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丧尸舞

第三百九十四章 斗法

    “一灯能发千家焰,尺水翻成万丈波……浮罗教妖人,果真是好手段。”

    陈素一枪刺穿了一根朝她拍打而来的藤蔓,然后将这根藤蔓生生搅碎打断,又回头望了一眼在高处藤蔓的那个盘膝而坐的邋遢道人。

    那句话说的云淡风轻,可周遭无数巨大的藤蔓凸起,搅乱了凤塘军的阵型,其实话中的意思已是再明白不过。

    对方是仙家手段,以小见大,这些巨大的藤蔓即便是千军万马都奈何不得,可对于左瘸师这等人物而言,不过是顺手而为。

    “若只是寻常士卒,哪怕再精锐,面对这等情景,恐怕也难有作为。”

    好在凤塘军全军皆有慕子谅的道观,以各种符箓护身,哪怕此刻虽乱,但基本上没有什么伤亡。反而在短暂的混乱之后,三五成群要么以钩锁铁链,要么以大刀利剑,不断地对那些藤蔓进行清除。

    “只是,左瘸师现身,今次怕是难以阻止了。当年哥哥说,这方世界要是无神通术法,妖魔鬼怪就好了。我那时候不懂,可经历得多了,便真觉得凡人在面对这些身怀神通术法之人面前,难以抗衡。”

    陈素心中喟然长叹,她以凤唐县为根基,如今司州和大半个雍州都落入手中,堪称兵强马壮,已是一方诸侯势力。

    她此次率领骑兵从北地南下,一路疾行数千里,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察觉到浮罗教南下欲要侵入越州。

    越州若在以往其实相比较起其他州郡可算贫瘠,但大周末年,诸地混乱不堪,如司州和雍州,闹疫鬼,其他州郡要么妖魔鬼物,要么内乱混战,民不聊生。

    唯有越州一地,相对闭塞。再加上昔日她和裴楚踏足诸多郡县,铲平了潜在的妖魔? 还算平静,算是如今十九州之中,少有的民生繁华的地方。

    是以,陈素绝不能容忍浮罗教进入越州,势力继续扩大,若是那样的话? 将来即便她有能力扫平浮罗教的势力? 可民间也将受刀兵之害,逐渐凋敝。

    可如今号称浮罗教三圣之一的“圣师”左瘸师现身,她心中明白? 恐怕接下来不说阻止浮罗教了? 就是想要全身而退都难。

    只是

    陈素双眼之中再次涌起坚毅之色,“我之所以率众起兵,为的就是让世间凡人能有喘气之机? 任你神通盖世? 我亦不惧!”

    “凤塘军”

    想到这? 陈素蓦然高呼一声。

    “喏!”

    无数应和之声在山口左右响起。

    “整顿军马,随我袭杀妖人!”

    “遵命!”

    人马喧嚣? 山口左右仿佛大风狂掠。

    被蓦然冒出的藤蔓打乱的凤塘军? 无数士卒以最快的速度收拢马匹,整顿阵型,准备追随主帅作战。

    “素素,好威风!”

    在陈素身边的李霁,面对这等场景,心情一阵激荡,同样提起长枪高声应和,“管他什么妖术,杀了便是了!”

    ……

    “妖人!”

    与此同时,山口内,如雷怒吼之声响起。

    又是一条巨大的藤蔓倒在了地上,宛如活物一般兀自震颤不停。

    狄五斗筋肉鼓胀,神色骇然,那落在地上断裂的藤蔓,竟然被他生生以无双巨力从地上拔了出来。

    杭九娘手持双刀,身形灵活地躲避开了一条巨大的藤蔓的攻击,双刀舞动如雪光闪耀,短短片刻间就朝一根藤蔓劈砍了数十刀,将一截藤蔓径直砍断。

    又有其他杭家集的汉子,三五成群,不断和这些藤蔓相互抗衡。

    这次随狄五斗和航九年前来的杭家集汉子不算多,只有数百人,在那些藤蔓骤然出现之后,这数百人里骤然无防备之下,已有好几十人来不及躲避,被那藤蔓打成了肉泥。

    但剩下的杭家集青壮,很快就调整了过来。

    他们很多都是农户猎户出身,与那些浮罗教教众都没甚分别,然而,这些人昔日却经历过了妖魔肆虐,斗过牛魔,战过山神,心气远非常人可比。

    骤然遭遇遍地的巨大藤蔓攻击,一个个虽是震撼莫名,但也没生出什么恐惧之心,反而因为不少袍泽兄弟受伤,个个癫狂无比,不断地朝着那些宛如活物的藤蔓劈砍。

    “圣师法力无比!”

    “圣师拯救我等受苦受难的凡人!”

    “圣师慈悲,拯救苍生!”

    “圣师,杀了他们,将他们杀光!”

    “哈哈哈……我等有圣师庇护,尔等只有死路一条。”

    而在另外一边,浮罗教教众,许多人蜂拥到了左瘸师下方的藤蔓,侥幸逃得一命,顿时一个个叩首不已,面露狂喜之色。

    这些浮罗教教众,被两方人马夹击,心气早已被夺。

    这时候蓦然见到左瘸师现身,登时全数都将希望放在了邋遢道人身上,不少狷介之辈,更是跳着脚朝着凤塘军呼喊了起来。

    “大家快退!”

    正穿过狭长山谷带领着越北关守军的彭孔武,眼见前方异变陡生,急忙何止住了众人。

    今日越北关的一切变故着实太快,太让人意外,以至于许多人到了此刻,都感觉宛如生在梦境。

    “都头,我们怎么办?”守军之中有人望向彭孔武询问。

    彭孔武神色凝重:“这是有妖人术法,我等先看看情况再说。”

    忽然,一个身影陡然越过了彭孔武,朝着远处藤蔓遍地的山口跑去。

    “陈布,你要作甚?”彭孔武见着那人影,急忙大声喊道。

    那身影灵活地穿过混乱的人群,声音颇为激动地回答:“都头,我要去前面看看,前面那人……”

    “混账小子!”

    彭孔武暗骂了一声,朝着越北关守军说道,“你等先退回关卡,谨防有人借机夺关,我到前方去看看。”

    ……

    “大家小心不要被那些藤蔓抽中,或者缠绕上。”

    “不要怕,刀剑就能伤!”

    “杀!”

    一声声怒喝不断响起。

    那些宛如活物的藤蔓不断被人砍倒,落在地上。

    巨大的藤蔓离开地面之后,身形还犹如大蟒巨蛇,不断乱颤,但很快,仿佛就像是无根之萍,渐渐不在动弹,须臾间,竟是化作了飞灰,随风消散。

    在众多人马的合力之下,那从地面上冒出的藤蔓很快就被清理干净。

    前后数千人马,再次在山口聚集。

    “不错!”

    盘坐在山壁上,由一根藤蔓卷曲而成的邋遢道人,对于遍地的藤蔓被人砍断破除,丝毫不以为意,反而望向众人山谷内外,目光还饶有趣味。

    “左瘸师!”

    张万夫手持巨斧,一连劈砍了十多天藤蔓,见山口的藤蔓大多已清理干净,大步走到前面,望着那邋遢道人喊道,

    “某家昔年在北地时,也常听闻浮罗教左瘸师之名,今日终于得见,莫非就只会是这点小术的一个邋遢道人么?”

    “呵呵呵……”

    藤蔓之上,头戴迫近的邋遢道人轻声笑了笑,对于下面的人奋力在劈砍他以术法所召的藤蔓,浑不在意,只是瞥了一眼张万夫,淡淡说道,“贫道也曾听说过张万夫之名,路见不平,行侠仗义,可真见了何尝又不是一个粗鲁无知的凡人。”

    说着,左瘸师根本不看张万夫,反而微微瘸着一条腿,慢慢走到陈素不远处,笑容淡淡道:“倒是你这女娃儿,在北地闯下一片天地,堪称人中之凤,更让贫道佩服。可惜了……”

    “圣师,圣师,快杀了和女娃儿!”

    几人说话间,方才逃得一命的严昌令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指着陈素道,“圣师,这女娃,这女娃……”

    “唉……”

    不等严昌令说完,左瘸师油然叹息了一声,看着严昌令淡淡道:“你本是我徒儿带入教中,还曾得了术法指点,晋升你为我教护法,可你却心不诚。”

    “嗯?”严昌令脸色骤变,蓦然惊恐无比道,“圣师,我方才是迫于形势……”

    “去吧!”

    左瘸师轻轻一摆手,蓦地他手腕上一截缠绕的红线,忽然飞出,迎风化作了一条狰狞的大蟒,足有十丈,竟是一口将严昌令给吞入腹中。

    那大蟒吞噬完了严昌令后,并未再缩小身形,反而一双竖瞳冷冽地扫过周遭。

    “好蛇儿,便都吞了吧,做你口粮。”

    左瘸师随意地摆了摆手,仿佛面前的众人宛如无物。

    那狰狞大蟒登时如同得到口令一般,庞大的身躯立时暴起,身形仿佛又凭空大了数倍,大嘴张开,朝着周遭众人吞噬而来。

    嗡嗡

    就在这时,忽然天空之上一道寒光闪过。

    一把飞剑从远处疾射而来,不偏不斜正中那大蟒头顶。

    这条狰狞大蟒倒在地上挣扎了两下,然后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委顿了下去,再次化作一条细绳。

    “飞剑之术?”

    左瘸师目光淡淡扫向那飞剑袭来的方向,就见尹一元和孙敬斋两人飞纵而来,身形落在了前方。

    “妖人,且吃某家一斧!”

    就在这片刻光景,张万夫见左瘸师似被那驾驭飞剑的两人吸引了注意力,猛然高举手中的巨斧,一跃暴起。

    张万夫少年时得遇异人,一斧在手,宛如千军。这猛然暴起劈砍出的一斧,力量雄浑绝伦,便是成了精的妖魔皮肉如铁,也难以抗住一斧。

    可这一瞬间,只听“当”的一声,清越的交鸣之声响起。

    张万夫朝着左瘸师劈砍而下的一斧,竟是仿佛比砍在顽石铁块上还要硬,整个人竟是被震荡得倒飞了出去。

    站在人群远处的老汉兰颇,在张万夫和狄五斗动手之后,抓起手中的长枪,亦是狠狠地朝着左瘸师的胸口投掷了过去。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APP www.mimiread.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他和张万夫一般,知晓这位浮罗教三圣之一的左瘸师,术法通神,若不抢先下手,后面根本再难有机会。

    可惜那长枪在左瘸师身前,仿佛陷入泥泞一般,悬空浮动,根本难入分毫。

    “妖人去死啊!”

    狄五斗在其他两人动手后,已经高举起了一个怕是有千斤重的巨大石块,狠狠朝着左瘸师所在砸了过去。

    巨石划过凌厉的风声,可刚到了左瘸师身前,立时就化作了齑粉。

    “哈哈哈……”

    左瘸师连番被人攻击无果,不由长声一笑,“尔等皆是凡愚,尔等皆是凡愚,若是尔等这般便想伤着贫道,贫道这一生法术岂不是白练。,哈哈哈,也罢,今日来得倒是齐,贫道便一齐送你们上路……”

    话音落下,左瘸师忽然一跃飞入空中,抬手一掐法诀。

    站在地面上的众人,突然就觉得脚下一空,一股热意袭来。

    顷刻间,山崩地裂。

    红色的熔岩宛如巨浪,从地面汹涌而出。

    同时,天空之上,又有一团黑云,犹如实质一般倾压而下。

    凤塘军和杭家集众人,仿佛瞬间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只是不等凤塘军和杭家集众人陷入绝境求饶,那些方才逃过一劫的浮罗教教众已经哭喊了起来。

    “圣师开恩!”

    “圣师,快救救我等!”

    “圣师,不要害我等啊!”

    ……

    左瘸师浮空而立,对于各种呼喊却是置若罔闻。

    “破!”

    然而就在这时。

    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

    山崩地裂得骇然声势,猛地一下仿佛被顶住一般,生生止住。

    左瘸师骇然望向远处,就见不知何时,一个衣着破烂的老道士在空中缓缓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