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乡请淡定 木鱼和尚

第三百零七章 新生军训

    有句话说的好,红花还需绿叶配。

    平时老赵看媳妇,就觉得好看,哪儿哪儿都好看。

    现在当柳清影那丫头和宿舍几个女生一起出来的时候,他就觉得,媳妇怎么一下子变得更好看了!

    同样是青春靓丽的女生,柳清影站在中间,就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并不是因为那条马天奴的裙子,也不是因为那双爱步的鞋子,更不是因为那块江诗丹顿的手表,纯粹就是那如亭亭玉立荷花般的气质。

    当然那颜值也不用说,老赵脸盲,说不上来有多好,反正看不够。

    那个赵虹艺还和柳清影一个宿舍,跟着一起来的。这小姑娘个头也不高,出来吃饭还换了套衣服,穿了个格子裙,下面还穿了一双黑色的长筒鞋。

    穿这鞋子,晚上脚得多臭啊!

    老赵腹诽一句,赶紧热情给几个女生介绍男生这边的人。

    柳清影当仁不让也当起了介绍人。

    等介绍完就集体出发,一大群人颇有种小学生集体春游的感觉,朝着学校外走去。

    这会儿几个男生已经开始朝那边瞄了,趁人不注意扫一眼,然后赶紧假装看风景。

    女生也差不多,都好奇嘛!

    都是刚从高中走出来的,宿舍里除了老赵,也就刘峰艾一文的形象还行,刘峰勉强有老赵二分之一帅嘛,艾一文也可以,就有有点娘气。

    这俩穿着打扮也比较正式点,自然就比较吸引目光。

    至于另一个极力想引起女生注意的井宽就悲剧了,那一脸的痘痘,女生们估计不太敢多看。

    所以说嘛,这孩子刚才还在说什么大家都同一个起点的,现在就明白了,还真不是同一个起点,就看现在,他就找到差距了!

    刘峰家的饭店叫飞来峰,客来客往的特别热闹。

    一群人进去的时候,外面的大厅里居然还有客人在等着。

    老赵感慨了一句:“怪不得人家生意做遍,不如卖饭。你们这生意越来越红火了!”

    刘峰谦虚:“平时也没这么好,这几天开学,好多学生家长还没离开。”

    陈四五奇怪道:“你也知道这句话?”

    老赵更奇怪:“这个都知道吧?”

    陈四五不好意思笑笑:“我以为这都是我们那流传的呢!”

    “应该是从古到今都有的话。”井宽抓住了机会表现一下。“民以食为天,人都要吃饭?这生意最好做。”

    “那也得有特色。”旁边几个女生都不大好意思搭话?赵虹艺就胆子大。“要不你去全聚德旁边开个烤鸭店试试?”

    井宽很想反驳一下,结果一看到赵虹艺那乌溜溜的大眼睛?当即表示:“也是。”

    不怎么说话的艾一文倒是开口了:“那也不一定?如果能把鸭子做的不比全聚德差太多的话,价格又能便宜多一点?生意说不定比在别处开还红火。”

    这家伙起了个名字像女生,人长得也像?不过看打扮就知道家里不差?能这么说,估计家里也是做生意的。

    信息不发达就这样,大部分高中学生都像老赵以前的同学们,接触东西很少?出门都傻乎乎的。

    像庄壮他们?还有几个不怎么说话的女生,这会儿进了饭店,跟着服务员朝里面走,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大部分学生都是第一次来京城,估计也是第一次进这种大饭店?走在里面都觉得不自然,脑子里都不知道想什么呢!

    老赵支持艾一文的观点:“现在那价格确实贵了点?要是有个便宜的,肯定能有不少被他们价格吓来的客人。”

    动辄大几十块的一只鸭子?一般工薪阶层真吃不起,随便吃点再加点其他菜?还没吃饱就的进去半个月工资了?敢放开肚皮那就不好说了。

    柳清影就兴致勃勃的:“我感觉京城里的饭店?生意都挺好的呀!”

    艾一文好像就懂人情世故多点,看了看柳清影再看看老赵,心里嘀咕,你们去的饭店,都是生意好的吧?

    田大刚就对柳清影的话信以为真:“这里人多,以前我觉得我们那人就挺多了,来到这里才知道什么叫人多。这里什么生意都好做吧!”

    这货是东北的,他说人多,庄壮就不赞同了:“我们那才叫人多好不好?”

    老赵笑而不语,比人多?呵呵!

    陈四五就感慨:“你们这都好,就我们那人少。我们那取个信,骑马要一天。”

    古亮表示优越感:“你们也太远了,我们那就好多了,半天就行。”

    这俩一个西北省的,一个是甘省靠青省的。

    其他人一听就乐了,但是年轻人又想得多,又觉得那里好荒凉,在那边说生活肯定不易。

    赵虹艺还安慰他们:“你们那天高地阔的,肯定也有优势啊!我一直在这上学的,以前出去郊游看了看山山水水开心的要死。”

    这都没有可比性嘛!

    不过一群人都是学生,想的就不多,你扯一句我扯一句的,也都挺开心。

    女生相对胆子就小点,说话多的就是赵虹艺,柳清影也说,不过只和老赵说。

    其他女生一直等到饭菜上来,才开始逐渐活跃起来。

    然后气氛一下子就更热烈了。

    除了田大刚傻乎乎的表示要喝酒之外,其他都很谦虚表示要喝饮料有女生嘛!

    总之气氛都还挺不错。

    ……

    等吃过饭回到学校,刚和女生分开,井宽就感慨:“唉,女生啊,肤浅!”

    其他人都忍不住笑,明显的,宿舍这群人里,老赵名草有主,刘峰和艾一文最受欢迎,其他几个也都能能有人聊,就井宽有点惨。

    老赵也没心思和他们多聊,在宿舍拿了东西,汇合了柳清影,就赶紧开车回家喂家里的动物小分队。

    到了家看着三个家伙在院子里吃饱了就乱跑,柳清影担心:“咱们军训开始的话,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出来。听说还有半夜喊集合的,那咱们不就出不来了。”

    老赵一想有道理:“那把它们送我爸妈那里吧!”

    于是又送了三个家伙去家里。

    再回来就要赶紧休息了,反正老赵劝着柳清影赶紧休息。

    等柳清影睡下,老赵等了一会儿,就起飞了。

    接下来不知道什么情况,他要提前飞一圈去。

    进入九月份,西萨那边暖和的日子就一天少一天,指不定就忽然一场大雪落下来,交通断绝,每一个居住点都要成为孤岛了。

    自从这里下能洗澡的雨,老赵这神医身份也就该扔了。

    到了这边就只管收药材,最后几个地方的,忙活到凌晨也就收完了,然后给下了一场雨。

    安抚了一阵子这边山谷里的三个猛兽,老赵还去看了看银子。

    银子好一段没见老赵了,见到他就一嗓子开唱了。

    老赵吓了一跳,飞过去拍了它两下,刚奖励了一下它最近当坐骑流的辛勤汗水,就听到了旁边房子里的声音:“谁呀,银子,有事儿吗?”

    屋子里的老马现在对银子相当的紧张,享受福利的同时,他也开始有些担心起来银子这么受欢迎,这么有面子,万一跟着自己有个好歹,那些牧民们见到自己的态度,还会这样热情吗?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肯定不行啊!

    别说热情了,万一银子出点事儿,搞不好这些人直接把自己当仇人了。

    所以听到平时很安静的驴子突然大叫,他不敢怠慢,披着衣服喊着话就往外跑。

    出来就看到银子在仰着头,望天!

    老马好奇,也抬着头朝天上看除了星星这也没啥啊?

    过了一会儿银子有些烦躁,老马赶紧用梳毛来安抚它,结果今天银子居然不大乐意,被梳着毛还有点烦躁不安。

    虽然也没什么大动作,但是老马和这头驴待一起半年多了,相当了解它,知道它就是在烦躁。

    似乎烦躁中,还带着点高兴的味道?很奇怪呀!

    老马猜不出来原因,话说他还找几本养殖技术的书,专门对驴子这种动物做了研究,可惜除了知道这是一头珍稀保护动物,其他也没什么成果。

    人们经常说人倔,就爱说一句‘你属驴的啊,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就很能说明驴这种动物的脾气。

    没别的办法,老马就只能一边嘀嘀咕咕的安抚,一边使劲给它刷毛。

    结果就这一会儿的动静,哗啦啦前院饭店那边跑过来一群人:“怎么了怎么了?”

    老马接解释:“不知道,我听到它叫了起来,就赶快跑了出来。就看到银子抬着头看天,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我给它刷毛,你们看它还这样。彭措叔叔,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吗?”

    彭措老头一抬头,看看天,再看看银子,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话,老马很郁闷,他听不懂。

    要说来这里工作半年多了,怎么也该能听懂点。

    但是他来了之后这些人太客气了,出门都带翻译,生怕他和牧民们交流不好,平时在这里和他说话也都是尽量用普通话,总之就是非常照顾他。

    照顾的后果就是,他本来打算学西萨话的计划,就一直拖啊拖就像经常喂饭的孩子动手能力差,笼子里的金丝雀学不来雄鹰那样面对风雨,反正老马是没学会西萨话。

    就在老马的茫然中,彭措老头说完了,很是礼貌的冲银子有说了一句,然后双手合十对着天空嘀咕了几句,他身后那一群老的少的也都如此,让老马更莫名其妙了。

    再然后彭措老头对老马说道:“没什么事儿,已经好了。”

    一挥手,带着老的少的就往前边去了。

    老马就傻眼了,刚发生了什么?

    又是这种好像所有人都知道,只有自己不知道的事儿发生了!

    难道天上真有什么?银子看到了,人的眼睛看不到?

    他仰着头,脖子都有点酸了,还是没看出来什么。

    最后想了想,也学着彭措老头刚才的样子,合十冲天嘀咕了几句。

    他说的是:“银子是我兄弟,银子是我兄弟,银子是我兄弟……”

    不知道说什么呀,他接触到最神奇的就是银子了,就念叨银子吧!

    ……

    老赵这会儿都已经跑到家了。

    家里还有媳妇,他飞的就快了点。

    鬼鬼祟祟的把药材都放到破房子那边,再溜进自己的屋子,躺了一会儿就爬起来,准备早餐了。

    柳清影也起得挺早,俩人吃过饭就直奔学校。

    这会儿学校里的新生就好辨认多了,都是一水的军训服,大部分都还兴致勃勃的,显然对即将开始的军训有些期待。

    没让这些家伙们期待太久,很快米佳佳就带着个教官跑来了。

    简单一介绍,让学生们知道这个看着也就二十多岁的教官叫洪长庆,接着就是让大伙儿听指挥。

    洪教官很直接,上来就让列队。

    四十几个人的班级,列队还是挺快的。

    然后就到了操场上,没别的,继续列队走步,反正就是军训那一套。

    一开始都挺兴奋,兴奋着兴奋着,就开始没劲儿起来,还以为能摸枪呢,感情就是让站队列。

    好在没多久,太阳毒辣起来的时候,洪教官就微笑表示:“大家可以休息一下了。”

    赵虹艺举手发言:“教官,我现在是代班长,我去给同学们买水喝。”

    洪教官摆摆手:“不急不急,这才刚开始,先别喝水。”

    然后就不等赵虹艺发问,就笑眯眯地说道:“这算是开胃菜,大家可以看看别的班级。我是带过几次军训的,知道你们的体力。你们看那边得,第一次来的,直接把你们当新兵了……”

    隔壁一个班的教官更年轻,队列刚整好,就开始带着跑步。

    就这一会儿的时间,小教官嗓子都喊的冒烟,一个劲儿对学生们喊一二一,还让同学们跟着喊口号,那学生们就别提了,几圈下来,和溃败三千里的逃兵似的。

    同学们顿时深感荣幸,幸亏分到一个好教官啊!

    赵虹艺还代表大家恭维教官:“还是洪教官好,我们太有福了!”

    “嗯嗯,不用夸奖我。”洪教官继续笑眯眯地。“休息完了吧?现在准备好,我吹哨,你们列队。一分钟时间,站不到队伍里的,三圈。唿……”

    这就是个坑人的笑面虎教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