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他和她们的群星 流血的星辰a

第四百零一章 精彩绝伦

    余连也觉得自己一定是素质最好的那个,但娅妮这么一说,他倒是对其他那些实验者的下场有点好奇了。

    另外,如果实验者的数量太多,泄密的可能性便太大了。这么一来,他们两人精心设计好的不在场证明,岂不是要被人识破了?

    见余连提出了这样的质疑,娅弥妲便道:“放心吧,我找的试验对象都是值得信赖的,要是他们都学不会闭嘴,那就一定不是我的错,而是这个宇宙的错了。”

    她说的实在是太任性了,可就是因为显得如此任性,所以才显得相当有道理啊!

    “管理局的资深宝具测试员昏迷了五分十二秒,隔壁格雷佐家的大婶用了十分钟,协会的那头蠢牛干脆就直接睡了半个多小时。嗯,克雷尔只用了三分四十二秒,倒是比我想象的好不少。”娅弥妲又一本正经地解释了一下。

    由于信息量实在是太足了,余连顿时便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呢。

    “而你的话,只花了半分钟……嗯,余连,有没有兴趣担任超凡管理局的宝具测试员?薪水是你现在的十倍。”

    “……你,是在开玩笑?”

    “当然是咯。只不过笑点不在这句话,而在于我刚才说道薪水,你眼神收缩的那一瞬间。”

    余连完全不知道笑点在哪里,但娅弥妲小姐却已经笑了起来,蔚蓝色的双眼中流淌着全是明朗的愉快感,仿佛星辰的光从天幕之后,落到了她的眸中。

    附近的帝国的监控团队听不到声音只能看到场景。于是,在他们看来,这应该是余连说了个笑话,逗得贝伦凯斯特家的大小姐花枝乱颤。

    这不就是典型的青年男女约会时的场景吗?

    不管是躲在电影院里伪装成观众的监控员,还是在外面将这座小电影院围得水泄不通的秘密警察们都觉得狗粮吃饱了,屈辱感强烈到让他们恨不得现在就把这电影院给bo了。

    “……真是个小白脸。”一个帝国安全部的特工忍不住低声啐了口气。

    “那也是能一只手扶着小弟弟尿尿,一只手收拾九打你们这些废物的小白脸。”说话的隶属于大元帅府军事情报局的干员。他们

    “你!”安全部特工勃然大怒。

    “大家别吵了。要吵就到那边的擂台上去吵。”内务部秘密警察赶紧出了打圆场。

    大审判庭的判官隔得老远,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这一切,觉得就像是看到了一群无可救药的智障。

    总之,帝国所有情报部门都有人员在场了,无论是超凡的还是普通的,无论是防谍的还是干湿活的,那可真叫一个琳琅满目。

    然而我们也知道,不同部门的情报人员之间的关系一般都不会太好。毕竟情报工作的性质比较特殊,基本上都是桌面之下的事情,不太可能合法。既然不合法,那权责就一定很难界定清楚。工作内容一旦重复,当然就会有抢业务的问题了。

    总之,估计再这么发展下去,他们还没有查到什么,自己就先要打起来了。

    好在,这时候,各部门的特工都接到了他们上司的命令。从上司们有的紧张,有的沉重,甚至还有惊惧的语气中,这些嗅觉敏感的情报人员赫然意识到,真的出事了!

    于是乎,短时间内,在场的监控人员至少撤掉了百分之九十,只留下了几个走过场的。

    这样的变动,自然是瞒不过还在电影院里的两人。事实上,都不用他们关注,娅妮那两个正蹲在电影院门口抽烟喝夜啤酒的“保镖”,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一切了。

    “今天晚上,枢密院那边应该会彻夜无眠的。”

    “嗯,那些帝国重臣们大多数也都一把年纪,我却害得他们不得安寝,真是罪孽深重啊!”

    “是的,余连,明天记得给枢密院那边送个花圈过去。”

    “要不直接送到龙临宫去算了?”

    “送到龙临宫的,不应该是那种包装精美,正好够一个人躺的大盒子吗?”

    “那就太自白了。我大概是会送一台精美的大座钟吧?诶,对,这种事我做了会破坏和平使者的人设,还是交给齐先生吧?他老人家估计会特别乐意。”

    两人就这样交流着各种没心没肺的语言暴力,一边等到电影的结束。倒不是因为他们对《独臂光剑》有什么意见,实际上,这是一部非常经典的星际武侠电影。只不过是因为已经看过好几遍了,在最精彩的盘肠大战阶段结束之后,后面的文戏也就没必要强求了。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离开电影的时候,,也快到了能欣赏凌晨四点的天域夜景的时候了。商量了一下,干脆便径直去了附近商业街,找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大排档坐了下来。

    所以说,灵能者真好啊!娅妮这样花容月貌的姑娘也一定不担心熬夜对皮肤不好的问题。更何况,记得这姑娘本来就是肝帝,一旦遇到自己感兴趣的课题,爆肝上几天几夜都是家常便饭。哪怕是她“未来”丢了两条腿和一只眼睛,也都是如此的。

    另外,这位漂亮姑娘似乎也压根都不觉得,吃宵夜会对自己的身材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倒是她的那两个保镖,明显有些迟疑。

    只看这条商业街附近的街景,就能看得出,这片居民区应该是比较平民的,消费水平自然也偏向大众的。而会在这个点跑来吃宵夜的,除了像余连和娅妮这样不务正业之辈的年轻人,便都是下了夜班,或者赶早班的工薪阶层了。

    现在,商业街上的人潮依然不少,彻夜营业的几家大排档外面坐满了吃宵夜和“早餐”的客人,便显得相当有烟火气。

    然而,过于烟火气的氛围,和贝伦凯斯特家的大小姐却总是格格不入的,甚至和这两个姑且算是国家高级公务员的“保镖”先生也不是太配合。

    然而,见自己大小姐挂着饶有兴致的步伐,坦然地跟着余连进入了街中,他们也只能跟了上去。

    “我对这种地方不是太熟悉。不过,既然来都来了,至少得让自己的口味得到了满足才好。”娅妮笑道。

    言外之意就是,一定要选好吃的店。如果不好吃的话,那就是你的问题了。如果不好吃,那作为当事人的我说不定会很不开心的唷。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来。”余连开始面不改色地说起了瞎话:“不过,在街边如何选店,还是有几分心得的。首先,最初级的,就是要看客人的多少。”

    娅妮扫了一眼熙熙攘攘的街道,几乎每家营业的店内外都坐满了人。

    余连面不改色地道:“其次,就是要看吃完结账的人的表情了?”

    “表情?”

    “是啊,如果是物美价廉或者非常美味的,大概率表情会非常满足和愉悦。说白了,对一般的工薪阶层来说,有什么能比胃口的满足,更让他们满足呢?美食一餐,才是普通人最终极的治愈啊!”

    于是,两人就这么进了一间看上去最热闹的餐厅,选了最后空着的一张桌子坐下,两个“保镖”先生则只好无奈坐在了外面的桌子上。

    他们衣冠楚楚正襟危坐,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店内外的情况,散发着和周围各种异星工薪阶级格格不入的气场,顺便还留出一只眼睛反监视着剩下的最后一组帝国情报人员。

    那群帝国情报员的车子开不进步行街,便干脆连车也没下,就待在街口。反正大部分的人都撤了,他们现在的工作也就是例行公事,自然也紧张不起来了。

    不过,这一切都和店内的娅妮和余连都没有任何关系。

    长得巨型猩猩一样的伍基人老板慢吞吞地走了过来,没有多问,就给两人一人送了一碗甜汤,这才递上了一张菜单。

    “感觉像是能开胃的。”娅弥妲耸了耸形状优美的琼鼻,下意识就开始分析起了

    而这个时候,余连已经一股脑把甜汤送了过去,放下碗道:“在什么地方就要有什么吃法,这也是礼仪啊!”

    “你说得对。”贝伦凯斯特家的大小姐表示赞同。

    等到开胃甜汤进了胃,两人一边等着正餐上桌,一边这才谈起了正事。

    “那么,收获如何?”

    “非常精彩!我把亚罗纳公爵和卫伦特王都揍了一顿。哦,卫伦特王还被我卸了一条胳膊。”余连觉得这事他能吹到下个世纪去。

    娅妮倒是不想贝尔蒙特,不但没有一脸震惊到无言,反而直接乐了。

    “卫伦特王?那可真巧啊?”

    “你和他有仇?”

    “也不算吧。呵,上次大战之后,我们不是已经和帝国签订了正式的和平协议了吗?两国的高层都觉得,一直这么打下去也不是什么办法,于是就收手大家一起开发新大陆了。当然了,大家都觉得,要让和平协议更牢靠一些,便有人提了一个议案。”

    “议案?”

    “嗯,非常没有创意的议案。而且历史证明,这种事基本上也没起到什么作用。可不知道为什么,每个时代却总会有许多人相信它的作用。”

    余连已经猜到了,不由得啧吧了一下嘴巴。

    “你猜得没错,就是联姻了。一边的对象就是卫伦特王了,他年纪比较合适,虽然有过情人,但没有私生子。对这个级别的大贵族来说,也算洁身自好了。”

    余连莫忽然觉得,刚才没给那家伙补上一发炮弹实在是太失策了。不过,作为一个有着端正史观的人,他还是郑重其事地道:“其实,从实事求是的唯物史观来说,联姻还是起到不少效果。只不过,若背叛的价值远远大于姻亲和同盟关系,自然也会以悲剧收场。而通常来说,这些都是大事,才容易被历史记下啦。”

    娅妮不置可否,打量了一下余连的表情,又笑道:“放心吧,不是我。那家伙怎么都比我大了十几岁,别人提出这个议案的时候,我还没成年呢。”

    放心啥啊放心?这和我有啥关系?余连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是我的小姑姑。当然了,她的脾气不太好,自然是不太愿意了,便和家里面大吵了一家,然后就跟着她那个当乐队主唱的小情儿跑了,已经有小十年没有消息了。”

    余连心想贝伦凯斯特家要是真的不惜代价地找人,能躲到哪里去呢?反正,你当真的说,我就当真的听。

    “所以,联姻就失败了?”

    娅弥妲耸了耸肩:“不,成功了。最后换成了是隔壁莫尔家的塞蕾希娅姐姐,她出嫁的时候哭得可伤心了,还时不时给我写信说卫伦特王是个没有生活情趣的冷血动物,而且老是不着家一定在外面养了好多小情儿之类的。塞蕾希娅姐姐也算是看着我长大的,相当于是我亲姐姐了。总之,余连,多谢你帮我出气了。所以,这顿就我请把。”

    不不不,虽然卫伦特王是个无可救药的大坏蛋,但我觉得这事大概率是你姐姐的问题。

    “那家伙估计要在培养皿里躺上个把月了。提醒你姐姐,要做什么事这段时间正好。”

    “我已经这么做了啊!我姐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说不定能乘机转移出值两三个星球的财产。到时候再离婚可就有趣了。”

    原来你也知道她的本性啊!

    当然了,卫伦特王的个人生活作风,和后院起火的问题毕竟不是今天的重点。随着余连点的伍基人特色美食,百味果汁泡海鲜拼盘上了桌,两人便边吃边谈,郑重地说起了今天的重点。

    “翡林实验室这几年的风头可是很旺的,一定收获匪浅吧?”

    “我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只进了粮仓的耗子,就算是被撑死了,也是幸福的……”余连不动声色地将备用芯片顺着盘子送到了娅妮手中:“就按照我们之前的商讨结果,所有有价值的资料我们一家一份。联盟那边,在对翡钢和寂夜纹章机的解析成果,应该和我们共享。另外,若是有成品,应该平价提供给共同体。”

    娅妮颔首,却又摇头:“不是联盟,而是我自己。最多能以虹蔷薇基金会的名义来做了。我们今天的合作,和联盟没什么关系。”

    虹蔷薇其实就是贝伦凯斯特家的纹章,以此来命名的基金会,顾名思义,实际上就是这家历史悠久的联盟第一豪门,用来控制工厂、矿山、银行、媒体和各种关联企业的主要机构了。

    说实在话,在联盟支配的另外半边银河,虹蔷薇纹章往往是比联盟国徽还要恐怖。可无论如何,基金会就是基金会,性质上毕竟不是政府机构,那很多事情操作起来便非常方便了。

    想到这里,余连便笑道:“是的,所以之后和你完成对接的,也不是共同体政府,而是红星设计所。”

    娅弥妲露出了了然的笑容,一副“少年你也很懂,我们果然是同路人”的样子。

    余连虽然不明白她到底懂了什么,但也不耽搁自己也撞出了一副心有戚戚的笑容。

    他停顿了一下,故意漫不经心的语气道。“最后一个文档我加了星号,这才是我们今天最大的收获,你最好回去以后就看。”

    “很精彩?”

    “精彩绝伦!精彩到真希望你能马上看到,并且交十万字的观后感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