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丧尸舞

第三百九十三章 瘸师再来

    “素素,竟想不到你如今已是一方统帅。”

    山口前,李霁笑容灿烂地望着陈素,又瞥了一眼她身后不远处的骑兵人马,眼里闪过惊奇和艳羡之色。

    围绕着陈素的模样,李霁更是嘴里啧啧赞叹了起来。

    如今的陈素一身戎装,眉宇间英气逼人,一举一动都有着说不出的利落和剽悍,只是站在那里,自然而然就成为了全场焦点,众人目光所聚。

    此前她从各路行商口中,也多少有耳闻,北地出了一位凤塘女帅,威风赫赫,一路不断扩充势力地盘,其功绩和风采,她就已经心向往之。

    等到陈素传书而来,言浮罗教南下进攻杨浦县,寻求昔日的故友相互夹击,她立时不做任何犹豫,和一直传授他武艺的兰颇,一路北上。

    “李霁,你也不一样了。”

    陈素似感受到李霁目光中的异样,淡淡地笑道。

    “哈哈哈……”李霁爽朗大笑,“素素,你说的话我爱听。”

    如今的李霁虽在相貌上,比之陈素略逊,但常年习武,四肢修长,身形高挑,一身利落的打扮飒爽无比。

    尤其是举止颇有几分疏狂豪爽,别样于小女儿的温柔,站在那里只有一番风采。

    “这两个小女儿,已经是长成。”

    在两人说话间,一个腰背挺直如枪的老汉,不知何时走到了张万夫身旁。

    “当真是好风采,不逊须眉。”

    张万夫轻轻颔首,侧头瞥了一眼老汉,虬髯轻颤,大笑道,“兰教头,久违了。”

    “张头领。”兰颇笑着拱拱手,“我在山野之地也常闻张头领壮举,如今东越城周边数县,为头领治理得民生安然。”

    “哈哈哈,不敢当。”张万夫摆手笑道,“说起来,还是当日裴道长指点与某,令某开悟,既然愤恨此间世道,自取而代之,以为天下苍生。”

    说着,张万夫又将一旁的狄五斗和杭九娘与兰颇介绍道,“这两位是狄五斗和杭九娘,也与裴道人交好。五斗天生神力,还胜某三分,九娘武艺绝伦,是女中豪杰。二位,这位是兰教头,昔年大周武状元。”

    “见过兰教头。”狄五斗和杭九娘齐齐行礼。

    “今日甚幸得见贤伉俪。”兰颇还礼道,又望向几人不远处的两个少女,“我昔日遇见素素那女娃,就听她讲起曾在九娘这学艺,刀法根基,大枪练力,着实不凡。”

    “教头过奖了。”杭九娘轻笑了起来,虽已为人妇,可依旧别有魅力。明眸望着不远处的两位少女,脸上更是露出了几分似欣赏、似赞叹,又似感怀。

    狄五斗似感受到枕边人的心境,忽然伸手将杭九娘的手抓住。

    夫妇二人相视一笑,许多话语,尽在不言之中。

    “先不忙着与你叙旧。”

    另一边,陈素朝李霁露出一个歉意的眼神,又转向一旁神色惊慌的严昌令,“我先斩杀了这浮罗教妖人再说。”

    “不!不,你不能杀我。”

    严昌令见着那长枪寒芒毕露,脸上满是惊恐,目光转而望向陈素,大声求饶道:“女娃儿,你我都是山村故人,不能杀我,我入浮罗教,收拢教众,严明军纪,活人无数。”

    一边说着,一边严昌令趴伏在地上,鼻涕眼泪一下就冒了出来,手脚并用,似乎想要爬到陈素脚边求饶,“我并不信浮罗教,这个护法,这个护法是他们强压给我的,我是被逼加入浮罗教的……”

    嗖

    还不等陈素出手,一旁的李霁手中的长枪已经朝前刺出。

    枪尖如雪,寒光逼人。

    噗呲一声,落在了严昌令身前的位置。

    严昌令惊慌间急忙后撤,脸色煞白如纸,眼睛圆睁,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前垂落。

    “这便是浮罗教妖人?”

    李霁冷冷瞥了严昌令一眼,“我曾听说,这些妖人蛊惑百姓,当初还在东越城闹过一场,害了不知多少人性命,素素,不如让我代劳。”

    一边说着,李霁手中的长枪一划,眼神之中隐有杀机泛起。

    昔年东越城浮罗教妖人作乱,术兵封堵城门,之后又有那孽障妄图水淹东越城,这事在越州流传极广。

    她虽为亲身所经历,然而这些年跟随兰颇习武,行走江湖,见多了人间悲惨,明白哪怕是流传的寥寥数语,其背后恐怕不知是多少家破人亡。

    陈素轻轻摇头,“李霁多谢你,只是此人曾与我哥哥有仇怨,我哥哥早已不理会这等小人,可既然撞在我手里,却当由我亲手了解。且浮罗教妖人,蛊惑百姓,祸乱城池乡里,我亦当为无辜之人伸张。”

    嗡

    一声金铁震颤的声音响起。

    陈素随手将插在一旁的长枪拔出,那长枪足有丈余,比之李霁手中的还要长出一截,尤为不寻常的是,枪身并非寻常的白杆子,而是世间少有的金铁所铸。

    且那金铁的枪身伴随着陈素的手上发力,隐隐颤抖,显现出了非寻常金铁大枪的韧性。

    这大枪是陈素在司州时,手下人收罗而来,据说是前朝时某位大将所有。虽非法器,但材质罕见,已可算是寻常意义上的神兵。

    若非如此,前面陈素匹马单枪,也不能一枪将万斤的石车挑飞。

    “不,我是被迫的。”严昌令坐倒在地上,心胆俱裂,连连朝后退却,口中狂呼到,“我是被浮罗教妖人掳走,万般无奈之下才从贼的,我整肃军纪,救了许多人性命,你们不能……”

    嗡

    大枪枪杆轻颤,长有一尺的枪头锋锐如利剑。

    正当陈素准备将严昌令一枪挑飞,忽然她脸色一边,蓦地回头一把拉住旁边李霁,飞退而去。

    轰!

    地面沙石破裂,泥土飞扬。

    在陈素和李霁两人所站的位置,突然一根数人合抱粗细的藤蔓破开地面,伸向高空生长。

    “这是什么东西?”被陈素拖拉着倒退的李霁面露疑惑不解。

    轰隆隆

    巨响连连。

    一根接着一根的藤蔓不断从地面生长而出,数量几乎有数十之多,覆盖了山口的各个位置。

    那巨大的藤蔓,宛如活物,在足足长了十多丈长之后,如同鞭子一般朝着地面拍打了起来。

    顷刻间,被凤塘军和越北关守军控制住了的局面,立刻混乱一片。

    那足有一二人合抱粗的藤蔓,鞭打在地面之上力量何其强横,寻常人被抽倒之后,几乎瞬间被压到了地底,血肉模糊一片。

    “圣师,是圣师来了……”

    “圣师,快救救我等!”

    “求圣师搭救!”

    地面上,那些慌乱无措的浮罗教众里,有人见着那藤蔓陡生,忽然大声呼喊了起来,甚至有人泪流满面磕头匍匐在地。

    “哈哈哈……”严昌令半跪在地,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口中连连大叫着,“圣师来也,圣师来也,哈哈哈……任你多少兵马,在圣师面前也是无用。”

    “凤塘军,全数退出山口!”

    接连躲避开那巨大藤蔓拍打的陈素,手中长枪高举,朝着后方人马混乱的凤塘军高声下令。

    在山口前,突然遭遇剧变的兰颇和狄五斗等人,也是纷纷做出应对。

    或是躲避那巨大的藤蔓的纠缠抽打,或是以手中的刀剑,朝着这些藤蔓劈砍。

    这些藤蔓看着粗大,宛如活物,但并非刀剑难伤,只是,寻常人气力有限,动作也不见得够矫捷,手中又非利刃,往往只是在那些藤蔓上劈砍了几下,就完全无用。

    “一灯能发千家焰,尺水翻成万丈波……”

    正在众人慌乱见,一个幽幽淡淡的声音在混乱的山口响起。

    不少人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就见山口的绝壁之上,一根粗大的藤蔓凭空从坚硬石壁破出。

    那藤蔓盘踞如蒲团,上面坐着一个头戴破巾,身穿粗布衫的道人,神色淡淡地望向下方。

    “素素,这人又是谁?”

    跟着陈素接连避开了那些藤蔓拍击的李霁,见着闪避上那盘坐在藤蔓上的道人,神色好奇地问道。

    她从兰颇那里,还有其他处的见闻,早知晓世间有神通术法,可这般突然凭空生出数十条巨大藤蔓的法术,还是平生第一次见。

    陈素紧紧握住长枪,望着那头戴破巾的道人,神色凝重到了极点。

    哐当一声,一把巨大的斧头闪过。

    一根粗大的藤蔓从根茎断裂,倒在了地上,仿佛活物一般,不断乱抽乱颤。

    张万夫气势迫人,大步到了陈素身边不远,望着那头戴破巾的道人,浓眉紧蹙,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回答李霁的话,“浮罗教,左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