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硬核厨爸 旁墨

第298章 绝对的自信(第二更)

    冯一帆知道,岳父这么晚不睡,是为了等自己来,要和自己认真聊一聊和姑姑比厨的事情。

    今天从庄道忠来,把一些事情明说了之后,苏锦荣那颗原本已经淡然的心,又重新掀起了波澜。

    要说不想重振苏记的名声,那绝对是骗人骗己的话。

    苏锦荣从继承苏记以来,实际上无时无刻不再想着要重振苏记的名声,可以像自己父亲一样,成为真正被人所认可的厨艺大师。

    只可惜,苏锦荣半生蹉跎,错过了太多太多的机会。

    而苏锦荣最后的希望,便是收了冯一帆这个徒弟。也是把各种的心血都倾注在他身上,甚至把女儿都嫁给了他。

    在冯一帆出国前,苏锦荣心目中,他就是能够实现自己理想的最佳人选。

    所以苏锦荣在女婿获得了一次厨艺金奖后,有些迫不及待抓住机会送女婿出国。

    因为在苏锦荣看来,苏记想要突破前辈所创下的功绩,那么可能只有融入一些西方的元素,才能够让苏记在他和女婿的手上获得再次提升。

    但是苏锦荣没有想到的是,女婿出国后的经历那样的艰辛。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女婿竟然是去了妹妹跨国餐饮公司旗下餐厅。

    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最终苏锦荣越是害怕和担心什么,他还是去面对了什么。

    妹妹强势回来,用非常强硬的态度和气势,试图要从自己的手上夺回老匾。试图想要得到苏记,更是当面说他苏锦荣不配继承苏记。

    那天的那些话,至今苏锦荣依旧是记忆犹新,也是那些话给了他极大刺激。

    在那种情况下,苏锦荣才会突发中风,险些把命都丢掉。

    可是在苏锦荣都有些绝望时刻,女婿竟然回来了。不但是回来了,更是以一己之力重新支撑起苏记。

    回来这还不到一个月时间里,苏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连带着整个淮城古街,都重新焕发出新的生机来。

    更让苏锦荣没有想到的是,女婿给苏记和古街重新带来人气同时,连改建的方案似乎都因此发生更改。

    经历了这些,苏锦荣对女婿当真是越来越充满期待。

    可以说女婿又给了他极大希望,似乎女婿真的能够重振苏记名声,让苏记重现祖辈的那种辉煌。

    尤其是今天庄道忠那位师叔带来的消息,真的是让苏锦荣重新燃起斗志。

    或许再让女婿去参加国宴,一步步走向当年父亲那条路有些难,但如果能够将苏家的那道祖上所传,源自于曾经皇城宫廷的宴席重现。

    并且成功让那道宴席,登上“中华菜”的菜单。

    那么女婿以苏记掌勺人身份,重现那道宴席后,必然是能够获得足够认可。

    到时候苏记和女婿都会名声鹊起,重现苏记当年的辉煌绝对不成问题。

    苏锦荣是真的很激动,他真的希望女婿能做成这件事。

    这或许是苏锦荣这么一位老人,如今心中的唯一一份执念。又或许是苏锦荣多年来对祖上愧疚,想要用这有点最后一搏去弥补愧疚。

    所以,苏锦荣很认真地问,女婿是否有把握战胜妹妹和妹夫?

    冯一帆站在床边,与岳父的目光对视,大概能猜到岳父的一些想法。

    明白庄老爷子,那个“中华菜”的菜单选拔,可能是岳父期望可以登上的,成为了岳父心中新的执念。

    冯一帆很认真地回答:“爸,您放心,我有信心,无论是什么形式的比赛,比拼中外什么菜系,我都一定不会输。”

    苏锦荣凝视着女婿眼神,他没有想到,女婿会说的如此直接和绝对。

    但是从女婿的眼神中,苏锦荣没有看到丝毫的躲闪和退缩,有的也只是那份坚定和自信。

    短暂的愣神,苏锦荣明白了,女婿是有着绝对自信的。

    这让他终于放心:“嗯,我相信你。”

    冯一帆接着又说:“爸,等和姑姑比完了之后,我们就开始好好研究‘苏造宴’的菜谱,尽可能去恢复,相信它重现于世,一定能够成功入选‘中华菜’的菜单。”

    苏锦荣先是点点头,但随后又无奈叹了口气。

    “唉,菜谱遗失太多,恢复不容易。”

    冯一帆继续给岳父鼓劲:“您别担心,我们可以找师叔公帮忙,找一找当年线索,相信肯定会能够找到恢复的办法。”

    苏锦荣也是比较认同:“到时候,可能确实需要求助师叔。”

    冯一帆想了想,又开口问:“爸,如果,我是说如果,需要姑姑那边帮忙的话,你会愿意让姑姑那边的人员参与进来吗?”

    这句话问得苏锦荣沉默了。

    虽说苏锦荣似乎已经豁达,但真的需要和妹妹那边合作,他也还是有心结在。

    毕竟妹妹当初刚回来时,那种咄咄相逼的气势,实在是让苏锦荣至今回想都会感到气愤。

    而且如果不是苏澜馨,他也不会变成如今这种样子。

    所以对苏锦荣来说,对和苏澜馨合作,心中始终还是会有芥蒂存在。

    冯一帆见岳父迟疑,便先开口说:“爸,师叔公虽然希望我们能合作,但我实际上不希望合作,因为我们和姑姑的理念是存在偏差的。

    如果真的强行合作的话,可能我们双方都会相互抵触,对我们双方都未必是好事。”

    苏锦荣听了女婿的话,心中还是非常认同,他和苏澜馨的理念确实不同。

    苏澜馨如今更像是个商人,她的集团公司甚至把做菜流程标准化。

    这与苏记一开始的理念就不同,要知道苏记前几代的掌勺人,之所以能够不断发展,并且把苏记一步步做大,在苏锦荣父亲那一代达成一个巅峰。

    实际上也是因为,苏记的掌勺人并不会固守祖上所传的东西。

    见识到其他人厉害的东西,就应该要去学习。但学习不等于模仿,而是要保留自己的个性,唯有这样才能更好提升自我。

    所以苏记的每一代掌勺人,都会有自己的特色,并不是每一代掌勺人都一层不变。

    这也是苏锦荣同样坚持的,他认为每个厨师都该有自己的特点和个性。

    而不是说,要把做菜给变成一个标准化流水作业。

    这算是兄妹俩根本上的理念偏差。

    苏锦荣甚至都能想象到,如果苏澜馨获得了苏记老匾,她一定会先把老匾的名声宣扬。之后开始如同她公司旗下连锁餐厅一样,开始向周边乃至全国铺开连锁餐厅。

    那样一来,苏记这块招牌,最终就只是一块招牌,不再拥有苏记应有的特色。

    所以苏锦荣不可能把老匾给苏澜馨。

    终于,苏锦荣开口说:“不要合作。”

    冯一帆点头:“明白,爸。”

    冯一帆跟岳父道了声晚安,然后便转身走出房间,把岳父房间的灯关上,门也给关好。然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去。

    刚一开门,看到床上一个小身影迅速钻进妈妈怀里,装作已经睡着的样子。

    见到这一幕,冯一帆心情瞬间就好了起来。

    嘴角噙着笑容,一步一步来到床边,轻轻把被子给掀开,向里面看了一眼:“哎呀,我们的若若睡着了没有呢?”

    装睡的小女孩不吭声,但是虽然闭着眼睛,可是长长睫毛却在轻轻颤动,嘴巴也挂着笑容。

    见女儿装睡,冯一帆和妻子相视而笑。

    接着,冯一帆又说:“嗯,若若睡着了,等我洗过澡,把她给抱去妈那边睡吧。”

    这句话一说出口,本来装睡的小女孩瞬间睁开眼睛,一下子就爬起来。冯若若直接飞扑向爸爸,张牙舞爪的要打爸爸。

    “你这个坏爸爸,你要把若若抱回去,若若以后就不理你啦。”

    抱住扑过来的女儿,冯一帆微笑说:“好好好,爸爸怎么会舍得把若若抱过去呢?”

    冯若若被爸爸抱在怀里,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看着爸爸:“真的吗?不会趁若若睡着了,把若若抱过去跟奶奶一起睡?”

    冯一帆点头:“当然不会,爸爸可舍不得,而且奶奶都已经睡着了,不可以去打扰奶奶。”

    冯若若终于放下心来:“嘻嘻嘻,就知道爸爸舍不得若若。”

    看到父女俩腻在一起,苏若曦伸手把女儿拉回去说:“行啦,你都已经洗过澡,爸爸还没有洗澡,你这样和爸爸腻在一起,爸爸身上味道都传到你身上了。”

    冯若若听到妈妈的话,马上挥挥手说:“呀,爸爸你快点去洗澡,不可以把臭臭味道传给若若。”

    尽管被女儿嫌弃了一把,但是冯一帆一点也不生气,转身就进了房间浴室去洗澡。

    迅速冲洗一番,冯一帆出来后,摸上床和妻子一起拥着女儿躺下。

    冯若若因为下午睡得比较久,所以现在是一点也不困的,看到爸爸已经来了,小话匣子再次打开,开始抱住爸爸和妈妈一起絮絮叨叨说起来。

    苏若曦这一刻,其实是已经有些犯困,但是女儿在说,她又没办法睡。

    这么强撑着听女儿说了一会,苏若曦还是撑不住睡着了。

    冯一帆见妻子已经睡着,伸手将妻子的头慢慢放下,让妻子可以躺平去睡,他则是伸手拥住妻子和女儿。

    轻声在女儿的耳边说:“妈妈睡着啦,我们说话小声一点好不好?”

    冯若若马上就答应:“好的呢爸爸。”

    接着小姑娘抱住爸爸脖子,就在爸爸的耳边轻声继续说着。

    “爸爸,那你和坏人比赛的话,真的不能提前告诉若若哪一道是你做的菜吗?”

    冯一帆轻声在女儿耳边说:“其实呢,那个不能算是坏人,若若以后不要总叫坏人,好不好?”

    冯若若撅着小嘴在爸爸耳边说:“可是她一来,就让姥爷住院啦,姥爷身体变得不好,她就是坏人啊,爸爸为什么说她不坏呢?”

    冯一帆想了想说:“嗯,其实姥爷的病,不光是她造成的,我们可以不原谅她,但不能总说她叫坏人,那样若若会显得很不礼貌。”

    冯若若听爸爸的话,沉默了一阵说:“那好吧,不叫坏人。”

    想了想,小姑娘又有些奇怪:“可是不叫坏人,若若叫她什么呢?”

    冯一帆也是有些为难了,原本女儿是应该叫姑姥姥。但是现在如果让女儿那样叫,好像又有点原谅对方的意思了,而且这还要经过岳父同意。

    仔细想想,冯一帆说:“那若若想叫什么呢?”

    冯若若认真想了一阵,突然想到了一个称呼说:“那就叫她‘那个人’吧。”

    冯一帆想想觉得也行,就答应下来:“好吧,那就听若若的。”

    冯若若接着又问了之前的问题:“爸爸,你和那个人比赛,不能提前告诉若若你要做的菜吗?”

    冯一帆这次回答:“嗯,不可以,我们要保证公平嘛,而且如果提前告诉若若了,岂不是就失去了乐趣吗?我们要看看,若若会不会吃出爸爸做的菜。”

    听爸爸这样说,冯若若想了想觉得好像也不错,这个游戏挺有意思。

    “嗯,那好吧,听爸爸的,若若相信爸爸做的菜肯定是最好吃,若若肯定是一下子就能吃出来的。”

    听到女儿对自己的信任,冯一帆微笑说:“嗯,谢谢若若的信任,爸爸保证,一定会努力做出最好吃的菜,让若若一吃就吃出来。”

    爸爸这样一说,小姑娘顿时开心了:“好呀,若若相信爸爸,爸爸就是最厉害。”

    冯一帆接着又问:“那,若若生日的时候,想要什么礼物呢?”

    冯若若认真想了一下说:“若若想要,爸爸赢,要爸爸赢那个人,然后爸爸带着若若、妈妈、姥爷、爷爷奶奶一起出去玩,好不好?”

    听到女儿这样要求,冯一帆自然是满口答应:“好,爸爸答应若若,一定赢,然后带若若出去玩,我们一起去爷爷奶奶蔬菜农场玩,爸爸带若若去河里摸鱼。”

    冯若若听着爸爸所说,小脸上充满了期待,一兴奋就忍不住大声欢呼:“好棒呀。”

    女儿这么一喊,自然已经睡着的苏若曦一下子就被惊醒了。睁开眼,迷迷糊糊看到父女俩竟然还没睡:“你们父女俩还不睡啊?”

    冯一帆赶紧搂着女儿躺下来,然后把妻子也一起搂住说:“好啦,我们睡觉。”

    冯若若缩在爸爸臂弯,让爸爸妈妈拥着自己,然后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苏若曦也往丈夫怀里凑了凑,拥着女儿再次入睡。

    冯一帆看着一大一小母女俩入睡样子,这一刻整颗心被幸福填满,慢慢地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