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赤之沙尘 范仪同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绸缪

    信任是逐渐建立起来的,和鞍马八云这种有过“共患难”经历,可以信任的木叶忍者不同,大丸和日向宁次一开始是没有交情的,互相有了来往的必要,也只是各取所需的交易。

    相处多了,也渐渐有了更多合作的基础。

    矛盾源于生疏与误解,思想火花的碰撞,对双方都是有好处的,在认识到不管是个人,还是忍村之间,目前都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后,一些现下是秘密,但是不久之后就会为大家所知的情报,也可以有限地透露一些了。

    现在两村的竞争是良性的,忍界大陆还有足够的空间让两个忍村“跑马圈地”,真正“存量博弈”的恶性竞争且没有退路的阶段还很遥远,没有必要打生打死,让别人占便宜。

    这个道理,搁在忍界的“地上人”和天外来客的大筒木一族也是一样。

    宇宙中,一个个孤岛一般的星球,其局限性肯定大得惊人,一千多年前,大筒木羽衣和大筒木羽村兄弟,就已经可以改天换地,徒手造卫星,肉身横渡宇宙。

    可漫长的年月过去了,忍者们是一代不如一代,战国时代中,以家主为单位的残酷厮杀的血腥味还未散去,一村一国的忍界体系,也没好到哪里去,可好歹也算是个稳固的秩序,在这种间歇性和平环境的条件下,不管是忍者村还是世俗世界,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可是,与整个忍界和跨越茫茫星海前来的“宇宙人”对比来看,量变产生质变的契机还没到,不过,也相距不远了。

    不同体系智慧成果的碰撞产生的火花,点燃了文明的火焰,想要更进一步,故步自封、闭门造车是有极限的,就不提神树和大筒木一族对忍界发展的影响了,大丸这个原本连超凡力量都没有的平民穿越者,都能掀起忍界变革的浪潮。

    前些时,大丸和大筒木舍人闲聊的时候,最后问到了“包裹大筒木羽村、大筒木羽衣以及他们的后代,联合忍界原住民的势力,和神树以及‘天上人’真有不死不休的矛盾吗?”的时候,对方明显回答不上来。

    即便是大丸也说不好,星际殖民的掠夺者,和被压榨奴役的土著之间,确实是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但是对脚下这片大地来说,或许并不在意自己养育的子民,其血统是否纯正,源流来自哪里,只要能融入忍界的自然体系就够了,而不是被掠夺压制、吃干抹净,沦为神树力量体系的附庸。

    而这也是大丸有几分把握和黑绝,以及大筒木辉夜交涉的基础,既然千年之前,身为守护者“卯之女神”自己吞下神树果实,没有交给自己的上级“被守护者”,过后也没有涸辙而鱼,将忍界彻底榨干毁弃,甚至还愿意生下大筒木羽衣和大筒木羽村两兄弟,证明她的立场,可能已经偏向忍界本身了。

    是敌我矛盾,还是家族复仇的伦理剧,这其中的操作余地就大了。

    当然,首先得有一个“补位”宇智波斑的替代者,让黑绝能够看到大筒木辉夜复活的希望。

    长门身体已经快垮了,不太能够,宇智波带土也比较菜,哪怕成了十尾人柱力都没有力压全忍界,施展无限月读和神·树界降诞的本事。

    放眼忍界,还真找不到除了宇智波斑之外,还能有这个本事的人了,让千手柱间利用外道·轮回天生之术的机会提前复活,倒是个好主意,可大丸没本事控制得了“忍者之神”。

    思来想去,大丸只能想到一个合适的人,那就是向自己坦白了许多秘密的大筒木舍人。

    纯正的大筒木一族血脉,天生就没有眼睛,既然能够通过夺取日向花火的宗家白眼,开发成转生眼,将仙狐模式下的漩涡鸣人和他的小伙伴一顿爆锤,那么同级别的轮回眼,有极大可能也是承受得住的,肯定比病歪歪的长门和脑子不清醒的宇智波带土要强。

    正因为如此,那天之后,大丸就对大筒木舍人的真实想法有了怀疑。

    那个家伙,也是个天生倨傲的家伙,不可能安心当一个工具人。

    所以,有些事情,得找一个可靠的人,看住有可能出意外的“月球人”。

    自然,日向宁次就落入了大丸的眼里。

    将些许秘密告诉日向宁次之后,这个聪慧的少年,并没有第一时间接受,而是想了半晌之后,才对大丸问道:

    “你这些……从哪听来的,是不是那个大筒木舍人?”

    “就是他!”

    大丸确认了他的判断,循循善诱地说道,

    “有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那个家伙来帮忙,但是,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时刻看住他,所以希望你来做他的搭档……”

    “这……合适吗?”

    如今日向宁次已经知道了,大筒木舍人是挂着砂忍的名头在活动,自己是一个木叶忍者,想和他长时间相处,似乎有些不现实。

    “放心……”

    大丸拍了拍日向宁次的肩膀,示意其不用太担心,

    “这只是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还有一个更麻烦的,就是如何说服他,冒一点风险……”

    “冒险?”

    日向宁次皱起眉头,

    “说服一名不太老实的俘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看风险有多大吧,然后才好谈条件……”

    “无限接近十死无生的那种……”

    大丸十分坦然地回答,闻言的日向宁次顿时脸色一垮:

    “那个家伙,貌似不会蠢到这个地步吧?”

    大丸倒是有几分成算地解释道:

    “他身上有弱点,对日向家族宗家抱有恶意,以及喜欢日向雏田……”

    “啊?”

    想要对付日向宗家,对日向宁次来说,有些不好接受,但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关于日向雏田,那就有些问题了。

    事到如今,和大丸深度绑定,也知晓了很多忍界秘密的日向家族天才少年,早就明白,大丸许多看似敷衍的日常言辞,可能就是在提醒,哪怕再夸张的话,都要好好想想再做判断。

    “和你刚才说的,日向宗家的人能够觉醒‘守护者’的祖先血脉,被炼制成神树果实,吃掉开启轮回眼?”

    “不仅仅是这些,当然,我不排除有这个可能,但是,大筒木舍人的目标,很可能是夺取日向雏田或者日向花火的宗家白眼,给自己移植,就能觉醒转生眼……”

    大丸透露着让人震撼的情报,日向宁次顿时脸色大变:

    “你是说……月球上那个大家伙,是宗家白眼的产物?”

    “有点不同,更小、更便捷且威力更大的那种,同等级别的瞳术,和轮回眼差不多……”

    “我答应你了……”

    似乎两个小堂妹的安危,刺激到了日向宁次敏感的神经,明明是为了自己和日向雏田以及日向花火而努力着,陡然听到了更大的危急,顿时让这个天才少年有了更多危机感。

    “你能这样想最好!”

    大丸满意地点点头。

    日向宁次的天赋,自然是不差的,本来的资质并不比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差多少,只是生不逢时,又没有“量身定制”的良师益友呵护成长。

    “你的修行之路,估计自己也有谱了,白眼的开发,往向外观察的同时,更是侧重于自我审视,辅助修行和战斗,并开发出威力更大的柔拳,这也是一条强战之路……”

    如果是按照转生眼的能力对标,无疑走秘法忍者的路,也是很强大的,但是,日向宁次从小就是体术忍者,练了十几年的柔拳,其战斗本能早就刻入灵魂之中的,如果放弃现有的基础,走另外一条路,也不是不行,但是现下一身本事就太可惜了,日向宁次本人也有些舍不得。

    所以,白眼开发的方向,往内视、强化、辅助等更加精细化的路上走,中近程柔拳场域,配合经过大丸诱导的更强感知能力,已经起到了很不错的良心促进效果。

    别看大丸和他对练的时候,哪怕没有出全力,也赢得很轻松,那是因为日向宁次对大丸几乎没有秘密,所以容易被针对克制,换个上忍试试,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按照你的说法,那我现在的实力,恐怕还不够让那个时候的大筒木舍人忌惮的,所谓‘看住他’也只是个笑话……”

    这一点,日向宁次是最担心的,现在的大筒木舍人是被拔了牙齿,减掉了爪子的老虎,真正恢复战力的时候,以日向宁次现在的水平,明显不够看。

    “你要努力啊,我对你有信心!”

    以前的日向宁次只有靠不住的家族,以及关键时刻帮不上忙的迈特凯护佑,现在可是有大丸的支持,缺的就是努力和时间的积累了。

    当然,现在最要紧的,是如何与大筒木舍人达成交易。

    身为俘虏的他,自然处在下风,没法和大丸对等谈判,但是,有些事情不是这么算的。

    让别人去自蹈死境,没点特殊的理由,是说不过去的。

    更何况,这个“月球人”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几乎没有外在弱点,总不可能让大丸将日向雏田和日向花火绑架威胁他吧,那样的话,日向宁次就先反了。

    至于用幻术等特殊手段控制,大丸是不敢的,在宇智波佐助身上的遭遇,让大丸很忌讳用这种完全不留余地的做法,说不定这些家伙的血脉里面就埋藏着什么陷阱,冒出个不知道多少年前的先祖,让大丸好看。

    ……

    几天后,一直没想到完全措施的大丸,愁眉苦脸地靠坐在窗前,沐浴着冬日暖阳,时不时端起边上小几的热茶喝几口,不远处的办公桌旁,千正在核对一大堆名单,偶尔起身为大丸加点茶水。

    良久之后,大丸的“冥思苦想”似乎告一段落,回过神来,打了个哈欠之后,回过头来问道:

    “夜目哪去了?”

    “木叶村忍者学校的傀儡术基础课程以及飞行技巧入门,邀请她去讲课,说是交流经验什么的……”

    “哦!”

    以前也邀请过大丸,只不过排面太大的“赤之沙尘”大爷婉拒了,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懒得参与,说多了他们也不懂,讲得浅显了又没有意义,

    “扩大名单复核,结束了吧,有合适的人选么?”

    千抬起头来,揉了揉有些血丝的双眼,微微一笑:

    “你那个筛选标准,基本不可能有人符合,所谓查验也只是尽人事……”

    连后半部分的“听天命”都不存在,可见结果不乐观。

    大丸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我也知道,可到底不能放弃。万事俱备,不能在这点‘小困难’上难住……”

    “你的‘小困难’,别人的生死危机啊!”

    千的感慨,大丸何尝不懂?

    可除了大筒木舍人,再没有相对靠谱的了,有实力的脑子不正常,脑子正常的不好控制,好控制的实力不够。

    最后,还要保证让“补位”者留有一线生机,不能真的不给人活路。

    “你要不要和当事人谈谈?互相试探然后猜测对方的动机,总会有偏差的,或许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难……”

    “我试试吧!”

    大丸应诺。

    有些事情,可以尽力促成,但是不能强求,忍界目前关于大筒木辉夜复活的危机,其实和大筒木舍人没有任何关系,他的立场应该是中立的,坐看事态的发展就好,出于自保的目的,协助大丸和砂隐村建设,并不代表他就站大丸这一边。

    可能在他眼中,忍界还在,人类没有死绝,就不算违背先祖的教诲。

    另外,人柱力丢失了体内的尾兽,是致死的危机,但未必会真的死掉,挽救的方法也是有的,但是对十尾人柱力不一定好使!

    真说起来,大筒木舍人,也是大筒木辉夜不知道多少代的正儿八经玄孙。

    “其实,还有一个麻烦,封印大筒木辉夜,其实是大筒木羽衣要做的,难道说,要和六道仙人唱反调吗?”

    千突然问着,大丸一愣,本能地回答道:

    “神树才是需要封印的存在,忍界太小,容下了它,就没我们自由生存的空间了!等等,你是说,封印十尾,让大筒木辉夜保留复活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