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黑夜弥天

第二百六十五章:父子相认【求一切】

    大殿内。

    夏帝和太上玄机皆然露出疑惑之色。

    尤其是太上玄机,他更是懵圈。

    私生子?

    自己什么时候有个私生子啊?

    问题是这种事情,自己都不知道。

    “玄机,你什么时候有个私生子啊?”

    这一刻,夏帝不由看向太上玄机。

    而后者也实实在在有些懵啊。

    “陛下,臣何曾有过私生子啊,这肯定是误会,容臣询问仔细来。”

    太上玄机开口道。

    夏帝点了点头,让其去处理一番。

    太上玄机没有多说,转身离开大殿,询问自己的家奴。

    过了一会,太上玄机急急忙忙跑来大殿,看向夏帝,满脸苦涩道。

    “陛下,出事了啊。”

    太上玄机哭丧着脸,如此说道。

    “出事了?出何事了?”

    这下夏帝更加疑惑了。

    这出什么事了?

    “陛下,跟您有关系啊。”

    太上玄机继续苦涩道。

    “你胡说!”

    “怎可能与朕有关系,你莫要含血喷人。”

    一瞬间夏帝脸色一变,这不是胡说八道吗?你私生子,与我何干?

    这也能强行黑?

    “不是,不是,陛下,你想错了。”

    “来臣家中的人,是长御小友”

    太上玄机满是苦涩,他都不知道该不该说。

    “长御?”

    “长御他来找你作甚?”

    这回夏帝激动了,他没想到是苏长御,但激动之余,他更感到好奇。

    实在不明白,苏长御去太上玄机家中作甚?

    “陛下,长御小友大概误会了什么,觉得臣是他的亲生父亲。”

    太上玄机如此说道,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怎么遇到这种事情?

    “这”

    一时之间,夏帝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陛下,这该如何是好?”

    太上玄机询问夏帝,他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即便是知道也不能说,到时候要是做错了,挨罚的又是自己了。

    夏帝没有回答。

    他在殿内走来走去。

    过了半刻钟。

    最终,夏帝深吸一口气,看向玄机道。

    “走,去你府中。”

    夏帝眼神之中露出一抹坚定之色。

    他不想在掩饰什么了。

    既然苏长御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那么就没必要遮遮掩掩了。

    想到这里,夏帝眼神愈发坚定。

    而太上玄机也顿时明白,夏帝的心思了。

    他没有多说,带着夏帝,往官邸走去。

    与此同时。

    太上府邸。

    后院之中。

    苏长御静静地站在后院内。

    桃花树下,他显得是格外的英俊,立身在哪里,即便是这世间上最美的桃花,也不及他半分。

    而叶平立在他身旁,即便是在苏长御的压制下,叶平也不显得任何逊色,唯一的劣势就是,苏长御的气质,太像一位仙人了。

    而叶平倒像是个书生儒者。

    看着硕大的花园,苏长御心中满是苦涩。

    果然如同自己师父猜想的一模一样。

    自己这位亲生父亲,有钱有势,能在大夏国都置办如此好的府邸,至少也要花好几千两黄金吧?

    而前院当中。

    几个女人却哭的泣不成声。

    太上玄机的正配夫人,并没有哭。

    这个时代的男人,有个三妻四妾很正常,只是她有一些难受。

    在外面居然有个私生子,却没有告诉自己,是不信任自己吗?

    还是作甚?

    只是,哭的最伤心,却是自己的几个女儿。

    这让玄机夫人有些搞不懂了。

    “你们为何哭的如此伤心?”

    玄机夫人实在是无比好奇,自己都没哭,你们哭什么?

    “娘,此人是爹的私生子,那岂不是与我等有血亲关系?长得如此俊朗,却与我等无缘,你说我们哭不哭啊?”

    “是啊,娘亲,一想到如此俊朗的男子,要被其他女子抢走,女儿这心啊,就跟碎了一样难受。”

    她们哭着,伤心欲绝,理由更是让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也就在这时。

    家仆的身影走来,急急忙忙,大声喊道。

    “老爷回来了!”

    随着声音响起。

    众人不由纷纷起身,想要朝着门外走去。

    只是随着家仆下一句话,所有人都惊讶了。

    “陛下也来了。”

    声音响起,众人顿时沉默。

    “陛下也来了?”

    “陛下来这里做什么?”

    众人好奇,但玄机夫人则立刻开口道。

    “好了,你们不要在胡闹了,让我来处理。”

    玄机夫人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而此时。

    太上玄机与夏帝来到府邸之中。

    夏帝走在前方,太上玄机走在后面。

    刚走进官邸内,玄机夫人便快步走来。

    “妾身拜见陛下。”

    玄机夫人十分恭敬道,面对大夏的帝王,她不得不恭敬。

    “免礼。”

    夏帝淡然开口,而太上玄机立刻开口道。

    “夫人,有些事情一时半会很难解释,那位自称苏长御的小友,在何处?”

    很多事情,太上玄机不想多说,毕竟这种事情,在夏帝没有公开之前,他绝对不能乱传。

    而能成为宰相夫人,玄机夫人自然聪慧,明白这其中肯定有一些其他事情。

    所以她没有多心,也没有多嘴,直接开口道。

    “夫君,人正在后花园内,我让下人安排好了。”

    玄机夫人回答道。

    “好,劳烦夫人了。”

    太上玄机点了点头,但也示意她离开,后者立刻明白,当下告退。

    随后,太上玄机看向夏帝道。

    “陛下,接下来”

    太上玄机看着夏帝,这般问道。

    “去吧。”

    夏帝点了点头,他没有多说。

    可内心始终还是有些忐忑。

    毕竟父子相认,他担心苏长御无法接受。

    他也担心,苏长御怪罪他。

    他虽然是大夏的帝王。

    可说到底,他还是苏长御的父亲。

    父子,君臣。

    前者为大。

    他可以号令天下人,但唯独不能号令苏长御,尤其是苏长御失散多年,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来到后花园外。

    夏帝的心情愈发紧张。

    到最后,他更是停在了院外。

    看向太上玄机。

    后者感受到了夏帝的目光,随后低着头没有搭话。

    还是那句话,这种事情,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所有的抉择,都是夏帝自己的抉择。

    自己不能左右,出了事,自己不能背锅。

    看着太上玄机低头,夏帝明白他在想什么,苦笑一声后,便硬着头皮走进去了。

    当两人踏入后花园内。

    刹那间,苏长御有了反应。

    他瞬间便感应到了夏帝和太上玄机出现了。

    这一刻,苏长御也莫名紧张起来了。

    不,不是紧张。

    是极度紧张起来了。

    与此同时。

    苏长御莫名意识到。

    自己

    要犯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