮食!”张弘范虽然见到火势很大,却还是无奈的下令救火。

    能抢出一点,总比全烧光了强吧。

    半个时辰后,汉军都元帅刘鹤气喘吁吁的前来汇报:“大将军,贼人用了火油和硫磺,火势太大,粮草根本救不得了!为今之计,只有遏制火势蔓延,不要烧到其他营地!”

    张弘范闻言,忍不住眼皮子直跳。

    大军两个月的粮草被毁灭,各营中只有三日粮草。

    也就是说,最多三天,元军就要人断粮,马断草!

    这么大的火,这么大的事,想瞒都瞒不住,军中将士必定都知道了!

    不用想也知道,粮草被毁意味着什么。

    张弘范就算再自信,也肯定现在军心开始浮动了。

    如今只有三个选择,一是出关和叛军决战,三日内结束战斗。二是派人南下广州道,去各州县搜刮粮草。三是撤出梅岭南下。

    关南有好几万叛军,根本就没办法征粮,也来不及了。

    那就只有两个办法可行。要么出关和李洛决战,要么放弃梅岭南下。

    张弘范作为名将和老将,很快就排除了出关决战的法子。

    为何?

    因为…李洛凭什么要和自己决战?他明知自己粮草将尽,怎么还会决战?只要李洛故意拖几天不战,饥饿的元军就不战自乱。

    自古因为粮草断绝而急于决战者,鲜有胜算,绝大多少都是失败。

    那么,最可靠的法子,就是撤出梅岭,率军南下,暂避叛军锋芒,征集到粮草再说。

    这,是唯一靠谱的法子!

    张弘范果然不愧是“九拔都”,他想通了这点,立刻升帐议事,当机立断的下令:“撤!”

    第一个表示反对的就是蒙古将领阿堵。

    “大将军,我军和贼兵对峙这么久,我等天天盼着出关决战,可大将军不同意。今天又要连夜撤退,难道大将军害怕了吗?”

    张弘范本来就因为粮草被毁而怒火攻心,此时见到阿堵仗着蒙古权贵的身份质疑反对,顿时拉下脸来。

    “本帅乃一军之主,大汗亲任的平南大将军。这怎么打仗,还需要阿堵将军教我么?我军如今只有三日粮草,一旦出关决战,李洛故意不战,拖住我军三天,会是什么后果?事关十几万勇士的性命,本帅为何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从军事的角度说,张弘范的决定完全正确。但在座诸将,却没有几个能够理解。

    十几万大军,一仗不打就主动撤退,这简直就是耻辱,士气还要不要了?十几万精兵啊,就是粮草将尽,也不是不能一鼓作气,打败叛军。

    张口就说撤退,实在太憋屈。

    阿堵不服气的继续说道:“我军没有粮草,但赣州有!出关下山就有村庄百姓,还怕没粮草!李洛拖延不战,我军就不能到处打粮?大将军,你实在是懦弱了些,你应该下令立刻打赣州……”

    “放肆!”张弘范勃然大怒,“你敢犯上!来人!拉出去重则二十军棍!”

    “喳!”几个如狼似虎的亲兵立刻扭住阿堵。

    刘鹤等人马上站起来劝道:“大将军,阿堵将军只是心直口快,还请大将军…”

    阿堵冷冷的看着张弘范,“大将军,我阿堵言语冒犯了你,今日这二十军棍我受着就是。但大将军别忘了,这天下再大,也是蒙古国族的天下。”

    张弘范见诸将求情,本来想借坡下驴,饶了阿堵这一遭,毕竟对方是蒙古贵人,自己虽是大将军,可终究是个汉人呐。

    可阿堵说出这番话,顿时将张弘范抵到了墙角,让他下不来台。

    张弘范不怒反笑,“你是蒙古国族,俺是汉人,可那又如何?大汗要是不信我,放心把十几万大军交到俺手里?俺也告诉你一句,天下虽大,却也不是蒙古国族的天下……”

    他说到这里,阿堵固然勃然作色,就是汉军将领,土司将领,也都惊愕万分。

    不料张弘范接下来的话是:“…而只是大汗的天下,是孛儿只斤氏的天下。不是你的,更不是俺的。俺是大汗的奴才,你阿堵也是。既然是奴才,就要像个奴才的样子,别以为是国族,就以为是主子。懂么?”

    阿堵顿时噎住了,无话可说。

    张弘范站起来,继续说道:“自从你来到军中,抗命犯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俺就是行军法杀了你,你也是白死。难道你以为大汗和朝廷还会为此惩罚俺?”

    他拍拍阿堵的肩膀,“大敌当前,俺担的干系比你更大,岂能意气用事。你管着骑兵,也不能冲动,误了此战,那可是了不得的事。阿堵将军,你还要多多体谅俺。”

    阿堵此时脸色有点发白,再也没有之前嚣张的气焰,手抚胸口说道:“大将军,阿堵是个粗人,说错了话,大将军不要放在心上。”

    张弘范虽然见到阿堵服软,但仍然忍不住心中哀鸣。

    恨不为蒙古国族!

    身为汉人,以至于他这立有灭宋灭日之功的越国公,大元名将,竟然被阿堵这等样人羞辱!

    倘若阿堵是汉人,就是十个脑袋也不够他砍的!

    张弘范摆平了阿堵,继续说道:“我军撤兵,再入福建,就在福建等着忽都帖木儿,在福建征集粮草。这是其一。”

    “其二,叛军有很多厉害的火炮。但据说很是沉重,一旦我军撤出梅岭,李洛必定会率军来追。可那些笨重的火炮,却很难快速运到关南。如此一来,叛军的火炮就用不上了。”

    诸将一听都是点头称是。他们早就听说了叛军火炮厉害,心中都有忌惮。可梅岭关道虽然宽敞,也不算陡峭,但太笨重的东西肯定不好运翻越的。

    “传俺军令,为免夜长梦多,立刻通知各营拔寨,一个时辰之后,必须开拔。违者军法从事!”张弘范正式下达了军令。

    “还有,如今粮草被毁,军心必定浮动。尔等回营后,要鼓鼓士气。”

    “喳!”一群盔甲鲜明的将领一起领命,铿锵有力的大步出帐,各自安排去了。

    元军大营顿时忙乱起来。这一忙乱,竟然无人发现有人暗中下山。

    元军粮草被焚毁,张弘范连夜撤军的消息,不到一个时辰就被元军中的间谍报给了李洛。

    李洛接报后多少有点意外。

    他原本以为,元军粮草被焚毁后,张弘范多半会出山决战。到时自己故意拖延几天不战,再一举歼灭之,就能以最小代价斩获一场漂亮的大捷。

    谁知,张弘范竟然如此光棍,干脆利落的选择了撤退!

    还是小看了此人啊。

    也是,要是此人如此好对付,那也不会留下偌大骂名了。

    不过,张弘范连夜撤军,也在李洛的考虑之内,只是需要另一套方案应对。

    李洛连夜升帐军议,通报了张弘范要撤军的消息。

    “君上,应该拔营追击。”文天祥道,“张弘范粮草被毁,急于脱身,他撤军是对的,但我军不能放他走。”

    江图,许夫人等都建议立刻追击。张弘范不出关决战,只能执行第二套方案了。

    李洛道:“这老小子,他这一跑,我军的十斤弹火炮就难以过关了。最多只能带中小炮过关。嗯,好在我军骑兵不比他少。那就追击吧!”

    张弘范只有两万色目骑兵,五千蒙古骑兵,而唐军所有的骑兵还有两万六千,完全可以追击了。

    文天祥抚须笑道:“他想撤也不易。关南有我唐四万战兵,一万军奴,还有尚铸和査尹南两万人,总共七万大军。”

    李洛和众将没商议多久,就下令拔营,准备连夜追击。最擅长打山地战的畲兵,作为先遣队先上山。

    等到唐军准备完毕开到山下,果然没见到元军守军了,只有很多元军战旗插在那里,不留心看的话,还以为元军仍然在守卫。

    这样的疑兵之计唐军当然不会上当。

    由于张弘范粮草被毁,当然无法派兵殿后阻击。兵少了也阻击不了,白白折损兵马而已。

    所以唐军顺利进入关道。

    梅岭关道并不太陡峭,关道宽达两丈,除了笨重的十斤弹重炮,其他辎重都能不难翻越。

    等到唐军到达山顶,放眼看去都是一片凌乱,显然元军走的很是匆忙。

    与此同时,关南山下隐隐传来呐喊声和火光。

    “关南军可能已经和元军开打了!追!”畲军统领瞿世是许夫人旧将,很熟悉山中打战,他二话不说就率领畲军先锋往下追去。

    唐军大队纷纷跟上。

    数以万计的火把,照亮了整个山岭。

    此时,元军早已经到了关南山下,得到消息的关南唐军在朱颔萧北的指挥下,摆列出军阵阻击元军。

    这四万唐军来关南的目的其实只有两个。一是策应尚铸和査尹南烧毁元军粮草,然后保护两人的兵马不被元军灭掉。这个任务已经完成。

    第二个任务,在张弘范出关和李洛决战时,趁虚攻占梅岭,攻打元军后背,堵住张弘范南逃的通道。

    可张弘范不但不出关决战,反而撤军,这第二任务就变成了阻击。

    张弘范看到严阵以待的叛军军阵整齐,战意干云,顿时心中咯噔一声。

    他想不到叛军反应如此迅速,也没想到叛军知道他要连夜撤退。

    “点亮火堆,尽快击退叛军!”张弘范不敢耽搁,他不知道李洛会不会追击,何时追击。但他不敢赌,只能匆匆下令出击,打算凭兵力优势,迅速打败阻击自己的叛军。

    “轰隆轰—”十几万元军立刻全军压上,也有条不紊,无懈可击。萧北和朱颔本来就兵少,又没有骑兵,只能列出三个空心方阵,呈品字形,扼守住山谷口。

    归来谷其实并不是险要之地。两侧虽然是高山,可却宽达三里多,实际上不算是个山谷,不然张弘范也不会不派兵驻守。

    不过,归来谷由于两边都是山,所以能够有效隔绝骑兵迂回攻击。元军空有两万多铁骑,竟然只能干瞪眼。

    “杀!”打头阵的汉军在张弘范的逼迫下,率先出动一个三个万人队,排列出近三里的横队,挺着长枪冲锋,后面的元军弓箭手纷纷发射密集的羽箭。

    元军有个特点和唐军一样,就是没有纯粹的弓箭手,弓箭的装备率很高。好几万元军抵进一起放箭,顿时将唐军笼罩在箭雨中。

    张弘范还火速派出三万土司蛮兵,攀登归来谷两侧的山岭,意图攻击唐军两翼。

    他的出手果然不凡,如此地形之下,也迅速的将大半兵马置于攻击输出状态,并没有太多兵马闲置。

    正在张弘范以为很快就能打通山谷之时,忽然对面的叛军阵列中传来一片火光,紧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巨响。

    “轰轰轰—”

    “砰—”

    原来,唐军空心方阵的火炮和火铳终于发射了。

    冲到唐军阵前的汉奸军长枪手,如同被风吹倒的麦子一般,一排排的倒下。火铳的铅弹打穿他们的盔甲,轰进他们的身体,痛的他们一片哀嚎。

    大片的炮弹轰进元军密集的队伍,犁出一条条触目惊心的血槽,不知道多少元军被打死打伤。

    由于火炮射程较远,所以竟然打到张弘范的中军附近,躲在后面的蒙古色目兵,很多都死于这轮炮火之下。

    就这一下子,不但数以千计的元军死伤,而且极大的震撼了元军的心理。如此犀利的火器,让他们无不胆战心惊的后退。

    不光是唐军的火器,唐军的羽箭同样密集如雨,床弩也在纷纷发射,无时不刻不在射杀大量的元军。

    当然,元军的羽箭更加密集,所以一时间唐军也伤亡不小。尤其下马射箭的蒙古兵,借着火光直射唐军战士面门,他们的箭射的又远又准,几支箭射出,必有一人中箭。

    战斗一开始,就呈现白热化。只是由于是在夜里,双方都无法发挥最大战力。

    张弘范捡起一颗炙热的沾着血迹的炮弹,心中忍不住战栗。

    这就是叛军的火器么?果然犀利啊。完哲都败的不冤!

    唐军趁着元军退却的功夫,迅速装填弹药,在元军再度进攻时,又纷纷施放,打的元军遗尸一遍,惨不堪言。

    可是精明的张弘范终于发现唐军火器的弱点,就是装填不够快。

    “传令!重步兵顶上!顶上!”张弘范抽调出中军的一万重步兵,命令大将刘鹤亲自督战,让重步兵拼死破阵。

    “杀!”

    “轰隆隆—”

    数万元军长枪兵退下,一万最精锐的元军重步兵一手持盾,一手持铁骨朵,大步冲来。

    “砰砰砰—”

    “射击—”

    “轰轰—”

    唐军的火铳和火炮再次轰向,大队的元军白打死,然而身穿重甲手持盾牌的重步兵却没有太大伤亡。

    唐军火器兵的弹药还没装填好,元军重步兵就已经靠过来。

    “重步出击—”萧北一声令下,早就准备好的五千唐军重步兵也一手持盾一手持着铁骨朵,紧跟着突出阵前,撞上一万元军重步兵。

    “轰—”

    两只重步兵撞在一起,顿时传来巨大的甲叶摩擦和金铁交鸣声。

    元军重步数量多出一倍,而唐军重步兵显然单兵战力更强,加上旁边的长枪兵凶狠的刺出长枪,元军重步竟然占不到丝毫便宜。

    “啊—”

    “死—”

    此时,唐军盔甲性能的优势也显现出来,元军重步更难伤到唐军重兵,唐军重兵斩杀元军重步相对要容易些。

    唐军重兵被斩杀一人,就有两个元军重步被杀。当然,这也有唐军长枪兵的战果。不过,唐军长枪兵也不时被元军重步斩杀。唐军这边加上长枪兵,两军白刃战的伤亡比例竟然差不多。

    两军接战的地方,白刃战打的极其惨烈,简直令人毛骨悚然。重步兵们喜欢用铁骨朵砸击对方头盔面甲。有的重步甚至扭打到一起,掀开对方的面甲,抽出佩刀捅刺。

    往往这个时候,就能看出唐军重步兵数量虽少,但单兵战力却强出一大截,尤其是重步中的武士,更是凶悍勇猛。渐渐的,元军重步在唐军重步凶狠的打击下,竟然呈现败退之势。

    与此同时,唐军和元军阵营的箭雨,也隔着重步兵不要钱的向对方阵中倾泻,双方战士无时不刻都在成百上千的伤亡。

    张弘范看着火光下惨烈的厮杀,心中有点恍惚。

    这就是李洛的叛军?怎么这么强?

    之前赵良钤拥兵数十万,他却能以少胜多,连接轻松获胜。伪宋贼军虽多,却几乎都是乌合之众,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虽然他早就知道李洛叛军不是伪宋贼军可比,可也没想到叛军无论是装备,战意,军阵,甚至是勇武,竟然都这么强。

    还是太低估了啊。

    这种战力哪里是贼军能有的?完全就是大元精锐的档次。

    原本,他还以为叛军没有重步兵。只要自己的重步兵一出,就能破阵。

    谁知叛军竟然也有重步,而且…更强!

    正在张弘范惊愕间,忽然又是“轰轰轰”的一片巨响,血雨纷飞中,又是大片大片的元军不死既伤。更要命的是,这次的火炮是冲着后队的骑兵发射的,损失的骑兵超过千人。

    “轰—”的一声,元军重步兵终于在火炮的巨响下威慑下崩溃了。

    但唐军重步伤亡也不小,加上兵力处于绝对劣势,也没有追击,只是固守大阵。

    此时,大量的土司蛮兵终于占据了两侧的高山,居高临下向两翼的唐军倾泻箭雨,而且是毒箭!

    朱颔和尚铸等人不得不将大量的盾牌调到两侧,抵御土司蛮军的箭雨,一时被动起来。

    元军两次进攻大挫,可毕竟是精锐,在张弘范的亲自督战下,数万长枪兵再次呐喊着发动冲锋。

    然而,元军占据两倍有余的兵力优势,却始终无法撼动前面的唐军,反而损失惨重。尤其是唐军的火器,每一次发射,就带来大量的元军伤亡。

    张弘范心惊肉跳,心急如焚,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李洛追来!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正在这时,忽然一个将领满头大汗的冲到张弘范面前,气喘吁吁的说道:“大将军!李洛已经追上了!”

    什么?

    这么快!

    张弘范转头一看,只间后面的山麓上,到处都是火光。

    叛军主力……到了!

    张弘范只算错了一点,他万万想不到,李洛这么快就追上来,比他预料的早了大半天。他原本以为,自己悄无声息的撤军,李洛最快也要第二天白天才能发现。

    关南关北隔着一座偌大的梅岭,距离最少二十里,就是关南打的再激烈,关北山下的李洛大营也听不到。

    怎么也不会这么快就追上来啊。除非…李洛早就收到了消息!

    这不是他蠢,他哪里知道自己一下令撤退,军中就有间谍传出了消息?

    但他其实也不冤。在李洛看来,你的军中保密工作成了筛子,核心情报都被我掌握,哪里还能赢我?

    张弘范郁闷的差点吐出血来,这他娘打的什么仗啊?俺何时打过这么憋屈的仗?

    他毕竟是久经战阵的老将,很快就判断出如何应对。

    断尾求生!

    他还有十几万大军啊,为何要这么干?

    因为这处战场不但狭小,也不利于他!

    前面有叛军阻击,战力远超他的预料,一时半会根本别想打败对方。而后面的叛军主力,却可以居高临下的打击自己,战尽地利。

    自己不但所处的地形不利,还要被叛军前后夹击,十几万大军都难以展开。

    怎么看都是凶险万分的绝境。

    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

    张弘范根本顾不了太多了,他展现出名将壮士断腕的风范,当机立断的传令重骑出击,企图不计伤亡的硬生生破开阻击自己的叛军大阵。

    即便重骑全军覆没也要这么干!

    然后,他率领轻骑兵逃走。

    至于汉军步军,土司蛮军,顾不上了。

    元军军令严苛,即便此时军心大乱,可张弘范严令之下,三千重骑兵在奴隶的帮助下仍然火速上马,轰隆隆开出元军大阵,气势汹汹的冲向归来谷的唐军大阵。

    而张弘范率领亲卫和两万骑兵,跟在重骑兵之后,全力发起了骑兵冲锋。

    由于这里战场狭窄,又挤了二十多万兵马,所以骑兵加速的距离很短,连半里都不到,这严重影响了重骑兵的威力。以至于冲到唐军阵前时,速度仍然不快。

    但…张弘范没有其他办法了。此时此刻,他想到的不是大汗,不是大元,而是他自己的命。

    “放!”

    “轰轰轰!”

    “砰—”

    眼见元军骑兵出动的唐军,早就安排好了火器严阵以待。此时一轮轰击,简直是白捡。

    因为战场狭窄,两万多元军骑兵的阵型非常密集,在火炮火铳的轰击下,前面的元军骑兵大片大片的落马,一匹匹战马嘶鸣着轰然栽倒,或者惊吓的四处乱跑。

    尤其是最前面的重骑兵,伤亡更是惨重。简直被顶着脑袋轰击。

    而后面的元军骑兵被前面死伤的战马骑兵挡住,速度更加快不起来了。

    “冲!冲!”

    “莫尔道嘎!”

    死伤如此惨重,元军骑兵仍然不要命的拼命驾驭战马冲来。

    唐军火器兵只能后撤,而重步兵和长枪手再次顶上。

    “轰!”

    元军骑兵撞上长枪兵大阵,刹那间不知道多少骑兵被长枪捅死。骑兵一般是不会冲击长枪阵的,因为太不划算,可张弘范哪里顾得上这么多。

    与此同时,唐军的长枪手,也有不少死于元军骑兵的冲击之下。

    “杀!”汉奸军大将刘鹤,也率领数万汉奸军冲上。可是他们前面是元军骑兵,被挡住了,根本过不来,只好射出漫天箭雨。

    在两万元军骑兵不计代价的冲击下,元军骑兵终于冲入唐军大阵。

    然而可悲的是:马速已失!

    于是元军骑兵更悲催了。训练有素的唐军早就训练过一旦被骑兵破阵的战术,所以他们一点也不慌,既然阵型已乱,就干脆放弃军阵,以什为作战单位,在什长和武士的指挥下,凌而不乱的组成一个个小队,剿杀马速已失的元军骑兵。

    元军骑兵不计代价的冲阵,在冲入大阵时就已经伤亡近半,此时马力又失,顿时陷入被围攻的境地。

    很多骑兵被拖下马杀死。

    而此时,李洛的唐军终于赶到,对元军步军发动了进攻。

    首先是一轮火器齐射,再就是漫天箭雨,杀伤大量元军,打击了元军的士气,紧接着李洛就趁机下达小队混战的命令。

    “小队混战”是唐军专门训练的一个战术。在己方阵型已乱,或者战场非常混乱的情况下,小队混战能充分发挥唐军单兵战力强和善于小队配合作战的优势,最大限度的剿杀敌人。

    此时战场成了一锅粥,战场又非常狭小,方圆不过数里,正好利用这种战术。

    一时间,数以万计的唐军杀入混乱的元军步军队伍,双方开始了最惨烈的白刃战。

    在白刃战中,唐军长期苦训的效果充分体现出来。唐军不但甲坚器利,体能和搏杀技能也在汉奸军和土司蛮兵之上,战斗意志更是顽强。元军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落入下风。

    没过多久,汉奸军几乎陷入被一边倒屠杀的地步。就算以悍勇著称的土司蛮兵,也成百上千的被如狼似虎的唐军斩杀。

    与此同时,唐军火器兵每装填一次弹药,就对着元军密集的区域齐射。每一次都给元军带来大量的伤亡。

    而此时的归来谷,元军骑兵以几乎伤亡殆尽的代价,终于险而又险的冲出数万唐军的围困,趁着这边的唐军没有骑兵,逃之夭夭。

    张弘范率领仅存的两千多骑兵,拼命的打马逃遁。

    这个男人,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一眼被他扔下的大军。

    张弘范的马跑得飞快,他的心却冰冷一片。神思恍惚中只有一念头:逃。

    他知道自己完了。

    就算有机会回到大都,也会被一撸到底。

    大汗是个宽宏大度的人,胜败乃兵家常事,这一仗虽然败得这么惨,可大汗还不至于就此杀了他。

    但官职爵位,统统不要想了。

    大丈夫岂可一日无权?就算大汗不杀他,他也完了啊。

    但是,他不想死!

    活着,不好么?

    除了张弘范,一起逃出来的还有阿堵,马丁斯夫等蒙古色目将领。

    五千蒙古骑兵还有八百多人,两万色目骑兵,只有一千四百多人。

    两万五千骑兵啊,就剩两千多人了。

    骑兵硬冲防卫森严的步军大阵,代价实在是太大,太大。

    阿堵死死盯着前面的张弘范,杀人的心都有了。

    但是此时他也没时间和张弘范算账。

    此时的战场,局势已经彻底明朗,随着大批大批的汉奸军投降,仍然顽抗的元军不过三四万人了。

    他们的反抗虽然也给唐军带来伤亡,可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李洛得知张弘范仅率两千多骑兵逃走,立刻派虎古亲率一万女真骑兵追击。想了想不放心,又派出李忆的四千党项骑兵追击。

    可仍然不放心,再次派出石抹怀德的率五千女真骑兵追击。

    一口气派出近两万骑兵追击张弘范。

    又是半个时辰之后,负隅顽抗的元军死的死,降的降,终于全军覆没。

    光被俘的汉奸军,就超过四万人,还有数千土司蛮兵投降。还有近万人趁乱爬上山岭,四散逃跑。

    经过半天鏖战,元军伤亡达到九万,十几万大军全军覆没。

    缴获没受伤的战马近万匹,军器甲械无算。

    唐军可谓大获全胜!

    直到中午,唐军的伤亡也统计出来。

    伤亡一万五千人,其中战死五千四百余。

    李洛接到战报,久久不语。

    伤亡的确在他的接受范围内,可这都是唐军老兵啊!

    李洛怎么能不心疼?

    唐军中的军医队,第一时间就为伤兵疗伤。李洛下令就地建立伤病营,让伤兵疗伤修养。

    战死将士的尸体,也被一一登记姓名,派人送往赣州,准备隆重安葬。

    梅岭大战是李洛起兵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战,也是唐军有史以来伤亡最大的一战。

    可是这一战的意义,却影响深远。

    PS:八千字大章节献上!蟹蟹大家支持我,鼓励我!求订阅,求票票!希望大家永远开心,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