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赤之沙尘 范仪同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怂恿

    一年到头,辞旧迎新,整个“快援队”的琐事很多,但真正重要的早已经处理完毕,身为首领的大丸大手一挥,提前三天让部下们放假。

    除了几名主要干部留下来公款吃喝一番,算是给一年的辛苦小小的安慰,再无其他让人喜闻乐见的环节了。

    如今大丸自然用不着再辛辛苦苦收集消费券,带大家去吃打折促销的所谓大餐,而是爽快地在“太福怡”美食屋定下了包间,还贴心地在“日月星”温泉旅馆包下了两个大浴场,等大家吃饱喝足之后去放松一下。

    酒足饭饱之后,美滋滋地在冒着腾腾热气的露天温泉中,就着小菜喝着温润的清酒,也算是不错的享受了。

    至于会不会有人偷窥什么的,隔壁的女汤可能更加需要注意。

    头顶着轻柔的毛巾,靠在用玉石精心雕琢的石枕,大丸半仰头,看着随雾气摇曳的点点星光,微眯着眼睛假寐。

    正在愣神间,周围水声响动,大丸微微偏过头。

    “怎么,有事?”

    同样一副懒散的态度,耷拉着眼角的奈良鹿丸轻声回应:

    “难得有工作之外的相处时间,随便聊聊?”

    “平时大家都太忙了……”

    微醺的大丸,将载着酒樽的浮碟推到一边,对面的少年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兄弟,不到能喝酒的年纪,私底下如何投喝酒大丸管不着,这个时候不能太失礼,

    “年底的‘散伙饭’,也是团建的一部分,不算闲暇!不过,你要是有什么疑问,不太麻烦的,我也能解答一二……”

    “你似乎很清楚我的某些想法……”

    奈良鹿丸哼哼着,有些不爽大丸总是能戳中人心的软弱处,却又按捺不住躁动的心,

    “有时候,我都在怀疑,别人对我头脑的过高期待,是不是在捧杀我?”

    “智商溢出了,偶尔会感到苦闷,也是正常……”

    大丸笑着说道,

    “脑子这种东西,绝大部分时候,及格就行,太过显而易见的聪明,并不是好事……”

    “怎么说?”

    奈良鹿丸灵机一动,不由得追问道。

    “人心的复杂这一点,我就不多说了,想必你也懂!其实吧,以好头脑著称的你,在很多人眼里,可能比冲动易怒,心性无常的漩涡鸣人更好对付!”

    “思维模式?”

    大丸点头确认了奈良鹿丸的判断:

    “蠢笨的人各种各样,聪明人却大同小异,最多只是在智商程度上略有差异。”

    顿了顿之后,大丸打了个哈欠,慢条斯理地进一步解释道:

    “对我、五影、大名、豪商、大贵族这样的人来说,不怕手下的人聪明,就怕笨到不可控,越是聪明,越是能找到最轻松,最有利于自己的路,他们能认清形势,趋利避害,机巧权变,就比如你,我和火影五代目纲手,就可以在你身边布下一道道并不算强制的束缚,你就会按照自己的秉性,选择我们想要的道路……”

    “所以,我以为的自由选择,只是自己以为的……”

    奈良鹿丸喃喃自语着,

    “越挣扎,越痛苦,反而会生出更笨一点会好一点的想法!”

    “聪明是很难得、很有用的品质,但是其本人不能将其视为唯一的依靠。”

    大丸拍了拍奈良鹿丸已经长高了不少,但依然有些稚嫩的肩膀,

    “我听说,以前漩涡鸣人宣扬自己想要成为火影的梦想的时候,引得全村嘲笑;聪明如你,是绝对不会干这种傻事的,因为它太难了,明显超出了当时的你的能力。”

    “难道说,聪明不是优点吗?”

    “当然是……”

    大丸很肯定给出了回答,

    “在我看来,‘聪明’这个评价,代表着一个人有以付出最小的代价,让自己活得更轻松,更舒适的能力,这在其缺乏自主生存能力的时候,比其它个体占有巨大的优势。不过,在更高层面,就不怎么管用了,其最核心的缘由就是,我这样的主宰者,需要一些聪明人帮我,但我不希望自己麾下都是聪明人。对一个社群来说,每一个个体都是懂得趋利避害的聪明人,会让管理成本高到整个体系崩溃……”

    “你是说……”

    奈良鹿丸若有所悟,

    “所谓的‘聪明’,是让自己在和其他人竞争的时候更快地脱颖而出,是一个‘团体’属性,当成长到足够的高度,以往靠‘聪明’养成的行事作风,反而成为桎梏?”

    “说是‘团体属性’么?”

    大丸忍不住嗤笑道,

    “其实也不算错,没几个‘蠢货’衬托,怎么显出‘聪明’来?其实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在具有‘社会’、‘社群’或者‘组织’的环境中,才能发挥作用的能力,可到了我们这个程度,你不再是鸿雁南飞的头雁,而是振翅高飞的孤鸿,搏击狂风暴雨的海燕,在无人涉及的领域披荆斩棘,硬生生开辟出一条前路来,这个时候,你的社会属性的‘群体生存智慧’的重要性就极大下降了。”

    见对方还在思索,大丸直接了当地点名了关键:

    “强者都是独来独往,只有弱者才会成群结队!你可以认为,自己的实力不够,或者聪明才智,还没有超凡脱俗到可以改变命运的程度。”

    心头震动的奈良鹿丸压低了声音,像是在问大丸,又是在问自己一般询问着:

    “习惯了用聪明才智走捷径,让我失去了真正宝贵的强者品质么?”

    “如果,是我先前怂恿你竞争火影之位的话,让你感到苦恼,那我得郑重道歉……”

    想了想之后的大丸,明白了真正的问题所在,

    “如果你只有这种程度的器量,未来的成就也就只是个秘书、顾问的程度了,将我说的给忘了吧……”

    对上位者来说,聪明人好摆布多了,一小撮聪明人的集合,比数量更多的乌合之众还要好对付。

    就在大丸准备起身离去的时候,奈良鹿丸最后切齿问道:

    “孤独的勇者,确实更有说服力,但是,如何让其他人追随自己?如何提高自己的魅力方面,聪明本身派不上用场……”

    “这个嘛……你们木叶村不是有所谓的火之意志么?现成的好东西啊!如果不懂的话,去找你的老师猿飞阿斯玛问问,什么叫‘玉’吧,或许会有收获……”

    大丸甩了甩毛巾,搭在肩膀上,头也不回地答道,

    “人类是一种社会性的群居生物,发展程度越高,越会剥夺一个人的独立生活能力,不管是聪明还是愚笨,最后都会被社会的大网牢牢捕获动弹不得,最后随波逐流,被命运推着前进,去往既定的未来,如果你不愿意虚度余生,想跳出这个漩涡,需要更加强大,更加聪明,更有魅力,更能凭借一己之力,扭转命运的方向……”

    待大丸走远,最后的几乎话都依稀听不见,奈良鹿丸才放松了身体,慵懒地将略有些冰凉的身体缩回温泉水中,深吸了几口湿润的水汽,待有些气闷之后,才长舒一口气。

    “他果然明白,如果只是要当火影或者成为大人物,不需要这么难,但是……”

    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的奈良鹿丸,叹息着说道,

    “改变自己,改变世界的契机,在哪里?”

    身为木叶忍者,成为火影,就能控制木叶村这个绝佳的平台,可真正以这个目标前进的时候,奈良鹿丸才发现,自己倚仗的聪明头脑,绝大部分时候都派不上用场。

    聪慧的大脑,是如虎添翼的翅膀,插在狸猫身上,也就能和蛇虫鼠蚁,猪狗牛羊比划比划,只有自己成为猛虎,才能成为飞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领袖。

    正如大丸所说,现在的奈良鹿丸,能够凭借自己的优势,在哪里都生存得很好,但是,想要更多实现自我价值,获得更多尊重,那就完全不够用了。

    ……

    正在奈良鹿丸冥思苦想的时候,穿戴好衣衫,回到下榻的旅馆,就见大筒木舍人正在会客室等着自己。

    到了一杯清茶,坐在大筒木舍人的对面,不待开口寒暄,对方先问道:

    “和那个少年说了那么多,他有点拨的价值么?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这两个命运之子存在,轮不到他来当木叶村的命运掌舵人……”

    “未来的事情,谁知道?”

    大丸嘿嘿一笑,大筒木舍人有本事听到两人了的对话,一点都不奇怪,

    “身为‘一超四强多菜鸡’的核心,执掌木叶村的火影,最好还是一个脑子正常的聪明人,志村团藏野心太大,认不清自己的定位;漩涡鸣人太过感性,我不喜欢和意外性太高的人共同执掌忍界未来的走向……”

    至少在砂隐村取代木叶村,成为最强的忍村之前,不要出现意外,打断风之国的上升势头比较好。

    在五影大会这个相对公平的体系下,借助外国的力量,尽快弥补风之国的缺陷,变得更加独立自主,甚至反过来输出实力之前,稳固的秩序,对砂忍是有利的。

    “宇智波佐助呢,他也不行?”

    大丸遗憾地摇摇头:

    “那个少年,要是没人刺激他,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惜,宇智波家族的遭遇,使得信任太过脆弱,木叶村民还没有做好接受一个姓宇智波的人坐到火影位置上……”

    “另外一个人选日向宁次,不也还不错么?”

    “日向家族……拖了后腿……”

    说着的大丸,都忍不住叹息。

    日向这个千年豪门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身为分家的日向宁次,也不可能得到家族的鼎力支持。

    一个随时会被日向宗家弄死的火影,哪个木叶村民接受得了?

    如今的大丸,对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有点打算了,漩涡鸣人成为火影七代目的希望不小,真有那么一天,也不是不行,但总觉得有点麻烦。

    “你既然觉得空有魅力和热情的漩涡鸣人搭配聪明的顾问团,会给砂隐村带来麻烦,就觉得奈良鹿丸当火影会比较好?”

    “我啊,喜欢和聪明的首领打交道,说服他们,靠着利益交换和布局大势就够了,要是漩涡鸣人……”

    大丸撇了撇嘴,

    “我还得考虑以他的秉性和当前的心情,是不是谈判的好时机,揣摩人心和权衡利弊可是难多了……”

    “那你为什么又以算计风之国和火之国的人心向背为前提,安排第四次忍界大战之后的事项?”

    “一个人是聪明还是愚蠢,有没有算计的价值,需要很麻烦的测算,一群人么……”

    大丸伸出食指,在大筒木眼前晃了晃,

    “不用怀疑,绝对是蠢货!”

    只要给大丸足够的时间,就能设计一个足够完善的社会体系,将大家都囊括在其中,成为社会化的一部分,剥夺其个人独立生存的能力。

    大筒木舍人叹了一口气:

    “看了你的那些笔记,什么需求层次,社会人格,倒是真把社会性的‘反人性本能’的趋势,剖析得入木三分,越是‘合格’的首领,确实越好应付……”

    以奈良鹿丸的聪慧程度,很快就能明白大丸的意思,可就算如此,依然不会改变什么,当走上同一个高度的时候,谁愿意身边站着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捅出大篓子的冲动家伙?

    “那……我呢?既然没杀了我,想必是有什么要我去做吧?”

    说到这个正题,大丸于是将自己的一些想法告诉了大筒木舍人,被怂恿着去“死一次”的正主,倒没有恼羞成怒,而是饶有兴趣地问道:

    “你居然想要和那些个不知道心性如何的‘外星人’打交道,这可是六道仙人都拒绝的路……”

    狼群会和羊羔谈判,吃肉的时候该用什么样的礼仪、吃法和可持续发展的牧场规划么?

    在食物链上不对等,双方就没有和平共处的基础。

    大丸解释道:

    “大筒木辉夜能不能活我不是很在意,我是在探讨成为十尾人柱力后,还能活下来的可能,这关系到你是不是有一线生机……”

    “我原以为你不会弄死我,毕竟我还有用,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我如果能保证你不死,你愿意吗?”

    “这个不用你做,我们大筒木一族本来就有这样的能力,别把我和那些血脉稀薄的混血儿相提并论,你以为大筒木辉夜,能够跨越千年复活,凭借的是什么?”

    “那还真是……”

    大丸讪笑着,

    “厉害了……”

    “不过,现在的我做不到,必须成为十尾人柱力,获得轮回眼或者转生眼才行……”

    “明白了……”

    继承了月球上大筒木一族财富的大筒木舍人身上的秘密,看来比大丸想象中的要多多了,看来以后得好好“挖掘”一番了,

    “剩下的,就是谈条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