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情绪失控 一石先生

第76章 杀青

    打开楼道下锁好的那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小女孩回头望了一眼不远处,轻叹了一声,随后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傍晚,整个楼道里都充斥着各家的饭菜香味,让人很容易感到饥饿。

    伴随着一阵铁锅敲击的声音,小女孩推开了自家的大门,默默地走了进去。

    客厅里,一个中年妇女正在轻轻摇着摇篮,满脸温柔的哼着曲调,摇篮里躺着一个正在吸吮着自己手指头入睡的孩童。

    不知是孩童个头太大的缘故,还是摇篮买小了的缘故,摇篮里小男孩的双腿,都已经伸到了外边。

    厨房中,有一个忙碌的身影闪过,约莫是一个伛偻的老妇。

    锅铲与铁锅的碰撞声不时传出,妇女像是没看到小女孩似的,连头都没有抬起过,任由小女孩站在那儿。

    头顶上,是一个白色的吊扇,吱呀呀的扇叶吹出的风拂过小女孩红扑扑的脸蛋儿,吹起她头上双马尾的发梢,吹干了鼻尖上的汗珠。

    还没等她享受那片刻的凉爽,身后的门再度被打开。

    一个满脸疲态的中年男人推开门,走近女孩,朝小女孩的后脑勺不轻不重地扇了个巴掌。

    小女孩的身形微微发抖,低着头说了句:“我去帮忙。”

    男人斜眼瞥了她一眼,随后快速走向那个摇篮,脸上立马浮起笑意:“哎哟,心肝宝贝在睡觉觉呢?”

    女人不满地推开了男人:“洗手没啊就想摸他?”

    “嘿嘿”,男人一脸憨笑,女人瞪眼佯怒,紧跟着笑出了声。

    似乎,一切其乐融融。

    小女孩应该是没看到这些,因为她已经走进了满是油烟的厨房。

    临进去前,她把两个马尾辫上的头绳扯了下来,小心翼翼放进了口袋里,随后自己快速扎了一个单马尾。

    老妇没有过多的理会,只是简单的吩咐着小女孩做事,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最近闹老鼠,你先把这老鼠药放在台子底下。”

    “记得洗手,洗干净了才能去把那个菜洗了。”

    “把这个汤端出去。”

    “盛饭。”

    “这碗是你弟弟熬的鱼汤,小心点,别洒咯。”

    小女孩一一照做,刚吹干的汗,现在又挂满在了小脸蛋上。

    夕阳落山,远处的天边还一片光亮,但从屋内向外看去,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忙碌半天,饭菜可算是齐了。

    老妇坐在最边角,旁边挨着的是小女孩。

    女人在喂小男孩喝鱼汤,离了摇篮后才发现,以小男孩现在的外貌体型,像是完全不需要摇篮了。

    甚至,吃饭也完全能够自主。

    男人挑着菜,夹了一片放在自己碗里,吃了起来。

    等他咀嚼完后,忽然开口道:“妹儿,那个补习班,这期上完就不去了。”

    他眼睛盯着碗里的米饭,筷子扒拉着往嘴里送,丝毫没有抬头,紧接着又补了句:“反正那个老师说要上补习班,也没说要上多久。”

    女人停下喂汤的动作,嘴巴微张,想要开口,又停住了。

    小女孩也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停顿了不到一秒,很快便轻声应了一声:“好。”

    这时,旁边的老妇撇了撇嘴道:“这女子无才便是德,补习班本来就是没必要花钱的东西。”

    她说完,瞄了一眼那个女人。

    女人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忽然发现自己手被小男孩不满的拉了下,他嘴巴张了张,示意还要喝汤。

    小女孩看了一眼女人碗里所剩不多的鱼汤,站起了身子,脸上溢着甜甜的笑容:“我去给你们每个人盛碗汤。”

    谁也没再开口说话,就见小女孩一手放在口袋里,另一手紧紧地攥着,就这样走进了厨房……

    陈苟这边,却还没能吃饭。

    他现在挺焦急的。

    送小男孩去补习班后,他便回了家,还好,那个女人好像是去上班了,家里没人。

    他度过了一个正常且无聊的下午。

    再后来,家里电话响了,女人让他记得去接孩子下课。

    陈苟答应了下来,顺着记忆,走到了与小男孩分别的地方。

    他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补习班具体位置在哪里。

    还好,路上碰巧有家长正在带孩子回去,陈苟上前询问了一番,才知道了补习班具体位置。

    不过那个家长最后说了一句话:“补习班都关门了,孩子早就走光了。”

    陈苟是跑着过去的,他发现补习班的大门真的关了,那儿空无一人。

    找寻半天无果,陈苟只好原路返回,他在想如果真的找不到小孩,该怎么和那个女人交待。

    回去的路上,他一边想,一边还在寻找小男孩的踪影。

    小区里,他再度见到了那名医生。

    和中午不太一样的是,医生这一次并不是躲在小区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而是直接从大楼里仓皇逃离。

    陈苟想拦下医生,但医生跑得太快,根本没给他机会。

    一股不安的想法在心里浮现,直到,他发现家里的大门虚掩着,直到,他发现那个女人就倒在血泊中,脖颈上,刺着一把剪刀。

    慌乱之下,陈苟内心更多的是,那颗悬着的心总算稳稳落下的小窃喜。

    他想着,这才对嘛,这才是该有的剧情,什么家庭琐事,什么父慈子孝,什么好吃的红烧肉,都是浮云。

    出了事,才代表着这场戏走向了高潮,走向了最重要的地方!

    陈苟缓缓蹲了下来,仔细注视着女人那瞪大的瞳孔。

    然后,他趴在地上,绕着女人的尸体,慢慢爬了一圈。

    他像是在观摩一件艺术品,又像是在阅读一本剧情引人入胜的小说,他看得很认真。

    导致女人死亡的,就是她脖颈上那把刺得很深的剪刀。

    看样子,行凶者力气好像很大。

    女人双腿呈弯曲状,侧着并排在一起。

    但让陈苟感到奇怪的是,她脸上的表情不是那种惊恐,也不是那种带有怨念的感觉,而是像在笑。

    这点,让他觉得很诡异。

    就算被剪刀刺得如此深,也不会立马死去,她当时应该还保有一丝神智。

    照理来说,不管行凶者是谁,她最正常的反应应该是一种震惊,害怕,而不是现在这副表情。

    正当陈苟以非常近的距离,几乎是脸贴着脸在观察死者的时候,他的后方响起了一道机械般的嗓音。

    “陈苟,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继续留在这个场景观察死者,或者跟我去第二个案发现场。”

    回过头,陈苟发现,那道黑影就出现在自己身后,如同虚影。

    “第二个案发现场?还有一起?那如果去第二个案发现场,我能不能见到其他两个演员?”陈苟问出了自己心中的话语。

    黑影没回答,就飘在那,等待着陈苟给出一个最终选择。

    纠结半天,陈苟拿定主意点了点头:“带我去吧。”

    随即,画面一转,陈苟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屋子里。

    这家人先前像是正在其乐融融的吃饭,不过此时一个个面容痛苦,有的趴在餐桌上,有人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一个个,都已经没了气息,这场晚饭,是他们吃的最后一餐。

    黑影出现在三个人的面前,发出生硬,冷漠的机械声音:“三分钟观察时间,互相只能问对方一个问题,然后给出答案。”

    语必,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惊慌失措的小女孩母亲,以及皱着眉头的陈苟,纷纷开始行动起来……

    最后,黑影飘到了陈苟面前:“你确定你的答案了嘛?”

    陈苟看了一眼那位眼神不断躲闪的医生,又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女人,咬着嘴唇,重重的点了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