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再活一万次 兰帝魅晨

第四百八十三章 结束是另一个新的开始(大结局)

    给机器人设定一套认知,那就不会改变了。

    人有人性,其实也就是感性需求,怎么能永远像机器人一样呢?

    除非,通过创造者文明的技术对基因定制,但那么定制出来的人,也就是跟机器的状态一样了。

    陈问今自问,他是追求成为机器人吗?

    不是啊……

    他有情感需求,只是他追求的是更稳固、长久的情感关系。

    他思考,求知,是在这过程中得到了享受,也并不是为了追求如机器那般能够记下一切的能力。

    机器人化,当然不是他的追求。

    “帮我推演一个理想的未来变化路线,让身边在乎的人都平安健康,让我规划的未来如期进行,那之后,我不想再活第二趟人生了,以免越来越贪婪。未免未来我会改变,就在白装里增加一个监管的禁制吧,即使未来的我对你下达命令也不允许解除。当我走到了我所确定的、推演的人生尽头,如果我仍然对命运的力量恋恋不舍,就让白装永久无效化,然后由你把我送去他们选的那个绝望的地方。命运在未来由你回收,留着交给下一个需要被拯救的宇宙吧。”陈问今做出这个决定,因为对于未来,他就是最大的变数,一旦留恋命运的力量,那就越来越不会放手。

    安排好他自己的未来,就是不让一切失控的根本办法。

    而这些,由主脑来监督执行,确实最合适不过。

    主脑不会为他的决定感动,也不会在未来执行的时候怜悯,因为它没有情绪。

    只是,做出了这个决定之后,陈问今突然好奇的追问:“你对我的推演中,那无限接近于零的、奇迹般的另一个好的轨迹是什么?”

    “正是你现在的选择。”主脑冰冷而刻板的回答,却让陈问今不由笑了起来。“这么说,我选择了奇迹。挺好,我喜欢可以把控自我变化幅度的感觉,如果长久的思考,长久的求知,却连自己理想的人生轨迹都无法把控,那简直太荒唐可笑了。还不如别想那么多、随心所欲的,走一步看一步的过完一生了。”

    可惜,陈问今这些情绪的感慨,主脑不以为有回应的情绪,主脑认为这没有接话的必要,就没有回答,只是在冰冷而刻板的执行该做的事情。

    “信息已录入,确定执行方案中……请选择推演条件……推演结果具备确定性不高的多种变化性,干扰因素源自于你的命运力量,推测XXXX次的选择关口你会因为情绪干扰做多种选择可能,使用命运力量加入后影响后续变化的可能性……估算最多需要再活一万次,必定可以达成符合条件的人生轨迹。推演路径等待确认中……”

    陈问今等着看那些推演的关键处,一时又好奇的问了句:“可以查看我得到命运之前的、认识的这些人的情况吗?”

    “信息检索完成,个体观测数据有限,综合信息判断的结果如下:……”

    陈问今首先看了肖霄的,然后发现,在他没有得到命运的时候,肖霄确实在暑假的时候,因为她母亲的事情,争吵中一时想不开,在浴缸里自杀了……

    从时间推断,那时候肖霄跟王帅认识没多久,就出了这事,以王帅的作风,虽然跟他没关系,当然也理所当然的假装根本就没见过面,没对人提过跟肖霄认识过十几天的事情。

    至于后来,就更没有提起的必要了。

    陈问今想起火姐,看了,才知道当初火姐,真的就是他那时候听说的,自杀的那个女孩……

    陈问今又确认千草的信息……一样,没有他的干扰,千草父亲被杀的那晚就没逃过噩运,后来报复撞死了两个人,撤走的时候死于交通意外。

    陈问今又想起了桃子,记忆中后来没有联系了,也不知道她的情况,因为命运的缘故,桃子跟大熊在一起了,而在记忆中是没有的,至少在陈问今知道的信息时间范围内都没有。

    桃子原本在未来,被阿牛玩弄,后来在阿牛叔叔家的场子做了几年特殊职业的生意,期间赚钱也一直供给了家里。

    二十二岁时本来有机会上岸,因为她家里贪婪的逼迫,导致订婚后又分开。

    三十岁时被家里安排嫁给了一个丧偶有孩子、年长十岁的男人,那男人不愿意再要孩子。

    原本也是个归宿,但那时候的桃子经历长期的风尘洗礼,早就是个满嘴跑火车,对人生毫无规划能力,过一天算一天,又沾染了赌博恶习的人。

    于是没几年那男人对她失望透顶也忍无可忍,离婚了。桃子没了收入来源,年龄也不适合在去风尘中打滚,工作换来换去,过的很不安稳。

    陈问今很是唏嘘,又去看小高和大熊原本的未来,记忆中他们和寒风一起被抓之后,就没有消息也没有联系了。小高和大熊过去的情况并不好,虽然没有详细的状况,但主脑综合监测之眼的各方面信息,可以掌握他们大体上的状况。小高和大熊出来没几年,又跟寒风一起进去了,再几年后出来,寒风因故被打残了,小高和大熊开小货车拉货,步入了正常的轨迹。

    ‘寒风这家伙无疑是当初那个时节点上带坏小高和大熊的关键,出来后大概生活不顺,被寒风怂恿劝说了后又二进宫,寒风出事后他们两就干正经营生了……’陈问今想着原本小高跟黄惠在未来是没有什么交集的了。

    于是,就又想起来查看黄惠原本的情况,因为后来他们也断了联系,也不知道黄惠后来的发展。

    黄惠家里殷实,一直大学毕业都过的很好,只是大学时变化有点大,样貌没那么强的吸引力了,也就是女大十八变的小悲剧版。黄惠毕业后工作也还顺利,没有直接去帮她父亲做事,不几年后鹏市的政商环境变化,她父亲那类起家模式的人被新社会环境抛弃,进去的进去,倒霉的倒霉。

    黄惠的父亲也进去了,但算是早有预备的那种,多少还留了一些家财,黄惠也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年龄比她小不少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就把她作为大半个家长敬着,姐弟俩感情不错,她后来找的丈夫条件也不错,虽然没有她父亲出事前那么富足,却也生活安逸,大概只发愁如何才能重上高峰。

    以黄惠的早熟,陈问今倒是不觉得意外了,周旋于人际关系之间,却不把自己带入参与风险事情的深度,黄惠当然不会作奸犯科,又一直积极上进,从她父亲的生活轨迹看到了灰色买卖背后不光鲜的种种,深刻体会到有钱还得能充满安全感的享用的重要性,她会寻求正轨实在没什么奇怪。

    陈问今正考虑着接下来了解谁的情况,主脑告诉他多种推演路线已经有结果了。

    陈问今这才发现,事情比他估计的复杂……

    而这种复杂源自于肖霄……

    “会不会太过份了,肖霄在未来十年有这么多麻烦?”陈问今对于那些相对而言不算大的麻烦直接忽略,先点数因为感情互动,大学期间分离产生的一些问题导致的‘脆弱自杀’行为竟然就多达六次,其中的原因都是不经意的阴差阳错,外加有心人蓄意挑拨,以及故意人为的设陷阱制造误会引起,只有最后一次是因为他在未来时节点、他跟未来妻子的事情。

    陈问今仔细梳理那些关键轨迹,发现其中还掺合了别的事情,让情况更复杂。有些时候他处于兼顾肖霄的同时,还有别的熟悉的朋友遇到关键事件的转折点,他即使现在知道了,到时候也需要两头同时进行,一个不留神没分配好时间,就会有一头顾不上,然后……只能靠命运的力量,物质逆运动回到出错时节点,重新再来一次。

    陈问今再看到十年后的情况,不禁更觉得头大……

    他突然发现,跟肖霄走到一起,就决定了纠缠会很深很远。

    但不走在一起……肖霄的生命已经结束了。

    ‘十年后说履约时……自杀……沟通好了,过了半年突然想不开还是自杀……肖霄是红颜多薄命,想长命百岁平平安安就那么难?’陈问今看着推演的轨迹都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不禁暗暗庆幸,原本他还想着,有了命运的力量,未来有什么行差踏错,重活一次不行,重活十次、一百次,总能保证诸事相对周全了吧?

    结果,现在他才意识到,即使有推演的脉络了,也不定要重活多少回呢,倘若没有的话,这么多预料不到的麻烦,他真可能得重活千次万次。

    可是……现在让他对肖霄撒手不管,重新回到不曾相识的时候,他已经做不到了啊!

    “推演路径已备存。飞行器待命中。”主脑的机械音没有悲喜,分明感受不到陈问今此刻复杂的心情。

    陈问今其实有点想在这里多逗留一些时候,只是又觉得不合适。

    他对宇宙的事情存在求知的好奇,白装里的资料就足够让他了解不完,至于这里的归属星,他实在不想尝试,虚拟的推演他无所谓,那些明明是有血有肉的所谓人造人,犹如玩具似的随意摆弄生死,那种游戏适合王帅,不适合他。

    在这里留久了,好奇心勾起来的越多,怕是越不容易离开。

    陈问今坐上飞行器,即将空间穿越离开的时候,他仍然不放心的再次对主脑确认。“你确定,我目前的轨迹就是那近乎于零的、相对最好的可能性?”

    “根据推演的结果,三十秒后确认离开就进入微小概率模式。”

    陈问今就放空了脑子,什么都不想,只等飞行器发动空间穿越了,因为,想的多了,他恐怕临末又会改变主意先留下来探究创造者文明的真实生活细节。

    ……至于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陈问今已经做好了面对‘诸多麻烦的未来’。

    狂风暴雨的天气,白装带着陈问今如巨雕般飞坠落在沙滩,飞行器按照原本的设定,自行返航回去,这也是陈问今计划的,避免有飞行器让他未来可以改变主意突然去创造者星系。

    路边的摩托车如意料之中那般,不知所踪。

    陈问今操控白装制造了一群机械蚊子,四散了飞出去找寻。

    其实他能否找到摩托车他并不在乎,只是想试试这种妙用。

    一时间,许多蚊子看到的、不同视角的景象全出现在他脑海里,那种感觉,让他差点晕了过去,好像每只蚊子都是他。

    陈问今连忙关闭了这种实时连接的状态,才明白为什么白脸之前放出去的苍蝇都是预设时间发送信息。

    陈问今又尝试给主脑发送信号。

    之前他所以会感觉到信息传输的不适感,是因为命运的力量会对时空穿越的波动产生感应,主脑他们的信息就是一种会产生类似波动的方式,即使距离很远,这里发出,那边也可以很快收到。

    不应该说是收到,而是通过对某处空间进行某些信息干扰,就会定向的在另一片区域产生相反的信息反应,创造者文明用的就是这种匪夷所思的技术。

    ‘我已经到达目的地,可以授予权限了。’陈问今之前听主脑说这颗星球上的所有观测之眼都可以授权跟他建立信号,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他当然不会错过,本来他就很想知道监测之眼的事情。

    ‘权限已开启。’主脑机械音的恢复仍然简洁。

    陈问今白装映射的感知里,就凭空多了一副立体的分布图,那是这个星球的微缩立体图,上面有许多红点,他的注意力放在那片区域,意识中的区域就会放大,然后他可以看到红点都有清晰的编号。

    陈问今选择了附近的一个,脑海中凭空多了一个视角。

    像是在路边慢慢的走着,猜测也是路边拾荒者,流浪汉之类。

    那视线角度,就好像是他走在那条路上,望着一片度假别墅区。

    ‘真是世界各地都尽收眼底……’陈问今正考虑着挑个别处的监视之眼时,突然看见路边停了辆他正在找的二手摩托车。

    然后,又看见车旁边站着两个人。

    王帅打着伞,带着条黄金手链,眺望海面。

    陈问今觉得诧异,金手链王帅从来不会戴,因为他说土气。

    不过,此时此刻,王帅和阿美都在这里,挺巧,也挺好。

    陈问今发动白装,刹时间在无人的路上如闪电般迅速掠过几公里的距离停在拐弯的马路边。

    他继续朝前走了几步,就能看见王帅和阿美了,也看见了一个淋着雨还在沿路往前走的流浪汉的身影。

    下着大雨,这时候海边马路上连车都没有,更别说人了。

    阿美看见过去的流浪汉神态痴傻,刚扭头,看见一条身影在雨中走过来,就想看看是谁这么有雅兴,会在这种季节,伞也不打的雨中漫步。

    距离更近些的时候,阿美看清点了,却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前倾着身体,想要看的更清楚……

    而这时,王帅也取下了蓝色的眼镜,吃惊的看着越来越清晰的那张脸……

    陈问今站在他们面前,笑着,王帅也笑着。

    “你怎么戴金链子了?我去,还有个珠子?”陈问今实在觉得奇怪。

    王帅一把扯下来,朝陈问今丢了过去,笑着说:“不用戴了。”

    阿美这时已经拿着电话,忙不迭的拨了出去。

    陈问今看见手链的珠子上刻了字:‘黄金’

    本来就是黄金的珠子,上面再刻黄金,当然有点多余。

    陈问今看着,不由笑了,把链子揣兜里,问了句:“好像没多久吧,至于?”

    “不久,恰好一周年。”王帅答罢,由充满疑惑的追问:“你到底去哪里了?真的连离开多久了都不知道?”

    陈问今当然不知道,穿越空间的距离本身,在不同宇宙区域形成的‘时间概念’是有错差的,也许这一次只过去了一小时,也许下一次过去了几年,他哪里知道。

    但是,只是一年的话,还好,没什么事。

    肖霄遇到麻烦的时间,还有两年。

    大约因为在此之前,有王帅照应。

    陈问今没有回答王帅的问题,因为他看见一条身影打着伞,从度假村里出来,越来越近……

    肖霄笑着,抹着眼泪,又捂着脸,注视着越走越近的陈问今,一时间明明有满肚子的话想说,却又驻足在那说不出来了……

    看着肖霄这样,陈问今只好用不寻常的角度打招呼,于是他走到肖霄面前,很认真的注视着她说:“我回来收礼物了。”

    刹时间,肖霄羞囧的想打他,又不能让别人意识到他口中的礼物潜藏的真实意思,这般复杂的情绪纠缠之下,最后变成激动的流着眼泪,却由忍不住扑哧笑了出声……

    陈问今觉得笑了就好。

    至于未来还得面对的那些麻烦,以及九年后的大关,一关关的闯完了吧。

    在命运的力量面前,那些困难、难的在于感情的把控,以及目标是否会改变。

    ‘最难的是走完计划的一生时,能够舍得放下命运,能够甘心初衷不改的划上句号。’陈问今不敢肯定自己能否做到,却会尽力做到。

    陈问今认为,如果连自己的变化都不能计划和把控,思索的再多也都是无谓的自寻烦恼,倒不如随波逐流的走完一生算了。

    有一种追求就是:不让自己变成曾经讨厌的模样,不让自己活在别人摆布的迷幻里,宁愿活的孤独,也不对内心的软弱投降。

    兰帝魅晨

    2020年11月11日凌晨1点58分

    ……………………………………………………………………………………

    有些书友们会觉得结局来的太快。

    事实上开书的时候在群里就透露过这本书计划了长和短两种大纲,短的大纲是一百二十万至一百八十万字,长的大纲在三百六十万字以上。

    所以,书是计划内结束,也是计划内的结局。

    本书的背景和主要情节考虑了很久,在都市和科幻的主从取舍问题上犹豫再三,这也今年开书比往常更晚的根本原因。

    其实我觉得科幻为主的内容会更有趣,但是……我更想写都市为主的,觉得会写的很开心。

    思来想去,这几年的书写的都不是以开心为主,这本就先开心一下吧。

    于是这本书我写的很开心,书友们看着却没那么开心了。

    写完了这本,这种作的情绪应该可以收敛挺长时间。

    事实上我本来打算即使这本成绩不理想也要写长大纲,鉴于四零四神兽太厉害了,追更的书友也都有体会,所以计划里的一些剧情和角色都失去了本来的意义。文中选择的时间段,本意是为了描绘少年至青年不同时期的心理需求、生理需求作祟下的各种故事,结合时代变化和成长,以及需求的压抑与释放,伴随的是需求基调的改变,叙述这些内在需求催生的成熟过程和环境的影响之间的关系。

    可是在四零四神兽的不可抗力面前,这些内容连基本的稍带都难以呈现,那么原本计划的很多内容都会变的特别空泛了,也就没有写长大纲的意义了。

    因此文中不少角色未来的故事,只能这么戛然而止了。原本都是长大纲里的内容,涉及未来不同时期的认知变化,环境影响,自然也有许多分分合合,有的遗憾,有的因为变化的认知而分离,又在一些时间后认知重新变的相近之后,又再牵手;以及林尚云,未来重新跟陈问今有交集的火姐,以及诸多新角色,这些内容在短大纲里没办法讲述,都是文中结局部分之后的故事了。

    四零四神兽的力量太强大,有鉴于此,下一本书计划写好玩的,大体上已经想好了,只是考虑到状态可能跟下一本书需要的氛围不太匹配,计划用个马甲,用两三个月的时间,胡乱放飞的写点有始无终的文字找找感觉。

    如果没有意外,计划在明年过年后,小朋友寒假结束时开新书。

    下一本书大家应该会看的比较开心,因为会比较有趣好玩。

    新书的间隔期是长了点,如果有书友书荒,可以关注我未来推荐的书打发时间,未来会推荐的当然就是那种:胡乱放飞写的、有始无终的书了。

    最后,一如既往的感谢书友们的支持!

    因为,真的是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但愿下一本好玩的书,会让大家看的很开心。

    最后的最后,可能书友们都忘了,或者还有书友记得。

    其实这事我一直记得,之前说过,用加更表达对本书的白银盟和盟主支持的感谢,这些欠的加更章节一并记着,下本书时陆续加更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