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能魔改黑科技 凉茶煮酒

第一百六十五章 那一抹炽烈的鲜红

    那一双血色的线性瞳孔正在变暗。

    而暗金色的身影则在上升,他丢开双手中血淋淋的恶魔之翼,重重踏下一脚,将怪物的躯壳踩向大地林默如遭重击,身躯如炮弹般下沉而天兆的骑士则在鲜血中冉冉升起。

    昏黄惨淡的世界,呼啸过耳的烈风中,暗金色的天启骑士像是主宰暴风与毁灭的神灵,正统治这一方的战场。

    太空中的舰队打成一锅粥,焦黑影人与第八种姓次级态原生命打的不可开交,而赫特三号行星的地面小战场也快要来到最后时刻。

    林默的身躯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跌向大地。

    苏晨爆发出一声怒吼,他直接让黯去接林默,自己则直接扑向近在咫尺的天兆骑士。

    这是最好也是最合理的分工,林默是极端变异体,这种伤势对于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黯去照顾他最好,而自己必须挡住这个人。

    这个……天启骑士。

    苏晨的身影化作一道血色的闪电,刹那间贯穿战场,他高高擎起水晶剑,而另一只压在背后的手心里,一点苍白的闪光,正如有生命般流淌出来。

    苏晨的瞳孔里,正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冷光。

    暗金色的天启骑士就如同这方战场上的艺术家,呼号的烈风是它的协奏曲,陨落的星辰是它的盛大的布展,而其他的所有人……都不过是他舞台上的配角。

    它在一瞬间便在天空降下,来到苏晨的面前,从上而下的第一拳,砸在苏晨的水晶剑之上,从交击之处传来前所未有的震颤,但苏晨根本不在乎,他压在背后的左手向上扬起。

    他相信,解析力量一瞬间就能瓦解这个天启骑士,哪怕这么用几乎没有什么杀伤力,但只要瘫痪掉这个“壳”一瞬间,自己就能够将水晶剑送进对方的血肉之躯里。

    而一个血肉凡胎,如何能抵挡第四种姓的盛怒一剑?

    而且,那样一来,甚至不需要将血色之剑送进去,没有天启武装的阻隔,苏晨就能在对方的血肉之躯里肆意造剑!

    血色水晶剑被震偏,反震的力量带着苏晨的整个右臂都在发抖,但他根本不在乎,他正在全力出拳。

    全力……

    但……

    苏晨的拳头凝固在了半空中。

    苍白的解析力量失去控制,一点点浸回苏晨的血色战甲之中,再顺着血色战甲浸回血肉之中。

    苏晨的身影,僵硬在了半空中,他……

    缓缓地、缓缓地低下头。

    鲜血,开始不受控制地从嘴里涌出。

    他的瞳孔之中,倒映的却是这样的一幕。

    一只铁拳,打穿了他的战甲,一路嵌进了他的血肉之中。

    那一只铁拳,打穿了血色战甲,如同铁锤贯进了他的腹部之中。

    沸腾的暗能扯碎了他的内脏,摧枯拉朽地击碎这具身躯的反抗力量,滚热的鲜血不受控制地从这具之中流泻而出。

    血色的水晶剑,从手掌心滑落,滑过努力想要抓紧剑柄而微微颤抖的手指,颓然地跌向无边的大地。

    天兆的骑士向前探过头来,击穿入苏晨身躯的拳头缓缓转动,面甲微微歪过来,像是在打量苏晨,语气则戏谑而嘲讽:“你以为你们算是什么东西?一个第四种姓,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吗?陪你玩一会儿,就真的觉得能杀我了?如果不是坦旦人要你活,你早就死了。

    “呵呵……哈哈哈哈……

    “看呐,连你们的飞船都陨落了,你们还剩什么?

    “还挣扎呢……

    “多可笑啊。

    “蠕虫。”

    “咳……”

    鲜血,从苏晨的嘴里涌出,他的身躯发冷,双眼已被鲜血糊住,比血肉之损更严重的是暗能的毁灭,他几乎没有听清楚对方究竟在说什么,只是觉得身上越来越冷越来越寒冷。

    热量正伴随着鲜血的流逝而飞速地流失。

    而在他的背后,庞大的星辰终于坠地。

    暗金色的骑士冷笑着抬起头来,眯着眼睛欣赏那毁灭的状景。

    那是在东半球也能够看见的恢弘景象,庞大的星辰陨落大地,像是山峦倾颓,轰然撞上赫特三号行星的北半球。

    闪光“慢悠悠”地在地平线的尽头升起。

    下一刻,世界都淹没在陨落的啸叫之中。

    但震荡和星体的偏移还需要时间来感受。

    那仿佛才是世界的焦点,在这样的破灭之下,其他的一切都像是玩笑般不值一提。

    而在此间的战场上,却有一道小小的身影,根本没有去凝望那毁灭一样。

    那是小小的、小小的黯。

    她站在已经落地的、血肉模糊的林默的身上,呆呆地、呆呆地看着天空里的那一幕。

    看着苏晨就那样被一拳打穿。

    看着那一抹炽烈的血红。

    在她的双眼中,无限地、无限的放大。

    渐渐地,小巧的、呆滞的面孔开始发生变化,渐渐地,开始……变得扭曲,她站在地面上发出嘶吼,那疯狂的怒号被远空行星陨落的哀鸣所吞没,她的眼睛……那一双天真、柔和的眼睛……正一寸寸地凄厉起来,仇恨与愤怒,正在一点点吞噬她的意识。

    小小的身影,飞向天空的云端。

    她在第一时间就被那道暗金色的身影注意到。

    天启的骑士缓缓扭过头,毁灭的闪光下,暗金色的装甲显露出如旭日般璀璨的闪光。

    他默默注视着那道小小的身影。

    她的飞行是如此地缓慢,哪怕她拼尽全力、哪怕她满溢仇恨,但那又能怎么样呢?这个世界是绝对的,世界不会因为你的愤怒而发生改变,你也不会因为你的仇恨而变得强大。

    天兆玩味地看着她升起,等着她扑到自己的面前,哪怕对于黯自己来说这一刻的她已经快到了极致,但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仍如此缓慢,足够近了,他只伸出手,就像是成年人抓住麻雀一样,一把就抓住了黯,哪怕她如何挣扎,也牢牢地将她攥在手心里。

    暗金色的面甲之下,男人开始发出有趣的冷笑,他打量眼前这个小小的东西,看着她在自己发力中努力挣扎,极端疼痛与愤怒的样子,他的笑容,便越发地炽盛,然后他想到什么,将黯拿到苏晨的面前,让这一大一小的两个彼此相对,他讥诮地嘲笑道:“看哪,蠕虫和蠕虫,废物与废物,你们是多么地匹配,这份无能的愤怒……看来这一次我没有白来,谢谢你们让我看见这么有趣的东西。呵呵呵呵……”

    苏晨艰难地支撑起头颅,模糊地双眼看着那道小小的身影,天兆的话他根本没有听见,他的意识模糊,只缓缓地、艰难地吐出那个名字。

    “黯……

    “跑啊……

    “…………

    “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