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葬元 武猎

第582、583节 秀宁出兵,元军渡江!

    大败也先帖木儿的当天,李洛就派出虎古亲率一万骑兵,先返回江南支援崔秀宁。接着,又派朱颔率领两万步兵回援江南。

    所以,围困也先帖木儿的,只剩下二十万出头。

    第二天,联军修整,救治伤员,没有任何动作。但对元军大营的围困没有丝毫懈怠。

    李洛和文天祥仰望着元军大营,放弃了攻打营寨的念头。

    元军营寨修在高处,而且很是坚固,要是现在就硬攻,怕是有很大伤亡。

    夜里,元军大营正在紧张的密议。

    “大王,我军今日新败,士气低迷。要是几日内也速迭儿和相芒果失没有回援,那就危险了。”李庭说道。

    云南王也一脸忧虑,“本王是中了李洛的分兵之计。眼下也速迭儿和相芒果失二十多万大军被阻挡,一时半会的,难以赶回来。”

    博罗欢安慰道:“阻挡也速迭儿和相芒果失的贼军并不多,只不过是占据有利地形罢了。大王勿忧,以末将看,最多三五日,他们就能回援了。”

    宝庆方向的也速度儿,距此不过两日路程。酃县的相芒果失,更是只有一日距离。按说,起码酃县的相芒果失应该到了。

    几人回想起来,走错了两步棋。一是不该分兵,二是不该相信汪渭这个降将的话。

    用汉人的话说,就是一子错,满盘皆输。

    段庆道:“我军还有七万,还有十万奴隶,把兵器发放给他们,也不是没有再战之力。大王别忘了,大营中还有十二万匹战马。很多步兵和奴隶,也是会骑马的。”

    元军中的大量随军奴隶,除了服军中苦役外,必要时也是辅兵。所以军奴往往也是青壮。

    只是,奴隶战力很差,又没有盔甲,只能当炮灰来用,是打不了硬仗的。

    云南王点头,“这个本王也想过了。眼下还没到用奴隶的时候。”

    奴隶中的确有不少人会骑马,可是奴隶们一旦得到战马和兵器,说不定会作乱。不但万不得已,云南王不愿意武装奴隶。

    他也不愿意把战马分给会骑马的段氏步兵。

    段氏拿到了战马,会不会自己跑路?这都是难说的很。此时此刻,云南王连李庭这个女真大将都不敢完全相信。他完全相信的,只有博罗欢等蒙古色目大将。

    更重要的是,他已经萌生必要时舍弃段氏步兵,用段氏步军殿后,自己率两万骑兵逃走的打算。

    当然,不但万不得已,他也不愿意这么干。

    “传令,先抽出一部分可靠的老奴隶,发给他们兵器,让他们协助守卫营寨。告诉他们,要是他们能立功,本王就废除他们的奴籍。”云南王传令道。

    众人商议了一会固守待援的事,就各自回营。

    段庆回营后把军议的事说了一边,段正听完说道:“父君,大王这是不相信我们啊,他怕我们分到战马会独自率军逃走。”

    段庆脸色难看的点点头,“大王不愿意分给我们战马,我们剩下的都是步兵,到时真败了,跑都跑不掉。”

    段正冷笑:“大王说不定已经有了舍弃我段氏五万步兵的意思。父君,我们可要当心了,不能被大王抛出来殿后。”

    段庆点头,他赞同这个聪明儿子的话。

    “见机行事吧。真要是事不可为…”他指指大营后面的方向,“我等就逃出大营,翻山越岭而走。”

    段正苦笑:“逼不得已,也只能这么干了。夫妻尚且如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何况我段氏和云南王?”

    父子二人直到商议到半夜,方才安歇。

    可两人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就被一阵巨响惊醒,伴随着惨叫声。

    原来,唐军半夜突然炮轰元营,打死打伤不少守卫营寨的步兵和奴隶。

    “轰轰轰—”

    唐军的火炮连续轰击了几轮,炸得元军营寨满目疮痍,死伤上千。

    也先帖木儿大怒,却完全无可奈何,只能下令奴隶抢修营寨。

    李洛心疼火药,也没有不要钱的一直轰击。毕竟轰击有工事防御、位置更高的元军大营很不划算,杀伤效果也不佳。

    但是,火炮轰击对元军的士气打击却很大。

    第三天,围困元军营寨的唐军再次炮击元军大营。元军的士气更加低落。

    更让也先帖木儿等人忧虑的是,也速迭儿和相芒果失的大军,连影子都没有。

    此时,酃县的镶相芒果失已经舍弃酃县,正在拼命的攻打驼山,想要回军救援云南王。

    可是,占据驼山的虽然只有两万联军,却占据了有利地形,在唐将申花生的统带下,死死扼守元军进攻,让元军无法向祁阳靠拢。

    申花生军中只有少量火器兵,可相芒果失的兵马以金齿王等人的蒲甘部落军为主,虽然野蛮悍勇,却对犀利的火器很是畏惧,导致相芒果失迟迟无法攻下驼山。

    于此同时,宝庆方向的也速迭儿,也舍弃攻打宝庆,想要回师祁阳,却同样被张敛的两万兵马在越城关挡住。而守卫宝庆的江钧,也尾随而来,和张敛一前一后缠住了也速迭儿。

    也速迭儿首尾难以兼顾,一时半会也拿越城关没有办法,只能希望云南王多坚持几天。

    可以说,衡阳战场的元军虽然还有二三十万大军,却陷入了全面被动。

    但江陵的梁军,以及福建的唐军尚铸和査尹南,却也陷入了被动。

    吕文焕挟大胜之威,猛攻重镇江陵,江陵岌岌可危。萧隐急的到处传召“勤王”,可哪里还有兵马?

    衡阳虽然有十几万梁军,可也来不及调回来了。

    正在吕文焕快要攻下江陵时,武岩率领的五万唐军已经到达。吕文焕无奈之下,只好暂时放弃攻打江陵,转而攻打武岩。

    吕文焕的大军超过十二万,还有一万骑兵。而武岩只有五万步兵,大部分都是新兵,火器兵更是只有一个团。

    可即便如此,吕文焕数次猛攻也没有击败武岩,加上城内的三万梁军,一时形成了对峙之势。

    但吕文焕用兵显然比武岩老辣,兵力又多,还有不少骑兵,所以仍然占据上风。虽然短期内奈何不了唐梁联军,却也压制的唐梁联军勉强支持。

    唐军完全靠兵员素质和少量火器作为支柱,联合梁军抗衡拥有一万骑兵的十多万四川元军。

    而福建和广东道接壤的防线,尚铸和査尹南也打的很辛苦。

    两人有七万兵马,而且他们的兵马大半都是之前起义的福建汉军,战斗力并不太强。按照唐军模式训练的唐军,只有三万人,其中还都是福建新兵。火器兵更是没有。

    反观攻打福建的土司联军,却有十几万人,还有不少骑兵。这些土司联军来自十几家土司,都擅长山地作战。虽然尚铸和査尹南凭借罗霄山防守,却仍然只能勉力防守。

    无奈之下,罗昱的水师只能放弃战船,派一万人上岸变成陆军,协助防守罗霄山。

    而广州的赵良钤还是没有糊涂,他启用之前在南海县(佛山)大败的枢密使林桂芳,统带五万宋军,威胁田谨贤后路,让十几万土司联军无法全力攻打福建。

    福建战线陷入僵局,暂时稳住了。但总体而言,田谨贤仍然占据上风,要是没有意外,打败唐宋联军攻入福建是迟早的事。

    …………

    此时的崔秀宁,已经接到李洛的信。

    李洛的猜测,惊出她一身冷汗。

    原来历史上还有忽必烈“革囊渡江”攻灭大理的事!

    要是自己熟悉历史,就不要等到现在才知道啊。

    “乃颜所部,已经离开扬州,沿着长江之北往西而去。此时已经进入后世的安徽,他们会在哪里渡江?”

    崔秀宁闭上眼睛,回想长江中下游的大概地理。

    乃颜所部沿江西去,所有人都会以为他们是翻山越岭到襄阳,再入四川,然后在唐军水师难以控制的中上游狭窄处渡江。

    这条线路对大队骑兵来说异常艰难,而且要耗费很多时间,还不如绕道吐蕃来的容易。起码吐蕃虽然绕,但路是现成的。

    而乃颜所部这么干,完全就是重新开一条路。

    现在崔秀宁明白了,他们哪里是翻山越岭去四川渡江?他们根本就是要在后世的安徽渡江!

    忽必烈老奸巨猾,他对长江也熟悉,肯定秘密交代了渡江地点和方式。

    渡江的方式她不是太清楚。忽必烈这次行动完全就是用密旨定向下达,也下了封口令,就是乃颜所部的大将,也不知道底细,特察局短期内无法打探到情报。

    可是她知道,元军渡江的地点,要么在无为,要么在安庆!要么,两地一起渡!

    为何?因为这两处江面不但很狭窄,而且江流也平缓,并不湍急。

    她记得,安庆小孤山江段,江面只有七百米。而无为某处江面,不到九百米。只是水深而已。

    长江中下游,只有这两段江面不到两地宽,善于游泳的人,大多数都能游过去。和下游十几里宽的江面完全不同。

    甚至,这两段江面不比金沙江更宽,还不如金沙湍急。

    按照李洛说的“元渡革囊”典故,既然当年十万蒙古大军能突然革囊渡江,那为何在这两段江面不能?

    完全能!

    要不是自己将疑点告诉了李洛,要不是李洛根据自己的疑点推测出结论,那么所有人都会被蒙在鼓里。

    要知道,长江唐军水师的战船,是链式封锁,每段江面只有一艘战船,相距少则一里,多则两里。

    一千多艘战船说起来很多,却分布在两千里的江面上,兵力很分散。而且,没人能想到元军会在没有船的情况下渡江啊!

    他们还以为元军真的去四川!

    要是元军突然在某处停下渡江,水师集合拦截就来不及了。就算集合了一部分战船拦截,也只能拦截一部分。

    水师对付敌船容易,毕竟敌船目标大,干掉一艘敌船,满船敌人就完蛋。可对付水中的人,就不容易了。

    而唐军依仗封锁长江,元军水师尽丧,也没有在沿江重地布置江防军队。

    南宋江防常年驻守数万大军,扼守最窄的江面。当年,宋军的江防军镇有几十个之多,驻军高达三十万。

    现在看来,不是没道理!

    这么严密的江防,元军就是革囊渡江,也没有机会。

    “来人!”崔秀宁猛然站起来,“传我命令,五千乡勇守卫临安!临安一万兵马随我出征!”

    “传令沿江个州县,紧急征调青壮,发放兵器,守卫长江南岸!”

    “传令水师……”

    崔秀宁连下几道军令,亲了三个孩子一口,就穿着红色的盔甲风风火火准备离开。

    侍卫们也都赶紧行动起来。特务们也纷纷行动。调兵的命令飞快的传到乡勇大营和临安驻军大营。

    闻讯赶来的颜铎感觉问道:“我儿,出了甚么大事!快过年了,你怎么要自己去打仗?”

    崔秀宁把猜测说了一边,有点焦急的说道:“爹,估计元军快要渡江了,而水师和沿江州县还不知情,南岸又没有江防陆师防守,十万火急,儿必须亲自去!”

    唐军大将全部出征,临安已经没有旅帅以上将领。

    颜铎惊讶道:“果真如此,那江南危矣!水达达和骨鬼等部落,那是水中之狼,不惧江河啊!不过,既然元军可能在两处渡江,那就必须分兵!不能让他们渡过一处!”

    颜铎说的没错。哪怕只有一出渡江成功,哪怕只上岸三万骑兵,那江南就是腥风血雨。

    江南精兵尽出,除了临安有五千兵马,其他城池州县都是零星驻军,只能维持治安。可谓极其空虚。

    火器也全部调给了前线,江南几乎没有。

    就是这些分散各地的少量驻军,也几乎都是新兵。

    “事急矣!老夫也去!”颜铎说道,“你率兵去芜湖县!老夫率兵去建德(东至)!”

    这两地,分别是无为和安庆的江对面。

    “可是爹年事已高……”崔秀宁担心颜铎身体。

    “无妨!”颜铎笑道,“为父虽然已经拉不动弓,却还能骑马带兵!俺倒是担心你,你可很少带兵出征啊!”

    崔秀宁道:“爹放心,儿也不是闺中弱女子,打仗也是打过的。”

    虽然这么嘴犟,但她很清楚自己所谓的打仗,也就是打过生番而已。打元军,不好意思,没经验。

    但现在,临安没有大将,她不去也不行了。

    很快,乡勇和临安守军就全部集合。崔秀宁匆匆做了一番安排,就和颜铎一起领军出发。

    他们没有骑兵,五万人只能靠两条腿急行军赶路。只不过,士卒们所有的盔甲和军器都用骡马携带,人要轻松很多。

    崔秀宁和颜铎等将领还是配备双马的。颜铎已经七十高龄,虚发皆白,他穿着一身玄甲,持着一根长枪,仍然威风鼎鼎。

    “说起来,为父已经十几年没有上阵了。”颜铎感叹道,“没想到死前还有机会上阵。”

    旁边一身红色盔甲的崔秀宁说道:“爹不要说此不祥之话。以爹的身板,长命百岁也不是不可能。”

    两人心里颇为焦急,可几万士卒都是步兵,想快也快不起来。崔秀宁只希望,乃颜没有那么快渡江。

    根据情报,乃颜所部还没有完全翻越江淮丘陵,但也快了。翻过丘陵带就是巢湖,绕过巢湖就是无为。

    算起来,五天之内乃颜一定能渡江。

    崔秀宁心急如焚,只能下令乡勇快点赶路。通知沿江地方官的信使早就骑快马去了,但沿江州县也没有兵马啊。

    崔秀宁更希望,一切猜测是错的,元军根本没有革囊渡江的计划。

    好在,乡勇经过一个多月的苦训,已经今非昔比。在年关之际冒着风雪出去打仗,也都没有怨言,反而兴致很高。

    石珊瑚等侍卫也紧紧跟着崔秀宁,一行人冒着风雪赶路。

    第二天,队伍急行百余里,来到广德,就兵分两路。颜铎率领两万人西去建德,而崔秀宁率领三万人北上芜湖。

    “我儿保重!事有不谐不要坚持,立刻退到江宁城(南京)!”颜铎挥手说道。

    崔秀宁眼睛湿润了,“父亲保重,不要不服老!”

    “老夫省得!征儿还没被立为太子,老夫舍不得死!驾!”颜铎猛抽一鞭,纵马走到队伍前面,慢慢的消失的风雪中。

    “驾!”崔秀宁也打马走在前面,脆生生的喝道:“只要本后在,断不许鞑子荼毒江南!”

    乡勇们喊泪喊道:“大唐万胜!王后万胜!”

    “我等必要死战杀敌,不能让王后大人有个差池!”

    “就是!王后亲自率兵出征,别说我等男子!无非一条命,不死不休!”

    …………

    就在崔秀宁和颜铎兵分两路之际,江北的江淮丘陵中,传来惊天动地的马嘶声。慢慢的,大量的战马和牛羊翻越丘陵,来到平坦的原野……

    人马越来越多,源源不断的从江淮丘陵中出来。很多人一下山,就累的一屁股坐在雪地里。

    一个满脸胡须的皮裘武士,解下自己的佩刀,用汉人听不懂的关外胡语骂道:“还要翻多少山!该死的,这一路走过不是大山就是小山,人和马都掉膘了!”

    “阿牙虎,你少说两句!伙计,你可是抱怨了一路,这可不是咱水边人(水达达)的脾气!咱在老家,也没少翻山。”

    另一个武士用胡语说道,“乃颜汗说了,我们hi得到很多奴隶,食盐,女人,钱财。”

    阿牙虎冷哼道:“巴海,你以为我阿牙虎害怕劳累么?我是不知道究竟要到哪里去!汗王不说,首领不说,就像巫师的咒语那么神秘。”

    巴海道:“实话告诉你,就是首领也不知道究竟去哪里。不要问那么多,走就行了。只要能抢到奴隶和好东西,去哪都一样!”

    所谓水达达,其实和后世的满清八旗有很大关系。事实上他们本身也是生女真,只不过,他们自己从啦不认为自己是女真人。

    但是,他们和建立金国的女真人有不是一回事。

    金国女真的主体,尤其是完颜部,主要是“林中人”。而水达达则是“水边人”。两者相互之间也不认同,风俗也有差异。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十几万骑兵,二十多万战马,以及数量更加庞大的羊群牛群,才全部从江淮丘陵出来,漫山遍野都是人马。

    这样的丘陵,扬州之西的长江北岸到处都是,连绵数百里,只能翻越。

    丘陵虽然只是小山,但对于骑兵来说也是足够痛苦了。这片丘陵,他们足足翻越了半个月。

    所有人都累的精疲力尽,战马也掉膘了,牛羊也掉膘了。

    好在,此地是江北元廷治下,他们不怕有敌军袭击。

    身材高大的乃颜,原本华丽的皮裘,也成了破烂。胜纳哈儿等三位兀鲁斯王(藩王),也很狼狈。

    “来吧,我的哥哥,还有我的两位叔叔,我们已经过了这该死的丘陵,来合计合计吧。”乃颜气喘吁吁的说道。

    四个尊贵的兀鲁斯王远离自己的部将和侍卫,来到一个空旷的地方,坐下来商议大事。除了他们,还有一个怯薛侍卫突藏。

    突藏是忽必烈的心腹侍卫,也是忽必烈派来指导乃颜等人的。此人沉默寡言,为人谨慎,所以忽必烈才把所有的计划告诉他。

    “好得很。”乃颜开口笑道,“没人知道我们究竟去哪里。”这男人指指南边,叛军一定以为我们会继续翻山越岭去四川,他们万万想不到,我们会渡江。”

    事实上,乃颜等人虽然知道革囊渡江,却不知道在哪里渡江。他们对长江地形一无所知。

    突藏取出一张羊皮纸,打开,赫然是长江地图,而且绘制的很精致。

    “这里,”突藏指着芜湖的对面,“叫无为。江面不到两地。”

    又点向安庆的地方,“这里是安庆小孤山,这里的江面更窄,只有一里半。这两个地方,就是最窄最容易渡江的地方。大汗就选了这两个地方。”

    不到两里?乃颜等人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

    不到两里,那革囊渡过去简直太容易了。

    “大汗当年渡过金沙江,那时我才十六岁。”

    也不干说道,“那金沙江也不止两里,而且水流很急。当时十万大军二十万战马过江,渡过对面后,只有八万多人,十七万万匹马。很多人和马,其实是被大水冲走的。”

    “要是这段江面还没有金沙江宽,可能更好渡。不过,是不是水流很急?”

    也不干年近五十,当年是随忽必烈参加过攻灭大理的。

    突藏摇头,“水流不急,就是深。”

    也不干笑道:“深怕什么?就怕宽和急。这么说,那就没问题了。”

    乃颜道:“军中的水达达,可不怕这个。可是我的突藏啊,你能保证叛军在对岸没有守江的兵马么?”

    势都儿也说道:“要是对岸有兵马,那光上岸就是个大麻烦。勇士们还在水里,无法反击,只能被岸上的叛军射杀。而且我们是骑兵,总要花功夫上岸骑马整队。”

    突藏难得的露出一丝僵硬的笑容,“叛军兵马和云南王大战了,江浙就像没有猎狗看守的羊圈,除了叛军水师,岸上根本没有兵。”

    乃颜点点头,“这么说,只要快速渡江,在叛军水师集结前渡过,就没事了?不过,我听说叛军水师很强,封江也封的很死。我们动作再快,也免不了会遇到几艘战船拦截,估计损失不会小。”

    突藏道:“能过去八成人马,就成功了。打仗,哪能不死人?大汗不是答应过几位大王么?过江后随便你们。”

    “好!”乃颜一拍大腿,“那我们就听你安排了突藏。也不干叔叔,当年渡过金沙江,从宰杀牛羊到渡江成功,用了多少工夫?”

    革囊渡江想要宰杀牛羊,这宰杀很有技巧,除了脖子和四肢,整张牛羊皮是都没有缝。

    然后再用鼓风车把牛羊皮吹成鼓鼓的气囊,扎上口子。再把气囊绑在马的身上。渡江时,马在水里游,人骑在马上划水,帮助马加速。

    马本来就会游泳,也能驮人游泳。但是,马的游泳距离有限,在江中不会超过一里,要是驮人,那距离就更短。

    可要是马身上绑着气囊,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那样的话马就不会沉入水中,马头会露在外面呼吸,加上马背上的人帮助划水,就能大大增加渡江距离。就是马累了,也可以停下来休息。

    但是,这个方法的弊端也很明显。一是无法携带辎重补给和重武器过江,几乎就是孤注一掷,一旦不能快速取胜,那就会矢尽粮绝。

    二是渡江时难以反击敌人,无法防守布阵,一旦对岸有敌军,就会损失惨重,甚至全军覆没。

    听到乃颜的问话,也不干回忆了一下说道:“渡江很快,也就半刻钟功夫。慢的是做革囊,足足花了一个时辰。不过,前后加起来也就一个时辰出头。”

    突藏道:“那就在这里宰杀牛羊,把皮子带走就成。这里宰杀,已经不怕传到叛军的耳朵让他们起疑心了。”

    这里离渡江地点只有几天路程了。别说叛军未必知道宰杀牛羊,就算探到,也来不及阻止了。

    “好,那就在这里宰杀!”乃颜立刻下达宰杀牛羊的命令。

    一个时辰后,所有的牛羊都被宰杀一空。肉都被分了带走,骨头就地掩埋。

    元军为了怕被唐军水师发现,并没有靠近江边,而是离江边数十里。

    …………

    “将军!王后急令!”

    驻扎在江宁(南京)的长江水师大营,崔秀宁派的信使六百里加急赶到。

    长江水师指挥使韩韶看了崔秀宁的密令,顿时神色大变。

    “传令!放炮示警……”

    “轰轰!”长江水师的旗舰上的六斤弹炮轰向,一道道旗语发出,越来越多的战船开始聚集,往西而去。

    而其他信使,也骑着快马望浔阳(九江)等地而去,通知那里的水师东来拦截。

    可问题是,水师在江上的速度实在慢了些,韩韶就是再着急,也无法更快了。

    王后虽说是一个可能,并没有肯定,但韩韶的直觉感到,王后说的可能应该会发生。

    一定要赶在元军渡江前,拦住他们!

    与此同时,防守江宁城的两千唐军新兵,也被派出一千多人,匆匆西去。领兵的只是一个团总。

    三天后,崔秀宁急行军四百里,终于赶到芜湖县,可是离长江岸边还有二十里。

    三万兵马人人疲惫不堪,崔秀宁原本明媚的眼睛此时也布满血丝,两腿的内侧,都被磨破了。

    到后来,她只能下马步行,部下再劝,她也坚持不坐马车。

    崔秀宁前来的消息,当然早就惊动了芜湖县令王福生。

    王福生派来迎接崔秀宁的县衙官员,早就等候在驿站。

    “微臣芜湖县丞刘九郎,拜见王后殿下!”刘九郎是海东老人,当然是认识刘九郎的。

    “刘县丞,长江对岸可有动静?”崔秀宁劈头就问。

    刘九郎道:“暂时还没有,不过王县令已经召集了本县和两个邻县六千青壮民夫,在江岸巡防,附近的战船,也通知了,请殿下放心。”

    崔秀宁松了口气,道:“没事就好……”

    刚刚说道这里,忽然前面官道上銮铃急响,同时刺耳的锣声传来,同时马上骑士大喊道:“元军渡江,快快拿起农具道江边守江!县令官人急令!”

    崔秀宁脑袋嗡的一声,想都不想就翻身上马,“元军来袭,快!迟了就来不及了!”当先纵马奔驰。

    石珊瑚等侍卫一起跟上。三万乡勇干脆跑起来。

    此时,不到两里宽的江面上,数以万计的元军突然下水,往对岸而来。

    已经聚集起来的几十艘战船,正在拦截,船上的水兵纷纷放箭,射杀游过来的元军。

    原来,元军来到巢湖后,一分为二,七万人继续往西,七万人南下。乃颜率领七万人南下,在距离江边十里出停下制作革囊,绑在战马的身上。

    这么多人马,这么大动静,当然瞒不过任何人,但问题是,现在完全不需要隐瞒了。就算提前几天泄露,也无所谓了。

    每匹战马,都绑了两个以上的革囊。为了在水中保持平衡,革囊绑的也很有讲究。

    元军骑兵都穿着皮甲,背着骑弓,而刀枪和羽箭,也用革囊浮着。

    接下,乃颜一声令下,七万大军就来到江边,在数里长的江岸开始分批次下水。

    虽然附近的唐军水师战船发现了,但已经于事无补。战船数量太少,而渡江的元军数量太多。等更远地方的战船赶来,元军早就过江了。

    “杀!”眼看大量的元军水师下水,几十艘船战船结成一条防线,可是空隙仍然很大,根本堵不过来。

    要知道,长江水师战船都是中小型战船,几十艘堵截的船是从附近五十里的水域赶过来的,但兵力其实只有上千人,哪里能堵得住布满江面的数万元军?

    此时此刻,上游和下游的水师战船还在往这边赶来,可哪里来得及呢?更新最快 手机端::

    不到两里宽的江面,很快就能过江啊!

    “杀!”水师们惊愕之下放箭的放箭,开炮的开炮。可他们装备的只是小炮。

    元军水师骑在马上,马的脑袋露出水面,骑士的大半个身子也在水中,可是他们的胸口以上都露出水面。

    他们艰难的骑在马背上,努力用弯弓搭箭,射击船上的唐军水师。就如同数万起兵在陆地上冲锋骑射一般。

    虽然箭的力量和准头比在陆地上差了很多,可他们毕竟人数太多,一时间箭如雨下,唐军水师伤亡过百,根本无法抵挡密集的箭雨。

    数量相差实在太大了。

    转眼间,数万元军就渡到江心,靠近了唐军战船。虽然不少元军被唐军水师打死打伤,但相对他们巨大的数量,根本不算什么。

    “杀!不要鞑子过江!”芜湖县令王福生,目光血红的大喝道,他看着身后的数千青壮百姓,“鞑子过江,咱们都要死,守住江岸,把他们堵在江中!”

    数千拿着锅盖和长矛,竹枪,农具的青壮,一起呐喊道:“不然鞑子过江!”

    王福生已经提前一天准备,他准备了大量的障碍物,堵住了江岸。就算元军来到江边,一时半会也无法上岸。

    PS:为盟主日月大人加更第一日,蟹蟹大家支持,希望大家一切都好,真心祝愿,求支持!欢迎自定订阅啊,呜呜。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