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日常系美剧 青丝回眸

第465章 穷人费电,富人费命

    中午。

    自主餐厅。

    “她甚至都不知道他结婚了,他老婆冒出来,他就把她甩了。”

    “你们看她双眼无神,我听说她快疯了。”

    “这怪谁?她想怎么样?搭上主治医生,就是不对的。”

    “跟梦幻先生约会,看他的头发,还有谁比他更完美?”

    “明明邓肯医生更帅更完美,你不对劲。”

    “她们都有daddy情结你不知道吗?”

    “我觉得她真惨,还要和他、他们一起继续在这工作,大家都知道~”

    “大家都知道~”

    亚当端着餐盘过来时,就见周围的同事都在瞄梅雷迪斯,八卦低语传入他的耳中。

    “so,howyoudoing?”

    亚当坐下后,对着假装在翻书的梅雷迪斯笑道。

    “我没事。”

    梅雷迪斯面无表情的看了亚当一眼,又低头去看书了。

    周围的八卦虽然刻意降低了声音,但那目光却是赤果果的。

    其中或怜悯、或嘲讽,仿佛一道道小针往她脸上戳。

    她又怎么可能没发现。

    但是正如一开始她和贝利医生顶牛时说的,一切后果她自己承担。

    没有想到一语成箴。

    真的不是她和他,而只是她自己一个人来抗这一切了。

    从前对她有多么的羡慕嫉妒恨。

    那么此刻八卦她就有多么的爽!

    与现在的状况相比,从前贝利医生安排她做一些粗重脏活,简直太仁慈了。

    “g!”

    利兹走来,一屁股坐下,翻了一个大白眼:“我简直受不了谢普特夫妇。”

    “怎么回事?”

    亚当笑道。

    梅雷迪斯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竖了起来。

    “谢普特夫妇的一对夫妻朋友从波士顿赶来。”

    利兹吃了一口,一边咀嚼着一边说道:“蒙哥马利闺蜜的母亲一个月前因为卵巢癌和乳腺癌去世,她去做了检测,变异基因阳性。”

    “变异基因检测阳性,不代表就得了癌症。”

    亚当诧异道:“她不会想直接做手术吧?”

    “对。”

    利兹吐槽道:“85%的几率的确是高了点,但她一点危险都不想冒,明天就要做双乳切除术、假胸移植术,后天做子宫摘除术、双边卵巢切除术。”

    “嘶。”

    亚当倒吸一口凉气:“这么果断?她丈夫肯定不同意吧?”

    “如果你是她丈夫,你会同意吗?”

    利兹反问。

    “……”

    亚当嘴角一抽。

    这些手术一做,哪怕拥有变异基因,也没有了变异的土壤,的确杜绝了癌症的风险。

    但后遗症也很可怕。

    首先直接绝育,不能生育。

    其次皮肤老化起步十年。

    再次心语很大概率会大幅度减退,甚至完全消失,直接进化到莱纳德妈妈贝芙莉那种冷漠状态。

    然后还要忍受着矽胶义乳的副作用。

    最后这些还只是主要的后遗症,其他意外的后遗症也随时会接踵而至。

    女人区别于男人的关键,在这几场手术中全部消失了。

    作为丈夫,又有几个能忍受?

    “她还有15%的几率不会得癌症。”

    亚当说道:“就算得了癌症,也可以进行治疗,没有必要做这么大的赌博。”

    “她的丈夫也是这么劝她的。”

    利兹摇头道:“但是她坚决不愿意冒险,蒙哥马利医生支持她,谢普特医生支持她丈夫,双方吵得不可开交,比当事人夫妇还要厉害,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最后呢?”

    梅雷迪斯也忍不住插话了。

    之前火车脱轨事故时,她因为喝了酒在那挂维生素吊瓶,晕晕乎乎的,遇见一个熟人,就想听他们说几句情敌蒙哥马利医生的坏话。

    一句‘bith’,就能让她喜笑颜开。

    一片情势大好,优势在她。

    只可惜被谢普特医生一句‘她毕竟是我妻子啊,我怎么能放弃’给直接飞龙骑脸了。

    到现在她依旧有些不敢置信她输了。

    输得这么莫名其妙,她心中怎么可能甘心,依旧在找机会反攻过去。

    而情人和情敌吵架,绝对是她喜闻乐见的新闻。

    “蒙哥马利医生让我研究她和她家族的全部病史,给她做术前检查,明后天做手术。”

    利兹感叹道:“男人可能会得**癌,也有**癌基因检测,但几乎不会有人去做这个检测,就算测出来是阳性,也没有男人愿意先割一刀确保安全。

    这个女人在自我阉割,她天真的以为她的丈夫单纯的爱她这个人,外貌身材等等其他的一切外在,都不重要,以后她肯定会后悔的,我敢肯定。”

    “她丈夫不支持她,不是吗?”

    亚当摇头道:“这不是很明显的信号吗?是她根本不听,非要做这些手术,到时候真的离婚,也不能全怪她丈夫。”

    如果是在明确得了卵巢癌和乳腺癌的前提下,必须切除这些,那么她要求丈夫支持她,是合情合理的。

    但现在只是有可能啊。

    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爱情就是荷尔蒙。

    切除了所有的荷尔蒙,爱情就死了。

    而没有爱情,有友情和亲情也能幸福的生活下去。

    但不管不顾丈夫的感受和明确的反对,一意孤行。

    到时候连友情和亲情都大打折扣。

    这样的生活怎么可能维持的下去。

    “蒙哥马利医生拿了相机在给闺蜜拍照片。”

    利兹耸肩道:“你们知道的,明天手术后……说是要作为圣诞礼物送给丈夫,让他永远记住。”

    “……”

    亚当嘴角一抽。

    人周树说:穷人费电,富人费命。

    看艺术美图、看艺术电影,那是穷人不得已的生活。

    有钱人谁看这个?

    亲身体会不香吗?

    “so,你不支持她?”

    亚当看向利兹。

    “当然。”

    利兹点头:“她就是在做傻事,等到她以后真正冷静下来,她就会痛苦了,她还想说服我支持她,但是我做不到。”

    “没关系。”

    亚当安慰道:“别勉强自己,做真正的自己,如果你实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我可以替你的。”

    “……”

    利兹目瞪口呆的看着亚当。

    “怎么了?”

    亚当表情真诚道:“这些手术都挺复杂,也非常重要,如果你无法做到全身心投入,我可以帮你的,一切为了病人嘛。”

    利兹将饮料扔在餐盘里,给亚当比划了两根中指,端着餐盘就走。

    她还从来没有遇见如此厚颜无耻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