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横推武道 老子就是无敌

第一百七十四章 腰斩(5000字)

    惊人的狂风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大量的烟尘冲天而起,整栋小楼就像被引爆了大量火药一样轰然倒塌!

    而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李悼在二十多米开外凌空斩出的那一刀。

    李悼那一刀之所以能造成这么可怕的破坏力,除了以倍数音速的极速挥斩而形成的空气激波外,还融入了超频震荡的恐怖力量。

    于是就形成了威力恐怖的强悍“刀气”。

    也只有天眼玄心刀这等材质惊人的强大遗留物,才能在让李悼斩出如此强大的恐怖“刀气”。

    若是换做一般的刀剑,根本经受不住超频震荡的恐怖力量,还未等到挥出那一刀就会直接崩碎。

    “终于来了个像样的,我原本还以为闫家没人了。”

    李悼看着出现在那边的那个男子,淡淡道:“那么你就是闫家的那个闫道泽了?”

    那是一个非常强壮的光头魁梧男子,身高足有近两米,全身都是爆炸性的肌肉,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头人形暴龙,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感。

    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扑面而来的凶暴气势,仿佛随时都要将周围的一切撕碎。

    “你是谁?”

    闫道泽看了一眼李悼手中的天眼玄心刀,眼中闪过一抹忌惮之意,极为凝重地望向了李悼脸上的那张寒冰面具。

    尽管从对方身上感受不到任何凶级应有的强大波动,但他却不敢有一点小觑。

    对方既然敢独身一人闯入这里,威胁整个闫家,必然有着某种依仗。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选择。”李悼自然不会透露自己的身份,“把我想要的东西交出来,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立刻离开你们闫家。”

    相比于闫忘尘这个不过刚入凶级的弱鸡,远比他强大的闫道泽更能代表整个闫家。

    就连闫家所谓的老太爷都不如闫道泽说的话有用,血脉世家这种家族,完全就是靠纯粹的实力说话。

    “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闫道泽眼中满是凶光,冷笑了起来,“杀了我闫家这么多人,你一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就过去了,是不是有点太想当然了?”

    “所以呢?”李悼语气平静。

    “所以你可以准备遗言了!”闫道泽五指猛地一捏,捏爆空气形成一声炸响,“今天,我闫家就是你葬身之地!”

    “这就是你的选择么?既然如此……”

    李悼平静地看着闫道泽,抬起了手中的天眼玄心刀。

    “……嗯?”

    便在他准备挥刀斩向前方的时候,却发现手中的天眼玄心刀忽然剧烈地颤动了起来!

    就像天眼玄心刀产生了自己的意志,不愿意被他所使用,想要从他手中逃走一样。

    “是你?”

    李悼从剧烈颤动的刀身上收回视线,望向前方的闫道泽。

    刚刚天眼玄心刀还一直都好好的,现在却突然出现这种异状,只可能是闫道泽做的什么手脚。

    “哈哈哈!天眼玄心刀被我们闫家传承了数百年,你想就这么从我们闫家拿走,哪有这么简单!”

    闫道泽仰头狂笑了起来。

    下一刻,他猛地止住狂笑,怒声喝道:“刀来!”

    随着这道暴喝声响起,李悼顿时就感到天眼玄心刀爆发出了一股惊人的力量,若是换做其他人拿在手中,恐怕已经脱手而出了。

    但以他的力量数值,这股力量却是有点不够看,天眼玄心刀依然被他紧紧地抓在手中。

    “嗯?”

    闫道泽脸上一沉,再一次催动秘法!

    “刀来!!”

    天眼玄心刀这一次爆发的力量更强,整个刀身疯狂颤动,就连李悼都出现一些把握不住的感觉。

    但也仅仅只是一些而已。

    他依然将天眼玄心刀死死地抓在手中,任其如何剧烈颤动,也完全无法从自己手中脱离分毫。

    李悼望向了闫道泽,眉头微挑:“就这?”

    “……”

    闫道泽脸上闪过一抹羞怒之意,这种意外状况完全没有出现在他的预料当中过,以至于让他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尴尬。

    “哼!就算没有天眼玄心刀,我也照样能打死你!”

    他怒喝一声,脚下猛地一踏!

    嘭!!

    惊人的巨响中,闫道泽直接化作一道模糊的残影,带着狂暴的强风如同炮弹一般轰射过来!

    恐怖的力量直接轰碎了沿途所经的地面,无数碎石烟尘被掀起的狂风所卷起,在他身后形成了一道规模惊人的烟龙。

    面对以如此惊人威势冲来的闫道泽,李悼神情平静,轻轻抬起左手,随着五指张开,扭曲力场化作无形的大手抓向了闫道泽。

    此刻天眼玄心刀躁动不安,只能使用扭曲力场对敌了。

    他也很好奇,如今的扭曲力场在凶级当中属于什么样的层次,闫道泽就是一个很好的测试对象。

    轰!!!

    闫道泽一拳重重轰在了无形的扭曲力场上,巨大的力量使得扭曲力场猛地陷下去一大片,同时荡开了一圈肉眼可见的透明涟漪!

    恐怖的力量余波传递到地面上,方圆二十多米范围内的地面就像玻璃一样轰然破碎。

    惊人的气浪席卷扩散,卷起无数烟尘碎石,如同混浊的浪潮一般冲向了远方。

    而正面承受了如此一拳的李悼却纹丝未动,就连衣角都没有被吹动分毫,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这家伙的血脉能力这么强?”

    闫道泽心中一沉。

    他在回来之前就得到了情报,知道闯入者会使用一种非常强大的无形力场。

    但他没想到这个无形力场居然会强到这种程度,自己如此暴烈的一拳,竟然没能打破对方的这层无形力场。

    “很不错的力量。”

    李悼微微点头,做出了点评。

    对方刚刚那一拳虽然没能打破扭曲力场,但实际上差的并不是很多,要是再强一些的话,扭曲力场可能就会承受不住了。

    闫道泽眼中一沉,脚下一点,立刻从原来的方位跃开!

    嘭!

    随着他刚刚离开,一股无形的巨大力量就重重轰在那处地方,将那处地面直接轰得崩裂塌陷。

    而闫道泽也跃到了李悼的上方,带着呼啸的狂风对着李悼一拳重重轰了下来!

    “看来到达了凶级五层之后,凶级力量与肉体的深度结合,确实给他带来了极强的全方位增幅……”

    李悼看着上方向自己轰来的闫道泽,想着对方展现出来的惊人体力还有极限反应,心中默默分析了起来。

    对这场战斗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更多的还是想通过战斗来看看凶级不同层次的差距区别,以思考凶级力量与身体深度结合后的具体变化。

    顺便检测一下扭曲力场的战斗力级别。

    轰!!

    闫道泽以比刚才更重的一拳狠狠轰在扭曲力场上,巨大的爆响声中,扭曲力场又一次狠狠凹陷下去十几公分。

    但是离被扭曲力场保护下的李悼,却还有着足足二十几公分的距离。

    这二十多公分的距离就有如天堑一般,拦在两人的中间,让闫道泽完全无法突破这层屏障,伤害到下面的李悼。

    “太让我失望了。”李悼语气中带着几分失望之意,“凶级五层的你,只有这种程度?”

    他是真的失望。

    若是凶级五层甚至连他的扭曲力场都打不破,那也未免实在太过废物了一点,完全不值得他日后对其深入研究。

    因为他现在的精神力刻度才堪堪达到三级巫师的标准,也就是说扭曲力场所发挥出的战斗力不过是中阶巫师的入门层次罢了。

    但令李悼意外的是,对方不但没有被他的这句话激怒,反而露出了一个莫名的笑容。

    “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闫道泽笑容中充满了残忍和戏谑,“你的血脉力量,也就只有这种程度么?”

    “嗯?”

    李悼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对方的这个反应实在太过反常。

    “如果只有这种程度的话,那么我就要说一声抱歉了。”闫道泽脸上的笑容越发残忍,“这场闹剧……是时候结束了!”

    轰!!

    随着话语落下,闫道泽身形一闪,就在一声巨响中消失在原地!

    恐怖的气流呼啸声中,他带着一道惊人的气浪冲到了还有些疑惑的李悼近前,悍然一拳狠狠轰向了李悼!

    李悼微微皱眉,还是用扭曲力场迎了上去。

    下一刻

    嘭!!!

    骤然间一声巨大的爆响,整个闫家庄园的人都感受到了地面的震动。

    以两人为中心,恐怖的冲击波以摧枯拉朽之势辐射四散,粗壮的大树被连根拔起,沿途地面崩解碎裂,无数碎石烟尘被强大的气浪卷起冲向远方!

    原本就破碎不堪的地面,彻底变成了一个直径近百米的恐怖巨坑,就在巨坑的边缘,可以看到大量的裂纹蔓延向了远方。

    “居然破了……”

    李悼撑着长刀,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戴在脸上的寒冰面具已经消失了一半,剩下的半边也布满了裂纹,一副随时都要彻底碎裂的样子。

    而他身上的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体表更是出现了多处伤势,整个看上去比乞丐强不了多少。

    扭曲力场被打破,引发了惊人的能量爆炸,他这一身伤势正是由此而来。

    不过这些伤势也就看着可怕,实际上都是连皮外伤都算不上的轻微擦伤而已。

    “你知道吗?”闫道泽一步步走来,露出一个充满讥嘲的笑容,“你现在的样子,比狗都要狼狈。”

    拥有凶级五层的强大凶阂保护,他却是没有受一点伤势。

    李悼并没有在意对方那无聊的讥嘲,而是问道:“刚刚你用的力量,就是你们闫家的吧?”

    刚刚扭曲力场与闫道泽的拳头接触的那一刻,他就察觉出了不对劲。

    闫道泽这一次的攻击和前两次完全不同,虽然力量并没有比原来强出多少,但是却额外多出了一种强大的震动效果。

    便在这种震动的加持下,同样的力量轰在扭曲力场上,却爆发出了原本十倍不止的巨大破坏力。

    “那个能力者所使用的血脉力量,正是闫家血脉所特有的……”

    就在那一瞬间,李悼脑海中就闪过了季夜在地下古墓时说过的这句话,顿时便明白了那股力量是怎么回事。

    “没错,就是!”

    闫道泽的脸上笑容收敛,他缓缓捏起拳头,发出噼里啪啦的骨骼爆响声。

    他们闫家的血脉力量正是这个能力。

    严格来说,这个血脉能力不要说放眼全帝国,就是放在吴川一带,和其余几个较弱的血脉世家的能力相比都是非常垃圾的一项能力。

    但这只限于强级及以下层次,当到达凶级之后,这项能力就展现出它的真正可怕之处。

    凶级的战斗方式和强级大不相同,强级的主要战斗力完全来源于血脉能力,而凶级的主要战斗力则来源于和肉体深度集合的凶级力量。

    正因为凶级力量与肉体的深度集合,凶级才能获得的力量、速度还有防御和恢复能力等方方面面的巨大加持。

    而这种结合的程度越深,得到的加持也就越发惊人。

    也就是说,凶级之间的战斗已经从各种血脉能力的对拼,重新变回了纯粹的力量之间的碰撞。

    当然也有因为血脉能力非常强大,所以更侧重发展能力的凶级,不过那种凶级属于少数。

    闫家所特有的血脉能力,可以将产生的破坏效果呈倍数放大,从而爆发出远超同等级别的恐怖破坏力。

    “……我们闫家的血脉力量,是所有世家血脉中最适合凶级层次的战斗能力!”

    闫道泽微微抬起脸庞,脸上满是傲然。

    他前两次的攻击不过都是用的纯粹的肉体力量,一来是为了测试李悼的扭曲力场的大概强度,二来也是为了让李悼麻痹大意。

    所以在通过那两拳测试出扭曲力场的具体强度后,他就不再隐藏,直接爆发出了自己真正的力量,成功一举打爆了扭曲力场。

    “没有了那种血脉能力,你的一身战力还剩下多少?四成?还是三成?”

    闫道泽狞笑了起来。

    在他看来,李悼就是那种侧重发展血脉能力的极少数凶级。

    尽管他也不得不承认那种血脉能力确实强大,但当血脉能力彻底失去作用后,那一类凶级的恐怖战力也会呈断崖式下跌。

    “算了,就让你在这对我的恐惧之中,满怀绝望的死去吧!”

    嘭!!

    随着这声巨吼落下,闫道泽的身影已经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他整个人就宛如瞬移一般带着惊人的狂风出现在了李悼的身前,握着比钢铁还要坚硬的拳头狠狠轰了出去!

    但就在轰出这一拳的瞬间,闫道泽的心中却莫名感到几分古怪。

    他总觉得李悼的反应似乎太过平静了一点,平静到了极为反常的地步。

    这让他隐隐生出一种不安的感觉。

    就在闫道泽生出那种不安的时候,李悼抬起左手,张开五指挡在了那一拳前进的路线上。

    轰!!!

    巨大的力量猛然爆发,拳掌交击处猛地荡开了一圈肉眼可见的恐怖波纹!

    两人脚下的地面也再次轰然下陷,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力场给硬生生挤压了下去,变成了巨大的半圆大坑!

    而闫道泽的拳头则被李悼死死抓在了手中,根本无法移动分毫。

    他整个人完全变了脸色:“这种力量……怎么可能!!”

    那是他全力爆发的一拳,威力足以荡平一座大楼,但就是如此恐怖的一拳,竟然被对方只用一个左手就硬生生承受了下来!

    完全不是此前的那种无形力场,凭借的就是最纯粹的肉体力量……

    “刚刚你问我,没有了扭曲力场之后,我身上还有几成的战力。”

    李悼轻声说道:“其实你猜得大致没错,只是方向反了,扭曲力场的力量,大概只有我真正力量的三到四成。”

    闫道泽猛地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震惊与不信!

    嘭!!

    沉闷巨响中,李悼猛地一膝盖就狠狠顶在了他的胸口,将他的胸膛轰得瞬间深深凹陷了下去!

    闫道泽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都被李行这一拳给直接轰碎,剧烈的痛苦疯狂刺激着他的神经,几乎要将他的意识给淹没。

    “噗!”

    他猛地喷出大片鲜血,整个人倒飞而出,在半空中形成一道二十多米长的抛物线后,重重摔落在了远处的地面上。

    不过这种程度的伤势对凶级五层的闫道泽来说还不算太过严重,当他摔落在地上后,就迅速用手从地上撑起身子,踉跄着就要向远方跑去。

    当李悼真正展现出了他那令人绝望的恐怖力量后,不仅仅击溃了闫道泽的身体,还击溃了闫道泽的心灵。

    李悼已然化作了他心中的恐惧阴影。

    “逃!从这里逃走!”闫道泽的脸庞甚至因为恐惧而扭曲了起来,他现在只想从这里逃走,远离那个真正的怪物。

    然而还没等他冲出多远。

    哧!!

    一道恐怖的白色“刀气”以音速从后面射来,直接从他的腰间一闪而过,闫道泽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上半身就从腰部“滑落”下去。

    然后他就以脸着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啊啊啊啊啊啊!!!”

    闫道泽状若疯鬼般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前所未有的恐怖剧痛从腰部那边不断传入大脑中,让他在地上疯狂地打起滚来。

    另外半截身体也在旁边地面上不断抽搐。

    就在闫道泽被腰斩的剧痛折磨得几欲发狂之时,一双脚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抬起满是鲜血的脸庞,看到了那道高大的恐怖身影后,顿时全身猛地一颤,连惨叫下意识压制了下去。

    “告诉我天眼玄心刀的使用方法。”李悼俯视着他,语气平静,“我就给你一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