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硬核厨爸 旁墨

第383章 神奇的元宵(第二更)

    听到陈威说他胜券在握,冯若若顿时就非常不开心,小姑娘立刻嚷嚷起来。

    “才不是呢,我爸爸做的肯定比你好吃的,你这个就是好看,不好吃。”

    陈威听到小姑娘的争辩,微笑着问:“真的不好吃吗?小孩子可不能撒谎哦,撒谎了你就不再是好孩子了。”

    听到陈威这样说,小姑娘感到非常不满,还想要继续去争辩。

    但是被妈妈给拉住了:“好啦,不可以这样说,你这样不礼貌的,我们若若是有礼貌有教养的好孩子,对不对?”

    冯若若在妈妈的劝说下,终于还是没有继续去跟陈威争辩。

    冯一帆倒是一点也不着急,静静等着大家品尝完陈威的这道山羊奶巴伐露。

    等大家都品尝结束后,冯一帆再把“元宵”一碗一碗端给大家。

    看着冯一帆放在面前朴实无华的元宵,苏澜馨笑着说:“你这个和刚才的比起来,还真的是太过于朴实了。”

    冯一帆则是笑着回应:“有些东西看似华丽,但实际并没有什么特别,不过就是高端一些的食材堆叠出来的口感,本身并不具备多少的烹调技巧。

    可是有些看似朴实无华的东西,或许内里会带给吃的人们惊喜。”

    听完了冯一帆的这话,苏澜馨看着面前碗里的元宵说:“好,那我们就看看你这个元宵有什么惊喜。

    接下来,大家也都是用勺子舀起了一个元宵,然后慢慢放入口中去品尝。

    一开始以为是元宵,可是当咬开了之后才发现不是元宵。

    内里真的是别有洞天,有着很多奇妙符合的口感。

    当真正开始咀嚼的时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惊奇,完全说不出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外皮是软糯的糯米皮,牙齿咬下去的瞬间,破开了糯米皮之后,咬到的是有些粘牙,同样很软糯的部分,但是这个软糯又和糯米皮完全不同。

    接着要开了第二层的皮,再向里则是仿佛流沙蛋黄一样的馅料。

    可是这微微带有一点点咸味的馅料,一时之间竟然让大家没有吃出来究竟是什么?

    如此一种非常复合的味道,让每个人都吃的是惊奇不已。

    在第一颗吃下去之后,庄道忠把第二颗给咬开,然后看了一眼横切面。

    “果然内有乾坤啊,应该是用肉蓉和虾蓉混合搅打出来的内陷吧?然后调味上给变成了一个咸甜口味,吃起来真的是很特别,关键因为剔除了肉筋,而且虾蓉也是进行了过筛,所以就像是吃流沙包的内陷。”

    被庄道忠给点破了之后,大家才突然就一阵惊呼。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颗颗元宵内陷,竟然会是肉和虾制成的。

    关键吃起来是真的没有肉和虾的味道,根本就令人想象不到会是肉和虾。

    不过庄道忠吃到最后,还是微微皱起眉头:“可是你这个元宵里,还有一层皮,到底是什么做的呢?”

    其实庄道忠的疑惑,也是其他几位评委同样疑惑的地方。

    在大家都非常疑惑,一个个都在细细品味,猜测到底在内陷和糯米皮之间到底是什么?

    庄道忠猜不出来,看向了苏锦荣问:“锦荣啊,你知不知道这个是什么?”

    苏锦荣摇头:“不知。”

    几乎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可是苏澜馨却一言不发,一口一个的迅速将碗里元宵吃完了。

    在吃完了之后,苏澜馨开口说:“好了,现在品尝完毕,大家可以评分了吗?”

    冯若若同样吃的很开心,觉得爸爸的这个元宵真的很好吃。

    尤其是内陷,咸咸的,还有甜甜的,真的是味道很好,小姑娘非常喜欢这个味道。

    还有就是糯米皮和内陷之间的那层皮,小姑娘吃起来也是非常喜欢。

    冯若若吃着还让妈妈尝一尝:“妈妈,你尝尝呀,这个真的好吃,若若觉得爸爸做的比刚才那个好吃的。”

    苏若曦也在女儿用勺子喂的情况下,吃了几颗元宵。

    发现在听庄道忠分析内陷的时候,想到是肉和虾的内陷,心理上会有一点点抵触的感觉。

    总觉得元宵里包这种东西会非常奇怪?

    可是真的吃了,发现这里面的味道非常好吃。

    有一种像是在吃那种流心咸蛋黄月饼的感觉,但是这个复合味道和口感,真的是比那个要更加好吃。

    不知不觉,苏若曦也是吃了好几个,剩下的则是都给女儿吃。

    冯若若接着又问杨小溪和陈瑶霏两个好朋友。

    “溪溪、霏霏,你们觉得我爸爸这个好吃吗?是不是比刚才那个好吃?”

    杨小溪马上说:“对对,比刚才那个好吃的,刚才那个有油的,溪溪不喜欢吃那个油的。”

    陈瑶霏接着说:“那个是橄榄油啊,其实是可以生吃的,像是素菜沙拉里也会加入橄榄油的呢。”

    冯若若接着问:“那霏霏你觉得是我爸爸的好吃,还是这个好吃啊?”

    陈瑶霏想了想说:“是冯爸爸的好吃呢,冯爸爸的这个咬下去很奇怪的,好多种味道组合起来的,咸咸,甜甜,而且内心沙沙,好吃呢。”

    冯若若得到两个好朋友肯定,立刻就非常开心了。

    小姑娘还跑到了苏澜馨面前:“你看呀,我和溪溪、霏霏都觉得是我爸爸做的好吃,肯定是我爸爸获胜的。”

    苏澜馨看着小姑娘笑了笑说:“你就这么肯定,你爸爸能赢?”

    冯若若点头:“当然呀,我爸爸一定赢。”

    苏澜馨扭头看向几位评委再次问:“那现在我们可以评审了吗?”

    庄道忠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一帆,你可以告诉我,这个中间一层到底是什么东西吗?”

    听到太姥爷问爸爸,冯若若马上转身冲到爸爸身边去,然后一把抱住爸爸。

    不等爸爸回答,冯若若抬起小脑袋对爸爸说:“爸爸,若若觉得你是最棒哒。”

    冯一帆抱住女儿微笑说:“好的,爸爸谢谢若若。”

    冯若若笑嘻嘻地继续说:“那爸爸我们走吧,反正若若觉得你赢啦,你就是赢啦,不用听他们的。”

    听到女儿这样说,冯一帆顿时就笑了起来。

    轻轻捏了捏女儿的小脸蛋,冯一帆对女儿说:“还不能走的,你看太姥爷,姥爷和石姥爷都在这呢,我们要等大家一起走的。”

    冯若若听了撅着小嘴说:“可是他们人更多的,爸爸你这边只有太姥爷、姥爷和石姥爷的,你比不过他们。”

    冯一帆蹲下来,抱住女儿轻声说:“好的,爸爸知道了,爸爸知道我的若若是永远支持爸爸的,但是若若要相信爸爸,一定能够赢的,对不对?”

    冯若若听了爸爸的话,也是点点头说:“好呢,若若相信爸爸。”

    哄好了女儿,冯一帆才重新站起来回答师叔公:“元宵中间的那一层,实际上是萝卜。”

    听到这个回答,庄道忠和在场的其他人都惊呆了,都有些不可思议。

    然后大家又细细品尝了一下碗里剩下的元宵。

    甚至专门尝了尝中间的那一层。

    发现根本就吃不出萝卜的任何味道,但是必须要承认这个中间层确实很好吃,而且正因为有了它的存在,融合了原本不搭的糯米粉和内陷。

    而且内心中的甜味,也是透过这个中间层传递出来的。

    庄道忠看向冯一帆问:“你这个到底是怎么做的?用的是什么萝卜呢?”

    冯一帆看了一眼苏澜馨,然后才微笑着回答:“之所以大家吃不出萝卜的味道,是因为我把萝卜层削得很薄,并且进行了蜜制。”

    听到冯一帆的回答,所有人都惊讶不已,就连庄道忠都没有想到萝卜竟然能够蜜制。

    冯一帆继续介绍说:“这道甜品算是我的一个创新,是我做给我女儿吃的,是在假元宵的基础上,创新出来的一道菜。”

    听到假元宵这个菜名,庄道忠和石晋斌顿时明白了过来。

    假元宵算是一道比较传统的菜。

    是用板桥大萝卜制成了元宵的样子,然后酿入猪肉馅做出来类似元宵样子的一道菜品。

    现在冯一帆在假元宵的基础之上,做出了这样一道菜,还真的是有些出乎大家意料。

    如今这一碗确实已经算是元宵,只是在元宵皮之下,又是内有乾坤。

    这种神奇的烹饪搭配,还真的是非常的新颖。

    今天无论是冯一帆还是陈威,这最后的一道甜品实际上都非常奇特,也都是拿出了两个人的一些本领来。

    陈威纯粹以山羊奶做成的巴伐露,吃到嘴里那种非常奇妙的口感,确实是有些出乎大家意料了。

    但是冯一帆这道创新的假元宵,更加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这已经是做到了一种以假乱真的地步。

    可以说这是一道甜品。

    同样也可以说这是一道菜品。

    尤其是他将萝卜进行了蜜制,这么一种做法实在是有些出乎大家意料。

    庄道忠沉默了片刻说:“蜜制这一技法,应该在宋朝时最为常见,甚至在宋朝的时候,还有专门的蜜制局,制作各种蜜饯,也真的是一切皆可蜜饯。

    一帆今天的这种做法,真的是有些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我觉得这份创新的勇气,实在是值得我们的称道。”

    石晋斌也接着说:“对,身为一个厨子,就是要一直在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不断去尝试突破自己,才能够真正的寻求到更高的境界,一帆今天算是真的做到了这一点。”

    苏澜馨听到这里,直接开口:“师叔,你们这样算是偏袒吗?难道今天陈威的甜品没有突破吗?”

    苏澜馨开口之后,孙明兴也跟着开口说:“对,我觉得大师兄今天的甜品也是一种突破和尝试,这种将橄榄油和海盐加入甜品的方式,制作出一种复合的口味,真的也算是一种突破了。”

    跟着马文靖、戴峰、吕永军也都一起赞同,表示要支持陈威。

    庄道忠微笑着说:“其实,陈威的这个不算是创新,因为这道山羊奶巴伐露我已经在国外的餐厅中吃到过。”

    听到这话,孙明兴顿时有些惊讶:“师叔,您真的吃到过?”

    接着不等庄道忠开口,陈威直接说:“我这道甜品确实不是创新,也确实有国外的餐厅做过。”

    陈威的这个话,让帮他说话的师兄弟顿时都感到有些尴尬。

    庄道忠又说:“不过还是要承认,在口感上陈威你确实进行了创新,而且你做的这个口感,要比我在国外餐厅吃到的更好。”

    到了这种时候,似乎大家对这样两道都有些难以判断了。

    最终,还是苏锦荣开口说:“大家投票,不记名,投票。”

    石晋斌听到这话,顿时有些激动:“不记名不好吧?那样的话,可能会有人故意作弊的,我觉得还是举手表决。”

    苏锦荣却坚持:“不,投票。”

    苏锦荣的坚持有些出乎大家意料,苏澜馨也是向自己的哥哥看了一眼。

    最终,还是庄道忠说:“好,那就投票,但是先要说好,必须要公正,如果有谁敢偏袒,那么一切都将无效。”

    接着作为评委的一群人开始进行了投票,将觉得最好的名字写在纸条上。

    在大家差不多把纸条写好的时候,梅茹把外面计票数据拿了进来。

    看到苏澜馨的时候,梅茹的脸色有些不好,迟疑着要不要当众把结果公布出来?

    苏澜馨倒是没有在意,对梅茹说:“不用犹豫,公布结果吧。”

    梅茹听到苏澜馨这样说,也是没有再继续迟疑,直接说:“幼儿园午餐的统计结果是,冯一帆胜出。”

    冯若若听到了这话,立刻就欢呼起来:“呀,爸爸赢啦,爸爸胜出啦。”

    小女孩一边呼喊着,一边就扑向了爸爸怀里,高高举起自己的小手让爸爸抱。

    冯一帆把女儿抱起来,小姑娘搂住爸爸的脖子,在爸爸的脸上亲了一口:“爸爸,你好棒啊,你赢啦。”

    冯一帆抱着女儿说:“还没有赢哦。”

    接着冯一帆看向评委们问:“那么,我和姑父这顿午餐,各位会给我们分别打多少分呢?”

    众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庄道忠开口:“今天中午幼儿园的午餐,我认为是冯一帆胜出了。”

    接着庄道忠看向陈威,颇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陈威,你的午餐是自助,或许你确实用了很多更高级的食材,让你的自助午餐看起来非常的华丽,但是你不觉得你的午餐少了一样东西吗?”

    陈威有些奇怪看向师叔问:“少了什么?请师叔赐教。”

    庄道忠叹了口气说:“你的自助午餐缺少温度,一种家的温度。”

    说到这,庄道忠看向冯一帆说:“而一帆的午餐虽然是简单的便当,但那一份份的便当,就像是每一位父母为孩子所准备的午餐一样,看似朴实,但却充满了家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