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上善若无水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世上岂会有如此不知廉耻之徒

    汴梁城距离河南府并不远,也就是三四百里地。

    那边地龙翻身了,这边也是有震感的。

    “地龙真的来了?!”

    赵煦一脸不敢置信的站起身来。

    他现在修炼的时候不穿龙袍,改穿道袍了。

    之前他一直都认为王霄说的河南府地龙翻身是在胡扯,因为只有神仙才能精确预测这种事情。

    可现在眼前颤抖的一切都毫无疑问的在告诉他,王霄说的是真的!

    王霄一脸的悲天悯人“不知道有多少百姓会因此受苦。”

    他只知道地震是在十月份,可具体是哪天就不清楚了。

    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损失,朝廷发过去的命令是要求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都要尽可能的在外面待着。贵重物品都要拿出来。

    可这又怎么可能!

    家家户户都要活着,都要忙碌讨生活,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待在外面。

    虽然这个时候的房子都是木砖结构,可只要塌了也会出现伤亡。就是不知道有多少罢了。

    “王卿。”赵煦神色复杂的看着王霄“你立大功了。”

    王霄叹息摇头,神色凄苦“微臣宁愿不要这份功劳。”

    言下之意就是,这份功劳还是得有的。

    赵煦动了心思,又想要跟王霄去学这推衍之术。

    可一想到会折损寿命,他就没那个心思了。

    至于让王霄不断去推衍什么的,这话他也说不出口。

    这就等于是让人家去死啊。

    消息传出,章惇面无表情的呆坐许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蔡京若有所思,思虑片刻之后写了一篇为王霄请功的奏章。

    李府这边,小心翼翼想要出府的李迒被他姐姐抓了个正着。

    李清照熟练的伸手掐着耳朵,顿时就让他动也不敢动。

    哪怕是学了功夫,可在自己姐姐面前依旧是小老鼠的李迒连连求饶“姐姐饶命,我只是想去恭贺姐夫,顺便问问要怎么样才能参透天机。”

    李清照红着脸松开手,一脚就踹在了李迒的pigu上“快点滚!”

    王霄能参破天机的消息,甚至比河南府地龙翻身还要劲爆。无数人都在想方设法的跟他搭上关系。

    这其中最为便利的都不是李迒,而是赵煦。

    赵煦的心情明显很不错。

    河南府那边的紧急奏报送来了。因为处置得当,人员伤亡并不大。而且财货损失也比预期的小得多。

    至于损毁的房子与倒塌的城墙什么的,都是些砖木土石结构,终究还是可以修复重建的。

    腺癌需要考虑的是,赈灾的款项,还有那些无家可归的灾民安置。

    想到这里,赵煦好奇的抬头看向王霄“王卿,河南府受灾的灾民,就地安置为厢军如何?”

    王霄拱手行礼“官家,我是司天监丞,问我司天监的事情我知道。问我如何安置灾民,我不知道。”

    赵煦来了兴趣“那你要怎样才能知道如何安置灾民?”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若是负责这方面的事情,自然是知道。不是的话,自然就是不知道。”

    “哈哈哈~”赵煦对此非常满意。

    比起那些恨不得把全天下所有事情都揽在手里的大臣们比起来,王霄简直就是一股清流啊。

    “朕现在就命你为右文殿修撰。现在可以说说,安置灾民为厢军,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大宋皇帝任命谁做官也是要走程序的,而且的确是有被驳回的可能。

    不过右文殿修撰这样类似秘书,负责记录写文章乃至给皇帝意见的位置,却是可以自己任命。

    王霄先道了声谢,之后才说“安置灾民为厢军的本意,是为了避免这些受灾的百姓聚众为乱。从短期上来说,的确是可以极快的弥消这种危险。不过这却是一种懒人的办法。”

    “遇到灾荒就要招揽灾民为厢军,虽然开销看似不大,可随着时间的累积,数量多了之后将会成为巨大的财政负担。”

    “之所以这么做,不是没有别的解决办法。而是因为这样做对于当地官吏们来说最安全,最省事。有功劳还不会出麻烦。至于财政沉重什么的,跟他们又没关系。”

    赵煦面露怒意“吃着我赵家的俸禄,真是一群好东西!你说说,这次的灾民要如何安置。再过几个月就是冬天了,到时候没屋子住闹起事来就麻烦了。”

    “这就要看官家是要长期出钱,还是短期出一大笔钱了。”

    “有什么区别?”

    “长期出钱就是编成厢军。虽然现在花销不多,可以后月月年年都要给。”

    “短期就是掏出一大笔钱出来,再发动灾民以工代赈重修房舍什么的。争取在冬季到来之前让他们住上新房。”

    赵煦想了想,当然是选短期出钱了“可如何保证灾民们能在

    冬天之前建好新房?”

    “给河南府的官吏们下达指标,限定期限。做不到的直接处置。官家请相信一点,有了足够的压力,没有他们办不到的事情。”

    赵煦满意点头“爱卿可愿去河南府监管此事?”

    王霄拱手行礼“微臣是右文殿修撰,不是河南府知府事。这事我不懂。”

    “你呀。”

    赵煦明显心情大好,摆了摆手说“此事朕会安排得力之人去办。这边正好有个修炼上的问题想和你请教”

    宋朝灭亡的原因在于兵不能战。可宋朝的军费开支却占到了财政支出的七成以上。

    如此庞大的财政支出却养不出强兵来,除了上下伸手之外,最大的原因就在于兵太多了。

    全国上下一百多万的兵马,单单是每月每年的开支俸禄就几乎吃掉了所有的军费。

    而兵力不断增加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遇到灾荒的时候懒得想办法的官吏们就花钱收拢灾民,安置为厢军。

    他们不是没有办法去救济灾民,安置灾后重建。而是懒,不愿意去做麻烦事情。

    反正只要是送进厢军里就不会有过错,谁还会去给自己找麻烦呢?

    有那时间和精力,在三瓦两舍里面吟诗作赋,畅意人生多好。

    大宋的士大夫们就是这么潇洒。

    赈灾救济的事情,王霄没有去多管。他已经做的够多的了。

    下值回到家中,看到家门外那挤满了街道的马车,王霄无奈的摇头。

    名声的确是出去了,可找上门来的人也太多了。

    这些人都想从王霄这里窥探天机,得到好处。王霄哪里管得了他们。

    回到家里,王霄直接嘱咐明月“派人去外面告诉那些人,想逆天改命也可以,拿十万贯出来我就帮他们算上一卦。至于能否成功,我可不能保证。”

    “十万贯?!”

    大宋是挺富裕的,可十万贯算一卦,疯子才会同意。

    “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嘛。”

    明月回来之后,神色古怪的说“隔壁酱油坊的张贤张东家来过了,说是想请你去喝酒。看他的意思,好像是想让他女儿跟你重修旧好。”

    王霄面色一正“世上岂会有如此不知廉耻之徒!hetui”

    “对了,他女儿,那个张月贞漂不漂亮?”

    第二天再次见到赵煦的时候,年轻的皇帝犹犹豫豫的问“听说你给人算卦要十万贯一次?”

    “官家,我那是敷衍那些想要逆天改命的家伙的借口。不用相信。”

    十万贯虽多,可对于赵煦来说却不算什么。

    只可惜王霄早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一点机会都不给。

    看着王霄拿起本皇家藏书,端着杯茶水坐下悠悠然的准备厮混一天,赵煦突然感觉自己给的俸禄有点亏。

    “王卿。”

    心中有气的赵煦绷着脸说“自吕大防离去后,开封府打理众人皆不甚理想。你去开封府做个推官可好?”

    开封府尹一向都是兼职,不是宰相就是太子兼任。

    包龙图实际上就是代理,并非实职。

    真正做事的还是判官,推官等人。

    推官掌治刑狱,也就是办案。

    至于赵煦说打理开封府的人不理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这汴梁城内皇亲国戚,将门勋贵,朝中重臣数不胜数。

    敢在街上闹事的,大都是有背景有身份。区区开封府,谁敢多管闲事?

    王霄也没拒绝,起身行礼就应了下来。

    难得选择在大宋做官,开封府啊,怎么能不去。

    赵煦也是有些疑惑,有些期待。想看看王霄究竟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开封府推官是从六品。看似品级不高,可这里是天子脚下,大名鼎鼎的开封府。兼任府尹的不是宰相就是太子,比起地方上的知州还要牛叉许多。

    而且王霄同期的状元郎,此时也不过是在地方上做个通判罢了。他现在,绝对是混的最好的一个。

    回到家中,堵在门外的那些马车都不见了。

    毕竟十万贯算一次卦,已经很直接的表达了王霄的意思。

    当然了,各种请帖依旧是成摞成摞的收。

    “又多了一份俸禄。”王霄向着明月报告好消息。他现在已经身兼三个职务,也是拿了三分俸禄。

    大宋文官的待遇那是真的好。

    不但地位高,俸禄多,而且逢年过节都会有丰厚的节礼。一年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是在休沐,完完全全就是所有人都艳羡的工作。

    “郎君又得了什么新的差遣?”

    明月也很高兴,现在他们家根本不差钱,王霄高升才是最重要的。

    “开封府的推官。”

    “啊?那可是得罪人的差遣啊。”

    王霄笑着伸开双臂“没事,我最不怕的就是得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