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他和她们的群星 流血的星辰a

第二百五十八章 生产自救

    “总而言之,因为这套机器坏掉了,所以你们便没办法对泰翁矿进行提炼了。”余连一边检查这机器,点头道:“确实,这应该是联盟炉堡重工设计的流水线,其主要的核心……应该便是那台赫希熔炉了。”

    所谓的赫希,指的是联盟还在母星时代的古典神话中的主神,太阳神的名字,后来在联盟语中便指的是“太阳”的意思。

    于是乎,这种熔炉也可以称呼为太阳熔炉了。

    巴巴鲁点头:“其实,自动采矿无人机的母机也出问题了。而且我们也没有多少钱维护,采矿机便都没法动弹了,可这都是小问题。大不了我们工人扛着动力锤和能量镐下井去挖呗。如果太阳熔炉坏了,就真的没办法了。”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从厂房中走了出来,很快便来到了户外。在他的面前,竖着一座十几米高的大型机械,咋看便像是用钢筋、管道和圆润的金属罐子拼接而成的高塔,相当有大工业的美感。

    从结构上来判断,这玩意就像是个大号高炉,但也是余连见过的,最有科幻感的高炉。

    他还知道,现在暴露在自己面前的其实只是其地上部分。真正的主体是在地下,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自动化矿石粗炼系统。

    这便是红枫厂的太阳炉了,容积超过10000立方米的超级机器,便是红枫厂工人们心目中最伟岸的巨人了。

    “多美啊!不是吗?”巴巴鲁望着沉睡中的太阳炉,发出了一声宛若朝圣一样的叹息声。

    “比那劳什子的天空之神壮美多了!”他又补充了一句。

    第一句纯是感慨和称颂,第二句便带着明显的怨念和讥讽了。

    余连饶有兴致地看了看身后的巴巴鲁,对这位后世并没有留下太显赫生命的年轻鲁米纳工人,大有知己之感。

    “你可真不像个典型的鲁米纳人。”余连笑道。

    巴巴鲁微微一怔,随即带着无奈的情绪道:“那是因为你见过的典型鲁米纳人,都是不怎么典型的那一批。”

    他随后向余连解释道,鲁米纳人其实是个挺注重乡土的族群。正是因为这样,当红枫厂的管理方的扩大计划,势必有可能破坏广袤的枫叶林的时候,大家当然也就难以接受了。

    鲁米纳人也确实是武德充沛的种族。在人类发现这颗星球之前,有一些住在山林或湖边以射猎为生的部族,是以猎杀一头鲁米纳恐鸟,或者湖甲鳄为成年礼的。

    当然,自然是团队作业。鲁米纳恐鸟和甲鳄可都是平均超过一吨的凶悍猎食者,普通人只拿着冷兵器,哪有可能真的战胜对方呢。

    后来传着传着,就变成所有的鲁米纳人都要赤手空拳地干掉一头恐鸟才算是成年,否则就要被丢到山里去当鸟饲料。

    “这都是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传言啊!真要是这样,鲁米纳人早几千年就改绝种了!大多数鲁米纳人,反正我觉得和地球人也没多大区别啊!吃饭,睡觉,干活,娶老婆生娃!当然,我们确实挺喜欢家乡的,所以不太像你们人类喜欢跑到上面去逛!”

    鲁米纳工人领袖指了指天空,余连则知道对方指的是宇宙。

    现在想一想,鲁米纳人出生的船员确实挺少的。在这个宇宙时代,这么眷恋故土的智慧种族其实还是不少的,他们或许会在各行各业都发挥出优秀的才能,但他们也注定不可能成为宇宙这个大舞台上的主角。

    “至于所谓的天空之神……嗨,就算是一千年前,人类还没有来的时候,也就只有些神叨叨的部族在祭拜,不知道怎么就成了我们所有鲁米纳人的主神了。当然了,在外面搞事的脑子都不清楚,所以才需要念叨点啥吧?是的,反正你们在外面见过的鲁米纳人,都是一些……这里有毛病的家伙!”巴巴鲁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他又补充道:“他们搞恐怖活动,和我们这些平平安安过日子的鲁米纳普通人有什么关系!是的,东部大平原和南部湖湾的部族,虽然也不会听你们这些人类大人物的,但他们大多数也只是认真过日子的牧民、农夫和渔民!”

    余连觉得这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他抵达红枫厂之后,已经和不少鲁米纳人打过交道了。总体而言,这些看上去很凶的四臂螳螂人,或许因为天生勇悍强壮的缘故,脾气确实有点急躁,却真的不是外界所想象中的那样,一言不合就提出四把片刀砍人的天生反体制分子。

    他们看重家人,看重故土,看重自然。同样的,也很好交朋友。

    正因为如此,这里的鲁米纳工人,也才会真的把红枫厂和枫城当做自己必须要守护的家园了吧。

    “……所以,就算是这里最有价值的泰翁矿已经无法开采了。你们也不愿意离开啊!”

    “这里的一切,也都是我们自己一点点建起来的嘛。只不过,还是有很多人离开了。太阳炉要是再不动起来,未来如何,我也说不清楚了。”巴巴鲁无奈地道。

    当初太阳炉停止运转的时候,厂里的工程师们确实也试着进行了修理。可是,一方面这玩意实在是金贵了,技师们实在是不敢搞大动作;一方面,这种太阳炉毕竟是相当科幻的设备,内部的结构之复杂,普通的工程师看都看不懂,更别说是修理了。

    没办法,既然自己修不好,当然就只能找生产厂家了。

    联盟死要钱的资本家毕竟不是充满了工匠精神的汉斯,不可能几十年前就在附近埋下了用油纸包好了还崭新的备用零件。

    炉堡重工表示,保修期早就过了好几年了,其中的很多关健构件都到了使用寿命。另外,由于是用户自己的“不谨慎”造成的设备损坏,作为设备制造商的他们概不负责。另外的另外,如果要进行初步排查,需要报销工程师的差旅费和食宿费。

    他们给红枫厂提供了一个工程师的名单,那规模就不像是来修炉子的,更像是来拆家的。

    理所当然的,便还有一笔让当时红枫厂的先辈们现在想起来还觉得震撼的账单。

    这还是只是初步兼修的账单呢。只是初步检查一下,要那么多开销吗?另外,这些人的食宿标准要这么高的吗?每顿都要八点心八冷盘八热菜的,还要专门开一艘运输船给他们从联盟本土携带食材和纯净水。

    当年唐怀瑟公爵还在的时候,都没这么穷奢极侈吧?

    可是,炉堡重工却表示,初步检查当然不值钱,可是,知道从哪里查起,就相当值钱啦!

    另外,鲁米纳星球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地域,属于银河文明议会定义的未开放“蛮荒地区”,谁知道会有什么不知名的寄生虫和病毒。为了保护联盟公民的基本生存权,携带干净食水,也是很合理的吧?

    总之,光是要来工程师,应该是什么生活待遇标准,前前后后扯皮了五六年时间。

    一方面是因为联盟的奸商是真的不好对付,一方面是因为,红枫厂这边自己拉胯了。

    没办法,红枫厂从建立的那一天起,产权就不是太明细。地球中央政府拥有一部分,远岸星区政府拥有一部分,军方拥有一部分,其余的则属于当时参与建设和起义的鲁米纳部族。可到底谁说了算,谁是最大的股东,便一直都没有个明确的说法,更没有落实在法律文件上。

    赚钱的时候大家姑且还好说,但要出钱,并且还在亏损的时候,问题就很严重了。

    工人们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还是凑了一笔钱出来,总是还是把联盟的工程师队伍请过来了。

    联盟来的技师们在A厂?饬了一个月,在吃爽了炖甲鳄肉和恐鸟蛋羹之后,抹了抹嘴巴,告诉厂里的大家:“没救了,修不好了,换一套新的吧。”

    “最重要的奥赛核心遭到了破坏,便无法给太阳炉供能。你们可明白?嗯,这么说吧,用电能推动的普通高炉,将产生1000度以上的高温,便能对普通的铁矿石完成初步的冶炼了。可是,泰翁石不同,需要的不仅仅6000度以上,相当于青壮年恒星表面的高温,还必须对其自带的磁性反应进行中和。所以说,在太阳炉内部,需要的不仅仅是高温,还有可控的磁场……这就需要奥赛核心的掌控了。不过,这种调控核心是联盟的核心工程机密之一,直接维修是不可能的,必须订购新的。另外,因为你们地不合规操作,RP72管线老化得很严重,也要换新的。另外的另外……”

    “所以,我说的这些,你们听得懂吗?听不懂也没关系,反正就按照我们说的做就是了!新的太阳炉,新的生产线,新的轰鸣声,然后又是一车车上号的泰氏超导合金啦!明白了吗?这都是钱哦!”

    巴巴鲁表示,如果自己当时就在那里,自己一定一枪打烂那家伙的狗头。

    可是,红枫厂新的管理人员,代表新股东利益的总经理却直接表示了反对。

    “红枫厂还没有富裕到这个地步啊!我们才上任,就面临这样的亏损,我实在是无法和投资者们交代啊!”

    那位衣冠楚楚,名字也不重要的总经理先生如此道。

    是的,经过了长时间的拉扯,共同体政府和远岸星区政府实在是难以容忍这家厂子的亏损。更何况,独立战争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也是时候各归其位了。政府就是政府,像企业经营这样的事,还是应该交给专业的人嘛。

    于是乎,属于政府的那一部分股份,便被一家共同体的私人企业出重金给盘了下来,并且还获得经营权和管理权。

    另外,也不知道那家私人老板走了谁的门路,政府方面给军方也施加了一定压力,常驻红枫厂的军代表也撤了。

    至于原本也属于红枫厂的军工产业,早几年就已经陆续搬迁走了。

    没有了政府和军方的牵制,私人投资者们的代表大约是觉得,面对一群大老粗的工人和没文化的鲁米纳长老,这家企业,乃至于这个星球,都足可以让他们为所欲为了。

    于是,那位风度翩翩油头粉面的总经理先生,便又提出了一个建议。

    “既然已经无法提炼了,我们就直接卖矿吧!”他如此道。

    “我已经请地质学家来考察过了,我们这里矿石品质是很好的!而且我也在和深空矿业集团进行联系,它会和我们合作,打造我们自己的,专业矿物运输船队的!”

    在商言商,站在一个追求利润的经营者的角度上,这家伙的想法也不能说有错。毕竟,在余连上上辈子的家乡,有丰富的资源就是可以得意忘形的。某个不种枫树该种大麻的国家,和某个祖上都是流放罪犯的国家,靠着卖资源一样小确幸得紧。

    “……嗨,我以前觉得军代表们一个个都是蠢蛋!现在想想,有军代表在也挺不错,至少不会让这些奸商为所欲为啊!”

    “他才不敢为所欲为的呢!你们不是很快就又造了一次反吗?”余连笑道。

    巴巴鲁也笑了,他一直将这视为厂里的光辉历史呢。

    他理所当然地道:“因为我师傅的师傅说过啦,咱们是光荣的冶炼厂工人啊!如果只靠买宇宙之灵留给我们的遗产而活着,迟早是会堕落成瘾君子和强奸犯的!”

    巴巴鲁师傅的师傅,其实是红枫厂最早的工人自治委员会的会长,一位叫做汤姆?怀斯的人类老工人,也是红枫厂工人组成的起义军领袖之一。

    这也是个埋没在历史长河中的名字,但一样也是个平凡的英雄。

    只可惜,老人家在五年前就去世了,否则余连还真的很想拜会一下的。

    总而言之,在当时的工人领袖,怀斯老爷子的带领下,红枫厂开始罢工了。

    实际上,那时候的工人们其实是孤立无援的。管理层都是资方的代表,是他们的敌人;而膜拜“天空之神”的鲁米纳邪教徒组成的叛军,也在试图攻击城市和厂区。

    “人类欺骗了我们!他们的机器,他们的高楼,他们的城市,他们的铁道,都是邪恶的象征!毁灭他们,回到我们真实的生活中!”鲁米纳叛军是这么说的。

    “就是被恐鸟在脑袋里拉了翔!”老工人们道。于是便开始着手准备起了属于厂子自己的自警队。

    另外一方面,资方代表也终于坚持不住了。企业长时间无法产生盈利,所有的商业计划都被工人们搅黄了,再加上时不时爆发在城区附近的小规模攻击,这谁又能能熬得住呢?

    于是乎,他们便灰溜溜地离开了鲁米纳。到现在,也是将近十年了。

    可从那以后,红枫厂和枫城,就像是被遗忘了似的,一直到了今天。

    巴巴鲁有点怅然。他们的脚下,就是储量丰富的泰翁矿石,但现在无法化成实际效益,这就相当于是在守着金山银山要饭了。

    “我们才不会要饭的,红枫厂的孩子哪会这么没出息!”鲁米纳工人领袖大声道:“我大师傅带着大家在外面开荒种田,我师兄进山打猎,我呢……还是把大家组织了起来,该挖矿的挖矿,该生产的生产!泰翁矿虽然没办法提炼,但那些铁啊铜啊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啊!以前唐怀瑟公爵留下的那些设备还在,我们也自己起了几座高炉,还是能出铁的。配套的4厂和5厂能能生产工具和简单的机器,这就可以和其他部族交易了,全城的基本生活还能维持的。”

    这也和余连所了解的一样。从怀斯先生开始,几位工人领袖们都在尽力维持着这个城市的秩序。

    这完全就是生产自救啊!余连真的对这位工人领袖肃然起敬。

    然而,他也知道,用农业时代的生产和交易模式,是不可能将这个工业型城市维持太久的。

    所以,一切的关键,就是让太阳炉动起来。让那些埋藏在地下的泰翁矿,重新变成让全宇宙都心旷神怡的超导材料啊!

    “所以,您知道怎么修复太阳炉吗?”巴巴鲁带着期盼的眼神道。

    “很抱歉!我不知道。”余连耸了耸肩,一脸坦然。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