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汉从吹牛开始 末日游侠

第486章 当然是俺大

    昆图一开口,瞬间雷翻了一众大臣们。

    有人想笑,觉得这个乌孙大王子实在是太搞笑了。

    也有人绷着脸想要训斥,觉得这乌孙大王子简直有损风化,脸都不要了。

    哦,王子应该有文化吧?

    文化人的事,咋能动不动就弄死嫩弄死俺的呢?

    而王不饿则是一脸懵逼,这洛阳口音实在是太惟妙惟肖了,学的真特娘的叫一个地道。

    不用说都知道是谁教的。

    瞥了眼正一脸尴尬的陆贾:“不教点好的!”

    不过不可否认,昆图的一番话,倒是让整个气氛欢乐了不少。

    最终,王不饿还是同意了让昆图上去瞧一瞧,而负责带他上去的,不是别人,同样是口才了得的张不衣。

    其他人则没有那个幸运了。

    主要是他们也没胆子跟汉皇提出这个要求。

    特别是那些小国,自己整个国的人口加起来还没人家一个县的人多。

    这个时候更不要提了,就算是借给他们一个梁静茹,他们也不敢在王不饿面前大声的说话。

    硬实力足以抵消他们心中的冲动。

    城外的迎接很快就结束了,对于使团,王不饿只是简单的说了两句。

    然后便由礼部的官员负责带他们去居住的地方。

    汉朝出使的成员,则由吏部带着去安置,三日后皇帝会设宴招待他们。

    再然后,就是封功论赏,回家放假的日子了。

    毕竟这一走就是四年,而且还是去西域那么远的地方,就算给人放一两年的假期,也是合理的。

    而另一边,登上了城墙的昆图简直兴奋的不要不要的。

    “啧啧,还真别说,这站在城墙上给俺嘞感觉就不一样,中,真中,弄嘞不赖……”

    “……”

    张不衣一脸懵逼的看着昆图,虽然他的口才也不错,但是此时此刻,他真的不知道该咋去接话了。

    这货跟没见过世面似的,一上来就是一副感慨。

    再然后还彪起了洛阳话,这说的要是不看人,怕是自己都觉得这是个老洛阳了。

    可睁开眼睛一看,特娘的妥妥一个外国人。

    “那个……大王子啊,嫩那就某这种城池吗?”但人家好歹也是大王子,是贵宾,不接话又不合适,张不衣只好没话找话道。

    “某啊……”昆图满脸懊恼的摇着头,又问道:“嫩这城墙看住不一般啊,咋不是土嘞?”

    “哦,你说这个啊,这叫砖,结实着嘞,以前那种夯土结构的不耐用……”张不衣决定以城墙来会友,于是指着不远处的大弩,道:“瞅见那些大弩了某?以前俺打仗,直接用那种大弩对准城墙,嗖的一下,弩箭就能扎到城墙里头,人踩在上头一点事都某,直接用弩箭搭一个梯子,人爬到城墙上开始战斗。”

    “现在这种城墙啊,那就不中喽,弩箭也刺不进去,想上来是根本不可能滴……”

    “卧槽,这么厉害?”昆图的眼睛开始放在了不远处的大弩上面。

    放眼望去,城墙上还有很多这种大弩。

    不过这玩意儿看着太大了,威力应该还不错吧?

    但怎么总感觉有点怪怪的呢

    “你以为呢?”张不衣笑了笑,终于找到了正确的打开方式,于是抬起了高傲的头颅,说道:“不是我给你吹啊,就这个,嗖的一下发射出去,射程能达到五百步,从城墙上发射出去,射程能达到六百步,而且威力老大老大了,三匹战马并排站着,他都能直接穿透,这要是人的话,三五个根本不在话下。”

    “嫩打匈奴就用了这玩意儿?”昆图瞪大了眼睛,似乎发现了宝藏似的追问着。

    “没有,这玩意儿太大了,也太重了,不适合拿去打匈奴,俺们一般用来防守城池,打匈奴用的是另一套玩意儿。”张不衣摇了摇头。

    然后走到城墙边上,靠在女墙旁边。

    得意的介绍道:“瞅见这玩意儿没?有人来进攻的时候,俺就躲在这后面,准备好箭矢之后,一个闪身过来,嗖的一下弓箭就发射出去了,然后赶紧躲回来,根本不给对面还击的机会。”

    说着,张不衣还亲自空手装作拿了一张弓似的做了个示范。

    这一幕看的昆图新奇不已,感情仗还能这么打?

    这也太神奇了吧?

    在西域那嘎达,哪有这种高级设计啊?

    城墙低矮不说,仅有的防护还是一丢丢,人只能蹲下来躲避,然后在站起来射箭。

    昆图也有模有样的学着张不衣的动作,躲在女墙后,然后闪身出来做着动作。

    先是胯步出来,然后只是斜着露出半个身子,然后迅速的撤回来。

    等于下半身不用动,而完成这套动作,仅仅只需要不足两秒。

    更更惊奇的是……

    “卧槽,这城墙竟然没有死角?俺竟然不用伸出去脑袋都能看见城墙根?”昆图又一次震惊了。

    然后不信邪的又试了一次,发现的确如此。

    将整个脑袋都伸了出去,仔细的看着下方的布局。

    虽然城墙底部有一些坡度,也能让人往上走一些。

    但这个坡度相对于整个城墙来说是没什么影响的,同样因为这个坡度,让下方攻城的人失去了城墙下的视觉死角。

    “呵呵,这算啥?瞅见那个了吗?”张不衣呵呵一笑,指着孤独伫立在城墙外的箭楼。

    箭楼的高度更高,足有八丈高,长宽各两丈。

    上面能同时容纳一个屯的士兵进行作战,而他们的任务也很简单,负责配合城墙守军对进攻城池的敌军完成背刺任务。

    这样的箭楼每百步就有一个,不仅可以攻击,还能相互提供掩护。

    至于说会不会被敌人攻破,这个就呵呵了,如果这里被攻破了,意味着城池已经失守了,所以攻不攻破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孤独的箭楼,通道位于地下两米处,从城内进入,通过一条地下甬道,然后通过内部的梯子爬上去。

    长宽两丈,也就意味着四面都是六米六六的长度,十个人来射箭这个位置是刚好饱和的,再留一个什作为后备,妥妥的无敌大阵。

    “他们是咋上去的?是修的时候就让他们上去了吗?他们会饿死吗?他们晚上咋睡觉啊?”望着箭楼,昆图如同好奇宝宝一样,又一次激活了十万个为什么属性。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来,再带你看个宝贝!”张不衣懒的跟昆图解释箭楼的原理。

    也用不着,就洛阳这种级别的防御,除非是脑子进水了才会来进攻。

    单单只是六丈高的砖混城墙都能吓死他们。

    张不衣带着昆图来到了城墙的另一面,也就是靠近内部的一面。

    而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其实是外城的。

    洛阳的城池设计,是加入了瓮城这个设计理念的。

    而张不衣之所以敢说谁想对洛阳动心思,完全是自己找死,其实也不是乱说的,而是洛阳的防御工事,真不是一般人能攻破的。

    “瞅见了没?这就是瓮城,外面的人来进攻,就算攻破了第一道城门也无济于事,后面还有一道城门呢。”

    “而进入这里以后,四面八方都会对他们进行攻击,所以他们能不能走到下一道城门都还是个问题。”

    “当然,敢于进攻洛阳的,那就不要考虑能不能活着回去了。”

    “再看背后,看见这些巨大的木板了吗?直接顺着这个槽放下去,进来的就别想出去了。”

    “哈哈哈,你以为进入了洛阳,却不知道你进的其实是一座棺材。”

    昆图又一次震惊了。

    如果非要让他用一个成语来形容洛阳的防御工事的话,那就是四个字,丧心病狂。

    为什么这么说呢?

    高大的城墙也就算了,下面的城门是有两座的。

    没错,就是他们脚下这座城门洞内,是有两个城门的。

    外面一个,里面一个,攻破了第一道门,你还得在攻破第二道,然后才能进入瓮城。

    你以为进入城门洞就万事大吉了?

    不存在的,城门洞的两侧,有一条甬道,士兵可以进入这里,然后打开掩藏在上面的木板。

    昆图看了一眼,发现站在这里,刚好能看见下面的一半区域,跟对面的配合着来,就是没什么死角了。

    也就是说,在城门洞这个狭小的区域内,你想攻破第二道城门,还得承受着来自头顶的弓箭袭击。

    就算破开了第二道门,那又如何?

    等你进的差不多了,人家从上面直接放下大腿粗的木板,直接堵死了,你跑都没地方跑。

    而对于木板的设计,也很灵性,每一块木板的两端都连着一根绳子,人提着放下去,然后用同样的方式收回来,收放自如。

    嗯,这一圈逛下来,昆图突然发现,自己被打击的体无完肤。

    早知道这样,自己非要头铁的上来干啥呢这是?

    “那是哪?”昆图突然指着北方一个巨大的宫殿,他现在所在的高度,甚至还没宫殿的地基高,着实让人觉得离谱。

    “大汉殿,用来上朝的地方,过几天你也会去得,到时候你得在那递交国书。”张不衣说道。

    “国书不是已经递交了吗?”昆图愣了。

    “不一回事,你的国书很快会送回来,得在那里递交才算。”

    “哦,那个,你跟陆使谁大?”

    张不衣不由愣了下,害,这个问题问的,好不叫人为难。

    再说了,俺又没见过,咋会知道谁大呢?

    但是吧,作为一个男人,又怎么能说自己不如别人呢?

    “当然是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