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 老鸡吃蘑菇

第194章 青莲剑仙李太白【三更万字求订阅】

    千年之前,炎州之地,火魅降世。

    天一阁老祖与火魅大战十天十夜,受伤而返,自此封闭山门,以防山门之地,被火魅火毒所侵。

    眼看着炎州就要被放弃,无数百姓就此受火魅侵害,有死无生。

    但这时,有人一剑西来,救万民于水火之中,那就是青莲剑仙李太白。

    李太白青莲剑一剑镇炎州,万里火焰之中,剑开破莲,扫六合八荒之势,万丈高山硬生生被斩去九千丈。

    青莲剑仙与火魅大战了一个月之久,可是火魅乃金丹妖王境,不死不灭,根本就不是他这个元神尊者所能灭杀的。

    等到李太白意识到不对,只能无奈暂避,炎州亿万子民只能眼睁睁地等待死亡降临。

    可是,就在所有人绝望之时,李太白他回来了!

    天一阁祖师曾经问过他,“你乃剑仙,无论凡间如何,你自可逍遥,何必如此?”

    原来,李太白此去,竟是留下青莲剑法换取了墨门小封天大阵,这可是李太白立身根本,就这么交换了出去。

    “你们可逍遥,可我哪里是仙,不过山中之人,侥幸而已。”

    仙,山中之人耳!

    李太白就此不再多说,告别天一阁老祖,只身返回炎州,利用小封天之阵,成功封印火魅。

    可是火魅乃是妖王境界,更何况得诡异之力为怪,它已经让整个炎州地脉彻底化为火毒之脉。

    无奈之下,为了炎州万千子民,李太白坦然接受这份因果,亲身镇守炎州,直至炎州地脉恢复。

    梁凡这时候古怪地看了一眼余醉,“这青莲剑仙不会就是你吧?”

    “先生开玩笑了,我才不过金丹修为,怎么可能是那位前辈?”

    余醉苦笑一声,接着又讲述起火焰山的来历,

    等到李太白封印火魅后,经过几度变迁,这里就形成了火焰山,而当初火魅之血也化成了火焰山独特的材料赤金。

    赤金可谓是炼制本命法宝的上好材料,九品赤金更可作为元神法宝的铸造材料,只可惜能找到的人寥寥无几。

    而火魅的火毒之气因为李太白亲身镇压,常年累积改善之下,也让火焰山存在的一些植物适应下来,这就产生了火焰果。

    而因为赤金可以锻造法宝,火焰果可以增进功力,所以这就成了冒险者的天堂。

    余醉还想再说,就被梁凡打断,“你说了这么多,你还没说你为什么留在这里呢?”

    “啊?先生莫怪,主要是太久没和人交流,我有些激动了。其实,都是命啊。”

    原来两百年前,余醉成金丹真人以后,便开始为自己的元神法宝做准备。

    毕竟金丹真人只是真正修道途的开始,有句话说得好,一颗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本来他来到火焰山是为了寻找此地的火魅封印后出现的赤金,作为自己元神法宝的承载。

    可是赤金本就难寻,更别说作为元神法宝的承载赤金,最少也要七品以上。

    而余罪道人也是心比天高,只想要九品赤金,得到最完美的元神法宝。

    于是为了获取最上品的赤金,余醉一人就准备深入火焰山腹地。

    这个腹地可不是祝江南这些武者认为的表面上的火焰山腹地,而是青莲剑仙封印火魅之所在。

    可是赤金何其珍贵,更别说是九品赤金,可那时候余醉没想那么多,他认为只有九品赤金才能完美匹配他的修道天赋。

    可是余醉的运气非常不好,一入腹地,就在粗心大意之下中了火魅之毒,不过他毕竟是金丹真人,又加上这只是在封印之下逃逸的一丝毒气而已。

    所以在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之后,所以火魅之毒瞬间就被余醉一剑而碎。

    可是被诡异侵蚀而成的火魅,没有崩碎规则之力,又不是天尊出手,那可是不死不灭的存在。

    余醉中招了!

    就在余醉粗心大意之下,根本就没有发觉自己一斩而下的火毒,竟然重新出现,附着在他的身上。

    余醉还在火焰山腹地打转,虽然也看到几块赤金,却丝毫没有九品赤金的线索。

    某一日,他突然觉得天旋地转,这才发现自己经脉之中,火毒已起,中毒已深,无法分离。

    这可是金丹妖王接近元神尊者的火魅之毒啊。

    余醉此刻连出腹地的法力都没有,全部被火毒狠狠破坏了体内平衡,就在余醉放弃以后,他拿出了自己的琉璃盏。

    已然生机无望,不如死得痛快一点,谁又能想到这被封印的火焰山腹地,竟然还有火魅之毒呢?

    毕竟青莲剑仙封印火魅,事情已经过去了八百年,可谓是一直平安无事。

    而自己偏偏中彩,被这八百年都不遇的火毒缠上,只能说福缘浅薄。

    就在余醉准备好好享受生命最后一段时光之时,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嗯?琉璃盏,果儿酒?”

    余醉吓了一大跳,可惜他已经不能动弹,只能开口问道:“是谁?”

    话刚出口,余醉就感觉天旋地转,接着就到了一个小小的山洞之中。

    只见山洞中阵纹无数,一个须眉皆白的一个老者正看着他,或者说看着他手中的琉璃盏。

    “前辈你是?”

    余醉此刻哪还不知道遇到了高人,不由开口问道。

    谁知道此人根本没理他,反而瞬间拿过他的琉璃盏,狠狠喝了一口酒,忍不住叹道:“痛快!”

    这时这须眉皆白之人才看向余醉,忍不住皱起眉头,“火毒?这畜生看来快要突破一部分封锁了。”

    余醉越听越糊涂,这人到底是谁啊?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也许是感受到余醉的疑问,此人突然开口说道:“本尊李太白!”

    “青莲剑仙李太白!?不可能,八百年前,他已经和火魅同归于尽,封印火焰山,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嗯?谁说我死了?”

    李太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自己怎么就死了?八百年自己都挺过来了,世人怎么就认为我死了?

    “这是天一阁祖师说的,说你为了天下苍生,镇压火魅,已然同归于尽!”

    “这老小子,自己胆小不说,竟然还污蔑我死了!”

    李太白有些生气,不过接着他就恢复平静,“算了,死就死了吧,反正我也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前辈既然没死,为何不出去,反而躲在这里呢?”

    余醉有些奇怪,如果这人真的是青莲剑仙李太白,为什么八百年来他都没出现呢?

    “出去?我出去了,这火魅谁来镇压?”

    “什么?前辈是说这火魅没死,八百年来火焰山的平静,只因为是前辈你镇压此地?”

    “火焰山?这名字也贴切,依你这么说,看来这炎州也恢复平静了,不然你怎么会说平静?

    对了,小子,你是什么人,来此何事,竟然还中了火魅之毒。”

    余醉就把自己的身份和目的都告诉了青莲剑仙,青莲剑仙忍不住盯着余醉看了一会儿。

    “九品赤金?元神法宝?你才进入金丹境界,就想的这么远,很自信啊。”

    青莲剑仙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小子和自己一样,都是极其自信之人。

    “既然踏上修仙途,早做打算才有更多的时间享受人生啊。”

    “就像这果儿酒?”

    青莲剑仙忍不住拿起琉璃盏笑了一句,余醉刚要说话,突然心脉剧痛,青莲剑仙忍不住一愣,连忙出手。

    “你这火毒必须清理出去,不然你活不过三天,小子,遇到我也是你的造化了!”

    青莲剑仙瞬间运指为剑,直接剑气透过指尖进入余醉得身体,余醉还没反应过来,就晕了过去。

    等到余醉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火毒已清,重新恢复了自己的修为,不由大喜。

    他刚要行礼感谢青莲剑仙,就发现对方把琉璃盏扔了过来。

    “余小子,尝尝这果儿酒如何?”

    “嗯?”

    余醉一脸疑惑,什么果儿酒?

    等到他喝了一口琉璃盏中的酒后,忍不住瞳孔放大,这可比自己之前的酒好太多了。

    看到余醉的反应,青莲剑仙十分满意,忍不住自得说道,“你小子的酒不小心被本座一下喝完了,毕竟八百年未喝酒,一下子就停不下来了。

    不过别担心本座会让你吃亏,这火焰山,就按你说的这叫火焰山吧,这火焰山的火焰果可没有火毒,反而充满阳刚之火气,最适合酿造极阳之酒。

    现在你也尝了一下,看你的反应,这酒不赖吧?”

    “前辈,这酒简直极品,不过这火焰果在何处,我也去采摘一些,这琉璃盏不过千方大小,不准备一些火焰果,下次我可喝不到了。”

    “咳咳!”

    听到这,青莲剑仙一阵咳嗽,“你还想要果儿酒?等五十年以后吧,我已经把所有火焰果都放入到了你的琉璃盏之中,五十年后才可能再次成熟,你现在不用想了。”

    “啊!?”

    “啊什么啊?小子,你也该离开了。”

    “为何?”

    余醉有些疑惑,“我还没找到九品赤金,怎么能这时候离开?”

    “九品赤金我会为你准备好,倒是你必须得离开了,火毒竟然能重现,说明这封印已经开始松动,我也苟延残喘这么多年了,也活够了,该和火魅做个了断了。”

    “什么?前辈,你不用这样,八百年前诡异刚生,谁也没想到怎么对付它,现在有了崩碎规则之力,已经可以彻底消灭它了。”

    初时青莲剑仙闻言一亮,接着就眼神黯然,“你这小子要是早来一百年,我还有机会活着,如今已经没机会了,我已经油尽灯枯了。

    如果你小子真的过意不去,那就答应我一件事吧。”

    还没等余醉说话,突然余醉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手中竟然多了一块九品赤金,站在了火焰山外面。

    “就代我好好看着火焰山,不过不用跟我一样守着他,看着就行,十年就好,我怕我走了,火魅还会再生。”

    就在余醉不知所措下,他突然感知到火焰山一阵天摇地动,接着火焰山的火焰彻底爆发却在瞬间又缩回火焰山腹地。

    听到这,梁凡忍不住问道:“火魅彻底消失了?”

    余醉点点头,“等到火焰山恢复平静之时,我去过火焰山腹地,那里的封印已经彻底消失,但也没有了之前的压抑。

    我等了十年,火焰山还是没有重现火魅,一直到现在,我基本可以确认火魅已经和前辈同归于尽了。”

    梁凡忍不住点点头,原来如此,不过,余醉为何一直呆在火焰山两百年呢?

    青莲剑仙只要求他守在这里十年就可以,这是为什么呢?

    余醉听到梁凡这个问题,忍不住摇摇头,“我是想离开的,谁知道火魅没有,这里却出现了一只火麒麟,时隐时现。

    我答应了青莲前辈,看好火焰山,平安无事我才好离开。这突然出现了火麒麟,我怕它变成火魅,怎敢离开?”

    “所以你就呆到了现在,整整两百年?”

    “嗯。”

    梁凡忍不住肃然起敬,这又是一个守诺的汉子,想到这,梁凡忍不住倒了一杯酒。

    敬所有遵守诺言,无怨无悔的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