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上善若无水

第六百二十七章 一定要记住他的名字

    王霄留下的礼物让粘罕的手都在颤抖。

    完颜希尹,大金国最有学问的一个人。此时却是生不如死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完颜希尹那凄惨的模样,粘罕下意识的就想要拔刀为他解除痛苦。厽厼

    可刀拔出来了,却是下不去手。

    毕竟是多少年的老部下,是真的下不去手。

    目光看向一旁心有戚戚的银术可“你来。”

    银术可也是一样,都是从白山黑水走出来,一路打到汴梁城下的老伙计了。他也是不忍心。

    “罢了。”

    粘罕不忍心再看“送去太原府,让挞挞看着办”

    完颜挞挞是希尹儿子,这种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好了。

    “还要过去吗?”银术可心慌意乱的询问。

    完颜希尹都这么惨的在这儿了,那驻守在井陉的两个万户,不用说也是完蛋了。

    他现在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是继续去井陉与宋军大战,还是先回太原城再说。

    这个时候,只能是把问题扔给了主帅粘罕。

    粘罕瞪了他一眼“去送死啊,回去!”

    在没想到要如何应对王霄之前,他们只能是选择一退再退。

    这要是换成在宋军那边,各种黑狗血,符纸天师什么的早就来了。

    要是换做岳飞,估计是拼死围攻直到最后一人,然后就能试探出王霄的底线究竟是在哪儿。

    知道了底线,那就等于是破除了金身。那后面的事情,就简单的多了。

    金人进入中原还没太长的时间,不懂这些。

    他们依旧是用着之前在辽东的思维,没到拼命的时候能退就退。反正现在退出去的,都是之前从辽人还有宋人手里抢来的。

    王霄回到宋军大营的时候,这里正在举行盛大的庆功宴。

    当然要庆功了,打穿了井陉这一战,至少成建制的干掉了金人十几个猛安的兵力。

    两个万户,十几个猛安,更多的谋克还有完颜希尹这个大贼酋都完蛋了。

    这种前所未有的大胜仗,就连西军在最巅峰的时候都没做到过,他们当然值得庆祝。

    “仙师。”见到宗泽的时候,他的脸上却是没太多的笑容。

    “有事?”

    宗泽目光中满是怒意“汴梁城来了信,金人把御史中丞放回来了。带了金人的信件,说是要和谈。”

    和谈什么,王霄不惊讶。

    因为赵佶父子,还有赵宋的士大夫们就是这种记吃不记打的性子。

    官僚们都是一样,有好日子的时候自然不愿意多事,影响到自己的富贵。

    金国肯和谈,若是开的条件不错的话,他们有很大的可能会应下来。之后就是回到之前丰亨豫大的醉生梦死之中。

    让王霄感兴趣的是,那位御史中丞。

    “就是那位前宰执王珪的孙女婿,易安居士的表姐夫?”

    “嗯。”宗泽点头“秦会之,之前出使金国被扣押,坚贞不屈。”

    ‘噗~’

    听到有人说秦桧坚贞不屈,王霄直接就是笑喷了。

    “这可真是,笑死个人。”

    王霄捂着肚子坐在了地上,哼哧哼哧笑个不停。

    别看秦桧现在还没做到南宋的宰相,逼杀岳飞主动投降什么的。

    可历史书上已经写的明明白白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只是还没有机会去做。&#32&#22937&#20070&#33489&#32&#109&#105&#97&#111&#115&#104&#117&#121&#117&#97&#110&#46&#99&#111&#109&#32&#21434&#21437

    “据我所知,这位秦半相在金国过的很不错。不少金国贵人都欣赏他,而且他还帮着金人起草文书,制定律法什么的。得了不少赏钱哦。”

    在赵宋这里,御史中丞主管御史台,被称为半相。再上前一步,那就是宰执了。

    秦桧三十多岁就走到这一步,本事肯定是有的,不过家势更加的重要。

    “怎么可能?!”

    宗泽大惊失色“他怎么会做这种卖国之事?”

    赵宋和金国在打仗,秦桧帮着金国做事那就是妥妥的卖国。

    不管是做什么,性质都是一样的。

    而且以秦桧的阅历来说,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历史上他能呼风唤雨,那是因为整个赵宋都在求和投降,符合了大势潮流。

    现在的话,既然来了,那就受死吧。

    王霄端起酒杯与宗泽碰了一下“我现在就去东京,等我回来再打太原府。”

    “仙师。”宗泽劝说“天气太热了,东京那边好像更热。要不等等再去?”

    “等不了。”王霄喝完酒直接上马“我现在更热。”

    王霄带了三匹快马,一路火花带闪电的从太行山飞奔到了汴梁城。

    没办法,太热了。浪起来才能有风,才能凉快点。

    进了汴梁城,王霄下意识的想去蔡府。

    不过好在他忍住了。男人嘛,都得以事业为重。先忙任务的事情再说。

    打马来到皇宫,正在修炼的赵佶父子俩惊喜的前来迎接。

    “仙师,您怎么回来了?”

    “我来救你们的命。”

    王霄上来就是忽悠“听说金人要求和?开的什么条件。”

    赵桓上前挡着他爹,妥妥的说“仙师,金人说愿意割让皇宋失地,两国从此罢战言和,称兄弟之邦。”

    “嘿。”王霄冷笑,这种条件这废物父子俩不同意才有鬼。

    正常的劝说途经,像是什么军心民心,战略态势,金人只是在敷衍等待更好的时机什么的。说了也没有用,因为这父子俩不能以常理来考量。

    所以王霄的忽悠方式很简单“你们知道巫师吗?”

    这话问的,父子俩都是有些楞“可是跳大神的萨满?”

    “没错。”王霄点头“为了对付我,金人请出了他们的大萨满,他们在黄龙府设置祭坛,准备召唤九幽之力彻底斩断人间与仙界之间的联系。”

    说正事,赵佶父子俩不相信。可这种胡说八道的事情,他们却是听的极为认真。

    “一旦事成,我就会失去神力,沦为普通人。也没办法收你们为徒,修炼百年之后登上仙界。你们明白不明白?”

    说到赵佶父子俩最为关心的事情,当然是明白了。

    “仙师放心,皇宋绝对不议和,一定要打到黄龙府去!”

    “对,到黄龙府去毁了那祭坛!”

    之前都已经答应了金人议和的父子俩,当场就开始翻脸,嗷嗷叫着要打垮金国。

    谁敢耽误他们当神仙,谁就是他们的死敌。

    金人?钻石人也给你打碎了。

    “对了。”婉拒了父子俩入宫喝酒论道的邀请,离开之前,王霄恍然的说“那个信使,给金国人带信的那个谁”

    “秦会之。”

    “对,就是秦会之。”王霄的笑容亲切“他回来之前已经被那些金人萨满洗脑了,是专门回来搞破坏的。一定记得要先除掉他。”

    厽厼。比起赵佶来说,赵桓倒是还知道那么一丢丢的羞耻“可他是御史中丞,出使被扣之后也是忠贞不屈。不好下手啊。”

    之前对宗泽的那套说辞,对这父子俩没用。

    王霄的回应是“你们是皇帝,想要处置他还不简单?就算是没有借口,莫须有就够了。还想不想修仙去仙界了?”

    当然想去仙界了。

    赵佶父子俩的眼都红了,莫须有就莫须有吧。还是去仙界永享长生更重要。

    忽悠完的王霄,美滋滋的回到蔡府。

    这一走几个月的,王霄心里的火气可以直接做烧烤大排档了。

    没什么好说的,都不等赵福金姐妹问候完,直接拉着她们的手去研究道德经。

    先来一段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再说。

    王霄在汴梁城里待了三天,一直等到了秦会之高呼‘六月飞雪,旷古奇冤’上了刑场,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这样的人,见一次就得灭一次。

    依依不舍的告别身子不舒服的姐妹俩,王霄再次快马加鞭的奔回太行山。

    来到之前宗泽驻军的地方,迎上了留下来等他的岳飞,从岳鹏举这里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粘罕带着西路军跑了,跑去了大同府。太原府这里,兵不血刃的收复。”

    “跑了?”

    “是,金人全都走了。”

    粘罕左思右想都不知道该如何解决王霄的威胁,最后干脆一咬牙带着兵马北上撤退到了辽国的陪都大同府去。

    反正和谈说了要把失地都还给大宋,他干脆的先走为上。

    “倒是挺果决的。”王霄吐槽一句,接着询问“宗枢密已经到太原府去了?”

    “是。”岳飞行礼“宗枢密命末将在此等候仙师。”

    看着岳飞犹犹豫豫的神色,王霄询问“你有事?”

    “末将听说,朝廷有意和金人和谈?”

    王霄不动声色“你是怎么想的。”

    “万万不可。”岳飞神色凝重“金人狼子野心,所谓约定在他们看来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现在不过是以退为进罢了。若要彻底消除金人威胁,必当北上才是。”

    王霄心中微动“宗枢密那边,是不是有很多人在说既然金人退了失地也已经收复了。现在已经可以不打了对不对?你留在这里等我,是想要让我说服宗枢密。”

    “是。”岳飞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末将的确是这个心思。”

    “真巧。”王霄微笑点头“我和你想的一样。”

    “议和的事情不用担心。”王霄背手慢慢走着“我这次回汴梁城,已经解决了。那个金国使者是奸细,已经被处置了。”

    “哦。”

    岳飞对这个名字无感,甚至都不知道易安居士是人家的小姨子。

    &#32&#29609&#21543&#23567&#35828&#32593&#32&#119&#97&#110&#98&#97&#114&#46&#110&#101&#116&#32&#21434&#21437&#12290王霄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虽然他已经被处置了,不过他的名字你一定要记住。一辈子都别忘记了。”

    岳飞疑惑“何人?”

    “秦桧,秦会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