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他和她们的群星 流血的星辰a

第六百六十章 咱要上泰坦啦

    好消息?心想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余连直视着吉娅菲尔小姐的双眸,看得对方有些心虚地偏过头了,然后菲菲又用肘子顶了过来,表示这样直视对方也是很不礼貌的。

    “让殿下破费了,吾辈就却之不恭了。”菲菲笑吟吟地道,然后甩脱了余连,上去拉住了女伯爵的手,不知道压低声音说了什么,两人便同时笑了起来。

    对如此亲密的举动,吉娅菲尔小姐倒是一点都不适应。两个大美人便如此手拉着手上了车,当然还不忘了向余连招了招手示意赶紧跟上。

    不知道为什么,女孩子到了陌生环境,似乎总是能交上朋友,而且友好度总是增长得快得不科学。余连耸了耸肩,心想不管怎么说,既然有大餐吃,那就没有不去的理由了。

    再然后,便是一路开到了城郊苏琉卡王下榻的一处华丽庄园中,据说是一位侯爵随手置办下来的产业,这时候便拿出了孝敬殿下了。

    再然后,便又是一顿饭开销顶得上普通老百姓吃几年的豪华宫廷大餐,琳琅满目地摆满了一桌子。再再然后,便是余连在三个姑娘叹服的目光中,毫无压力地吃下了对方三人加起来还要翻上一番的食物。

    余连总觉得选帝王小姐把自己拖过来是想要看免费吃播的,感觉有他在,她胃口似乎都比正常情况下好不少,看得旁边的吉娅菲尔那叫一个喜气洋洋。

    这不,等到她施施然地吃完一块作为餐后甜点的龙果蛋糕,方才笑道:“余连卿,你看我对你这么好,就不再考虑一下职业方向吗?既然你说过,我这面向看着就是能当女皇的,那就再加一个砝码。待我登基之后,枢密院大臣和帝国元帅如何啊?”

    又来了又来了?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好事吗?你们每过几天就来一次,而且全都是这种车轱辘话就不会烦吗?这可是精神污染不懂吗?余连就当是没听到,赔了个笑脸继续干饭。

    菲菲笑道:“人家还在这儿呢。”

    “菲娜小姐也是。”布伦希尔特笑道:“要是愿意一起的话,迟早是能成为真理部一把手的。这样,枢密院便又可以给你留一个位置了。”

    “真理部?过来管焚书?”菲菲这会是真的乐了。

    “当然是管焚书的人。”苏琉卡王笑道:“必须要说明,我依然觉得,新闻媒体和文艺作品是需要严格管制的,否则必然会乱象横生。有人给我说过,所谓的媒体人和文人艺术家,干的就是跪着打拳的事,你若是把让他们跪下的权威撤销,下一步可打不到我,而一定是会打到普通民众的头上。”

    余连不由自主地点头,于是便再次被菲菲恶狠狠地白了一眼。

    “可是,怎么监管也确实是个问题。帝国的权威是足够的,但可无法保证500多亿人的官僚队伍都是正直负责的可靠人物。政策下达了,下面的人执行起来,要么是偷懒,要么是不想负责,总是会一刀切。所以啊,就需要有一个人用鞭子让他们好好工作啦!”布伦希尔特道。

    “这是人治啊……”余连低声一叹。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布伦希尔特看向了余连。

    好吧!帝国人可不会觉得人治有什么问题。他们已经出了几十代英明神武的神君了,他们也坚信,晨曦血脉诞生的圣皇们,将带领他们飞升到文明的更高境界。

    “联盟那边的娅弥妲小姐可一直希望我和寰宇签约,还说五年之内至少会投资三部电影,平均投资额度一定不会少于十亿信星的。”菲菲道。

    余连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事,想想菲菲拿着导筒喊ut的感觉,莫名地觉得很带感啊!

    “那说明那只白毛狐狸准备在你身上至少赚一百亿。真签了,你就是她的赚钱工具。”苏琉卡王冷笑道:“可我不同的,菲娜,我是很愿意和看重的豪杰和贤者们,共享帝国的。余连卿,一个奥德伽尔侯爵,也不会是你的顶点。”

    余连无奈道:“公孙家在五百多年就在服务帝国了,到现在也还是个雍地伯爵,你们这样哄抬物价,不会让老臣子们寒心吗?”

    “是啊,所以我觉得陛下是有点心急了。我虽然不是不理解这种看到天才就见猎心喜的态度,但第一时间就想着拿钱砸,一定是联盟那边鬼打架的抽卡游戏玩多了!”

    我刚才是不是听到什么很了不得的信息?

    “诱之以利是真理,但还是要讲究一下方式方法的嘛!难不成人老了,思维就真的一定会固化了吗?”布伦希尔特自言自语。

    旁边的吉娅菲尔已经有点坐立不安了,甚至开始下意识地看天,总担心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还是说说眼前的问题吧。余连卿,有没有兴趣以观察员的身份上晨曦天使号,同我去前线讨伐掠夺者?”

    余连这次是真的没有想到,差点就想要咳起来,不由得也放下了餐具,陷入了沉默。

    菲菲的笑容也敛了下去,伸手在桌子下面拉住了余连的手,轻轻地握了一下。

    余连知道菲菲在担心什么,但他还不至于失去理智,强忍着心中一丝别样的情绪,僵硬地道:“您,玩笑开大了啊!”

    “掠夺者本就是全银河的公敌,讨伐他们,让别国军事观察员以记录者的身份上船,履行的却是参谋工作,这便可以算作是联合行动啦!此乃国际交往的正事啊!”布伦希尔特女王笑道:“更何况,余连卿,你就不想亲眼看到,掠夺者的战舰在炮火中哀鸣的场景吗?”

    ……怎么可能不想呢?毕竟,余连的母亲,当年在悬臂舰队担任飞行员的时候,便是抗击掠夺者入侵时牺牲的。

    可是,这样的仇恨的情感有多刻骨铭心,却也实在是谈不上。毕竟,十八年前,共同体的国势还属于上升期,独立战争的英雄们大多还在第一线指挥,国内的整体风气开始堕落,但堕落得毕竟还有限。那批入侵的罪魁祸首,很快也被其余的地球舰队全歼。

    而在各国的联合进剿之下,发动大侵攻的掠夺者战舰,最多只有三成能逃回银心。迈山达人的大可汗也被帝国骑士像牵狗一样牵到了帝都,然后一刀剁掉了脑袋。

    不过,余连却也知道,掠夺者,已经有了一个比脑袋现在还挂在天域风干的迈山达人可汗更英明神武的领袖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次侵攻也应该就是她的手笔了……

    可是,这剧本有点怪啊!

    上辈子,她发动大规模侵略的时候,正是帝国借着巨像的威慑把联盟给逼得认怂,然后四面出击凯歌高奏几年之内就把势力范围扩大了一整圈,但由于扩张过于迅速四处烽烟四起一副快要自爆的态势。而这个时候,天下无敌仿佛可以活到下个世纪的伊莱瑟尔大帝,也莫名其妙地突然驾崩,于是帝国便真的因为帝位传承而自爆了。

    ……嗯,至少自爆了三年时间。

    这三年时间,共同体的义勇军在帝国的眼皮子蓬勃发展了起来。而大可汗却也趁着这个机会从银心中杀出来,居然还重建了消失近千年的埃罗帝国。

    当然了,等到帝国这边收拾好了局势,面临的便是一个比英明神武的伊莱瑟尔大帝更英明神武的主儿了……

    想到这里,余连不由得看了布伦希尔特一眼,却发现这姑娘正在用叉子捅一块刚放上来的龙血酥,一副“好想吃啊但是吃了一定会发胖我该怎么办”的样子。

    嗯,虽然现在完全看不出来英明神武在哪儿。

    “怎么,你是同意了吗?”她注意到了余连的表情。

    “这可不是我自己说了算的。”

    “没关系,我在两个小时之内,已经向贵国代表团团长麦克瑟尔上将,以及地球方面发去正式的邀请函了。希望你能登上晨曦天使号。”布伦希尔特随手挥了挥:“哦,对,菲娜,答应你的专访,就只能在战时中进行了。可以吗?”

    “那其他人……”

    “当然是跟随索雷恩王殿下的军队了。目前滞留在鹿原星的观察团,一定会想办法向帝国申请随军的。只不过,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准备兵分两路。”布伦希尔特道:“一部分由晨曦天使号为旗舰,统领一批高速战舰前往狮穴要塞支援。至于剩下的部队,则由索雷恩王和埃斯泰元帅率领,前往荣耀之门支援。”

    确实,演习再声势浩大,又岂会有实战的气场。余连相信,当苏琉卡王的申请发到地球的时候,就是派里斯老爹也一定会嘱咐自己不能放过这个好机会的。

    都不说是实战了,光是能在泰坦舰上待着,感觉都是不一样的。

    “只不过,您为什么要单独点我的名啊!”余连无奈道:“老是扭着我的废,会被人误会的。”

    “我没有单独点你的命啊,不还有菲娜吗?”苏琉卡王指了指菲菲,接着又傲然昂首道:“而且,我布伦希尔特做人做事光明正大,何惧人言?”

    你傲然个屁啊!被千夫所指的会是我啊!

    “而且,被误会了不也是件好事吗?”她又理所当然地道。

    “嗨,殿下,我还听着呢。”菲菲笑道。

    “我是在说,如果地球那边误会余连卿和帝国有什么勾结,那就更好了。我们银河帝国,就算是用反间计也是这么他堂堂正正的。要不然呢?菲娜你以为是什么?”布伦希尔特笑眯眯地看向了菲菲,一副你想歪了那就是你自己有问题的样子。

    菲菲则同样也把自己的一双桃花眼眯成漂亮的月牙,笑道:“石头往墙外砸,砸到哪只猫哪只就在叫咯。”

    这话锋和画风都变得太快了,搞得余连恨不得在桌子底下踢菲菲一脚,再看旁边的吉娅菲尔,明明自己的主君兼好姬友被阴阳怪气了,但居然装作听不见正在吃龙血酥,还就是刚才被布伦希尔特捅了两下的那盘。

    “所以,要提前集中整备您的舰队?”余连问道。

    “正是如此了。荣耀之门那边的掠夺者的兵力更多,但有斯列恩王看着,暂时问题不大。主力舰队晚出发一段时间,问题并不大。”

    实际上,掠夺者有动员迹象,在一个月前便已经不是新闻。于是乎,本来预定要来鹿原星吃瓜的斯列恩王只能连夜又跑回去了。据说回去的时候还在各种骂骂咧咧的,但他现在应该对自己尽职尽责的行为相当满意吧。

    只是,还是那个问题,掠夺者为什么会现在发动进步?荣耀之门和狮穴要塞的驻军从未松懈过。极疆星区为了演习,更是集中甚至超过了掠夺者全军的兵力。他们为何如此不智,要选择这时候发动侵略呢?

    还是说,因为我的蝴蝶翅膀,所以上辈子那位有勇有谋的大可汗提前壮志未酬了?换上了一个脑袋里都是肌肉的莽夫?

    诶,这确实很有可能啊!

    啧,银心那边是本人的情报空窗啊!很难得到第一手消息。

    这时候,布伦希尔特继续解释道:“可是,狮穴要塞那边却不太一样。要塞内发生了一些涉及到超凡领域的灵异怪事,上面的超凡者搜查许久,却一无所获。要塞内部已经有点人心惶惶了。我觉得,这其中的问题不容小觑,需要提前过去看看。”

    “灵异事件?”余连顿时觉得来了精神:“什么情况?”

    “帝国军事机密,等你上了船再说吧。”布伦希尔特打了个哈哈,又道:“另外,狮穴要塞的炮火虽然可以遮护远乡星上的居民,却遮蔽不了另外3个重力井。掠夺者只要困住狮穴要塞,就完全可能糜烂到周围的星系。这时候,我需要一支可以马上投入作战的高速舰队,充当救火队员。”

    这确实是布伦希尔特的风格,做人做事讲究一个其疾如风,侵攻如火。所以,她才会重用已经在天国的奥德伽尔侯爵。而她一直用到半个多世纪以后的座舰晨曦天使号,也一直是全宇宙速度最快的泰坦舰。

    相比起来,狮穴要塞驻留舰队的旗舰,蒂芮罗人勇进号,虽然皮糙肉厚火力凶猛,但确实有点笨拙了。

    “……我觉得,殿下,现在更需要关注的是,掠夺者们真正的意图。从常理来分析,此时发动大规模侵略,过于反常了。如果不搞明白这一点,说不定帝国是会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余连道。

    布伦希尔特也敛去了笑容,面目肃然地点头:“这是至理名言,我会从这个方向开始工作的。不过,很无奈,帝国在银心的情报水平,其实也就是那个水平了。”

    是啊,正经情报员谁会想跑到那里去呢?估计就连共享基金会,对那鬼地方都会抓瞎的。

    “不过,我说得没错吧。余连卿,你就应该是属于战场的。所以,要跟我一起去星辰大海看看吗?”

    菲菲不由得看向了余连。以她对余连的认识,这种热血的征程是绝不会错过的。然而,后者却面无表情地思索了一下,方才道:“那么,殿下,菲菲和您的专访,能不能这两天就做完啊?”

    这次是换布伦希尔特愣住了,便连菲菲也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呃,我还希望菲菲这两天把我的锦城釜街号开回地球去呢。”余连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小心翼翼地道:“就是令兄安铎罗捷殿下送给在下的那艘光年使命级游轮。嘿嘿,好叫您知道,我活了几辈子都没住过那么豪华的游轮,所以还是想要把船送回家去,让舅舅舅妈和家乡父老他们也上去玩玩,嘿嘿嘿,咱们地球人不是有句话,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吗?”

    “你们地球先贤的至理名言可真多。”布伦希尔特没好气地道。

    “总之,那艘釜街号现在就是我的第二老婆啦,每天就想要抱着她睡觉。磕着碰着一点都会心疼的。”

    布伦希尔特过了将近十秒钟才缓过神了,忍不住指着菲菲大声道:“你每天不是抱着她睡觉吗?”

    “喂,这次我是真的听到了哦。”菲菲用更大的声音回答道。

    “这个……所以才希望她们都平安无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