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个顶流的诞生 白豆角

第309章 改编的权利

    小楼客厅,一群人直勾勾望着门口的身影,依稀之间仿佛穿越了时空,看到了一位寂寞文人,他人已暮年,两鬓白发苍苍,但是腰杆却是那么的挺直,清冷而高傲。

    “……崇道公!”

    一会儿,有人情不自禁,轻呼了出来。这仿佛是个信号,一群人纷纷站起来,激动冲向了门口。

    不过在看到了周牧之后,一些人才冷静了下来。

    不怪他们失态,主要是这词……

    太打动人心了。

    他们研究张博,自然非常清楚透彻。在他们感觉中,这词分明就是张博晚年心境的写照,无比的真实。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真的怀疑。

    眼前的周牧,或许就是张博的转世、托生。

    要不然,他怎么可能接二连三,十分精准地把握住了张博的平生,甚至连心理活动,都不差分毫……

    好吧。

    也有人知道,这是错觉。

    说到底,还是周牧厉害,才华横溢连井盖都压不住。

    在大家看来,就算是张博自己,估计也写不出这首,让大家拍案叫绝,叹为观止的诗词来。

    相比之下,自己白活几十年,不算什么了。

    有人自我安慰,然后由衷叹道:“周牧,我有时候,真想破开你的脑壳,看看里头装了多少才气。”

    “我哪有什么才气。”周牧摇了摇头,说了大实话,“我是站在巨人肩膀上,有感而发。”

    “……对,要的就是有感而发。”

    施龙燕很激动,他揪着周牧的手腕,认真道:“我知道了,你肯定是钻研张博太深,完全代入进去了。在电影表演中,这叫体验派,是不是?”

    “呃!”

    周牧眨眨眼。

    不是说,施龙燕对电影,没什么兴趣吗?

    怎么看情形,没少研究啊。

    周牧不说话,大家当他是默认了。

    这让施龙燕很气愤,“张煌,真不是东西。他的眼睛肯定是瞎了,居然看不出来,你才是最合适演张博的人。”

    “对。”

    “没错。”

    其他人纷纷附和。

    “实在不行,我们干脆联名,向上头反应一下。”

    施龙燕挥起手臂鼓动:“直接跟他们说,周牧才是最佳人选,让他来演,我们鼎力支持。换成是其他人,我们不认账。”

    “嗯……”

    一群人迟疑,有些意动。

    旁边的制片人,额头冒起了密集的汗水。

    他怕了,心惊胆战。

    不要看一群文化人,要权没权,要利没利,就懂耍笔杆子,写一些年轻人不爱看的文章。

    但是制片人心里清楚,这一群人真的联合起来,然后发动门生故旧的关系,办不成的事情,真的不多。

    更何况还是更换电影主角这点小事。

    或许在相关部门的负责人眼中,这根本不叫事吧。

    理论上来说,相关部门是没资格,干涉一部电影的选角。但是上头给予了指导建议,你确定不要认真考虑一下?

    制片人抹汗,他纠结了,不知道要不要开口。

    开口了,是劝阻呢,还是附和同意?

    依稀间,他想背叛立场。毕竟他也觉得,《张博》传记片换成周牧来演,似乎更有前途。

    问题在于……

    制片人微微叹气,他只是打工仔,不是老板啊。

    这种事情,他做不了主。

    在心乱如麻之中,制片人就看到了,周牧朝自己走来。

    “这词怎么样?”周牧问道。

    “啊!”

    制片人错愕,又慌忙点头,“好,非常好。”

    说罢,他后悔了。

    恨自己读书少,连夸赞的话都不会说。

    没文化啊。

    周牧微笑,继续问道:“你觉得这词,添加到剧本中,对电影有没有帮助?”

    “……太有帮助了,简直就是……不敢想象。”

    制片人惊喜交集,又词穷了。

    周牧点点头,淡声道:“你的来意,我非常清楚,无非是想获得我的授权。”

    提到这事,制片人打了个激灵,立即清醒了过来,连忙道:“周老师,关于这事,我们非常有诚意……”

    “停!”

    周牧挥手打断,“你听我说……我同意授权,不仅是之前已经添加在剧本案,包括现在这首词,我也可以授权给你们。”

    “真的?”

    制片人喜出望外,难以置信。

    卜今等人目光闪了闪,然后比较有默契,纷纷散开了。

    在他们看来,如果这首词,能够出现在电影中,无疑是画龙点睛的效果。对电影的推广,张博文化的传播,肯定有积极的意义。

    所以不想阻挠。

    同时,他们也知道,周牧这么大方,肯定有条件。

    这事他们就不掺和了。

    惊喜之后,制片人就反应过来,眼神浮现精明之色,“周老师,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就是了……”

    “当然,主角的事情……除外。”

    制片人补充,忐忑不安,就怕周牧以此为要挟。

    那肯定是谈不拢的。

    “放心,不是主角的事情。”

    周牧笑了,轻描淡写道:“我这个人做事情,喜欢讲究一个公平。你们要我的授权,那么居于对等的原则,我也想要你们一个授权。”

    “诶?”

    制片人一怔,莫名不解:“周老师,你想要什么授权?”

    周牧直接道:“改编权!”

    “什么改……”

    制片人迷惑,忽然灵光一闪,失声道:“你也想拍张博?”

    咦?

    看似在喝茶,不关注这事,其实悄悄聆听的其他人,听到了这话也不由得吃惊,十分的意外。

    “对。”

    周牧微笑,点头证实。

    之前就提过,类似张博这样的世界文化名人,与他相关的电影,不是想拍就能拍的。

    立项的时候,需要打通不少关节,方方面面的人同意了,才可以通过审核,给你一个拍摄许可证。

    没有通过审核的,拍了也没上映的机会。

    张煌本事大,人脉广,才拿到了资格。如果从一开始,就是莫怀宣在筹备剧组,估计也有点悬。

    所以周牧想拍类似的电影,首先就要解决这个问题。

    所谓想要改编的授权,说白了就是借助制片人背后的势力,帮他搞定这个资格证。

    明白了周牧的想法,制片人的表情古怪。

    他第一反应就是,周牧果然不服气,被踢出局之后,就想自己组个局。这想法,还真是……天真啊!

    制片人想笑。

    要知道,为了拍这电影,光是先期的投资,就已经有五六个亿。这花钱如流水一般,连幕后的投资人,都差点撑不住。

    就是这个原因,他们才等不及了。哪怕知道,莫怀宣顶替张煌,风险系数不小,但是时间不等人啊。

    另外找大导演接替,匆匆上马的结果,未必就安全。不如让莫怀宣这个,一直参与剧组筹备工作的副导演接手,反而更有把握。

    现在周牧,为了跟他们置气,也要拍同题材的电影。

    这不是找虐吗,而且还是自虐。

    不等制片人答应或反对,周牧就转身,看向了卜今等人,“刚才楚馆长的话,我是赞同的。”

    “张博是个文化符号,可以包容一切。”

    周牧慢声道:“既然如此,我想按照自己的理解,重新架构诠释张博这个人物,应该没问题吗?”

    他话里的潜台词,也十分的清楚明白。

    类似于,和尚摸得,我摸不得?

    莫怀宣能拍,他也能拍。

    对此……

    一群人面面相觑,有几分踌躇。

    不过施龙燕却觉得欣喜,旗帜鲜明表示支持,“周牧,你确定要拍张博吗?你演的话,我没有任何意见。”

    卜今沉吟了下,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不由得多问几句,“你能拉来资金吗?剧本打算怎么解决?还有导演、演员……”

    “对,剧本!”

    制片人反应过来,急忙叫道:“周老师,我们的剧本,可是已经通过了电影局的审核,基本的剧情、内容、故事情节,都是有备案的,你可不能……撞车啊。”

    他担心周牧碰瓷,一不做二不休,拍一部山寨版的《张博》。

    布景、道具、演员,走乞丐风格,但是剧情一模一样。

    这种情况下,吃亏的可是他们。

    当然,起诉的话,周牧也肯定不好过。但是胜诉了,周牧的赔偿,能抵得了十几亿投资吗?

    制片人以防万一,不得不提醒警告。

    “我说了,会重新构造解读张博这个人物。”

    周牧轻描淡写道:“我要拍的电影,剧情内容肯定跟你们不同,完全不一样。但凡有一丝雷同,你们可以起诉我,封杀影片。所以我才说,要改编的权利。”

    “你打算怎么改?”有人询问。

    其他人也怀疑。

    毕竟在他们看来,卜今主笔的《张博》传记,称得上是一百多年以来,以张博这个人物的全部史料,集大成之作。

    电影的拍摄,一切的细节都尽量贴切史实。无论周牧怎么改编,都绕不开张博这些经历。

    大家琢磨不透,周牧还能怎么改。

    在一群人困惑的眼神中,周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微笑道:“或许你们觉得,我这个举动纯粹是自不量力,螳臂当车,但是真的想试试。”

    “再说了,市场上多出另一个版本的张博电影。无论票房成败,口碑的得失,不是更有利于激发大家讨论这方面的话题吗?”

    周牧意味深长道:“有对比,才突显优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