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能魔改黑科技 凉茶煮酒

第十一章 企鹅好友?(白色之风万赏加更)

    迷雾正笼罩整个法森堡城区。

    战斗结束,重新翻涌上来的浓雾吞没了法森堡公立精神病医院一片狼藉的花园,而医生、看护和患者则都纷纷汇聚到了这医院的三栋建筑之中,在这个过程中,又爆发了一阵隐隐的骚动那些“患者”可不是一般的患者,不是那么好处理的。

    那些医生和看护们惊悚万分,生怕这些患者的异动再引来什么怪物,不过,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的是,整整一夜,都没有怪物出现,那些患者也被一一安顿回了牢房,医院方面的伤亡也很少,大多数是受伤,伤亡则干脆没有。

    除了跑了几个患者之外,今天可以说是有惊无险。

    唯独出现伤亡的是那支倒霉的守望者小队,院长女士慷慨地为他们提供了免费的医疗与援助,但可惜的是,温妮特的双腿彻底废掉了,披风男的右手也被截止游荡者的黑色细线之中携带着某种未知的超级病毒,因为耽搁时间比较长,若不截止,他整个人都会死掉。

    苏晨对此则不置可否。

    他这一夜倒是好好睡了一觉,不过,这一夜法森堡似乎并不太平,从很远的地方,一直有隐隐的轰鸣声传来,似乎是在爆发战斗。

    而最让苏晨意外的一点却是现在的时间。

    乔安娜说远辽人首次出现至今已经有十天的时候苏晨就觉得奇怪,直到他自己核对了一遍时间。

    联邦历6月13日。

    远辽大战最后爆发的时间是联邦历六月二日,苏晨记得无比清晰,然而他脱离出来,却竟过了整整十天。

    苏晨先是惊讶,旋即便立刻想到,可能是因为他陷入阿诺瓦尔之环的死寂与黑暗空间的原因,解析力量放大他的全部感知能力、甚至是思维速度,而那里也没有明显的参照系,确实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他觉得自己只在里面呆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实则却过了很久。

    这是很有可能的,他身上的伤势恢复状况就可见一斑,远辽之战的时候,他几乎是强弩之末,现在出来了,不但伤势在解析力量下好的七七八八了,而且还活蹦乱跳的,这就是答案;而且他在阿诺瓦尔之环的黑暗空间的时候,哪怕没有明确的参照系,苏晨也大概知道他用解析力量追小偷追出的距离是极为夸张的,他感觉上用的时间很短,但实际上,“走”出这么远的距离,花费十天反而是正常的。

    接受了远辽决战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天这一点,苏晨反而不担心了,因为十天可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已经错过了远辽市最需要他的阶段,现在远辽人能出现在伦敦,便证明他们已经扛过了那一时期,该发生的都发生完了,没有什么好焦急的了。

    因此,苏晨反倒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第二天天亮他早早起来,观察迷雾的状态。

    当破晓时分来临的时候,笼罩整个法森堡的迷雾便开始“后退”,因为速度很快,所以在感官上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这种后退,像是雾海在后撤一样,迅速抽离,没入天际的远端,在阳光的照耀下彻底消失不见,欧洲小城则重新跃然眼前,这一幕有种奇异的梦幻感,如果忽视一片狼藉的花园的话,甚至有些壮阔的美丽。

    苏晨本想借此观察一下这种迷雾是怎么沟通里世界的,因为他之前从陈教授那里了解过,远辽灾变的初期,没有确定的门通道存在,只有空间裂缝,低暗能的瘦长鬼影、黑鳞怪物就是从这些裂缝中挤过来的,因此它们初期出现的十分随机。

    苏晨以为里世界的迷雾也许也是从某种空间裂缝中过来的,消失的时候,如果是凭空消失,或者是抽水一样消失便可以证明这一幕,但这种迷雾的消退,却让苏晨又一次难以判断起来。

    但苏晨有一个优点,他弄不明白的,便不费劲脑汁去思考,而是记录与观察下来,准备回头找专家们研究研究。

    随后,他才是准备出发了。

    乔安娜整整一夜都没有再回到过这里,苏晨还是要让凯瑟琳给自己带路,就连车都是凯瑟琳的私家车。

    凯瑟琳对此倒没有什么不满,她道:“我其实也很好奇伦敦现在是什么样子,只是我自己是不敢去的,有你在,我也正好去开开眼界,出了事情你不会丢下我逃跑吧?”

    苏晨对此只笑着摇了摇头:“为了你们院长许诺给我的一百万联邦币的酬金,我会保证你的安全的。”

    昨晚接触乔安娜后,苏晨倒觉得伦敦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危险,起码不会有明面上的危险,而这样也就足够了。

    苏晨接下来的计划相当简单,他要先汇合远辽,尤其是自己人们,然后独立出来,或和军方合作、或采取其他的方式,找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加快修炼,同时魔改更多的东西,此前构造的新战甲、魔改战机、战车等等,都需要时间、空间。

    除此之外,当然还有金钱和调动,这才是苏晨需要人的原因,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不用自己去操心琐碎的边角,将自己的全部时间与精力投入到变强这件事上。

    变得更强,总不会是坏事。

    就在苏晨坐上凯瑟琳的轿车准备出发的时候,门卫的保安却是拦住了他们。

    一个魁梧的黑人保安拿着一台手机来到车前,向主动摇下车窗、带着独特东方人面孔的苏晨道:“您就是苏先生吧?”

    苏晨微微点头。

    黑人保安便将手机递给苏晨,道:“这是今天早晨,一个人要我交给你的。”

    苏晨接过手机,反复看了一遍,皱起眉头:“这是……”

    手机没有锁,他轻轻一划便划开了,打开手机的第一个界面,就是有些似是而非的企鹅聊天软件。

    企鹅聊天软件里,已经有一个账号登陆了,进去就是消息界面。

    这个账号是一个刚注册的新号,好友也只有一个。

    那唯一一个好友的头像是北极熊、昵称则写着真名:白枫。

    而里面则有一条来自于两个小时前的留言。

    【嘿,老铁,我不知道你QQ是什么,只好帮你注册了一个,昨天晚上你可真是跩爆了……以后常联系,别把我删了啊,虽然这该死的网络时断时续,但……我也会定时更新日志的!超有趣!】

    苏晨看着这道留言,先是皱起眉头,旋即摇头失笑。

    凯瑟琳则正驾车向前,往这边看了一眼:“怎么了?是谁送给你的?”

    “一个朋友。”

    苏晨摇摇头,将手机锁屏,收进口袋。

    街道正在两侧掠过。

    下一站,伦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