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乡请淡定 木鱼和尚

第三百五十九章 拍动物广告

    下午的时候,几个人又在居住点周围转了转。

    等晚上回到饭店的时候,一个中年人已经把摄像机给送到了。

    老马都忍不住感慨,有些时候,这地方办事就有点太‘糙’了,说借东西都不担心别人不会用,也不需要多少手续,直接就把东西拿出来。

    不过他也不好说什么,反正借东西的是老赵,坏了肯定赔新的,不会亏了人家。

    吃晚饭的时候老马还和老赵商量:“明天准备怎么拍,要不要人来配合,你提前说一声,我准备一下?”

    “不用不用。”老赵一挥手。“明天你就上班去吧,我们去远点的地方拍,得租个车跑,晚上都不会来了,估计得几天,你忙你忙的。”

    “真不用?”老马郁闷了一下。

    “你忙你的,我们俩就是胡乱拍,到处转。”老赵笑了起来。“再说了,你还怕我们俩在外边饿着肚子吗?”

    “开车乱跑找不到回来的路怎么办?要不你们还是骑着银子……”老马觉得自己不用担心老赵,但是他又不是非常肯定。

    “要不,就带上银子?”柳清影在旁提议。

    “嗯,那就骑驴去。”老赵立刻改了口。

    ……

    晚上躺床上,老马开始回忆今天一路上的事儿。

    好像一切都挺正常,牧民们的反应都挺正常的反正从他来这里,那些牧民招待自己都这样,热情的很。

    不过,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到底是哪儿呢?

    想啊想啊,想了半天。

    最后郁闷的很,一拍脑袋,不想了睡觉……

    就这一下,他忽然醒悟过来了一直觉得不对的地方。

    摸脑袋这事儿就不对劲儿。

    在这里小孩,甚至还有婴儿的脑袋,是不会让人随便摸的,这是老马没来就知道的习俗。

    所以老马从来就一直谨记着,到现在已经养成了这个习惯,从来没犯过这种错,时间长了,也就忘了这习俗。

    而昨天晚上他起床就看到老赵摸人家小孩的头,主要当时大伙儿反应都挺正常,他也没在意。

    甚至直到今天老赵那么干,他好奇的还是为什么老赵要摸那么一下,而没想起来,这动作本身就是犯忌讳的。

    至于老赵那解释,拉倒吧!

    看来问题就出现在这儿了,明天得想个什么办法问问。

    怎么问老马有点头疼,小武那家伙变化挺大的,以前多朴实一孩子,现在滑不留手的,嘴里没实话。他又不是柯子那帮家伙,和老赵熟的狠了,年龄又差的没那么多,有时候可以耍赖缠着问。

    想象着想着他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老马睁开眼就想到了昨天的问题,于是继续想,怎么问呢?

    那家伙要是不说实话怎么办?自己如何应对?

    设想了好几种老赵的后续反应之后,老马突然觉得不对,外边怎么那么安静?

    老赵那家伙的宠物一大群在院子里,应该很热闹的才对……

    起床就知道了,人跑了!

    院子里清洁溜溜的,到前面饭店一问,彭措老头笑眯眯地:“你问多金客人吗?他们说早上出发凉快,一大早就走了啊!”

    卧槽!

    ……

    老马想着怎么应对老赵的耍赖的时候,老赵都带着柳清影,跑到玉州一个小地方吃早餐柳清影昨晚上嘀咕着说都想念家里的胡辣汤油条,有点想。

    当然也不能回老家三河镇吃早餐,熟人多。只能随便找个离家远一点的没去过的城市,反正就吃顿饭,也不会引人注意。

    吃完之后俩人还买了一大堆吃的,才驾云重新飞上了天。

    接着跑到半路上一处无人的地方落下去,金子银子元宝几个家伙,还有他的‘远房表哥’都在这儿等着。

    把东西扔给几个家伙吃着,俩人重新商量了一阵儿,等金子它们吃完,老赵就吩咐:“表哥,走了!”

    于是表哥立刻招来云雾,带上了金子银子它们还有老赵,直飞铜板皮钱它们在的山谷。

    等到了上谷,老赵伸手一招,表哥就变成了表……手表。

    那会儿老赵还得意的表示:“咱们这才是真正的‘表’哥,手表变的……”

    第一次知道表哥这个称呼,原来可以这么解释的柳清影,先是哭笑不得,再看老赵搞怪的样子,最后差点没笑岔气。

    本来老赵还打算再变个表嫂,不过柳清影的手表他接触的少,变出来傻不愣登的,最后就只有表哥。

    山谷里虽然少了一个‘表’哥,但是金子它们见到了花花铜板皮钱三个好朋友,热闹的很。

    特别是银子最兴奋,它可是好久没有这么撒欢了,就它嗓门大,昂昂昂地叫着满山谷跑……

    老赵则是在一旁调试摄像机。

    这也没法,做戏做全套,哪怕能立刻回家拿,也得在这边借,借了还得用,不然回头没法解释。

    等到一切就绪,老赵就安排起来了:“小影……算了,我就自己来,你站一边,看到不对的地方就提醒一下。花花,金子,你们各就位……”

    各就位就是让这些家伙都摆好姿势,老赵还让它们的嘴巴一张一合的,拿着摄像机对着拍。

    其实拍的很快,因为所有的动物都配合,让干啥就干啥,不懂的老赵比划一下就知道跟着模仿,几个很简单的动作,扭头东张西望,或者张嘴模拟说话,最后开心的大笑……

    当然最后的镜头要加上道具,比如花花铜板它们面前的是一堆肉,金子面前的是带肉的骨头,豆豆面前就是几根树枝……

    柳清影等他拍完,就有点疑惑:“这样能行吗?”

    “肯定能行。”老赵有信心。“等效果出来就好了。你忘了我以前拍摄的那些东西,一开始你看的原版底片那都是什么样,等到被处理之后,做成纪录片,那又是什么样?”

    柳清影一想,只剩下点头了。

    不过她这么一打岔,老赵又觉得不过瘾了:“你说的对,我拍摄的有点少。我应该多拍点镜头回去。等到将来广告上映受欢迎,就可以让广告部的人,加点素材,分成电视版的,网络版的,给制作成一系列的广告……”

    “我觉得肯定受欢迎。”柳清影看着老赵很有点崇拜。“别的这种动物广告,动物都是傻的,而且有的制作的假的,一看就知道。咱们这是真实的,你看皮钱……这名字真不好听……我觉得它的反应就挺逗的……”

    老赵一想:“那这样,我再弄台电脑过来,咱们多跑几个地方拍摄去。”

    “买电脑当道具吗?”柳清影不舍得。“万一它们给碰坏了多浪费?”

    “那怎么办?”老赵没反应过来。“如果现在没有,等后期用特效加上,那花的钱比电脑还贵了。”

    “要不,买个假的怎么样?”柳清影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如何节省钱。“反正就是摆着当样子,回头有需要出现电脑开机状态的画面,就切换一下好了……”

    “那也行。”老赵一想也是。“我找旧电脑市场,买两个空壳子,估计要不了多少钱。”

    “那你再买点吃的,中午的午饭也准备上,这样中午不用找地方吃饭……买几个饼子带点水就行。”柳清影继续指挥。

    “你不去?”老赵诧异。

    “不去了,你自己去跑快点,我在山谷里和它们玩。”柳清影挥挥手。

    但是老赵不放心,于是把手表一扔,‘表’哥出来了!

    ……

    于是本来只有一个小时就能完工的活儿,因为两人时不时的突发奇想,就折腾了一整天。

    后面有草原上拍摄的,有在山峰上拍摄的,还有跑到悬崖峭壁上,还有一些积雪经年不化的高山之巅拍摄的。

    幸好这几个动物被老赵隔三差五加状态,和原来都不一样了,不然这么一会儿在大太阳底下,一会儿跑雪山上,非得大病一场不可。

    拍摄完把那电脑壳子找地方一扔,不要了这玩意儿不值钱还占地方,不管带到哪儿,别人都不会说他们会过日子,只会说他们败家,随便走一短路运费都得比那两个壳子贵。

    把金子它们往山谷一扔,继续让表哥帮忙看着点,老赵一挥手:“走,回家吃饭睡觉去。”

    反正天人府那边没人,俩人悄摸摸地溜屋里,能睡个安稳觉。

    结果柳清影朝着东方遥望:“回家太远了点吧?得一个多小时了。”

    “那这也没地住啊!”老赵惆怅。

    “你以前不就住山洞吗?”柳清影一脸的跃跃欲试。“以前你自己住山洞,现在我也要体验一下。”

    “里面脏兮兮的。”老赵为难了那么一下下。“那咱们去吃点饭,买点铺盖过来?”

    “行!”柳清影一摆手。“出发,等下记得在买个扫帚什么的,把里面稍微打扫下。”

    “再买个手电筒……”

    ……

    手电筒拧掉了灯头,那就是照明的灯。

    吃过饭回来的柳清影在几个手电筒的灯光下,铺好了垫子席子,气温已经降下来了。

    老赵直接往上一躺:“怎么样,住山洞什么感觉?”

    “体验一下嘛!”柳清影顺势一躺,拉着他胳膊当枕头,扯过来被子。“以前你自己在这里都怎么过的呀?”

    “读书看书。”老赵一想自己那会儿傻乐的时光,颇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然后就算账,算着忙几天又能挣不少钱,天天美得很。”

    “现在就不美了吗?”柳演员上线了。“你是不是嫌我打扰你清静了啊?我天天跟着你,你肯定没以前那么自在了是吧?想想你以前多好,一个人想飞哪儿就飞哪儿,自由自在,多好啊!”

    “是啊!”老赵感慨道。“我还记得我带爸妈去川省找外婆,他们俩不舍得住好酒店,住了破旅店还不给我开房间,让我晚上飞回家去住……”

    柳演员一下子就演不下去了,哈哈笑了半天,最后笑的捂着肚子,还故意说老赵:“你会飞吗?破旅店总也得二三十块钱,你飞回家住,这不就省了钱吗?其实黄姨还是不会过日子,她应该白天来,晚上一起回去……”

    “你以为她没这么想过吗?”老赵提起来都是心酸。“她是怕白天到处打听,万一被打听的人回家说了,左邻右舍的人有知道消息的,联系不上他们。”

    “住个破旅店,那是为了有个落脚点,消息能传到我舅舅耳朵里,他们知道去哪儿找……你是不知道他们,一开始他们不敢让我乱用腾云驾雾,后来觉得挺方便,搬家的时候,连家里的破瓦罐都往京城搬……”

    柳清影支持未来的公公婆婆:“本来就挺方便,你又不怕累,多跑几趟怕啥了?”

    “你懂个啥,我运白菜一趟都能挣几千块。”老赵不忿的很。

    “那你带着我飞不挣钱,是不是挺遗憾的啊?”柳演员就不给他讲理的机会。“要不下次咱们来回飞,你也带点货?”

    “那也不是不行。”老赵嘴硬道。“像以前晚上去深城那边吃饭,顺便进点便宜衣服,回来找人批发出去,转手挣个几万块和玩似的。”

    “嗯嗯!”柳清影点点头。“那明天早上你就别着急玩了,这山上有药材吧?你去采点药材带上,飞到哪儿卖了都行,反正挣钱。”

    “没错,我就是这个想法。”老赵继续嘴硬。

    “那赶紧睡吧!”柳清影很支持他。“明天早点起来去采药材,实在没药材,捡点干柴拿城里也能卖钱……”

    “睡这么早?”老赵反应过来了。“我就是说说……”

    “肯定得早睡啊!”柳清影装傻。“不然明天怎么干活……”

    ……

    第二天起床,柳清影睁开眼就看见老赵在摆弄摄像机:“怎么了?今天还要拍摄吗?”

    “没错。”老赵嘿嘿乐道。“我想了,要拍就多拍点。”

    “拍什么?”柳清影奇怪。“昨天不是都拍过了,你又有想法了?”

    “今天不怕咱们养的了。”老赵说道。“拍别的,这里动物多着呢,狼群,牦牛,羚羊……”

    “它们可不会配合你,你不能每次见一个动物都给它们来个起死回生让它们配合你吧?”柳清影问道。

    “放心,才不需要。”老赵有信心。“我让你看看,我是怎么让野生动物配合我拍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