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葬元 武猎

第651、652节 迁都之议,安南归唐

    迁都,是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

    无他,只因为临安实在不适合作为一个统一王朝的国都。

    就算仅仅作为南朝国都,都不合适。

    李洛打开地图,在北方一划拉,“北宋之前,无论经济还是文化,一直是北方比南方强。为何现在北方不行了?一是战争太多导致人口南迁,二是契丹,金,西夏,蒙古这些政权的长期统治,使得文化衰落,人才不行了。三是水利和环境的恶化。”

    崔秀宁道:“也就是说,南方经济人口上领先也就一百多年?”

    李洛点头:“北宋灭亡是个分水岭。北宋前期,北方仍然占优。不然后周也不能吊打南唐。到了北宋中期,由于契丹和西夏的压力,北方苦难加深,南北开始平分秋色。北宋灭亡,南方超过北方。”

    “所以,未来一定要定都北方。一方面北方在军事上更有战略意义,二是可以带动恢复北方的经济文化。”

    “我们的计划,高丽,日国,辽东,漠南漠北,西域,吐蕃都是要拿下的。那么这个首都,首先在军事上具有最重要的辐射作用。二是在文化上有底蕴,三是经济上的辐射效果最强。”

    崔秀宁道:“所以你一直犹豫是选北京还是西安,洛阳。我倾向于北京。”

    “那我们就要说道说道,仔细分析分析了。”李洛坐下来。

    “首先军事上,未来的威胁最大来自哪里?是东北和日国?在东北和日国都成为本土的情况下,事实上东北方向不会有后世历史上的威胁了。”

    “最大的威胁,来自于西部!一是蒙古帝国,二是奥斯曼帝国,三是绿色东来。你看后世西域和西北变成什么样子了?”

    “中西亚的产油区一动要拿到手里。那就必须长期对西部大陆保持军事压力。丝绸之路也要复兴。蒙元干了一件好事,就是利用被征服者修建了西北到东欧的驿站,这是前所未有的。一定要利用这点,不能让这条东西贯通的驿站废弃。”

    “北京不合适,只能看守东北和草原。可东北和草原将来很难有大威胁,战略和资源地位远远比不上西部。所以,长安最合适!”

    “别拿什么海权说事。都城靠海就能有利于开拓海权?那不是扯淡?德川幕府几百年沿海都城,却闭关锁国了。明清的北京城都离海近,发展出海权强国了么?还有很多天生的岛国,发展出海权了么?”

    “伦敦不是沿海城市,马德里和巴黎更不是,但英国,西班牙和法国都发展出海洋强权了。海权靠的是国策,是战略布局?不是首都是不是靠海。”

    “咱们定都长安,就不能发展海权了?”

    崔秀宁听完李洛的一番演说?还是提出了看法:“蒙古帝国和奥斯曼帝国?未来的确是最大的威胁,除非我们退出中西亚。可中西亚的产油区必须要掌控?我们不可能退出。”

    “从军事和石油资源的角度看,定都长安的确最适合。可问题是?长安开发过度?水土流失严重?关中不再是金城沃土了,还能担负起一个大国首都吗?粮食运输就是个大问题。”

    李洛笑了笑,“所以说,先入为主害死人呐。你去过现在的关中没有?和后世根本就是两码事。看过历史地图没?关中直到明初?还是郁郁葱葱?植被丰茂。”

    “关中退化严重,就是在元朝。元朝统治关中一百多年,养了一百多年的马!西安在元朝叫奉元,这名字可不白叫。关中平原?渭水和黄河两岸,长期养马十几万匹!关中长期是忽必烈的封地?他就是靠关中的马力和物力争夺汗位的。”

    “赵匡胤和忽必烈都曾想定都西安。赵匡胤是因为弟弟反对,有心无力。忽必烈是因为要控制漠北老家,所以最终放弃。”

    “就是朱元璋也曾想定都西安。他曾写诗说:东风吹醒英雄梦,不是咸阳既洛阳。他派太子朱标考察关中。朱标回来后上奏《经略建都表》,奏请营建长安。这说明什么?说明起码到明初,关中虽然因为元朝长期养马遭到破坏,但仍然能做都。”

    崔秀宁笑道:“那朱元璋怎么又放弃关中了?”

    “问得好,有分教。”李洛来劲儿了,“有两个原因。第一,朱标从关中回来,还没开始营建长安,就病故了,那是洪武二十五年。朱元璋非常悲痛,健康受到很大影响。”

    “第二,秦王朱樉的封地正是在西安,乃是当时的天下第一强藩,史记秦王‘富甲天下,拥资千万’。他得知老爹想迁都长安,怕自己的封地没了,就跑到朱元璋面前哭泣反对,哀求不要迁都。朱元璋大怒,将他囚禁起来,准备废了他。朱标死前求情,才放了他。”

    “这两件事,加上其他事,营建长安的事就暂时搁置了。不过,一直没有废止,到了建文朝,还有营建长安的计划。可是一场靖难之役,朱棣夺取皇位,铁了心要迁都北平,这才成就几百年北京城。北京成为明朝都,偶然性太大了。至于清朝,人家老家就在东北,当然要立北京为都。”

    “我们呢?我们既不是朱棣,老家又不在东北和草原,干嘛要立北京为都?”

    崔秀宁想了想,“好像唐朝的时候,皇帝就曾经常率文武百官去洛阳,叫什么就食,据说是关中的粮食不够吃,是不是真的?”

    李洛笑道:“这是真的,逐粮天子嘛!唐高宗就曾三次去洛阳就食。的确,虽然关中富裕,可当时人口太多,经常灾荒,粮食不够吃。可是,这不是根本原因。”

    “早在秦朝,关中就经常粮食不够吃,所以肯定不是灾荒和人口问题。”

    “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作物品种!关中是粟米(小米)的起源之地,种植粟米的历史非常古老,据说秦国的秦字,就来源于此。”

    “唐朝关中种的最多的是粟,再就是荞麦,最有价值的小麦反而种的最少。你知道,小米的产量太低了。只有小麦的一半不到。而且粟米热量低,没有小麦能量高。”

    “汉朝皇帝曾经九次下诏推广小麦,可是因为磨面技术没有发明,小麦太难吃,内称为野人之食,根本没有多少人愿意种。尤其是粟米起源的关中,就更是排斥小麦。河南小麦种植超过一半了,可关中的小麦还不到两成种植面积。”

    “关中的小麦长期推广不起来。直到唐朝中期,关中的小麦推广才有起色,这才是就食洛阳最主要的缘由,老秦人太固执了。这也是为何盛唐那么富强,还要就食洛阳,晚唐不行了,却反而没有再就食洛阳的原因。”

    崔秀宁问:“没这么简单吧?”

    李洛道:“对。还有就是,小麦种植太需要时间,技术远比种植粟米复杂精细。而关中人是府兵精锐,他们需要更多的农闲时间训练打仗,也不喜欢精细种植庄稼,所以小麦迟迟在关中无法推广。”

    “老陕以粟米为主食,一直到宋朝。粟米产量又低,能量又低,那肯定不够吃。但也不是没有好处。一是更抗旱,二是可以偷懒。因为种粟很简单,农时花的少。你以为老陕为何懒汉多?这就是根由啊。”

    “我去!”崔秀宁摇头,“老陕懒汉多因为这个?我觉得太扯淡了。王八念经!”

    “哈。”李洛一笑,“老陕的懒可不是一般的懒。他们是懒于精细伺候庄稼,却勤于打仗!他们不是真正的懒啊。说白了,老秦人自古以来,就是半农半兵,他们不愿意向河南人那样,做个纯粹的农民。”

    “作物品种,是唐朝关中粮食不够吃的最主要原因。除此之外,就是水利吃老本,长期只靠秦国西汉的水利老底子,抗旱能力太差。第三,就是唐代关中贵族门阀太多,土地垄断太严重。唐朝曾经发生过荒年皇帝去洛阳就食,而关中门阀还将粮食卖到外地的怪事。”

    “总之原因很复杂很多,但都是技术性问题,而不是你所认为的自然环境恶化。现在的关中,远不到千沟万壑的时候。我们定都长安,解决好作物安排,水利灌溉和土地垄断的事,就不怕没粮食。只要做好环境治理规划,就不怕出现后世的黄土高原。”

    崔秀宁觉得有道理,“那要不要再和大臣们商议一下?”

    李洛摆摆手,“元从巴不得迁回海东,江南官员巴不得不迁都,益州人希望迁到成都,湖广人希望迁到江陵。我们都拿定主意了,为啥还要和他们商议?就是要乾纲独断。”

    崔秀宁道:“关中还在元廷手里,你想迁都长安也迁都不了。眼下呢?你马上称帝了,这宋宫只剩几座完好的建筑,的确不像话。”

    李洛皱眉思索,“要不暂时迁到江陵?”

    萧隐起兵后,急于享乐,征发了几万人修建宫殿。到萧梁灭亡之前,已经竣工。

    如今整个南方,像样的皇宫有三座,一是刚完工的江陵梁宫,二是保存一直完好的大理皇宫,三是安南越国皇宫。

    至于临安皇宫,被蒙元毁的差不多了。南朝建康(南京)皇宫,早就烟消云散。广州宋廷皇宫,根本就是一个衙门改建的。

    想来想去,也就是江陵最合适。虽然梁宫规模不大,但毕竟按照皇宫规格,花了几万人耗时两年新建的。

    而且,江陵据唐国之中,又是沿江大城,对益州,大理,湖广都有很好的控制,还是战略要地。暂时以江陵为都,能够最快的消化湖广。

    还有就是,因为萧隐出身豪族,所以很讲究帝王礼制。他虽然只做了两年皇帝,可梁宫中的宦官宫女不缺,筛选一下就能直接用。宫中的诸司,也都比较齐备。

    “江陵作为临时都城,倒是可以。”崔秀宁没有意见,“更有利于控制整个南方,也有利于我们北伐先取关中的战略。”

    没错,李洛和文天祥等人定下的北方大略,是先取关中!

    元廷在河南江北行省,布置了二十万重兵。唐军要是发起渡江之战,就必须在人口密集的河南江北和元军大战。

    北方元军比南方元军,战力强的不是一点半点。在平原上和以骑兵为主的元军主力对抗,可以想象唐军的伤亡有多大。

    就算打赢了,江北的人口损失也难以承认。

    先取关中就不同了。

    首先元军主力不在关中。其次是关中人口没有江北密集。三是关中有潼关等险关,可以隔绝元军主力。

    更重要的是,关中战略地位太过重要。一旦占领关中,就东可以俯瞰河洛,北可以制衡河东,西可以阻隔西域元军,南可以控益州,荆襄。同时还能制衡吐蕃。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在长江南岸摆出大举渡江北伐的姿态为战略迷惑,然后以雷霆之势拿下关中,才是最佳战略。

    再拿下日国高丽,就能对元廷三面包围。一旦发动全面反攻,就能以最快的速度将元军逼出中原,避免长期的拉锯战。

    “那就这么定了。迁都江陵,在江陵称帝。等拿下关中,再用俘虏大修长安宫。”李洛做出了决定。

    很快,一道震惊朝野的诏书就颁布天下。

    四月十五,迁都江陵,以为行在。

    临安百姓固然伤感,就是文武大臣,也想不到迁都江陵。

    不过诏书中说,江陵宫室完整,正可利用,不用劳民丧财再修新宫。

    大臣们没人提出反对,却乘机上书再次劝进。

    这一次,不光朝中大臣,就是在外统兵的将领,也都按捺不住的纷纷上书,恳请李洛即皇帝位。

    李洛不许,却命杨序和江钧统兵攻打蒲甘(缅甸)。

    四月十五,临安百姓挥泪全城,恭送在临安两年的圣王李洛西迁江陵。

    很多临安父老跪在车驾之前,挽留李洛。

    “圣王啊,临安形胜,物华天宝,足以为都啊圣王!”这些父老,哭的像个孩子一般。

    随驾西迁的文武大臣,见此都有些唏嘘。

    自古帝王迁都,百姓痛苦挽留的,能有几人呢?

    李洛很是感动,和崔秀宁亲自下车,扶起他们,对这些父老说道:“寡人一去临安,而终不忘之。临安百姓,寡人之赤子,必时时牵挂心头……”

    一个年过七旬的父老垂泪道:“大王以恢复汉家天下为己任,草民等不敢阻挠。惟愿大王和王后万寿金安,早日统一天下,再造盛世啊。”

    李洛拉着他的手,“长者之言,寡人不敢忘也。”

    老者激动万分的下拜道:“大王言重了,草民惶恐万分!”

    李洛扶起他,传令道:“传寡人旨意,以临安为南京,位同一州,由朝廷直辖之。”

    海东洛宁城已经成为海京,现在临安又成为南京,大唐已经有两京了。

    “谢圣王!”

    “谢圣王隆恩!”

    父老们纷纷再次下跪,泪撒尘土。

    “起驾!”

    “轰轰!”

    炮声轰鸣声中,数百文武大臣,数万禁军,以及宫人侍卫,还有大量的家属,离开临安,往西而去。

    整个临安城,到处都是百姓的哭声。

    李洛没来之前,他们被元廷重税盘剥,横征暴敛,视同奴婢,活的既艰难又没有尊严。一个蒙古色目大兵,就能随心所欲的夺走他们的一起。

    可是李洛来了之后,他们的负担比之前大降,头也抬起来了,腰也挺得直了。比起赵官家还在的时候,都要好的多。

    仅仅两年,临安城就恢复了以前的繁华,靠的就是圣王的恩德啊。

    现在李洛走了,他们如何不伤心?

    好在圣王不会忘记他们,还以临安为南京,总算让他们有了安慰。

    王后崔秀宁抱着李衍,站在车上回望临安,看着住了两年的地方,不禁泪光涟涟。

    离开海东时是这样,离开临安时也是这样,以后离开江陵时是不是也这样?

    什么时候不再迁移了呢?

    五月初五端阳节,西迁队伍终于到了江陵。

    这沿江大城,数月前还是萧梁都城,如今要成为唐国行在了。

    控制江陵的高朗,立刻组织百姓官员迎接。唐主李洛在盛大的欢迎仪式中,进入了江陵,再进入早就被打扫收拾干净的梁国皇宫。

    “大王,那就是朱雀门。”随驾的辛苦指着东门对李洛介绍道。

    辛苦看着萧梁皇宫,心中也有些感概。她对这里很熟悉,可是这次再来这里,心境却完全不同了。

    李洛进入皇宫,被筛选留用的宦官宫女们在光明殿前的广场上跪了一地,足足两三千人。加上唐宫本来就有的,已经超过四千人。

    其中大多数宦官和宫女,都是十几岁的少男少女。

    李洛很是无语。萧隐真是作孽啊。竟然收了这么多小宦官。当然,这些小宦官都是没饭吃,家里养不活,这才自愿阉割入宫,倒也不是萧隐逼的。

    再怎么样,也比活活饿死强啊。

    “大王,老师,这梁宫共有三大殿,四大宫。用来朝会的,叫光明殿……”大唐大特务,曾经的梁国尚书令高朗介绍道。

    李洛和崔秀宁看着这光明殿,不禁腹诽萧隐奢侈。

    光明殿并不太大,比临安的归德殿也大不了多少。可是都用的琉璃瓦,而且壁画辉煌,贴金镶玉,看上去非常华美。

    萧隐可是一起兵就开始修建皇宫的。而且他是白莲教大佛主,地下能量很大,早在起兵前,就野心勃勃的筹划修建皇宫。就连建材和大匠,也在起兵前准备好了。

    所以萧梁皇宫的规模虽然不大,却规划严密,五脏俱全,绝对不是草草修建。

    精致华美,小而不狭,就是这座宫殿的特点。

    唐公的女官和宦官首领,第一时间将梁宫的宦官宫女带走,重新分配职司。而侍卫们则是到处搜查。

    等到一番折腾,李洛才正式在光明殿升座,接受百官朝贺。

    “大王万寿金安!”数百朝臣跪下叩拜,动作很是整齐。

    李洛坐在宽敞明亮了多的光明殿,这才感觉和在归德殿的不同。

    没错,这光明殿才算是个金銮殿的样子。其他不说,就是这把镶玉紫檀纹龙宝座,和宝座后面的九州江山图雕刻屏风,就是临安没有的。

    “诸卿平身。”李洛温言说道。

    “谢大王!”大臣们礼毕起身。

    高朗首先出列奏道:“大王,萧梁皇宫,也叫大明宫,此殿叫光明殿。请旨知否改名?”

    新主占旧宫,肯定要改名的,这是规矩。

    李洛想了想,“大明宫就给为光华宫,光明殿么,就改为光政殿。”

    “遵旨!”

    紧接着,李洛就下了一道安民诏书,抚慰江陵百姓。

    …………

    五月初八,羊苴咩城的杨序统兵三万南下,攻打缅甸。

    而驻扎在安南的唐将江钧,也统兵三万东进,攻打缅甸。

    驻扎缅甸的元军都是汉军和蛮兵,早就军心浮动,人心惶惶。两路唐军一攻入缅甸,驻缅五万元军立刻土崩瓦解。

    五月下旬,唐军攻占蒲甘曾经的王京蒲甘城,立蒲甘公主阿耶为蒲甘女王。

    被唐军扶持登基得阿耶女王,第一道王命就是向唐国称臣,改蒲甘城为孔明城。这是因为蒲甘有很多孔明庙,尊奉武侯。

    阿耶女王第二道王命,就是在蒲甘设置郡县。将蒲甘全国设为九郡四十九县,任命唐军中的将领为郡县官吏。

    蒲甘事实上成为驻缅唐军军管的地方。

    六月中旬,仅仅在位四个月的安南国王陈益稷,发布诏书《静海军归夏诏》,宣布举国回归华夏。

    安南百姓心中复杂无比,可国主亲自下了《归夏诏》,又有唐军驻扎,硬骨头早被元军杀光了,如何能反抗呢?

    再说,大多数人的确是华夏移民,安南以前的确就是华夏一部,同文同种,他们也没有多少反抗的意识。

    李洛接到陈益稷的《静海军归夏诏》,立刻下诏封陈益稷为静海候,礼部侍郎。

    与此同时,正式改安南为交州,交州大权开始转交给交州牧陈羽。摄政四个月的文天祥回朝。

    至此,安南正式归唐!

    ps:蟹蟹大家支持,求票票,订阅!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