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再活一万次 兰帝魅晨

第四百三十六章 沉沦、沉沦……

    王帅开车直奔陈问今的家,而坦克则带了女朋友回阿豹租的房子里。

    刚回屋,进了房间,坦克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被他女朋友抱了结实,亲的他根本没机会说话,就只听他女朋友动情的说着:“坦克!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我会乖乖的,什么都听你的。今天是我不对,王帅就算喊我过去,我也不该去!我下次不会了,再也不会去了,我听你的,好好找个工作……”

    坦克原本的疑问,还有想说的话,全都被融化,消失在高亢的、忘乎所以的、有节奏的呼喊声中……

    隔壁的阿豹本来已经忙活完了,都准备睡了,这时候被叫声吵醒,觉得口渴,坐起来准备找水喝,身旁的女人嗯了声,阿豹凑过去亲了口,见那女的突然莫名其妙的笑起来。

    阿豹不明所以,问她:“笑什么啊?”

    “没什么!”那女的忍着,但想起之前王帅说的那番很坏的话时,又憋不住笑了起来。

    “到底笑什么啊?”阿豹更觉得奇怪了。

    “没有……就是我没刷牙啦。”

    “哦,那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像黄金那样有洁癖。”阿豹觉得她笑的理由很无趣,而且莫名其妙,平时也没刷牙啊!于是阿豹自顾起身出去,那女的想着王帅恶劣的话,还是觉得好笑,自顾捂着被子笑的快要抽筋了似得……

    阿豹喝着冰啤酒,坦克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太吵,他也睡不着觉,索性开了电视看。坐了没多久,本来要喊他女朋友出来一起看,她说困了想睡觉。

    “你睡的着啊?”

    “睡的着呀。”那女的心想这阵仗算什么,之前合租房子,一个房间两张床挨着,就布挡着,隔壁姐妹在干活,她们也照睡不误,不禁觉得阿豹的问题好笑,忍不住说了句:“就那点事,有什么呀,还能耽误了睡觉啊?”

    “你牛!”阿豹只能佩服,一个人回客厅里坐那喝酒。

    看了一会,房间里安静了,本来也没什么好节目,阿豹就把电视关了,准备喝完了酒回房间继续睡觉。

    没一会,他看见坦克的女朋友开门出来,也没穿什么,见到他在,就只是笑了笑,然后飞快的跑去洗手间。

    阿豹知道坦克是睡着了,每次忙活完之后坦克都直接入睡,事后都是坦克的女朋友处理,如眼前这一幕,也不是没发生过。

    阿豹偶尔会有点渴望新鲜感的想法,但是,还能压得住,毕竟觉得不值当,眼看着坦克是动了情,不像他那么无所谓……

    无所谓……

    阿豹想着刚才那一幕,是的,他无所谓,坦克的女朋友也无所谓……

    阿豹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嗯,小鱼之前跟他在一起不会这样,事后被他看着还会脸红,虽然强自镇定,却流露的明显。

    ‘以前喜欢这种开放的,怎么现在又觉得清纯的好……’阿豹想着,又想起蔷薇和李香了,还有一系列的事情,想起那段时间,意气风发的那个豹百万的他自己……于是,阿豹狠狠掐灭了烟,不想了。

    他觉得现在也还可以了,是没之前有钱,但比起穷的要问陈问今借几十块的时候又好多了。

    只是,好像也存不下来什么钱,但他存钱干嘛呢?

    存的出来之前那么多钱吗?明显不可能啊!

    阿豹就懒得想那么多了,现在这样挺好的,女人不缺,没大钱,但也不为几十百把块发愁,王帅让他办完事给的报酬够用挺久,只要再有事情办,就又有钱了。

    阿豹躺下,发现睡不着。

    索性下楼去吃东西,正吃着,却碰上之前发廊里的老相识。

    “没良心的,这么久都没来找我!”那女的责怪着,阿豹在客人里是比较好的了,虽然折腾的厉害,但不欠钱,还经常请吃请喝又能聊天。

    阿豹打量着那老相识身边的女人,觉得有一团火在慢慢燃烧,就问:“这美女新来的?”

    “是呀!要就打包!”那老相识知道阿豹的喜好,答的干脆。

    “搞个快餐啦,家里不方便,有朋友受伤了借宿。”阿豹不想花了钱却没有足够长时间的享受,而且不确定老相识的病治好了没有,虽说应该早治好了。

    那女的撇撇嘴,说了声:“小气!那宵夜你请。”

    “行!老板,这桌跟我一起买单。”阿豹说了,那老板也放心,毕竟他来这吃也不是一两天了。

    阿豹当即拉着老相识身边的女人走,笑嘻嘻的说:“美女快点咯,我没多少时间,快餐很快的!”

    那女人本来下班了,见是姐妹认识的,又请了吃宵夜,也就勉强挂着笑脸跟着去了。

    黑蒙蒙的树下,楼房旁,两个人忙乎了一会,双双回来了。

    那女人抱怨说:“还说快餐,折腾这么久!”

    “请你喝水啦,好不好?等我家里没人,找你包夜。”阿豹许诺的话让那女的怨气消了些,买水时她还是挑了贵的,寻思着包夜真假不知道,眼下多占点好处是必须的。

    阿豹往回走的时候,抽着烟,算了算花费,有点心疼的嘀咕着:“吃个宵夜请了两个,她们还加了一份鸡煲一盘牛肉,水也拿五块的,加上玩一下五十!我艹!我花了包夜的钱玩了回快餐啊!”

    阿豹有点郁闷,暗道色字头上一把刀,真是没说错,刚才多想想的话就不至于吃这亏了。又觉得到底还是坦克女朋友害的,听她喊了那么久,又看着她跑去洗手间,才会勾起那团火,不禁又暗暗羡慕还是王帅有钱好,随便玩,不心疼……

    此时此刻,王帅已经在陈问今家楼下的路边吃着烧烤了。

    “……我看坦克在楼下一会回头看我一眼,觉得特搞笑,他大概以为我在郁闷着呢。我猜他心里肯定也有怀疑,只是愿意相信谁的话而已,不过就他那状态,回去了被那女人的抱着亲一下,玩一下,就睡着了,天亮了又会觉得他不该怀疑枕边人。”王帅又饶有兴趣的说:“坦克最近养伤住阿豹家里太好玩了,这边听见那边,那边听见这边,经常还比赛似得,然后两边都见过女的光着屋里晃。”

    “阿豹女朋友和阿豹告诉你的?”

    “当然了,她们俩挺合适,办事都靠谱。”王帅抽着烟,想着那些情景,就笑说:“多有意思,那种环境里呆久了,阿豹和坦克的想法肯定会越来越狭隘,会被拉到偏离正常道德观的层次、不过是往下偏移的那种层次!你想,不多久前坦克还是一个羞涩男孩,跟他提和小吉拉手的事情他都能激动的眉飞色舞,现在呢?看着阿豹的女朋友光着跑去厕所都不知道脸红的老油条,整一个道德沦丧了嘛!”

    陈问今都懒得说王帅什么了,所以自顾撸串,当个听众得了,每次这种时候,他都会提醒自己,比起记忆中王帅的恶劣,现在的王帅已经很‘温柔’了,一个魔鬼现在变成了小恶魔,危害性小多了。

    王帅抽着烟,沉浸在摆布人的收获快感之中,酝酿了片刻,又感叹说:“其实我很希望这些游戏里多一些失败,这样的话我还能质疑我爹的教的东西,可是……太失望了,总是意料之中的结果,意料之外的情况那么少、那么少!少的完全不足以让我去怀疑他教我的东西不对!你看看,现在能在我心里闪亮一下的人,小高,随便,就这两个!但他们的事情还没完呢,答案还没确定,就算确定了吧,我觉得只是多认识了两种以前不知道的人性结构比例,距离推翻我父亲教的东西,那还差的太远了!他们只是某些关键点的选择让我觉得惊喜,谈不上震撼。”

    “恶魔开始谈论自己渴望光明而不可得的无奈,扮演受害者了?”陈问今喝了杯水,王帅哈的失笑道:“听着还有点那意思。”

    王帅也喝完了一杯,然后享受着隔气这种、有损形象,但是挺爽的体验。“不知道你有没有体会,我虽然从小就尊敬我爸,但其实也一度怨恨他对我的没空陪伴,所以,心里其实有一种强烈的愿望希望他是错的。如果真能让我这么觉得,我可能会很彻底的反对他教授的许多东西。”

    “你真渴望的话,就盯着小高,随便身边交情特别好的人去相处,你就可以进入人性另一面为主导的群体的世界。”陈问今看见王帅的露出了感兴趣的眼神,又说:“不过那对你并没有什么用。当一个习惯对抗负面人性的人,就意味着背离了普遍价值观,也就意味着得不到普遍的认可,还意味着要故意与很多机会错身而过,失却了这些,得到的只是自我精神上的宁静,生活上少折腾的平静。失去的都是你在乎的,得到是你愿意舍弃和不喜欢的,所以你根本就不会选择当那样的人,也就不可能否定你父亲。”

    “不能两者兼得吗?”王帅有点疑惑的追问。

    “你能一边当百战百胜的统帅,一边慈悲为怀的不杀生吗?”陈问今很干脆的反问。

    “可以高举大义的旗帜杀敌,再打造个人慈悲为怀的‘真性情’啊!”

    “那是糊弄别人的,你能自己骗自己?”

    王帅想了想,摇头,很肯定的说:“不行!我太聪明了,不可能会被自己欺骗!”

    “你自恋的时候,应该是你最善良的时刻,为你此刻的善良干了这杯快乐水!”陈问今只想笑。

    喝干的时候,陈问今却不由在想,有人很快就会不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