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诡眼迷踪 山忐石忑

第一百六十九章 前景未卜

    凌锋再次醒来已是深夜了。

    他仍然躺在秦明诊所的病床上。

    不同的是,他可以自由活动了。

    “秦老,您真是太任性了!”

    凌锋坐起来,不满地看着秦明。

    秦明正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份检查报告。

    “我要是不任性,你都不是你了!”

    秦明没好气地瞪了凌锋一眼。

    “怎么了?是不是查出什么了?”

    凌锋面露疑惑。

    “你自己看看吧!”秦明把报告递给凌锋。

    凌锋心怀忐忑地接过报告。

    报告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他脑海中诡眼阴影,令一部分是自己的身体。

    他仔细看了一遍……

    “为什么会这样?”凌锋放下报告,一脸的茫然。

    秦明轻叹了一口气。

    “现在的你,到底算什么还真不好说!体内的器官组织竟然已经有一部分转变为黑古太岁!”

    “我不知道你是在哪里进行的血太岁祛除治疗,更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不过有点可以明确,他们不是祛除了血太岁,而是把它转化成了黑古太岁!”

    “那我最终会成为什么样子?”

    秦明摇了摇头,“不好说啊!”

    “现在已经做不了什么了,至少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尽管不知道你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想只要你能保持本心,即便全身都变成黑古太岁,就还是你自己!”

    “庆幸的是,你至今还没有表现出不适的症状,说明黑古太岁并没有危及到你的身体,而是具备了正常器官组织的功能!”

    “所以,我最担心的并不是你这副身体,而是你那诡眼阴影,也就冥眼之门…”

    “嗯,我看到了…”凌锋拿出那份诡眼阴影的报告,脸色凝重。

    “原本的阴影分成了两部分,而现在已经合二为一,真正的成为了那只诡眼的样子!”

    秦明点了点头。

    “不止如此,以往脑子里的阴影只是平面的,而如今,已经有些立体感了,而且也变大了!”

    “更绝望的是,阴影的位置,刚好在脑前叶,根本无法手术切除!”

    “让你早点做检查,你不听!现在好了,想治也治不了了!等阴影扩大,诡眼成型,势必会挤压你的大脑,到时候你就彻底完了!”

    秦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凌锋一时间也是有些懵圈,现在也只能盼望着奇迹了。

    “秦老,现在这种情况,我也只能做个心理准备了。”

    秦明点了点头,“嗯,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对了,秦老,报告中还有一项您没有详说,是检查不出来吗?”

    “你指的是冥眼之门的构造吧?”

    “是的!”

    “我试过穿刺取样,竟然没有取出任何冥眼之门的东西!”秦明一脸疑惑。

    “我说我这脑袋怎么这么疼,您还真的给我开瓢了!”

    “不是开瓢,是穿刺,你不懂就别瞎说!不过我倒是真想给你开瓢看一看那冥眼之门到底是什么!”

    凌锋蹭的一下子跳下了病床…

    “秦老,这是最后一次了,再有下次我有好东西可就不给你了!”

    “那不行!”

    “不行?那就不给你带稀奇古怪的东西了!”

    “不是,我是说你不给我带那些东西不行!”

    “那就是达成共识了呗!没经过我同意,你以后不准再给我做检查!”

    “好好好!就你现在这种被判了死刑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情况,我还懒得给你做检查了呢!”

    “…”

    “不是,秦老,瞧您说的,我现在这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被判死刑了?”

    秦明白了他一眼。

    “你自己觉得好就行,别怪我没提醒你,保持本心,不然还真不知道你会成为什么东西呢!”

    “我知道了!”

    “对了,秦老,那一颗黑古玉哪去了?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什么黑古玉?”

    “哦,就是我晕倒前你给我的那颗黑色宝石!”

    “我检查过了,那应该是黑古太岁的孢子,不过已经石化了,只是这孢子未免也太大了!”

    凌锋点了点头,“黑古太岁当真是奇异啊!”

    “这是沙漠所需物资的清单,我给了章庆生一份,他已经与白瞳出去采购了。”

    凌锋接过清单看了一眼。

    “秦老,您还真是有办法,有了这些东西我们胜算就大了!”

    秦明轻轻摇了摇头…

    “你想多了,这东西只能维持你们正常所需,至于恶劣环境,还需要看你们的运气!”

    “运气?那完了,我这人运气一向很差,不然也不会折腾成如今这副样子了!”

    “你要这么想,像你这种情况要是换别人,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确定要去古瞳沙漠吗?别一时冲动!”秦明还是有些担忧。

    凌锋重重地点了点头。

    “去!古瞳国我是一定要去的,一切的线索都指向了古瞳国,那里或许有我需要的东西,即便没有,也一定有很多线索!”

    “凌锋,我一直很迷茫,你调查这些为了什么?”

    “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断案,调查中发现我父亲也牵扯其中,后来又发现我也在局里,直到现在,我已经深深陷进里面了,已经不可能置身事外了,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

    “我明白了,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想必我也劝不了你了,只能希望你能够活着回来!”

    “好了,我还要给你们准备一些所需药物,就不跟你聊了,这几天你好好规划一下路线吧!”

    “好的,秦老!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向您讨教一下…”

    “什么事?”

    “我得到了一首关于进入古瞳沙漠的诗句,您帮我分析一下看看有何深意?”

    “什么诗?”

    “日升走八里,白沙不相待;日落回千丈,夜沙空起舞。”

    “就是这几句,说是参透了就可以进入古瞳沙漠。”

    秦明不断重复着这几句诗句…

    “这首诗的字面意思不难…”

    “先是迎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八里,可以避开白天的风沙,再迎着日落的方向走一千丈,可以避开夜间的风沙。”

    “是的,这个意思我也体会出来了,只不过不应该这么简单…”

    秦明笑了笑,“你是不是过于紧张了?或许就是这么简单呢!”

    凌锋摇了摇头。

    “不是我紧张,感觉没那么简单,因为说这话的人不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