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乡请淡定 木鱼和尚

第二百一十八章 藏龙卧虎

    刘老师见了赵起武就挺开心的。

    他今天还有课呢,听老赵说要来,特意给人换了课,在店里等着的。

    对老赵拎的东西他也没在意,连推辞都懒得说一句,学习要紧,别的都不重要。

    还是老板娘接过东西表示了一下感谢,然后也不当那是枯草烂树枝,挺郑重的把东西收了起来虽然她不认识药材,但是至少认识老赵开的那什么车,开这车的人,能送些枯草烂树枝嘛!

    那边刘老师已经迫不及待检验老赵的学习成果了,不等他过去就开始叽里呱啦的说话,还是无缝切换,几种语言轮流着来。

    老板娘坐旁边看的一脸无奈,这人当老师入魔了,前半辈子她还会争争吵吵的,现在早就习惯了。

    赵起武一开始也有些乱,不过逐渐的,就适应了刘老师的节奏。

    其实也简单,两人就是聊一些简单的话题,聊点老赵学习的情况,介绍一些北外的情况等等,这些老赵应付下来完全没问题。

    然后刘老师又拿了几本书过来,国外原著读物不带翻译的那种,刘老师看着让他用俄法两种语言中的一种来读,然后用另一种来翻译,到后来就干脆让他直接翻译。

    不知不觉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老板娘都打算回去做饭了,老赵请两位吃个饭。

    老板娘推辞不过,但是店面还要有人看,于是就俩人吃了饭,回来给老板娘打包了一份。

    然后接着学习,反正小书店里的书够多,刘德胜一开始还给老赵挑选简单的初级读物,到后来就干脆随手抽一本,考较老赵的本事。

    老赵觉得自己等下肯定得去补补脑子。

    以前他可从来没这么用功过,考高中的时候就迷迷糊糊,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水平,反正是觉得忽然之间觉得课程变得简单了,稀里糊涂就考上了高中。

    然后高中课程又不难,他就开始学别的东西,想到什么就学什么,就是边玩边学的。

    哪像现在,刘老师简直就是赶着他跑的,让他不得不在突击学习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刘老师也认真的很,几乎头不都抬的,有学生来买书和他打招呼,他也就是点下头,接着继续教导老赵。

    有几个学生还特意问了问老板娘怎么回事儿,知道之后也不敢来打扰,赶紧拿着要买的书走人。

    等到下午四五点的时候,老板娘突然插话道:“老刘,你指导学生也得有个分寸吧,你们俩都学了一天了,要不你先歇会儿,让赵起武同学也歇一会儿?”

    老赵愕然,抬头一看,心中顿时惭愧无比。

    他只以为刘老师是为了压榨自己的潜力,一个劲儿的给自己找书读,却没注意到,刘老师这一天下来脸色灰暗,一脸的疲惫。

    以前老赵只见过干活累脱力的,却没见过刘老师这种,纯粹是用脑过度的。

    老赵自己铁人似的,他都觉得累,刘老师也不轻松。老赵翻译的时候,刘老师也得在脑子里转圈,还要给他查漏补缺,一些语法上的小问题,生活上的习惯口语和书面语的区别等,都要给他指出来。

    所以这一天下来,被考较的人累,当老师的也一点都不轻松。

    老赵很惭愧,赶紧停了下来:“刘老师,你先歇会儿吧!”

    “我没事儿。”刘老师脸色疲惫,但是精神倒是旺盛的很。“你上周来还什么都不会,一周多的时间,能把两门语言学习到这种程度,足够了。这已经是天才了,至少我没见过有比你脑子更好用的。现在你需要的,就是多练习……”

    “刘老师,你还是歇会儿吧!”老赵放下书站了起来。“你坐着,我来给你按按放松一下。”

    “你还会这个?”刘德胜愣了。

    “试试你就知道了。”老赵笑嘻嘻地活动了一下手脚。“不瞒你说,咱是专业的。老板娘,你怎么一脸不信呢,不信你看着啊!”

    其实就是开玩笑,老板娘看到他停下来,哪怕他说的是假的安慰的话,也挺开心的至少这证明了老刘教了这么一天,当学生的心里知道感激。

    本来刘德胜想拒绝的,但是老赵和老板娘开了个玩笑,现在老板娘还笑吟吟的看热闹似的,他也就没拒绝下来。

    老赵的按摩手法纯粹自学的,但是手法绝对够熟练,哪怕是按的不对,糊弄外行也没问题。

    关键是不管按的对不对,都会有效,那就连内行也没话说了。

    刚按了几下,刘德胜就忍不住感慨:“哎,还真有效啊,我这会儿感觉舒服多了。”

    说完还怕赵起武不信,给他解释:“我看书过度会头疼,这是老毛病了,现在你这么一按,都好多了。”

    老赵用一脸吹牛的表情,说着绝对不吹牛的话:“那我一按就好了,别说今天好了,以后这老毛病也给你治除根了。”

    老板娘就乐呵了:“行啊,小赵你要给他治除根了,等下我就去给你做冰糖肘子吃去。”

    老赵很认真:“真的,今天恐怕不行,我和家里说了晚上回去吃饭的。要不明天?”

    “好好好!”老板娘是看这会儿刘德胜的脸色真的好了不少,心情大好。“不瞒你说,你师娘我当年也是专业的。就是跟了你刘老师,连肘子都买不起了,手艺才荒废了下来。这两年生活好点,才能偶尔拾起来以前的手艺。不比大饭店里差,我们家祖传的手艺!”

    刘德胜真觉得头不疼了,也来了谈兴:“你师娘可不是吹牛,我岳父以前是京城饭店的大厨,现在他的徒弟还有在钓鱼饭店当大厨的呢!”

    老赵震惊如斯……怪不得人们都说京城藏龙卧虎啊,这小书店的老板娘也不简单啊,刘老师说的这俩地儿,可都是办国宴的地儿。

    不过,老赵看向刘老师眼神就不对了,你说你老婆家里有这么大能耐,王磊还的问喊你声叔,估计你自己家里条件也不会差,那你是怎么把日子过的都过不下去呢?

    刘德胜还不知道老赵在腹诽他呢,还在那兴致勃勃的说:“以前我去过你师娘家,哎,那个饭菜,岳父做的东西可是真好吃。”

    回味了半天,还有一脸的遗憾:“可惜后来他不待见我,去了他也不下厨了,我就去的少了……”

    老赵心里直乐啊,脸上的表情都绷不住了,为什么听着刘老师的话,自己一点都不感觉到遗憾同情,反而是有种活该他如此的感觉呢?

    想想就明白,一开始你是个出国留过洋的老师女婿上门,人家肯定拿出来好手艺招待你。

    结果等闺女嫁人了才知道,你给人家闺女过的是需要辞职出来开书店才能过的日子,你岳父能让你进门已经不错了,还想人家亲自下厨给你做饭吃?

    对面老板娘看见了老赵那憋的难受的表情,也是乐得很,这俩都是乐,只有刘德胜还眯着眼睛,满脸的遗憾……

    笑了一阵子,老板娘看不过去了,招呼老赵:“小赵,过来歇会儿,别管他了,我看他是没事儿了。”

    刘德胜从迷糊中一下子惊醒:“别急,那个,我还准备了两份试卷,让他做一下……”

    “哎,这都学了一天了,你让人家多歇会儿怎么了?”老板娘脸色一寒。“你坐下,给我老实待着。小赵过来,喝点茶歇会儿,别管他。”

    老赵一看刘老师讪讪地坐着不敢动,明白了,这位刘老师平时生活上多半还得听老板娘的话,于是也不推辞,坐下去喝茶了。

    老板娘就说道:“刚听你说是在乡镇上的中学,你们那条件不是太好?那你现在能学这样,可是不容易了。”

    老赵一惊,刚才他和刘德胜说话,除了俄语法语英语交差使用,这老板娘听了多少啊?

    果然京城是藏龙卧虎,恐怖如斯啊!

    当时就把心里面老板娘的称呼,给切换成了师娘,老老实实回话:“条件是差了点,不过我以前不知道学。我那时候到初三才开始认真学了点东西,考上我们那破高中,我们村都说我们家祖坟冒青烟呢!”

    师娘哈哈笑了起来:“能考上就行,你那是关键时候发力,也挺好的。至少你以前玩的挺开心,我们家你师姐就不行了,从小就辛苦,小学到高中的老师都是我们熟人,等高考的时候,坚决不留京城,一定要报考海市的大学,今年也大四了,还不知道毕业明年回来不会来呢!”

    老赵终于忍不住问道:“师娘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呀?”

    “也是老师啊!”师娘乐呵呵地说道。“我水平不行,教个高中。后来这就开书店了。”

    老赵脑补了一下,对那个刚听说的师姐表示一下同情,家里俩老师,从小到大的老师都是家长熟人,还有比这更惨的吗?估计上课打个瞌睡,家里都能知道。

    换我我也报考个离家远点的学校,享受一下自由啊!

    不过这家伙嘴上说的话却是言不由衷的很:“那挺好的,从小能介绍你们俩的教导。”

    俩人闲聊了几句,那边刘德胜坐不住了,和热锅上蚂蚁似的,坐着来回蹭,等了一下又站起来晃一圈。

    小店就一间房子,堆的都是书,就那边桌子周围有点空地,他就绕着桌子转。

    老赵一看:“师娘我还是做题去吧,不然刘老师等不及了。”

    师娘看他也不累,就说道:“去吧去吧,我给你说,等你来上学,老刘就该劝你考研究生了,你别考他研究生,不然他天天追着你学习……”

    老赵一愣,随即在那边刘老师的一脸期待中,开始去做题了。

    ……

    刘老师在旁还看着他做题,遇到一些题目就一指:“这个划掉,你以前接触文学作品少,这些东西对你来说有点超纲了。”

    老赵默然在心里抗议,你要是拿份大学生的试卷我都不吐槽你了,你直接拿研究生的,这上面的什么作品之类的,我懂个毛线啊!

    不过好赖也做了个差不多。

    刘德胜刚才都看着的,等他一做完,一分钟不到就把卷子就改出来了:“这边有两个小问题,语法上的,你大意了,仔细想想应该知道,咱们刚才都说过。”

    老赵点点头,又开始做另一份卷子。

    做完了刘老师又重复了一下刚才那句话,不过又补充道:“可以了,你这是突击学习的,有这成绩就不错了。晚上你不是还要回家吃饭吗?那就赶紧回去吧,吃过饭早点休息,明天早上七点半,我在这等你,带你去参加考试。”

    “多谢刘老师了,也谢谢师娘。”老赵表示感谢。

    ……

    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已经准备大桌子饭菜,黄大妮看老赵回来就赶紧招呼他:“快点吃饭吧,吃完早点睡觉,争取明天一炮打响!”

    吃着饭,赵景山没忍住:“那个,今天去学习,你见的那个老师,怎么说的?”

    “问题不大吧!”老赵说道。“他好像是带研究生的,我看他好像也不知道大学生都是怎么特招的。就给我补了一天的外语。”

    “你外语不是都满分了吗?还补?”杨秀娥奇怪道。

    “不是高中学的,是我自学的,俄语法语。”老赵解释道。

    杨秀娥听得一脸懵。

    实际上一家人都不懂这些,反正儿子现在学习好,学的快就行了。

    吃过饭一家人就催着老赵去睡觉。

    小图强见到哥哥还没玩一会儿呢,很是不舍得,想闹着想让哥哥多玩会儿。结果还没开闹,刚露出个苗头,就被他妈给无情镇压了。

    黄大妮还怕睡不好,连金子和元宝都不让他带,让他带老爸说是怕他一个人睡不好,或者有个什么事儿,让赵景山跟着有个照顾。

    老赵和老老赵都是无语的很,你儿子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怕我(他)睡不好?

    但是也没法,家里的事儿别的都好说,唯独上学这件事儿,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变。只要和学习有关的,那都是天大的事儿,何况这是关系到上大学。

    黄大妮还交待说明天老老赵你要警醒点,别起床晚了,金子都知道叫儿子起床,你当爸的可别连它都不如。早点带儿子回来吃饭,去考试前不能在外边吃饭,万一吃坏了肚子……

    老老赵看着无辜的金子,敢怒不敢言,很想说我给你表演一把喝鹤顶红配砒霜吃,你儿子都能把我拉回来,你还担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