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乡请淡定 木鱼和尚

第四百二十四章 小镇规划

    柳清影站在一块大石之上,山巅的风吹得她的头发随风飘舞,不过她没在意这些,而是抬着头看向了远方。

    这是新金山山脉的一座高峰之上,在柳清影脚下的大石之旁,还有白雪皑皑。

    白雪和白云都仿佛在一起,如果离远点拍出照片的话,根本看不清到底那白色是白云还是白雪。

    山顶的气温很低,不过柳清影现在也不算普通人,这点寒风对她来说不算什么。相反,她还挺喜欢这种被风吹拂的感觉。

    赵起武正拿着相机,绕着媳妇上下转着飞,准备找个角度给媳妇来一张会当凌绝顶的照片。

    山下就是一望无边的原野,没有高大的树木,但是低矮的植物还是挺多的。

    不过再远就不行了,山脚下还能看到河流湖泊,但是更远的地方就开始逐渐荒凉。因为继续朝着西边走,那边就越靠近沙漠。

    阿里木的家就在山脚下,老赵已经看过了。

    但是阿里木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他想回来,就算坐飞机到达离他家最近的飞机场,再转车转骆驼的最终回到家,一周时间都不一定够。

    所以老赵现在就是先来看看的,等阿里木到家之后,种树计划才会开始。

    柳清影把手朝着天上伸了过去:“感觉站这里就能伸手抓到白云了……赵起武,把风停了啊!”

    “哦哦!”老赵正拍照呢,他觉得风吹着的时候,柳清影的衣服和头发在风中飘舞着,拍出来的效果更好,还稍微加大了点风力。

    不过现在媳妇不乐意风把云朵都吹跑,他自然要停了风。然后悄无声息的,召唤了不少白云聚集了过来。

    柳清影察觉到了这点,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心思已经不放在白云上了。

    自然景观要的就是自然,原本只有袅袅的白云已经足够,老赵这个煞风景的,召唤的云太多,反而没了那种意境。

    “来个椅子啊!”柳清影朝着刚飘落到身边的老赵说道。

    一团云雾飘来,柳清影往上一坐,一摆手:“走了走了,沿着山脊飞一圈,再看看这里的风景。”

    老赵立刻也站到了旁边,云雾轻飘飘地就开始在周围飘荡了起来。

    柳清影看了一会儿就找了个好地方:“去那里去那里,那个地方不错。”

    老赵很纳闷,飘过去之后问道:“怎么不错了?”

    “在这里建个石屋,弄一座小房子,是不是特有感觉啊!”柳清影兴致勃勃的说道。

    这丫头就是文青。

    老赵心里嘀咕,不过手上已经行动起来了,摘下来一串手串扔了出去,瞬间一群大汉就站到了周围:“怎么建?”

    “就一个小石屋就行啊!”柳清影比划着说道。“你看,这里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也没有什么动物,在这里特别僻静,想来玩的时候有个落脚点啊!”

    老赵倒是不觉得这里有什么好,不过媳妇乐意,反正也不费事,他就指挥着那些兵人们开始忙碌了起来。

    俩人也不用在这里看着,反正兵人们会按照他的心意来建。

    不过建之前还是要清理一下周围,俩人驾着云雾飞到了一边,接着大雨倾盆,把周围冲洗了一遍,然后那些兵人们才开始进行建设。

    接着老赵看着光秃秃的山,提意见:“要不要种点树过来?”

    “行啊!你看着改造吧,反正这里没人,你想怎么样都行。”柳清影就是一个想法,其实就是现在脑子一热,说不定等这里的石屋建好,她就没兴趣来了呢!

    但是对老赵来说,都是很简单的事儿,又不用自己动手,他也无所谓。

    只是兵人就越来越多了起来。

    老赵甚至开始指挥着兵人们,准备修建一条山路出来。

    这条山路不但要从西边下山,还要从东边能下山。如果路能修通,等于从西边的青省过来这边都可以走山路直接抵达。

    纯粹理想化的道路,因为路修好也只能走路,不可能有人会从青省那边走过来,更没人会走路翻越这座山,那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两边都算是无人区,开车都没法来,更别说走路了。

    所以就算路修好,也就是好看。

    在老赵看来,两人在这里修了一个房屋,然后门前一条崎岖的山路,弯弯曲曲的一直延伸下去,看起来更像是人们居住的地方。

    但是俩人比较闲,这里又没人会看到,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柳清影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哎,赵起武,你说那个阿里木,如果把羊给了咱们,你打算怎么办啊?”

    老赵沉吟了一下:“那就在这边放牧吧!以后你就是牧羊女了。”

    柳清影嘻嘻一笑:“好呀好呀,回头等没事的时候,咱们就来放羊好了。”

    她才不怕放羊,反正平时也不会来,只是没事的时候来当做玩耍的地方。

    老赵觉得自己随口说出来的主意不错,于是又扔出来了几个兵人:“那就得好好改造一下了,这里的植被还不行,等回头多下几场甘霖雨,让草长得茂盛点。”

    俩人在这里转悠了一圈,就跑去看葡萄树了。

    ……

    葡萄树苗长势挺好,可惜想吃葡萄再快也得等到明年。

    不过补给点倒是已经名声在外,现在明显店前边的停车位都有点不够了。

    周围空旷的地方很大,但是停留的大部分都是大货车,不管南来北往的还是东来西去的,没人会开空车跑。满载的货车没人敢停在划好的停车位之外,鬼知道那些看似很结实的土地,会不会忽然陷进去个轮子。

    补给点的名声是挺好的,就算真有车陷进去了,找人帮忙拖出来也不怕被讹钱。不过在外边跑长途的时候能避免麻烦的话,没人给自己找麻烦。

    这里的兵人听从命令,交待的事情绝对会办好。但是不交待的事情,那就没办法。

    老赵看了一圈,就开始交待兵人们在补给点周围修建更多的停车位。

    柳清影在旁提议:“不如在对面,修一个大点的停车点才好。就建一圈墙,找人专门看管着,免得司机们吃饭的时候不放心。”

    老赵想了一下,又有了主意:“那还不如规划一下,直接建好点。回头说不定这里就成了一个小乡镇,咱们在这里多开几个店,搞不好还能弄个物流点什么的。”

    现在这里有修车点,有加油站,还有饭店以及小卖部。

    虽然里面的营业员态度都不怎么好,特别是新开的店里面,那些营业员连个笑脸都没有,一个个板着脸和谁欠了他们二毛钱似的。

    可是司机们不在乎啊!

    这里的价钱很公道,货真价实。态度不够热情那能算缺点吗?人家正经做生意的,总比那些脸上笑嘻嘻,坑的你像沙比的黑店好上一万倍。

    在这里买的东西有些比他们在附近的小城里买的还好,司机们口口相传,有的人干脆从这里开始带补给,这样一来,不用从一开始就需要计算好带多少油,带多少吃的等等,省了很大麻烦。

    所以老赵的想法还是不错的,现在就开始规划,将来等树木长起来,等葡萄树结果,直接在这里建厂都可以。

    至于说在城市里建房需要的手续之类的,在这里不存在的。

    现在你愿意在这里搞建设,不要补贴就不错了,其他都不用考虑的。

    想到就做。

    第二天一早,这里已经出现了压路机和铲车,轰隆隆的开始在工作起来。

    更多的是穿着工程服带着安全帽的苦力们,一个个不知疲倦的在戈壁滩上忙碌着。

    这些苦力们力大无穷,一脚下去石头都能跺碎,比压路机还来劲儿。

    至于老赵,正拿着图纸找人参谋来着。

    也不用找别人,自家的公司里就有。

    结果人家一看就指出来了问题:“如果建小镇,你这都是地面建筑,下水道都没有啊?”

    老赵顿时老脸一红:“我这就是地面设施,地下的还没来得及规划。”

    给他当参谋的是以前路政上搞建设的,退休工程师。原本就是在他们工程队挂名的,平时拿工资不干活,需要的时候才露面。

    所以现在老板找过来帮忙了,人家也热心,二话不说就开始翻档案。

    没一会儿就找出来一个图纸:“这个怎么样?原本是个社区的规划图,不过我觉得你说的那些就用这图纸凑合一下没问题。”

    老赵拿过来一看,生活区休闲区商业区都规划的挺好,地上地下包括电力暖气甚至燃气管道都有。

    老工程师给他指点:“我估计暖气你们那边可以自己改造,但是燃气恐怕没戏,这部分就可以略过去。商业区这边旁边可以建物流园,物流园图纸我就不给你提供了,你自己公司的有更好的。”

    那倒是,现在网络在各地建设的物流点不少了,什么样的图纸都有。

    有了明确的规划图,工程建设的进度一晚上就一个样主要是白天对面店里有人吃饭,进度不能太快。

    现在的物流园还不能叫物流,只能叫停车场。

    停车场的一边是旅店,原本饭店那边的不能算,不正规,这次建设的就好点,正儿八经的小旅店。

    另一边则是一个办公小院,以后如果物流园能行,周围的人多了点,这里算是公司的办事处。

    ……

    刘大赖无所事事的叼着烟蹲在路边,看着路对面轰轰烈烈的建设场面,忍不住开始吐槽:“狗日的在这破地方盖楼,有人住吗?”

    旁边蹲的是他远方表哥,顺手给他一巴掌:“出门别乱说话,这里的老板硬气的很,你看南来北往的,谁敢在店里瞎倒腾。”

    “那肯定了,不硬气也不敢在这里开店啊!”刘大赖嘴上说的硬,其实心里也知道,这里老板真不是他一个前混混能得罪的起的。

    前混混的意思就是,以前是个混混。

    刘大赖以前不正混,现在三四十岁想开始正混,可惜没文化没技术,还是靠着六十岁的老娘给他找关系找到了身边这个表哥,带他跑长途货车。

    所以他脸上不在乎,实际上刚才说话声音都没敢大声。

    被表哥给了一巴掌,他嘀咕了一句,就觉得没意思。老混混嘛,别人看不起其实是常态,他心里也清楚。可自己现在改邪归正了,脸皮居然薄了,觉得不好意思继续蹲这里了。

    于是他就站了起来:“我去看看买包烟去。”

    表哥怕他惹事,还交待了一句:“说话注意点,以前这里有人拿了手炮在这里耍都被弄了,你注意点。”

    刘大赖没吭声,不过心里是警惕了起来。

    他就一个小混混,以前最多拿着个小刀就觉得挺牛,听见手炮心里就一惊,当时连买烟都不想进去买了。

    不过又一想,老子都改邪归正了,不干坏事不怕鬼敲门。再说他刚才吃饭的时候也听说了,这里的老板是个正经老板,厉害归厉害,但是做买卖不欺负他们这些老实人。

    自己就是老实人嘛!

    虽然这么想,其实进去的时候还很小心,先问价,指着那明码标价的香烟都要问一句:“这个是一包的价钱吗?”

    为啥这么问,因为他自己就干过混蛋事儿,以前跟了个老混混在一个小地方火车站瞎混,明码标价的东西,等给人拿出来收钱的时候,说标的价钱是一根烟的价钱。

    店员都没搭理他,点点头。

    他就拿出来五块钱:“买两包。”

    两包烟到手,他拿着准备走,看店员还不搭理他,顿时放心了居然真的是一包的价格。

    既然如此,他就不走了,再看看。

    然后就看到了个牌子,上面写着批发两个大字。

    下面写的有方便面,一箱二十元,服装一套五十等等。

    刘大赖心中一动,这个是坑人的吧?

    开玩笑,他从玉北那边来的,这个价格在他老家是没问题,但是到这里,肯定有问题。

    不过,要是坑人,就不该标出来一箱一套的字样吧?

    难道是新套路?

    纯粹是好奇,他就问了一句:“这个方便面,真的是一箱二十块钱?”

    店员又不搭理他,点头。

    “那我买一箱。”刘大赖呵呵了,我就是想看看,你准备咋坑我?

    递过去二十块钱,拿着一箱方便面,他还有点不信,迟疑了一下,他又问了句:“那我拿走了啊?”

    店员还不搭理他,嗯了一声。

    刘大赖拿着方便面出了门,总觉得不对,难道这是假货?

    当时他就蹲路边给箱子拆了,然后撕开一包方便面啃了两口,味儿没错啊?

    他表哥一扭头看到他这样就忍不住训斥他:“你没吃饱咋的?还带一箱?”

    “这里的便宜,我带一箱,万一路上咱们错过吃饭的地儿了,大伙儿也不怕饿着。”刘大赖还指望表哥带他挣钱呢,陪着笑说好话。

    表哥点点头:“行啊,这东西多钱,回头我给你。你刚来跑,别乱花钱。”

    “就一箱面,还说啥钱啊!”刘大赖好歹是混过的,场面话还是会说的。

    不过,他抱着这箱方便面,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自己忘了。

    就在车队准备出发的时候,刘大赖忽然喊了起来:“表哥,这方便面,到了西萨能卖多少钱?”

    “那就贵了,反正比这里贵的多。”表哥随口说道。

    “那我多带两箱行不?就放我脚底,不碍事……”刘大赖小心地问道。

    “行行行,你好吃就带上吧!”表哥无所谓。

    刘大赖转头就跑进了店里,甩出来一百块钱:“给我来五箱方便面!”

    ……

    刘大赖的方便面能不能挣到钱,老赵也管不着,他只管自己的店。

    原本加油站旁边的小商店扩建了,商品种类一下子就多了起来,原本是食品为主,现在开始加上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东西。

    最大的改变,是小店原本只面对司机,卖的东西都是路上能用得上的,现在的商品丰富了,而且开始搞起了批发。

    比如以前老赵喜欢带的方便面和服装。

    随着几个各种新品牌的崛起,现在市场竞争的也越来越厉害

    可是这些竞争都是在交通发达的地区,别的地方竞争比便宜,在这里就不行,特别是沿海的东西过来的很少,到了这边价格简直上了天。

    这一点老赵以前就有体会,三河镇还算交通发达的地方,可是沿海的东西到了那里,照样价格能翻一番,更何况青省西萨这边了。

    现在老赵自己有公司,进货肯定不用亲自出马,一个电话就有厂家把东西给他送到指定的仓库那边。

    而老赵本可以直接把这些东西,直接运送到西萨或者人口更多的地区,但是他就是要放在自己的小店里面,批发给过往的司机们。

    对于老赵来说,他是准备把这个补给点人气给拉起来。而对于过往的司机们来说,实际上是一个很难得的发财机会。

    因为这些东西不管往哪儿运,只要运出去就比他们拉货挣的多,就看谁敢冒险了。

    敢冒险就能发大财,吃肉啃骨头,胆子小点的,一次捎带一点,回头给亲戚朋友们,多少赚点也能喝汤,那些看热闹的,以后就等着后悔吧!

    关键是老赵没会做生意的人在这里搞批发,兵人就会看店,所以他就是在这里挂了个大牌子,上面写上现在仓库里有的东西,批发价是多少。

    买不买的,随缘。

    有发现商机的,那该他挣点小钱,发现不了的,也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