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王叫我来守夜 薪意

第三十章 不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风情

    这就很吓人了。

    颜如羽有一种刚干完事就被抓了个现形的感觉。

    而接着,他就听到一声厉喝。

    “好你个颜如羽,竟然敢冒充守夜人?”

    暴露了?!颜如羽的眼睛有些疼,第一时间并没有看清楚三人的样子,本能的以为是身份暴露,所以,上去就是一拳。

    “嘭!”

    一声闷响。

    中间开口的人便滚落到了楼下。

    “……”

    另外两人你看着,我看着你,接着,同时惊呼出声:“王兄!!”

    “王兄?”颜如羽脑门上闪过很多问号,然后,他睁大了眼睛向着楼梯位置看去,就看到王旦正哼哼唧唧的躺在地上。

    噢嚯,打错人啦!

    一刻钟后。

    王旦黑着一只眼睛郁闷的坐在了颜如羽的对面。

    而另外两名随行的秀才‘李三妙’和‘郑四夏’则是在一旁捂着嘴巴,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不该笑。

    颜如羽叫来了店小二,让上三斤卤牛肉,再加两壶水酒,王旦的脸上才终于有了一些缓和。

    等到酒菜上来,王旦便开始借着酒意吹嘘起来。

    无非就是这小客栈的酒实在不行,跟天星阁出品的酒差得太远了,再就是广水县春楼院的一些趣闻。

    颜如羽已经换上了一件青色的儒衫,看到酒菜上来后,就吧啦吧啦的吃菜,他是真的有些饿了。

    所以,等到王旦吹完后,再看桌上……

    “咦?菜呢?”

    王旦再次郁闷了,这都是他挨了一拳换来的,结果,他一口没吃着?

    “颜兄这一年,到底去了哪里?为何一身的守夜人打扮?”王旦没得菜吃了,便只能干喝了一口酒。

    “外面游山玩水,又欠了债,不敢回村子,这不是王兄说的吗?”颜如羽将最后一粒花生米夹到了嘴里。

    “咳咳!”王旦咳了两声:“戏言,哈哈哈,都是戏言,颜兄莫要当真,不知道颜兄这次秋闱准备的如何?”

    “准备考个解元吧。”颜如羽实话实说。

    “咳咳咳!”

    王旦刚喝下的酒直接就呛了出来。

    李三妙和郑四夏同样被颜如羽的话给吓了一跳,解元?这可是秋闱第一名的称呼,这个颜如羽有这么大的信心?

    三人自然是不信。

    毕竟,颜如羽这一年都在外面游山玩水,怎么可能会考中解元?能中到举人,便已经是万幸多福了。

    当然,三人也不会当面戳破,只是再次将话题转向风花雪月。

    颜如羽对这个话题还是挺有兴趣的。

    因为,这个世界的风花雪月,可不是什么杜十娘之类的苦情戏,里面可是包夹着很多的趣闻。

    “听说庆山县的主司以前就是上党郡百花楼的清倌人,当时有个叫徐才的举人路过百花楼,被这清倌人看中,想邀入阁内,结果徐才不肯,后来怎么着?这清倌人中了进士,这徐才却落了榜。”

    “哈哈哈,这事我知道,徐才落了榜后,这清馆人便把他招了当师爷,据说每日早晚都要侍候这清倌人洗涮更衣呐!”

    “等进了上党郡后,不如我等也去这百花楼看看?那里可是出了十七个进士的地方啊,听说到上党郡赶考的秀才们都是去过的。”

    “你们有银子吗?”颜如羽适时提醒道。

    “呃!”

    三人一滞。

    接着,便都摇了摇头,但很快,王旦就说出了其中的“窍门”。

    “百花楼的消费我等固然是承受不起,但是花上二两银子给个茶钱还是可以的,如果侥幸能凭着诗文字画吸引到百花楼中的姑娘注意,那可就美哉了,真要是败下阵来,那也只能怪自己才疏学浅。”

    “王兄说的对!”两人立即点头赞同。

    “王兄加油,奥利给!”颜如羽同样给王旦提了提气。

    “颜兄不是说今届要中解元吗?何不先去这百花楼中一试?”王旦笑看着颜如羽,眼中多少有些挑畔的意味。

    “好啊。”颜如羽笑看着王旦。

    他这五年的时间,主要看的都是文章和历史,再就是练字和教张寡妇学论语,诗词歌赋上他并没有去研究。

    毕竟,路都被李秋白给堵死了。

    再想无用!

    所以,在秋闱开考前,去百花楼中受一些诗词歌赋的熏陶还是很有必要的。

    虽然,他现在是道尊的身份,可是,通过和金丝雀的碰撞,他已经明白,放飞自我,反而更安全!

    而且,王旦说的确实没有错,百花楼中是可以学到很多的知识(姿势)的,这个世界儒家已经成为了一种修炼体系,精通琴棋书画的她们可绝不是弱者,她们的出身虽低,但却勤奋好学,每一届从里面考上举人甚至进士者,并不在少数。

    正如古语所云:知识是需要交流和碰撞的,你不去碰撞,你怎么知道你的不足呢?颜如羽从不嫌弃出身低的女人,相反,他在这方面玩得很开。

    ……

    神都。

    皇宫。

    一个穿着女官服饰的少女向着最中间的一间宫殿走去。

    她一路走过,中途遇到了不止五队的巡查御林军,但是,却没有一队停下来,对她进行询问。

    片刻后,少女来到了宫殿门口。

    守在门口的老太监立即便将宫门打开,连通报都没有通报一声。

    少女进了宫殿,又一直来到了最里面的房间,掀开了遮盖的珠帘,来到了一间巨大的龙床前。

    “东方婉儿,见过圣上!”少女单膝跪下。

    “起来吧,婉儿,朕想让你去一趟潞州。”龙床上,一个穿着红紫相间的睡袍的女人,侧躺在床上。

    “若是要查赈灾银子的案子,婉儿可不愿意去。”少女站了起来,又走到龙床边,乖巧的给女人捶着腿。

    “赈灾银子的案子……就算了吧,朕要你去寻一个人。”女人的眼睛开合了一下,随即,又重新闭了起来。

    “好,这个人有何特征,是男是女?”这一次东方婉儿没有拒绝。

    “不知道,朕只知道他有一把剑。”

    “一把剑?”

    “对,三百年前道尊斩伤陈璇玑的那把剑,你只要见到了那把剑,便知道他是谁了。”女人点了点头。

    “是,婉儿现在便赶去潞州。”

    “去吧。”

    ……

    两天后。

    颜如羽和王旦一行人抵达了上党郡。

    一踏入城门,各种各样的消息便铺天盖地的传了过来。

    “听说了吗?两百万两赈灾银子其实是被妖怪们给劫了过去,朝廷已经派了守夜人去追回了。”

    “呵呵,这话你信吗?我可是听说了,这两百万两赈灾银子,其实是被巡河营的那帮人给贪污了。”

    “嘘,小点声!”

    “大件事,大件事……神都最新消息,白鹤书院有人亲眼看到剑潭中一柄断剑飞走了,听说是因为封禁三百年的道宫开启了!!!”

    “道宫?什么道宫?”

    “自然是道宗的道宫啊!!”

    “哗,不会吧?道宗都没有修炼的秘藉了,这个时候道宫开启,有什么鸟用?傻子才会去修什么道吧?”

    颜如羽看着说话的那个戴着绿帽子的秀才,默默的记下了他的样子,并随手将一张拆叠的符纸丢进了他的口袋。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