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横推武道 老子就是无敌

第一百二十六章 任务

    没有任何意外,当摧日门杀过去后,失去了超凡战力的天烈门直接被杀得溃不成军,连一个小时都没能顶得住。

    一夜之间,几十年来都一直作为南临省第二大门派的天烈门就此覆灭,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而南天盟也同样在这个夜晚宣布解散,原本足以和摧日门分庭抗礼的强大势力直接分崩离析,烟消云散。

    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南方武林,就连更远的中部一些地方都听说了这件事。

    原本就不怎么平静的江湖就像被扔进了一块巨石,顿时激起了千层巨浪,摧日门瞬间成为了无数视线的焦点,所有人瞩目的热点中心。

    但引起的轰动也只限于地方门派这样的江湖武林,对绝大部分普通人来说基本没有任何影响。

    这么说也不完全正确,因为这件事对部分普通人确实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便在天烈门覆灭的第二天,隆盛集团发出公告,宣布在接下来的半年内将全资收购恒瑞集团,在社会上引发了巨大波澜。

    恒瑞集团正是天烈门的集团产业,虽然不及摧日门家大业大,但资产规模也达到了数百亿,对普通人来说同样是巨无霸级别。

    所以并购公告一经发出就吸引了无数人的视线,直接就上了新闻的头条,乃至当天的帝国股市大盘都因为这个消息受到了影响。

    这一切漩涡的最中心,自然是摧日门的总部所在,白京市的紫峰大厦。

    大厦最高层。

    李悼以一种极为舒适的姿势坐在办公沙发上,大半个身体都陷进了沙发中,仔细看着手机。

    下面,张旭在给他汇报着目前的情况。

    “天烈门的少主陆子鸿依然不知去向,烈日神功也一直没有找到,上午我们接到消息有人发现天烈门一个高层长老的踪迹……”

    “好了好了。”

    李悼见他还准备再说个半小时的样子,不由挥了挥手,“这些小事就由你全权负责好了,随你怎么安排,就不用来找我了。”

    “这可不是小事。”张旭立刻纠正道:“要是让陆子鸿成功逃了出去,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

    尽管那个天烈门少主的天赋只能算一般优秀,但万一日后走了狗屎运,也把烈日神功练到大成,到时候肯定会回来报仇。

    虽然很老套狗血,但要不是因为这种事发生的太多,怎么会显得老套?

    斩草要除根,这是千百年来不变的真理。

    “麻烦?能有什么麻烦?”李悼眼皮都没有抬起来一下。

    “没了宗门的支持,他连最基本的修炼资源都弄不到,又没有安心的修炼环境,就算有王极真的资质也休想成就超凡。”

    他瞥了一眼张旭,淡淡道:“就算王极真从地下爬起来我都能再给他送回去,又何况一个连超凡都不是的废物二代。”

    作为天烈门的少主从小就拥有最好的修炼资源,而且又不是没有资质,却到了二十五六岁都没能成就超凡,在李悼眼里和废物无异。

    张旭一阵无言。

    他本想说陆子鸿不是废物二代,只是因为常年帮陆高轩打理天烈门才耽误了武功,一直没入超凡。

    但一想到李悼连王极真都不放在眼里,就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李悼继续道:“倒是烈日神功有些意思,想办法把那门超凡武功追回来,实在不行就从那几个高层长老身上下手。”

    “嗯。”

    张旭点了点头,这事就算李悼不吩咐他也会用心去完成。

    摧日门觊觎天烈门的烈日神功可是有好多年了,现在终于有了机会,自然要尽一切努力将这门超凡武功拿到手。

    说完事情后,张旭就急匆匆离开了这里,作为门主的李悼不管事,事情就全压在了他这个副门主身上,有太多的事等着他去做。

    等到张旭离开后,李悼才重新拿起了手机,点开了上面的视频通话。

    没过一会儿视频通话就被接通了,白修那张乱糟糟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上。

    原本他就在和白修视频通话,因为张旭的到来才被临时打断。

    “真不能商量商量?”李悼皱了皱眉,“非要在这几天吗?换个时间不行?”

    昨夜摧日门与天烈门一场大战,光是死亡人数加起来就接近三位数,再加上受伤的人,数目更是触目惊心。

    帝国早就严禁地方门派之间进行此类大规模武斗,更遑论还造成如此严重的伤亡,是以本就有前科的李悼就又被上面给盯上了。

    “而且挑事的可是天烈门,上面干嘛算在我的头上?”

    李悼试图辩清其中先后关系。

    “你以为我是跟你商量呢?”白修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而且你别问我,这事儿又不是我定的,总之这事没得商量,就连我也得因为你这破事又要写报告。”

    内阁现阶段专门在整治地方问题,摧日门昨夜闹出这么大动静,死伤那么多人,自然而然地就被上面给盯上了。

    尽管事因天烈门而起,但天烈门都已经灭门,摧日门就成为了主要的靶子,而李悼身为门主,更加成为了火力集中点。

    因为李悼已经入职了异管局,所以对他的处罚就是内部处分加扣薪,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惩罚是强制他必须完成一件惩罚任务,时间就是在这几天。

    除了对他个人的处罚外,摧日门也会面临一笔巨额罚款,不过相对于灭掉天烈门,吞并恒瑞集团所得到的巨大收益相比,那笔罚款也算不得什么了。

    “就算完成任务,也总得让我去学校报个道吧?”李悼有些无奈,这几天他可是要去学校报道的,要去执行任务的话就赶不上报道了。

    “这算个什么事,局里放句话,毕业证书都能给你明天就送过来。”

    白修无所谓道:“打个招呼就行了,到时候延期到校。”

    李悼主要顾虑的倒不是这方面。

    想要延期去学校报道这种事摧日门也能帮他轻松办到,他主要顾虑的是到时候父母很可能会有一个也陪他去商都,那就有点麻烦了。

    不过白修那边一直不肯松口,看样子就算再说也是白费口舌。

    “那就这样吧。”李悼揉了揉眉心,“我看能不能尽快解决事件。”

    “那你继续挑任务,我先挂了。”白修不再多说,直接挂断了视频通话。

    李悼拿起那个黑色大屏手机,打开了上面那个异管局的软件,在后台打开了任务列表。

    虽说是强制性的惩罚任务,但也没有具体指定哪件任务,而是可以自行挑选,可选的任务都在上面列了出来。

    异管局的任务有很多,也有危险级别的划分,从危险程度最低的一级到危险最高的五级,其中一到三级任务涉及到的异类等级不会超过强级,只有四级任务才会可能涉及到凶级,而最危险的五级任务则妥妥会对上凶级异类。

    但这里面大部分都是调查任务,调查异常事件是否属实,譬如李悼第一次在巷子里杀死的那个半阴怪物,尸体留在巷子里没有处理就引来了张瑶他们调查。

    需要直接战斗的任务并不多,因为一旦确认确实有异类作恶,异管局就会很快派出武力去解决作恶的异类,需要完成强制任务的李悼就属于这样的武力了。

    而既然是惩罚任务,自然不可能让被惩罚者专挑那些轻松的完成,尽管可以自行挑选,但一到三级的任务全都是不可选取状态,只有四到五级的任务才能选择,也就是强制性让被惩罚者去完成那些平时没人愿意选的危险任务。

    李悼看着上面可选的十几个任务,犹豫了一会儿后,最终选择了一个四级任务。

    他自然不是根据任务的困难程度来选择的,而是选了一个距离最近,看上去花时也最少的任务。

    选定并确定接受后,后台来了一个消息,显示他从此刻开始正式确定接受任务,并限定十五天内完成。

    任务界面的右下角已经开始了倒计时。

    ……

    ……

    “学校提前报道?”李悼故作惊讶,“怎么突然提前了?”

    “校方说有一个活动,选几个优秀新生作为代表去参加,你这次考分很高,所以也被挑上了。”

    王素琴给他收拾着行李,随口说道:“本来你爸准备到时候亲自送你去商都的,但这几天实在抽不出空来,所以只能你一个人去了。”

    “你儿子又不是小孩子,还怕一个人走丢了不成。”李悼也在旁边整理着衣服,折叠整齐,叠成了一摞。

    所谓的提前报道自然不是真的,为的就是能抽身出去完成那件惩罚任务,因为他也不知道那件任务究竟会耗时多久,万一逾期就麻烦了。

    所以干脆就想了这么个办法。

    换作其他人想办到这种事可能很困难,但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难度可言。像王素琴接到的校方电话确实就是商都大学的号码,就负责通知的人也是校方一个主任级别的负责人。

    王素琴白了他一眼,说道:“你爸三十岁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去外地还被黑车司机给坑了,两个大男人差点没能有命回来,你又才多大年纪,口气就敢这么大。”

    李悼不止一次从她嘴里听到他爸的这件黑历史了,他也不好和自己老妈反驳,只好点头乖乖听她教导。

    “你王家麟表哥到时候会在机场接你,你到了出口别乱走,给他打电话,他会找到你……”

    王素琴向来干练,像这会儿这样絮絮叨叨的情况还是很少见的,就差将到了商都的每一步都给李悼规划好,生怕李悼遇见什么坏人。

    李悼真想告诉自己老妈,真要有坏人遇上了他,需要担心的也应该是对方才对。

    虽然主要只是一些衣物,但还是花费了小半天才将东西都收拾完毕,至于其他必需品则留着到了商都那边再购置。

    中午李文光百忙之中抽空回来吃了顿午饭,他倒没有王素琴那么多话,就用和平常一般的正常口吻交代了李悼一些注意事项,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

    吃完饭后,李文光开车送李悼去机场,车上父子俩单独待在一起,他才多说了一些话。

    “大学和高中不一样,成绩虽然也很重要,但不再是唯一,到了大学其实已经相当于进入了半个社会,相比于成绩,更重要的是学会做人。”

    “你是说品德比成绩重要?”李悼挑了挑眉头。

    “我说的是学会做人,而不是学会只做个好人。”

    李文光开着车,瞥了一眼自己儿子。

    “放眼整个帝国商大都算得上顶流学府,这么多年来不知道走出了多少政要名流,说不定你身边哪个同学日后就会青云直上,成为显贵。能在商大读书,你的起步就已经超出了同龄九成九的人,所以你也要把握好这个机会,广交朋友,建立人脉,对你以后不管往哪方面发展都会有很大的好处。”

    “我明白。”李悼点了点头。

    若是按照原来正常的轨迹发展下去,他确实应该会按李文光说的这样广交好友,逐渐建立人脉,再参加各种活动和比赛来丰富自己的履历,然后进一家跨国企业工作几年积累经验,等到了三十左右就利用家里的资源自行创业……

    但自从那次意外落水开始,他的人生就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再也不可能回到原来的轨迹上去了。

    ……

    “到时候记得给家里打电话。”

    等送到机场,帮李悼检查完机票,登机牌还有身份证等证件后,李文光留下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

    他回去还是很多事要忙。

    候机室内。

    “你也是去商都的吗?”

    一个坐在李悼旁边的女生鼓起了勇气,搭讪道。

    “不是。”李悼回了一个和善的微笑,拿出自己的机票,“我是去锦川的。”

    女生看着李悼手上去锦川的机票,人都傻了。

    她刚才明明听见这个男生和他爸爸的对话,他就是去商都上学的,怎么变成去锦川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