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他和她们的群星 流血的星辰a

第五百零六章 绝嗣的名门

    望着站在原地喷血而死的芮缅伯爵,以及死成了一团肉酱的鲁伦王子,艾尔登爵士心中的震撼,其实比其他人还要强烈一点。

    要知道,在几天之前,他们队伍对余连的攻击也是以失败告终的。己方使尽解数,居然也没办法伤到对方分毫,反而狼狈不堪损兵折将。在那一刻,他便已经知道,那个地球人,那个和比自己甚至还年轻几岁的地球人,已经和自己远远不在一个层次上了。

    他出生默嘉什公爵家族,虽然是幼子,却也是这一代最有才能的灵能者。就算是来到了全帝国精英天才荟萃的星界骑士团,能够在天赋让自己高山仰止的人寥寥无几。可让自己能感受到如此挫败感的,却只有他了。

    若不是己方好不容易才集结了更多的战斗力,有了鲁米尔爵士和弥凯勒爵士压阵,和自己同水准的三环好手也来了好几个,艾尔登爵士很怀疑,自己还有没有和对方一战的心气。

    芮缅伯爵提出来的计划非常残忍且没有道德,虽然听起来很实用,但确实不符合艾尔登爵士一贯以来的作风。如果不是为了给自己最疼爱的妹妹报仇,他是绝不参与这等行动的。可很多时候,人的行动可以骗得过身体,却总是骗不过自己的心的。

    可惜我不是沙梅恩啊!艾尔登爵士无比地羡慕自己的好友。

    此次来参加战神祭的星界骑士有几十人,也就只有天才如他,可以和这个天才的地球人一战吧?

    可惜,我不是天才,也就没有天才任性的资格。

    现在,当弥凯勒爵士和芮缅伯爵相继战死的这一刻,余连天神下凡般不可一世的形象.已经深深地映入了艾尔登爵士的心中。

    “这一次战神祭,就是个错误。”他心中不由得闪过这样的念头。

    可在这一刻,当对方向着自己妹妹的方向冲过去的时候,艾尔登却是第一个追过去,动作甚至比鲁米尔爵士还要快上几分。虽然此时,激荡的灵能波动还在他的体内肆意流动着,骨骼和内脏仿佛都被撕碎了,但他还是咬紧了牙关,硬挺着身体给自己传来的警报,将自己的剑指向了余连的方向。

    圣光绽放,就像是在黑夜之中闪烁的星辰一般。谨记着,那光晕仿佛凝结成了锋利的剑芒,霎时便撕开了迷雾,直接照耀在了余连身上。

    这是“祝福星辰之剑”,又可以被称之为“灵性必中之剑”,属于“王座”星环的专属能力,专用用于对抗掌握了灵能的对手。

    顾名思义,只要释放出来,就必然可以击中目标。威力和施法者的精神力和瞬间的意志有关,而且还会直接作用在敌人体内灵脉循环最密集的点上。如此一来,这一招将完全无视所有科技侧和大部分神秘侧的防御手段,直接在敌人的体内爆发。

    就算是越级攻击,也一样会对敌人造成相当沉重的打击效果。

    艾尔登爵士还是小看自己了。要知道,普通的“王座”灵能者,能在四环掌握这项能力已经算得上是优秀了,而他现在才不过三环。这固然要考虑到他出生名门家学渊源,从小就得名师指点而且各种天材地宝当糖豆一样嗑,同样也要考虑他个人的天赋,和奋斗嘛。

    当然了,这种大招,艾尔登平时就算是完好无损的时候也相当吃力,何况是相当于是带伤的现在。他一直坚持看着明亮的光芒击中了余连,这才满意地露出了一丝微笑,随即呕出了一口血,身体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似的,差点就委顿倒地,幸亏是用剑杵地,这才没有彻底倒下。

    鲁米尔爵士从他的身边风一般地掠过,速度快得直接劈开了雾气。他周身的血气已经从全身的毛孔中溢了出来,熊熊燃烧着,将他整个人都变成了仿佛吞噬一切的深渊魔焰。就连艾尔登都被这炽烈的火焰波及到了,从身体到灵魂都疼了让他差点惨叫出来的灼痛。

    于是乎,本就已经快要油尽灯枯的艾尔登终于坚持不住了,摔倒在地再爬不起来。当然了,他完全没有在意自己被友军误伤的问题,依然注视着余连的方向。

    只要“星辰祝福之剑”在对方的体内炸开,就能把他拦下来。等鲁米尔冲过去,便可以将他纳入了我们原本计划好的节奏中了。到那时候,还有得打!到那时候,夏萝也安全了……

    星辰之剑确实绽放成了明亮的光之花,却并不是在余连身上,而是在高空。在巨龙的脖颈之处绽开。早已经攀爬到百米高空的雾踏龙,发出了一声吃痛的叫声,随即又变成了惊怒交加的嘶吼声。

    它修长的脖子上确实出现了触目惊心的伤口,就像是被人用刀硬生生挖了一块下来似的。对直立行走的正经智慧生物来说,这大概便是致命伤了。这不,那边那个芮缅伯爵的血才刚喷完呢。

    可是,对雾踏龙这样的大型幻兽来说,这便真的不算什么太了不得的伤口。它又低吼了一声,伤口处突兀地冒出了水雾,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接闭合了。

    趴在地上的艾尔登没有看到天上的这一幕,他只是目瞪口呆地看到,自己的“祝福之剑”,只是在余连的身上闪了一下,便像是没入了黑洞的阳光一样,再没有踪迹了。

    为,为什么会这样?连宇宙之灵都抛弃我了吗?

    “感谢,奥斯卡!”余连向天空中雾踏龙表示了一下感谢。

    前面已经说过了,雾踏龙展开的雾气便是它的灵能领域。在这个领域中,它能够做很多事情,其中就包括转移伤害了。

    所以,这才叫真正的战友啊!

    艾尔登趴在地上,用最后的力气大吼道:“逃!快逃啊!夏萝!”

    可这个时候,他的妹妹,奥德伽尔侯爵夫人正尽施救命绝技,双手一挥便拉开了三层的力场护盾。可是,就算是这样,面对着对方暴风骤雨一样的冲锋,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在10级海浪面前的土坝一样脆弱,只能咬牙坚持,哪里还有闲暇回答自己的兄长。

    夏萝不是没有想过用灵能咒法逃跑。毕竟是“法师”,在这方面的技能总是比战士要便利得多的。可是,望着对方猛扑过来的身影,最后关头,她却放弃了这个打算,屏住呼吸,掐住了自己右手的法戒。

    来吧!她在心里说,我可是把什么都压在天秤上了!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我的命!

    你不知道吧?余连!默嘉什家族的女人,可是最明白什么叫同归于尽的。

    她的灵能,她的血液,她的生命力,她的精神和意志,都在以远远超出常理的频率沸腾起来。可是,在常人看来,她依然只是面无表情地俯着身,竖着勉强的护盾静待冲锋,依旧宛若一座压抑着活火山的静谧山峦。

    然而,就在对方已经离自己咫尺之遥,夏萝已经能看得到对方的脸的时候,他却突然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一个别扭的转向,将自己的身体偏离了原有的方向,

    他跃到了空中,轻盈地避开了远处几人的灵能攻击,左手一扬,带着锯齿和崩解立场的巨大盾牌,就像是一个旋转的风车般呼啸地砸了出去。

    “小妹妹!这是你的吧?还给你!”

    风车直接将两个站得过于靠近的一环拦腰截断,去势未减,兀自向着一个退到了营地门口的娇小身影扑去。

    那是艾达娜·亚森蒂,今年只有十五岁,是这支帝国联合队伍中年纪最轻的成员,在此次战神祭的二十多万参赛者中,也可以排到最年轻的前五名。

    这确实个勇敢而聪明小姑娘,在开战的第一时间,就知道自己会是大家的累赘,马上便向着营地外的森林撤退。可是,毕竟实力不济,一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刚刚跑到了营门口,却已经被余连赶上了。

    小姑娘望着几乎要将她迎面斩开的狂暴风车,被这扑面的煞气所慑,一时间呆立在了原地。

    她是夏萝的第一任丈夫的堂妹,也是奥德伽尔侯爵直系血脉的仅剩顺位继承人了,也是家族唯一的希望了。

    帝国的纹章法可是相当冷酷的,要是奥德伽尔侯爵在继承问题再出现动荡。虚空皇冠是真的有可能再做出减封甚至降爵的出风。晨曦皇朝历史就摆在那里,身为大贵族千金的夏萝夫人,实在是太明白“皇帝和军事贵族共天下”的光鲜表现之下,隐藏着怎样的龃龉和血雨腥风了。

    不,艾达娜不能再出事了!

    夏萝夫人终于失去了冷静,发出了叱喝声:“你这个畜牲,为何要对一个重伤的孩子出手!”

    她蓄积已久的灵能转守为攻。整个人仿佛都变成了透明的水晶,强光从她透明的皮肤中扩散了出来,接着化作了集束的光束。一半轰向了旋转着的盾牌,一半则扑向了还在空中,变相不及的余连。

    更重要的是,这些从水晶身体中喷发出来的光束,并没有像是激光那样出现炽热的高温,反而是在空中引发了“嗡嗡嗡”的震荡声。

    这是一种直接作用在物质上崩坏射线。论起威力,可比一般的激光离子束要强横多了。

    “粉碎水晶?而且还是全身水晶化?真的是好手段!”余连忍不住赞叹了一声,而不由得感慨这种三无病娇一旦疯起来,还真是惹不起啊!一旦她用这一招来个贴身自爆,就算是自己也都遭不住啊!

    所以,哪怕是为了世界和平,也请您离开这个脆弱的世界吧。

    余连并没有试图躲闪,只是用力场形成的引力磁场稍微偏转了那些崩坏射线的直击方向。然后,在空中,他拉开了长弓,将带着一枚火炎石结晶的箭矢射向了对方结晶化的头目。

    “轰!”崩解光束击中了盾牌,将其轰碎了半边。

    破坏的半拉盾牌从艾达娜小姐的身边划了过去,只割掉了她飘起来的长发。小姑娘被吓得面无人色,当场连动都不敢动了。

    “咚!”崩解光束插着余连的腰部划了出去,直接将他腰上的一两肉彻底分解成原子状态。他疼得差点背过气去,但姑且还能忍受,毕竟骨头和内脏没有被自己分解,只不过是被自然的力场冲击震伤了。

    “噹!”箭矢刺入了夏萝夫人水晶化的头目,火焰石结晶也随即贴在她发生了爆炸。她的整个身体,便如同脆弱的水晶玻璃一般,哗啦啦地当场粉碎,散落了一地。

    在另外一条世界线上,奥德伽尔侯爵夫人夏萝还真就是只是一个典型的帝国贵族主母,名声并不算响亮。只不过,她和她第二任丈夫,也是她嫁的第二位奥德伽尔侯爵塔弥·亚森蒂却是堪称帝国贵族家庭典范的恩爱夫妻。丈夫成为了威震星河的名将,她则留在家中操持家业。

    奥德伽尔侯爵成功变成了公爵,半个远岸星区都变成了领地,并且发展得蒸蒸日上,不能不归功于这位优秀的主母。

    除此之外,她还为人丁稀薄的家族养育了九个优秀的子嗣,成功避免了亚森蒂家族嫡脉即将绝嗣的危机。

    不过,这样又励志又温暖的夫妻奋斗故事,注定是不会有人知道了。

    现在,她的身躯、生命和未来,都像是脆弱的水晶玻璃一样,化为了一地残渣。

    “不!”艾达娜小姐望着碎成一地的水晶碎片,终于从方才被震撼的反应中平复了过来,不由得发出了凄惨的悲鸣声。

    她就仿佛是一只失去了母亲的幼兽一样,疯了一般向余连冲了过来。

    另外一边,带着银色面具的鲁米尔爵士也终于赶到了。他依然包裹着熊熊的赤焰之下。那用煞气点燃的灵性之火,终于驱散了大雾。

    而这时候,余连已经落地,正好抬手,让自己的战锤接住了鲁米尔爵士的长矛。两人这才是开战以来的第一次交锋。

    “噹!”那撞击声响亮得就像是轧机撞上了钢锭。然后,余连便像是断线了的风筝一样倒飞了出去,猩红的火焰宛若毒液一般爬了上去,点燃了他的身体。

    第一个回合的碰撞,占了上风的,居然是当初被秒杀的鲁米尔爵士。给自己叠了“嗜血之灵”buff的鲁米尔,确实是力量大涨,再加上余连所受的伤和积累下来的疲倦,便理所当然地出现了这样的效果。

    鲁米尔爵士的面具之下,双目已经在发红了。他再次发出了宛若野兽一样的嚎叫声,却没有马上再次冲锋。

    实际上,方才的交锋中,他固然伤到了对方。可余连却乘着交锋的瞬间,发动了死亡之手,将足可以把一头大象变成腐尸的死气传了过去。

    当然,像鲁米尔这种血气旺盛的“狂战士”,当然不至于立毙当场,但他就像是领口里突然被塞入了一块寒冰,整个人都不由得打了个寒噤,顿时便冷静了一些。

    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啊!鲁米尔咬着牙哼了一口粗气,知道若是这么继续打下去,就算是真的干掉了对方,战神祭也走不下去了。

    ……啧,结果是沙梅恩那家伙占了大便宜吗?凭什么每次这种好事都是他的?原来所谓的完美骑士的人设,就这么占便宜吗?

    算了,被他占便宜,也比被联盟猪占了便宜的好。

    短短一瞬间,他便完成了惊惧、恼怒、嫉妒最后到重建心理的做法。

    “艾达娜,回来!”他对从自己身侧冲过去的少女道。

    发狂的艾达娜小姐压根就没有听从鲁米尔的指令,以及像是只红了眼的野猪般向余连冲了过来。他的对手还没有站稳,却只是轻描淡写地一挥手,直接扬起了一阵空气涟漪。

    然后,她便又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来。娇小的身躯宛若炮弹一样,直接砸到了营地旁的木墙上,却只见噼里啪啦的一阵倒塌。两个站在木墙上的帝国人站立不稳,也直接落入了废墟之中。

    十五岁的艾达娜小姐确实勇气可嘉,但实力不济还重伤未愈的她,甚至连刚刚落地没有站稳的余连都奈何不了,直接就被一发最简单的灵能脉冲给送走了。

    “给自己一点体面吧,何必要让未成年人来送呢?卫伦特的小月亮。”余连冷笑地盯着对方的银假面,毫无掩饰地宣扬自己的恶意。

    “你就乘着这个时候多说上两句吧。然后,我会把你舌头和牙齿都拔下来,然后一颗颗地让你吞下去!”银面具之后的眼中再次充上血,他嘿嘿地冷笑着,一步步地逼了前去。

    鲁米尔爵士并没有直接冲上去。他虽然已经进入了狂暴状态,但却没有失去了起码的冷静。他很清楚,此时的战斗已经从围剿变成了单挑,那要比的就是谁犯的错误少了。

    这场残酷战斗最后一次高水平交锋,即将爆发。

    这个时候,让所有帝国人完全看不清楚的大雾消散,那头巨兽也在高空盘旋着没有下来。被余连一个人冲得灰头土脸的其余帝国人们,也终于恢复了一点点神智。

    固然有人被己方高手死伤殆尽的现状吓得魂不附体,却也同也有人鼓起了最后的勇气,想要力挽狂澜。

    这不,就在敌我双方的最强战力开始对峙的时候,不远处的一名帝国人,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咬紧牙关,抬起自己的弩,瞄准了余连的后脑勺。

    他知道背后偷袭的行为非常的卑劣,但现在满地都是己方的尸骸,便也管不得这许多了。

    可是,没等到他扣动扳机,却觉得背心一凉,然后便是钻心的疼痛。

    他这才发现,一柄三叉戟从自己的背后插入,又从前胸探了出来。

    本来准备偷袭的他,就这样死在了别人的偷袭之下,在最后断气之前,他只能勉强地回头,看见了退到河边的那些人,反而向着营地这边冲了过来。

    “跟帝国鬼子们干了!”领头的弗兰摩尔人大声咆哮着,引来了一片充盈着愤怒和狂热的吼声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