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赤之沙尘 范仪同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路线

    因为日向日差的秽土体还没到手,所以对日向宁次的白眼和咒印·笼中鸟的研究只能停留在浅尝辄止的程度。

    太过深入,触动其中的陷阱,让日向宁次的白眼受伤或者被日向日足察觉就不好了。

    将日向宁次送走,暂且将这件事放下,大丸还得为另一个麻烦操心。

    自从前些天将三个残缺的三尾人柱力从大蛇丸手中救回来后,大丸就有了被人找上门来的准备。

    暂且不论尾兽的归属,那三个连名字都不存在,只有一个代号的“根”忍者,完全没有正常人的思维情绪,背叛志村团藏,转投“快援队”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在他们的脑海中,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忠诚”,听命于志村团藏,类似于工蚁受制于蚁王,裸鼹鼠听命于女王一样,被掌握生杀大权,哪怕被命另自杀,也会毫不犹豫地动手。

    “根”组织的训练,确实相当残酷,完全抹杀了他们的人性,只有作为工具为“根”组织效命的本能。

    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中,也诞生了佐井和天藏这样的“异端”,只能说是志村团藏大意或者有意放任。

    拥有特殊才能的“工具人”,在掌控一切的前提下,看看他们的可能性,也不是不能理解。

    遗憾的是,天藏这个稀有“素材”,最终还是脱离了控制。

    有了前车之鉴,被选拔为封印三尾查克拉的“人柱力”,三个人被救回来后,一直被关押在“快援队”的临时监牢中。

    不是他们犯了错误,而是其上司志村团藏得承认失败并赔偿损失才行。

    这期间,除了忙自己的事情,大丸也抽空去看了看重伤的漩涡鸣人。

    以漩涡家族的体质和九尾查克拉的恢复力,哪怕没有纲手,得了几分真传的春野樱就能很好地治疗。

    不到一个星期,浑身上下还缠绕着大片绷带的九尾人柱力,已经勉强可以下地行走了。

    一个忍者的人缘好不好,很大程度上要看他受伤住院后,有几个人来看他。

    没有亲人的漩涡鸣人,也只有自来也和旗木卡卡西经常来看他,春野樱在修行结束后,也会过来和他聊聊。

    其它的,也就同班同学会来探病,日向雏田将自己混在其中,不动声色地送来不少药材和名贵水果慰问。

    就连日向宁次和天天,都被洛克李拉着来了两次。

    从来没有过如此受关注的漩涡鸣人,为没有追回宇智波佐助而懊恼的同时,也为最近的遭遇而沾沾自喜,有一种被人认可的错觉。

    直到今天,不喜欢,却不得不见的假笑青年大丸提着果篮来到了病房。

    “还真是少见,你怎么来了?”

    看着不情不愿地寒暄着的漩涡鸣人,大丸笑眯眯地答道,

    “好歹也有过不少缘分,打过几次交道……”

    上一次,自来也为了给八卦封印开一道口子,让九尾查克拉更好地为漩涡鸣人所用,冒了一次险,好在有大丸掠阵,没有出现意外事故。

    半年多过去了,依稀还记得被大丸蹂躏的不快,就连体内的九尾,也显露出了对面前之人的嫌恶。

    能够掌握切实地克制尾兽秘术的忍者极少,大丸就是其中之一,也难怪两者不对付。

    “总之,谢谢你能来看我……”

    “这可不是我第一次来,前两次来探病,你都没有醒,所以不知道……”

    大丸丝毫不见外地走近,果篮放在病床边的桌子上,将花束插到花瓶中,换了一次水,后自顾自地坐下来,

    “和大蛇丸厮杀的感觉如何?忍界有这种体验还活着的人不多了,你已经很了不得了……”

    “前半段我还有点印象,后面完全就记不清了……”

    漩涡鸣人狐疑地说道,

    “当时你也在?”

    大丸耸耸肩:

    “我可是‘快援队’现任统领,所有无主、失去控制、授权委托的人柱力和尾兽都归我的部门管理,你虽然不在当初的协议条款内,也没有触发紧急干预预警,但在离开了木叶村,并有生命危险或者丢失九尾的可能的时候,‘快援队’也可以便宜行事,出手帮助或者将你抓捕归案……”

    “抓捕?”

    对这个词语有点敏感的漩涡鸣人叫嚷道,

    “我又不是叛忍,大蛇丸才是,你应该去对付他……”

    “那宇智波佐助也要等同处理?”

    大丸嘿嘿一笑,

    “你知道各大忍村对叛忍的处置方式吗?能抓就抓,反抗的话,格杀勿论,头颅拿去换赏金……”

    “佐助才不是叛忍……”

    被戳了逆鳞的漩涡鸣人顿时反驳道,

    “我一定会将他给带回来的……”

    “语无伦次!”

    大丸嗤笑道,

    “随你的便,反正又不是我们砂隐村的叛忍,只是,你现在的实力似乎办不到这件事……”

    那天的战斗中,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的战斗没持续多久,也就格挡了几招,试探一番。

    不过,从初步情况来看,漩涡鸣人是有能力对抗宇智波佐助的,但实力明显逊色一筹。

    “要你管!”

    白了大丸一眼,漩涡鸣人不乐意地反驳道,

    “有好色仙人帮助我修行,过不久我就会变得更强……”

    大丸笑了笑,没有强势反驳,起身拍了拍漩涡鸣人的肩膀。

    “那你好好努力吧!你在进步,宇智波佐助也没停下脚步!比你有天赋的人,偏偏比你还要拼命修行,想想你后来居上的倚仗在哪……”

    接下来,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后,大丸起身告辞离开。

    从外面关上病房的们,大丸转过堆满笑意的脸就看到了慵懒地靠在门边的墙壁上,静静倾听的旗木卡卡西。

    “哟,前辈,为什么在这里偷听,不进去坐坐?”

    “看你们聊得火热,我就不打扰了……”

    收起手里的健康小读本,旗木卡卡西笑弯了眼睛,故作熟稔地寒暄道,

    “能和优秀的同龄人多多交流,对鸣人来说是好事,不过,你是不是太过刺激他了?”

    追回宇智波佐助的行动再次失败,对漩涡鸣人的打击一定很大,造成的压力,远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对人柱力来说,再没有比心态失衡更加糟糕的状况了,尤其是还是暴虐的九尾人柱力。

    “有些话,你们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说的,由我来当这个坏心眼的家伙,不是更好吗?”

    “话是这么说……”

    旗木卡卡西有些无奈地摩挲着下巴,叹了一口气,

    “外出三年,游历忍界,名师教导,学成归来,结果发现自己还是差一大截,总得一段时间消化郁结……”

    相爱相杀的同伴,对漩涡鸣人这种从小缺爱却关心,急需伙伴认同的少年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没有身临其境,大丸也不好太过肤浅地泛泛而谈。

    “忍者不可能永远处在舒适的环境中慢慢成长,尤其是对九尾人柱力来说,尤其如此,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想想五尾人柱力汉和一尾守鹤的下场,如果不是五大忍村应对及时,‘快援队’麾下那些尾兽和人柱力,也不知道能保住几只……”

    “算你说得有道理,只是,没必要这么直接!有些话,由没有利害关系的同龄人来讲,更有说服力,但是,下次请提前知会我们……”

    “没问题,其实探病和上述的问题都是次要的,我就是想看看现在的漩涡鸣人能不能在不远的将来承担更多责任……”

    “这……是自来也大人嘱咐的?”

    “怎么可能?”

    大丸摆摆手,

    “再怎么说,也轮不到我这个砂忍操心,观察九尾人柱力的状态,是为了另一件事而做准备,事涉隐私,恕不便相告……”

    “那我就不问了!”

    不管是“快援队”的机密还是砂隐村的秘密计划,如今的旗木卡卡西都没有立场来管。

    大丸礼貌地行礼,正待离开,突然身形一顿,似乎想起了什么,回过头问道:

    “前辈的万花筒写轮眼,现在应该勉强能用了吧?瞳术是时空间类型,还真是少见,而且很强大,真是个好消息,以后应该能派上大用场,还请多多指教……”

    “这你都知道?”

    旗木卡卡西十分意外地问道。

    大丸矜持一笑:

    “另一只瞳术同样是时空间忍术的万花筒写轮眼,我已经遇到过好几次了,希望下次再相逢,能够将他彻底干掉……”

    “是嘛,那祝你好运……”

    旗木卡卡西的脸色不由得一僵,挤出一丝笑容后,目送大丸离开。

    整个忍界,直接面对过那个自诩为宇智波斑,且拥有时空间瞳术的万花筒写轮眼的敌人,只有砂忍,更准确地说,就是大丸。

    虽然只有少数佐证,但那个神秘人是宇智波带土的结论,很多人都深信不疑。

    忍界这么大,难免有很多巧合,但都赶到一块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就比如旗木卡卡西眼眶中,会施展神威的万花筒写轮眼,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其实还有一个麻烦,已经迫在眉睫,距离大蛇丸施展禁术·不尸转生已经过了快三年,宇智波佐助随时可能会遭毒手。

    明显已经恢复了大半实力的大蛇丸,是宇智波佐助能够对付得了的吗?

    不要说旗木卡卡西,恐怕全世界都没几个人认为两者能相提并论。

    前几天的行动失败,再次和宇智波佐助擦肩而过,也就事实上失去了干预的可能。

    最终结果如何,宇智波佐助只能自求多福了。

    ……

    大约一个小时后,在街上闲逛了一会,又吃了点小食的大丸,坐在火影之家的会客室中,和纲手面对面交换意见。

    所谓的赔偿,人情往来、道歉,都是虚的,真正的焦点,还是在三个残缺的人柱力的支配权上。

    “如果团藏长老坚持要赎回他的三个部下,真要答应也不是不行……”

    大丸将即将从喉咙冒出的饱嗝强行咽了下去,以免在这个时候失礼,后正色说道,

    “确实,‘快援队’没有支配非所属木叶忍者的权利,但是三尾和其人柱力确是雾隐村委托,五影大会认可的管理者。硬要将两个身份混为一团,纠缠不清也挺麻烦,不如将三尾查克拉抽离,重新封印成人柱力,这样的话,所有的纠纷就不复存在了……”

    “可是,抽离了尾兽查克拉,人不就死了?”

    大丸装作无奈地摊了摊手:

    “那就没办法了,不能两全的事情多了,不缺这一件……”

    “何至于此!”

    纲手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

    志村团藏的妄为,身为火影五代目的她本来就不赞同,只是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两人被说服而支持,纲手也不好强硬拒绝,只好默认。

    哪怕是一村之长,要违逆长老团的意见,压下看似有利于木叶忍者的举动,也有些吃力。

    结果到头来,好处没捞到,让雾忍感到不快,也落人口实,砂隐村也不想因为和自己毫无益处的事情和木叶忍者站在一起。

    砂忍和雾忍明明没有直接盟约,却隐隐有和木叶村较劲的意思,着实让人头疼。

    多极外交关系中,如果失去了主导地位,对木叶村的威信伤害极大,如果再不展现出维持秩序的能力和决心,反而主动破坏规则,用了数十年时间才奠定的霸权地位,就不太稳固了。

    大丸和纲手几次商量,都没有得出能够说服所有人的处置方法,尤其是这一次,久拖不决,也难免有些心浮气躁,连另选人柱力的话都说出口了。

    “纲手大人,木叶村的内政,我这个外人本来不该过问,只是,无法统一意见的你们,让是盟友的砂忍也感到有些无所适从,想必雾忍的感觉也差不多!一个村子不可能有两个外交政策,否则会造成严重误解……”

    斟酌着措辞的大丸慢条斯理地说道,

    “模糊的态度与表述不是问题,只是别让蝇头小利影响了大略!恕我直言,您会接受以交恶雾隐村为代价,提升些许保护木叶村、剿灭‘晓’组织的可能性么?”

    前有试图“购买”四尾人柱力老紫,却被五影大会阻止的前科,后有实际动手侵占三尾,还不打算归还,这是要做什么?

    大丸是砂忍,做一点违背规则的举动问题不大,木叶村可是一村一国的秩序的缔造者,尾兽分配与维持战力平衡的决策者,如果仅仅是因为志村团藏个人的野心而偶有失措,尚且情有可原。

    但纲手代表木叶村支持,那麻烦就大了。

    连“晓”组织都知道要夺取九大尾兽,以绝对武力征服忍界,五大忍村是不是也可以试试?

    “我们能坐在这里交谈,其实就是在防止九大尾兽归于‘晓’组织一家而破坏忍界和平而努力,您现在想要将这个宗旨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