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神话世界 竹窗听雨

第456章被害妄想症患者

    花果山上,伴随着激昂顿挫的歌声,一尊战斗魔猿手持大棒战天斗地,另一尊显出三头六臂,手持火尖枪、混天绫、乾坤圈等仙家至宝的三坛海会大神不断被压制。

    众所周知,猴哥生性爱美名,这次揭竿而起的起因就是因为天庭愚弄他,搞了个不入流的芝麻小官弼马温给他当,这也成为他一生难以抹去的污点,谁提和谁急。

    而现在不知名人物唱响战歌,歌声嘹亮。猴哥何时受过如此降维吹捧?自然斗志昂扬,初生牛犊不怕虎,正因为如今年轻,不知天庭底蕴他才如此胆大包天。

    猴哥与哪吒越打越激烈,法天象地、三头六臂、呼风唤雨、移星换斗等至高神通信手捏来,常人如能修成一样神通就已能纵横天下,但在这两尊大神手里,天罡三十六变,地煞七十二化如不值钱的小术,随手施展,只看得人眼花缭乱,拍手叫好。

    此时天庭众神才知晓何谓肉身成圣,他们赞叹道:“三太子不愧是从封神大战中杀出,果真不凡,李天王你有此子,真是羡煞旁人。”

    然而听着满场赞扬声,李靖却是面色阴沉,心中更因黄金玲珑宝塔被毁而堕入谷底,他人不知,自己会不知晓这位逆子吗?不过是受太乙、燃灯等人压制,才强行屈服,自己可没忘记当年自己箭射哪吒时,他那双血红的仇恨之眼。

    “看来此番回去,却要拜托古佛再铸造一件浮屠。”天王心中暗道,这一次定要不惜一切代价,铸造最强的镇压圣器。

    铛。

    悟空与哪吒从地上战到天空,又从天上杀到海里,直让万里东海沸腾?好似两条蛟龙在其中翻江倒海?引得海啸滔天,浪花万朵。龙少特制的音系法宝果真不凡?在嘈杂的战场中格外嘹亮。

    不过眼见猴哥越杀越远?龙少心虚般的朝天远眺,只见已经逃过一劫的天兵天将咬牙切齿开始杀气腾腾的找寻罪魁祸首。

    他更是本能的预测到有大神通者在推测自身底细?龙少赶紧低声对手下吩咐道:“收拾家伙,走人。”

    虾兵蟹将在他的调教下动作敏捷?当即就把大法螺、珍珠盘等音系法宝收起?跟随龙少借水遁溜走。

    “溜了、溜了。”

    龙少双手插兜,留下一个潇洒的表情包背景,噗通一声,遁向了东海深处。

    “这就完了?这不是阑尾吗?龙少你身为男人怎么能没有下面呢?”

    地球网络上上亿位观众表示没看过瘾?他们还想看双龙斗?神话中人气最高的两位主角大战,本想看场好戏,谁料龙少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有当年的玩家北冥有雨出来解围:“我们不能因为隔着次元就说话不腰痛,他毕竟是冒着被诸天神佛盯着的风险而直播的,甚至为了气氛而增加BGM?已是极为难得,我们不能更加苛求。”

    人身安全第一?龙少拍拍屁股走人了,洪荒的战事还在继续?在猴哥翻盘,怒战十万天兵时?远在西牛贺洲大雷音寺的释迦摩尼忽的觉得心头一跳。

    此乃心血来潮?乃是大神通者参透造化?对未知之事的预警,玄之又玄,不可琢磨。

    当即,佛祖掐指一算,睁开法眼看向被诸天神佛盯着的花果山,那里猴王气势越来越强,之后再细细算计,却感到一阵晦涩不明,如遭遇未知存在阻挡。

    如此晦涩之感他并不熟悉,当年推测一位师侄时也曾有此感。

    “又是一位异人插手,就是不知他是随意戏弄还是图谋此次量劫。”

    面对异人搅屎棍,如来佛祖是感到一阵头痛,不只是他,连圣人教主也频频皱眉。每一次,他们一出世就没好事,不把天地搅得一番浑浊,都对不起他们的外号搅屎棍。

    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取错的外号。

    “就算他背后有异人相助,又岂能逃得了我的五指山?”释迦摩尼伸出金色手掌,手掌如乾坤宇宙,花果山一草一木皆在掌心。

    “观音菩萨,金蝉子已通过地藏王掌控的轮回通道秘密投胎了吧。”

    一旁身穿一袭洁白佛衣的观音手托玉净瓶轻轻施礼,“启禀佛祖,金蝉子已领法旨投胎,南瞻部洲通往此地的磨难已开始布置。”

    释迦摩尼点了点头,尽管当年二人曾是不同阵营,但如今身处一地,观音菩萨的处事能力令他很满意。  m

    此次大劫关系到他的证道之路,释迦摩尼绝不容许有丝毫差错,取经人更是挑选自己最为信任的弟子,通过地藏王的轮回通道转世,三界中无人能算计取经人,接下来就只等猴王冒犯天庭,在诸神不出力的情况下,如今在位的软弱玉帝只能请自己出手,想来他自己也是心知肚明。

    三界是一个巨大舞台,漫天神魔都为观众,只为观看一场名副其实的猴戏。

    喧哗散去,战场中央,与众人想象的激烈大战不同,此刻三界海中一座无名岛上,原本应为大敌的孙悟空却与哪吒把酒言欢,英雄惜英雄,两人不断战斗反而升起惺惺相惜之情。

    “三太子,我老孙在当年求道问学之时,也曾听人说起你的故事。”

    猴王一边摘起一只香蕉,边吃边说,“依我看,以你的实力,何须在天庭任什么三坛海会大神,何不下凡割地为王,如此也好过受人差遣。”

    “当年你也曾削肉还母,削骨还父,倒是不欠李靖什么因果,何必画地为牢,困住自己。如此大好江山不去游逛,困于天上倒也烦闷。”

    面对猴王的劝解,哪吒苦笑:“事情远比你想的要复杂,我从上纪元肉身成圣以来,不知吃了多少因果算计,连先天灵珠之躯都已替人应劫,然而他终究是我师傅,只当还他授艺恩情。至于李靖”

    哪吒脸上露出冷笑,“总有一天,我会与之清算,如今不过是因为他截取了我一缕本命魂光做塔,强行克制我。不过你这次摧毁黄金塔倒是无意中帮我解了一次围,好久没有如此轻松过。

    日后他虽会重铸宝塔,但我却多了个心眼。”

    两位华夏神话中人气最高的大神通者在小岛详聊,浑然没有外界猜测的战斗激烈。不过终究是忙里偷闲,很快二人就要各归阵营。

    可能是因为彼此出生遭遇相似,哪吒隐隐动了恻隐之心,他劝道:“如果你一直与天庭对峙下去,为了颜面,玉帝必会请出一位位大神通者前来镇压,你虽是天生灵猴,但底蕴不足,有的人连名字我都不敢谈及,唯恐惊动。

    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的一生命运被人牵扯着走?有时候明明是从心里生出的想法,如此刻举反旗造反,但冥冥中可能是受到他人影响。自己在局中,反倒不自知。”

    “还有如此事?”猴王惊讶,抓耳挠腮的问道:

    “天底下还有如此神人,竟能在我不知不觉中影响如此多事端,想来我老师也不过如此,那他们究竟想要我干嘛?想把我炼丹吃了?三太子,你可有破解之法?”

    “你的因果牵扯太多太深,再涉及下去,我都可能被人镇压。我只能告诉你破局之道唯一变数就是当时在花果山上放歌之人。

    天地间除了湿生卵化,天地神人鬼五仙,蠃鳞毛羽昆五类,还有一极其稀少的异人,他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会被任何人算计,乃至超出天道之外。

    如今残存世间的唯有寥寥数人,皆是上古大神通者。

    而在这其中,除了刚才放歌之人,更有人曾于上纪元犯下惊天地的大案,连混元大罗金仙也敢狙杀,最重要的是还成功了!”

    “嘶。”

    就算天不怕地不怕的猴王此时都感到浑身毫毛倒竖,整个猴都跳了起来。

    但凡修道之人的最终目标自然是超脱生死轮回,不死不灭的混元大罗金仙,而今天他听到了什么?在上一纪元,竟有人大胆狙杀混元金仙,实在匪夷所思,打破了他对修行常理的理解。

    “我也曾遍读古籍,为何从未看过如此秘闻,亦未曾看过“异人”二字?”悟空惊疑不定,与哪吒的谈话,大大改变了他的三观,自己终究是出生时间尚短。

    哪吒苦笑,“如此大糗之事,自然有人出手从历史中磨灭了这段岁月,古籍中也不会记载异人之事。”

    “三太子,教我,可从三界那里找寻异人?”猴王上前扯住哪吒,真心问道。

    “这,我也不知,只知晓他们生性顽劣,比之你还调皮。不过我想有时候不用你去找,他们会自动找你,毕竟你可是”

    哪吒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后,一挥手,把自己打扮成战败的凄惨模样,踩着风火轮重新上了云海。只留下下方猴王若有所思。

    “兄弟们,别激动,正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现在不过是高潮前的小菜罢了,等到之后的大闹天宫,我龙少一定顶着被圣人们发现的压力去直播,到时候你们等着看好戏。”

    网络上龙少在安抚躁动的群众,如今他生财有道,在直播间内播放着真·西游记,令他狠狠赚了一笔,西游记的剧情还在继续,回到天上复命的哪吒一身狼狈。

    其他大神纷纷表示理解,连忙搀扶起请罪的哪吒,只有李天王坐于帅台上冷眼问道:“不会是你手下留情,亦或不知在哪闲游后再回来吧?”

    正站起身来的哪吒也停顿了,他嘴角不屑一笑,“大元帅若是不信,可自己亲自提剑去与猴王争锋。奥,对了,小将倒是忘记你的黄金宝塔都已被打爆,不复托塔李天王之名。”

    “你!”

    李靖被气得拔剑,还是一旁的多闻天王赶紧上前劝和,“元帅冷静,猴王的确难对付,三太子也是一时战不下才败下阵来,生出火气,如今当务之急是拔寨回天庭,禀告大天尊,令他再派大将前来对付妖猴。”

    李靖脸色阴沉的坐下,这一次回朝,连标志性的黄金宝塔都被打崩了,他身为统兵大元帅岂不被天下人笑话?

    “没用的废物!”

    李靖嘴里暗骂一声,没注意到下方哪吒那双好似燃烧的眼睛。

    ※※※※

    “这群洪荒玩家没有盖亚这般的压力,行事倒是随性。”

    姜平在家里无奈的摇了摇头,身为资历最老的洪荒玩家,他们的修为也足够纵横天下,只要不去惹到极为罕见的大神通者,追求混元果位,倒也活的逍遥。

    反倒是盖亚那边,因为天道黑化,局势岌岌可危,就算有如此实力,也不能活的这么轻松,更别说特别召来的两位新玩家只是起到引导作用,找到、栽培救世主,真正的主角可不是他们。

    “盖亚在做些什么?”

    姜平疑惑的把目光投入在了小宇宙中,那里有一丝微不足道的裂痕,光泽从外射进缸中,折射出水面的粼粼波光,两只史前最大黑手还在游逛。

    而更深层次的维度空间内,一片浩瀚宇宙在旋转扩展,一缕光正在极速穿梭着,第四纪的文明后裔光之国正在超负荷加速,裹带一个文明重回故土。

    若有若无间,一尊囊括全宇宙的黑影站了起来,把一颗颗行星乃至恒星都握在手间,执掌生死轮回。

    宇宙最夺目的盖亚星上,人迹罕至,只有一只只变异兽小心奔走,天寒地冻,永远下不完的灰雪,因为大气层的尘埃遮挡,大地久久未迎接太阳,黑夜是如此漫长,以至于后文明时代的变异兽们更喜欢在夜晚捕食。

    而就是如此贫瘠的大地上,却有一座座远超现世科技的机械城安静矗立,内中有超过上亿人被养殖在营养皿中,意识通过条条线路被牵引到虚幻世界。

    更有高达小山般的超级玻璃管中培育着一只只造型诡异,令人本能反胃的邪神幼崽,一只只机器人各行其职,维护着机械城的运转。

    偶尔密密麻麻的营养皿中有提醒的红光亮起,其中一位人类在虚拟世界死去,机器人就会把现实中同步死去的“死人”拉出去,丢到下水道准备回收。

    尽管他们的身体还保持存活特征,但灵魂意识认定自己死亡了,就已经脑死亡了,从出生到老死都在另一个虚拟的世界中,他们又怎么能分辨世界的真实呢?

    一切看起来都是这么井然有序,除了偶尔有邪神破壳而出,有机器人瘫坏在地上。

    日子就是这么过去,邪神孕育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有一天,虚界,熙熙攘攘的街头角落,有一位衣衫褴褛,头发嘈杂的少年坐在一户人家的门前台阶上郁闷抬头,

    “好无聊啊,你说兄弟,我们这个世界会不会是假的?”

    不远处正在组装机械零件的一位瘦弱的男孩茫然抬头看着大哥,问道:“为什么是假的?”

    人小鬼大的少年夸张的从台阶上跳下,“当然是因为有超级大坏蛋骗我们啊!”

    瘦弱男孩茫然的点头,反正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毕竟从小到大,大哥总是异想天开,有惊人之举。

    这个世界上,无论如何,总有那么一小批人,他们觉得啥都是假得,世界也是他人编制的谎言,对一切充满怀疑。对这种人,医生们亲切的把他们称呼为:

    “被害妄想症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