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葬元 武猎

第943、944节 伤逝还是物哀

    李洛坐镇逻些城布达拉宫,立刻进行了一系列的动作。

    首先,派出十个旅,分为十路,分赴吐蕃各地,没收贵族和寺院的庄园,释放奴隶,推行均田令,控制整个吐蕃。

    同时,颁布《废农奴诏》,所有的强巴,堆穷,朗生全部提升为唐民,任何人不得奴役他们。

    诏书所到之处,广大农奴们欢呼雀跃,不知道多少人喜极而泣。而曾经对敲骨吸髓,横征暴敛的贵族头人,则犹如末日降临。

    为了安抚八思巴等与唐军合作的僧侣,唐主表示会在西域让他们重建寺院,赐予庄园,恢复佛家在西方的地位。

    但是必须离开吐蕃。

    这当然招致了不少僧人的反对。可是在强大的唐军面前,失去武力的僧人们,却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少数煽动作乱的,还没冒出泡就被镇压。

    直到此时,不少当惯了统治者的僧人们才发现,唐军的凶狠并不比元军差,而手段却更加“阴险”,完全就是过河拆桥。

    可是除了就范,他们委实没有办法了。只能向八思巴那样,尽量配合唐军,期望将来在西方得到补偿。

    事实上,在吐蕃赞普朗达玛(牛魔王)灭佛后,吐蕃佛教迎来灭顶之灾,寺院被用来当马厩猪圈,佛像被钉上钉子扔到河中。大部分僧人被杀或者被迫还俗。只有少部分僧人秘密修佛,这也就是所谓密宗的由来。(本来没有密宗)

    “牛魔王”灭佛后,吐蕃佛教几乎被连根拔起,没落了很多年,直到北宋中期才重新开始兴起。也就是说,此时密宗统治吐蕃不过两百多年,根基远不如明清之际。

    而吐蕃历史上有过两次灭佛。除了被称为牛魔王的朗达玛赞普灭佛之外,还有权臣玛香的灭佛。

    佛教圣地历史上竟然发生两次大规模的灭佛运动,可见吐蕃人对于佛教的态度,更多的时候只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并不意味着他们天生和佛有缘。

    当苯教文化灭亡,高原只剩下佛教文明时,信佛总比文化荒芜要强。相比后世(明清),此时佛教对于吐蕃人的统治还没有那么彻底。吐蕃人固然敬佛,可仍然有自己的认知。

    这使得僧侣们无法在大势下控制人心,对抗唐军。

    相比僧侣,吐蕃贵族豪强们的命运就无疑凄惨的多。

    李洛下令,将大小贵族押回原籍,在当地召开“公审大会”,把贵族们的生死,交给他们曾经的属民。让农奴们,审判他们曾经的主子。

    农奴们想让他们活,他们才能活。农奴们想判他们死,那他们就得死。

    结果,绝大部分的贵族头人,都被翻身后的农奴无情的判处死刑。只有少数平时对农奴比较宽厚的贵族,才逃过一命。

    由此可见,骄奢淫逸的吐蕃贵族们,平时是怎么对待他们的属民的。当他们失去权势和武力的保护,农奴们愤怒的报复,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就是残暴统治者的下场。

    拉加里王以金城公主后裔,身有李唐血统为由,请求唐主免其死罪。唐主不允,曰:虐民者,自当死也。

    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吐蕃绝大部分的贵族,都被处死。同时财产土地被没收,除了被唐军收缴,还有很多分配给了贫苦的农奴。

    光是金银,就超过千万。吐蕃广大百姓得到好处,唐军得到好处,贵族被抄家杀头,寺院被没收财产。

    如火如荼的镇反和均田令,在唐军的战刀保护下,犹如浩荡的天风,狠狠涤荡着曾经暗无天日的高原,让越来越多的吐蕃百姓摆脱了非人的境遇。

    圣天子,天可汗,文殊师利大皇帝,伟大的赞普…一个又一个头衔,被淳朴的吐蕃百姓挂在嘴边。不知道多少黑帐篷,都开始供奉大皇帝的神位。

    很多世代为奴的人,分到了土地,分到了属于自己的牦牛和牲口。他们将不再为领主和寺院缴纳沉重的赋税,不再无偿为领主和寺院承担繁重的苦役和兵役。他们不会再被任意打骂虐待,甚至被剥皮挖眼。他们的妻女,也不会再被肆意霸占侮辱。

    文殊师利大皇帝说了,只缴纳两成赋税,不再缴纳任何苛捐杂税。而且,他们的命运他们自己做主。

    他们不再是卑贱的强巴,堆穷,朗生。他们是…唐民!

    人心都是肉长的。对于底层百姓来说,谁能让他们活的像个人,谁就是天命,就是神佛。

    此时,两百多万吐蕃百姓已经成为唐军坚定的支持者。就是谁要反对,那也无济于事了。

    九月中旬,眼见各地均田令顺利推进,吐蕃高原局势日渐稳固,唐主就再次下旨,将康藏地区划归益州,恢复后世四川的版图。

    再将安多地区(青海)设为源州,以西宁为首府,设置郡县。之所以命名为源州,这是因为青海是长江黄河等多条大江大河的发源地。

    之后,又将吐蕃核心的卫藏地区,包括阿里地区,设为蕃州。以逻些为首府。

    于是,大唐又多了蕃州和源州,设郡十八,县一百五十七个。

    九月底,再下诏,改大祖拉康(大昭寺)为文成宫,改小祖拉康(小昭寺)为金城宫。

    改喜马拉雅山为天龙山,改珠穆朗玛峰为云霄峰,改雅鲁藏布江为青河,改逻些城为白云城,改布达拉宫为明雪宫。

    追封松赞干布为大唐明德大王,谥号景。追封文成公主为明德王后。追封金城公主为懿文王后。

    追封吐蕃名臣禄东赞为康国公,谥号文正。

    凡名城名山,俱易其名,以示华夏一统之意。

    唐主又下诏,选拔三千吐蕃少年,进入汉地各师范学堂学习,为吐蕃储备教育人才。

    与此同时,唐军一部三万人,奉旨驻防在昆仑山之西、喀喇昆仑山之东的阿克赛钦,这里是西域进出吐蕃高原唯一通道。

    为此,李洛还将阿克赛钦这后世著名的战略要地,改名为木格郡。之前元军进入吐蕃羌唐草原,就是从这里通过。

    除了这个地方,西域已经没有任何一条进军吐蕃的战略要地了。

    李洛做出了一系列的布置,已经想东归了。

    这段时间,他一直有些高原反应。不但食欲减退,还总有些眩晕。唐军诸将也有不少人在勉强支应着。

    也有很多人,似乎天生就没有高原反应。这样的人,李洛打算暂时留在吐蕃镇守。

    此时的李洛,虽然一如既往的威严,可是人却消瘦了很多。加上没有修饰的胡须,以及被紫外线晒红的脸堂,看上去越来越像一个赞普,而不是中原皇帝。

    这段时间,吐蕃僧人们可是充分领教了大唐皇帝的威严。

    文殊师利大皇帝,绝对是说一不二的。很多事情,只是礼貌性的征询八思巴的意思,但皇帝心里,早有决断。

    僧人们,已经失去了对吐蕃人的统治权。

    皇帝说,吐蕃权臣和吐蕃赞普,都曾经灭佛。朕不学他们,朕总会给你们一条出路。

    皇帝还说,只有心中有百姓,才算心中有佛。倘若你们心中没有吐蕃百姓,那么就算佛法再渊博,也只是装神弄鬼的歪门邪道,是不事生产的寄生虫。那么,就算朕以宽恕之道相待,那吐蕃百姓也会视尔等如仇寇。

    言语中的意思很明了。

    你们要听话。

    你们的佛法很多地方不对,根本不是佛法,要改。

    要是你们不听话,朕也可以学朗达玛赞普,再来一次灭佛。

    曾经在吐蕃享受万千供奉的僧人,生死荣辱已经全部握在皇帝手里。

    他们虽然还能暂住在寺院,可是如今那寺院已经变得无比冷清。

    等到唐军攻下西域,他们就要担负起传法的使命,离开吐蕃了。至于还能不能回到雪域高原,那就谁也不知道了。

    …………

    “老师,陛下的龙体,似乎有些不适。陛下瘦了不少。”大安府的特务,每隔十天半月,就传回吐蕃的消息。

    崔秀宁得知李洛的身体有些不适,顿时着急上火起来。

    她之前收到李洛的信,说是十月中旬才能东归。到那时,高原已经很冷,高原反应只会更严重。

    虽然男人在心中说反应不强烈,完全能坚持,可崔秀宁怎么可能放心?

    这个时代的气温,明显比后世低。高原反应只会更强烈。

    “老师放心,吐蕃军政大事,陛下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再过十来天,陛下就要东归了。”李雍说道。

    崔秀宁挥手让李雍退下,蛾眉却难以舒展。

    男人一定要冒雪东归了。

    算起来,这么远的路,又是雪季,怎么也要在腊月初回到洛阳。

    可是崔秀宁也没有办法。她只能等。

    以后,不能再让他出征了。作为大唐天子,动不动就亲征,这不是什么好事。

    此时已经是十月初,秋风萧瑟。李洛离开洛阳已经四个多月了。

    崔秀宁日夜都在担忧。

    正在崔秀宁神思渺渺之际,忽然女官张柔娘眼圈微红的进来禀报道:“娘娘,老狐狸不行了。已经三日不吃东西。宫中御兽园的人说,它是大限到了。”

    什么?

    崔秀宁心尖一颤,就抬脚往外走。

    来到御兽园的狐房,果然看见那只老狐狸闭着眼睛静静趴在那里,瘦的皮毛骨头。曾经油光水滑的毛,也枯萎干燥,还脱了很多。

    崔秀宁还没靠近,它就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似乎是微笑的表情,挣扎着爬起来。

    显然,它闻到了主人熟悉的气味。

    可是它的爪子一软,却无法站起。

    它已经爬不起来了。

    “你们退下吧。”崔秀宁下令。

    等到宫人女官们退下,崔秀宁就忍不住眼睛湿润起来。

    “毛毛,你怎么了?”崔秀宁轻轻摸着老狐狸的头,老狐狸吃力的舔着女人的手,狭长的狐眼中,缓缓落下两颗泪珠。

    它的尾巴,也吃力的摇动。

    只是,它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摇着尾巴对对主人表示亲昵了。

    “毛毛…”崔秀宁眼睛一酸,两行眼泪也夺眶而出。

    老狐狸口中呜咽着,用头蹭着崔秀宁的手。

    崔秀宁知道,老狐狸要死了。

    十一年前,她和李洛初到江华,住在那个废弃的潘家小院,陪伴他们两人的,就是这只当时怀孕的母狐。

    当时那么艰难,两人也没有抛弃它。那个寒冷的冬天,她和李洛坐在火堆边,母狐就拖着大肚子,懒洋洋的跟着烤火,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两个主人。

    它才是跟随两人最早的。

    后来,它生下了三只小狐狸,跟住主人到处迁移。从江华到海东,到海宁,到泉州,临安,江陵,洛阳。

    它生的小狐狸,还协助特察局破获了一件大案,找到了携带鼠疫源的元廷奸细。

    李洛出征的日子,不知道多少次,是它趴在自己脚边,陪自己渡过一个个伏案工作的夜晚。

    她都习惯了它的存在。

    它不会说话,但它是崔秀宁和李洛感情的见证,也是大唐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见证。

    可是现在,它要死了。

    哪怕它不是人,只是一只狐狸,可崔秀宁仍然抑制不住的伤心。

    十一年了啊。

    秋风吹来,似乎有些冷了。崔秀宁感觉到,老狐狸身上的温度,也越来越冷。摸着它皮毛下触感强烈的骨头,崔秀宁的眼泪就更是止不住。

    老狐狸似乎是在硬撑着等候崔秀宁的来到,想看主人最后一眼。崔秀宁来到后,它的心愿已了,眼睛就再也无法睁开了。

    枯萎的毛发,渐渐凉了。

    崔秀宁眼睁睁的看着,它就这么寂然不动了。

    “毛毛…”贵为大唐皇后的女人,此时摸着一只卑贱的死狐,泪如雨下。如果外人得知,真的很难理解,为政果决的皇后陛下,会为一只野兽哭泣。

    就在崔秀宁为母狐毛毛之死而哭泣的时候,遥远的蕃州白云城明雪宫,大唐天子也在黯然神伤。

    小霓死了。

    那条陪伴李洛三年的五彩灵蛇,竟然因为高原的气候和日益寒冷的天气,悄无声息的死了。

    小霓是辛苦送给李洛的礼物,能避蚊虫。它陪伴了李洛三年,让李洛再也没有被蚊子打扰过。

    这次进吐蕃时,从缅北进军,一路上蚊虫很多,可因为李洛带着小霓,蚊虫莫进。之前征讨中南半岛,也没有被蚊虫咬过一次。

    这样的异种灵蛇,很难再有第二条了。

    李洛当然不可能为此哭泣。他摸着小霓细小的身躯,沉默良久。

    早知道,就不把你带入高原了。

    “来人。将它装入玉盒,封起来,带回洛阳吧。”

    唐主语气淡淡的说道。

    “遵旨!”

    谁也不知道,大唐帝后,竟然同一天,为一只母狐和一条小蛇伤感。

    ps:今天只能更这么多了,开庭一整天,明天还要继续,累。蟹蟹大家支持,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