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从吹牛开始 末日游侠

第333章 张苍晕了

    “你们说,朕拿着这套铠甲去跟匈奴人打仗,是不是有点欺负人了?”

    众人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何止是欺负人啊,简直不把人当人看。

    匈奴人现在是个什么水平你不知道吗?

    说他牛逼,说重视他,完全就是因为他们的骑兵数量太多了。

    他们的机动能力是最让汉国头疼的地方。

    至于装备?

    毛的装备啊。

    一个个拉出来数一数,他都有啥?

    甲?

    暂且算是有吧,但那也就是一些动物的皮制作而成的。

    不说现在升级版的汉国铠甲,就算把以前秦朝仓库里剩下的铠甲拉出来,到草原上都能完虐他们。

    兵器?

    草原上又没有高桥马鞍和马镫,他们就算骑术再好,也改变不了没有受力点的天然缺陷。

    所以他们的弓只能是轻攻,这种弓的射程近,威力小。

    而汉国有了高桥马鞍和马镫,他们的骑兵就可以用强弓。

    这是个什么概念?

    就拿王不饿告诉韩信的话来说,最好的作战方式就是先把他们勾引过来,然后开始撒开脚丫子跑,让他们在后面追着,然后用强弓去射他们,射死他们。

    如果他们跑的话,一定不要从后面去追,从两侧去追,这样你能射到他,他却射不到你。

    匈奴人的冶铁技术更差,甚至不能称之为技术。

    他们的弓箭,箭头组成很复杂。

    高级一点的用铜,毕竟好冶炼,也好打造。

    中产一些的用骨头,家里有矿,吃肉不煮汤,直接磨一磨当箭头用。

    穷逼就只能用木头,放在火上烧一下,然后摩擦摩擦,精力旺盛的就找点小石头磨一下装上去。

    刀?

    好吧,这个没办法省,每一个战士的刀都是铜做的,贵族会想办法搞一把铁的。

    汉军呢?

    王不饿的要求是每一位汉军将士,都要配备一套铠甲。

    而铠甲的样式刚才也确定下来了,加上头盔重二十二斤的铠甲。

    还都是铁做的,你匈奴人的铜箭能射穿铠甲?还是你的骨头箭、石头箭或者木头箭能射穿?

    铜本来就偏软,即便是打造出来的兵器,他也依旧是偏软的。

    砍人没问题,但砍穿着铠甲的敌人,那问题就大了去了。

    甲兵为什么厉害,不就是因为你砍不动我吗?

    咱俩面对面的,你砍我一刀,我砍你一刀,我能砍刀能把你剁成饺子馅,你也未必能砍死我,实在不行,我站着不动让你先砍三刀再说?

    拿铜去砍铁,本来就不是一个等级的东西。

    现在好了。

    被王不饿说成轻装的骑兵匈奴人都砍不过,这又来了更恐怖的重装。

    这特娘的是让自己人都觉得恐怖的家伙啊,拿去对付匈奴人?

    “陛下,臣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就在众人还在懵逼的时候,小机灵司马欣却看出了问题所在,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那就不要讲了!”王不饿没好气道,哪来的臭毛病?

    随即瞥了眼张不衣,肯定是跟着这货学的。

    至于这货……

    算了,朕是永远不可能骂自己的。

    “呃……”司马欣脸上的表情逐渐的凝固,下意识的看向张不衣,暗骂狗日的误我……

    “陛下,臣有话要讲!”

    “讲!”

    司马欣重重的舒了口气。

    就说嘛!

    张不衣那狗日的咋可能教给我真理呢?

    他一定是想看我的笑话,哼哼,看以后老子怎么修理你。

    “陛下,这重装铠甲怕是连我大汉的轻装将士看着都害怕,更不要说匈奴人了,这一次两次的没什么,您说这要是重装骑兵经常出现在草原上,匈奴人会不会大老远的见到他们就跑呢?毕竟咱们不论是轻装还是重装,重量都比匈奴骑兵重,战马也未必有他们的好,跑起来能不能追上现在谁也不好说……”司马欣满脸忧虑的说道。

    打不过就跑,这个道理谁都明白的。

    自诩真汉子的草原人,难道他不知道活着很香嘛?

    所以在经历过两次心酸的教训之后,他会认清现实的。

    那么问题来了,轻装的他一直跑,重装的我又该怎么去追?

    就好像一个女孩孑然一身,却要求男孩彩礼一百万,房子全款,豪车一台,不仅人累,心还累啊。

    司马欣越来越觉得,自己正在走在成功的道路上,而且越来越近了。

    “你这个纯属闲的蛋疼,你能想到的问题,陛下能忽略吗?”穿着铠甲还没来得及脱下来的张不衣突然无情的鄙视道。

    厚厚的铠甲,全副武装,让张不衣的话都带了一些回音,听起来跟个机器人似的。

    但这并不能影响张不衣鄙视司马欣的心情。

    凡是能鄙视司马欣的,哪怕正在两位老婆床上的张不衣,他都能收枪穿衣站出来,一阵嚎嚎之后再回去接着干活种地。

    “他跑就让他跑,他们的男女老幼能跑的过吗?就算他们也能跑的过,他们的牛羊也能跑过战马吗?没有了牛羊,他们跟战马一起吃草打仗?”

    “呃……”司马欣瞬间一片脸红,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不过,陛下说过这话俺咋不知道呢?

    司马欣浑然不知,那个时候的他,正在放假造纸呢。

    “陛下,这消耗实在是太大了,铁料根本供应不上,朝廷也支撑不起呀……”张苍又一次擦着额头的汗。

    这次是真的怕了。

    不等王不饿回复,张苍便开始掰着手指头一个个的算到。

    “这每年能够全力开采的,也就秋收以后这几个月,虽然开采的效率比以前高了,但臣算了一算,一副轻甲二十二斤,打匈奴怎么也得二十万人吧?这就是二十万套,这便是四百四十万斤,还有重骑兵,臣也算了下,这一套就是二百五十斤,按照万人一千来算,二十万人就需要两万重骑兵,这加起来便是五百万斤铁,算上马镫,马掌,这一千万斤铁怕是打不住的,臣这……臣……”

    张苍越说越心慌,越说越恐惧。

    干脆……

    干脆死了算了……

    张苍说不下去了,急火攻心,突然觉得脑袋有些晕,整个人也朝着前面栽了下去。

    身边的张良倒是想扶一下,可张苍倒的太突然,也太急了。

    加上张良本来就有些虚弱,反应速度也没那么快。

    于是……

    ‘砰……’

    一声响,一阵尘土扬起。

    张苍的脸庞硬生生的砸在了地面上,看着就让人觉得疼。

    直勾勾砸在地上的张苍似乎是因为疼痛的刺激,脑袋突然清醒了。

    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疼痛,和一股温暖的感觉传来。

    “张尚书……张尚书……”王不饿吓的连忙上前搀扶,这好好的咋还能说倒就倒呢?

    就算倒了,你侧着倒向后倒也行啊,直接用脸砸地,那酸爽。

    扶起张苍,只见鼻子破了,也流着血,还带着灰尘,整个人看起来极其的悲惨。

    “张尚书,你这是做什么呀?”王不饿有些急了,接着说道:“朕当然知道难,但这个时候谁不难呢?朕不咬着牙关把将士们武装起来,等到匈奴一统草原之后,他们就要拿咱们来开刀了。”

    “陛下,匈奴人能不能一统草原还是个问题呢!”张苍说着说着便想起了自己的辛酸史。

    每天都要精打细算的,汉国初立,家底也并不丰厚。

    商业还没有完全开展起来,现在干啥都要用钱。

    张苍恨不得把一钱掰成两半三半来花,即便这样,它还是不够用啊。

    不信出去问一问,朝中哪个大佬没问自己叫过抠苍的?

    虽然他们不说,但是俺都知道啊……

    俺……

    俺心里苦啊……

    “臣……呜呜……”越想越觉得委屈,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不是得罪了皇帝了?咋天天都在刁难俺呢?

    虽然他也知道王不饿说的是真话,是大实话。

    但张苍就是觉得委屈,就是觉得心酸,太难了……

    能把张苍逼到这份上,也是王不饿远远没有想到的。

    虽然他一直都知道很难,一直都只要要咬紧牙关去做这件事情。

    “这样吧,重骑兵就搞五千,今年先搞一千,三年内把这五千重骑兵搞出来,轻甲今年先打造三万套,明年打造六万套,三年内造出二十万套。”王不饿最终还是心软了,心疼张苍了。

    重骑兵是战略兵种,五千人也足够用了,吓也能吓死他们,决战的时候让重骑兵出马,那酸爽。

    听到王不饿的许诺,张苍也顾不上还在流血的鼻子,连忙蹲在地上用手开始写写画画了起来。

    口中还念念有词道:“五千重骑兵,每骑二百五十斤,共……一百二十五万斤,二十万轻甲,四百四十万斤,共……五百六十五万斤,分为三年,折合一年一百八十八万三千三百三十三斤三……三……三多少来着?”

    这个三循环的让张苍又想混倒过去了,然后决定先把这个问题放在一边。

    一年一百八十八万三千三百三十三斤的话,咬咬牙还是能搞出来的,主要是今年耽误了不少时间,明年产量会更高。

    于是,张苍满脸真诚的看着王不饿。

    “陛下,您可说了啊,大家都听着呢,不能反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