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情绪失控 一石先生

第192章 我是一只酒醉的蝴蝶~

    海面上,微波荡漾,波光粼粼。

    徐徐的海风吹着,带来一丝腥咸。

    也从远远的地方,带来了一艘小船。

    船面上,持着黑伞的尹洋洋,一身黑裙站在最前端,脸色依旧是那般病态的白。

    她的身后,顾冰穿着色彩斑斓的服饰,像极了少数民族里那种民族风格浓厚的衣服,他拿着锉刀一边修着手指甲,一边吹气。

    头戴着黑色耳机的安箐,正坐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个人穿着染血的白大褂,有一条袖口,空荡荡的。

    是死是活,不清楚,因为他的脑袋正被安箐用屁股坐着,无法看清楚面容。

    安箐的心情似乎很不错,正配合耳边音乐节奏摇晃着脑袋,时不时还哼唱了出来。

    “怎么也飞不出,花花的世界。原来我是一只,酒醉的蝴蝶。”

    看得出来他的心情是真的不错,就连每次说话控制在几个字的习惯,此时都没有遵守。

    顾冰,停下了手上磨指甲的动作,斜视着身旁正在哼歌的人。

    一只扑扇翅膀的绚丽蝴蝶凭空出现,就落在了安箐的鼻尖上。

    跑调的哼唱声,立马停了下来。

    两艘船,慢慢靠近,刘亮坐在位置上,等待着自己的组员上船。

    安箐站起身子,抓着下方那个白大褂人的头发,最后一个走到刘亮所在的船板上。

    然后,那身穿白大褂的男子,就这样被他随意丢了出去,震得船不断晃动。

    “二号成员的真面目,倒是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我原本以为,你会是一个凶神恶煞的人。现在看来,长得倒是挺斯文的。”

    “不过,你最起码没有欺骗我,原来是医生啊,我说怎么会熟练掌握解剖技巧和缝合技术呢。”

    刘亮坐在位置上,眼神轻蔑。他此时就像是个攻城略池的帝王,正端坐在王椅上,看着下方被抓来的敌方俘虏。

    二号成员大口喘着重气,刚刚被戴耳机的男人随意一丢,导致断裂的手臂伤口此时阵痛连连。

    就连其他地方的伤势,也隐隐作痛,很不好受。

    他虽然趴在地上,看不清楚始作俑者的样貌,但他却认出了对方的声音。

    是互助会新来的那名成员,那个披着羊皮的恶狼!

    “如果会长知道了,你私下对互助会的成员动手,你可没好果子吃。”

    他瞪着充满恶毒的眼神,想要抬头看清楚新来成员的长相,却发现自己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

    刘亮没有理会他的威胁,而是望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尹洋洋,笑道:“洋洋,还有一个老头呢?”

    “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

    “被雨夜屠夫杀死的。”

    刘亮眉毛一挑,神色古怪。

    他望着蔚蓝色的天空,慢慢笑出了声:“那还真是,有缘啊。”

    随即,他又看向动弹不得,半死不活的二号成员,道:“你的死,是你咎由自取。你和那老头子太热心了,为了帮助互助会的成员,竟然敢把主意打在了别人的信仰之上。”

    “你们,就都该死。”

    二号成员到死都不明白,他和那老头,究竟是做了什么,才引来了杀身之祸。

    不断摇晃的船板上,又多了一堆灰烬。

    安箐把这七堆灰烬,有些嫌弃的,用手聚拢在了一起,混合成一堆大的灰烬,像是面粉堆一样。

    越看,就越像,他甚至还用手舀了一些海水,洒在了上边。

    就差揉团了。

    望着安箐如同小孩子般顽皮的举动,顾冰饶有兴致的看向刘亮,突然开口问道:“你说,我要是对别人的信仰也感兴趣了呢?”

    话音刚落。

    滔天的火焰,瞬间燃起,周围温度立马升高。

    狂暴的磁场波段如同黑色龙卷,直冲云霄,有鱼不安的跃出海面,有海鸟扑扇着翅膀远离此处。

    海浪席卷而来,冲击着两艘小船,导致船体激烈碰撞。

    如同火人一般的刘亮紧盯着顾冰:“我会杀了你的,就在这,现在,立刻,马上!”

    安箐率先跳进了海里,一个猛子扎到了深处。

    尹洋洋持着黑伞,默默跳到了另外一艘船上。

    “哎呀,开玩笑的嘛,你别这么紧张,怪吓人的。”

    顾冰的喉结下意识滚动了一下,他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紧紧贴在皮肤上,因为此时全身上下都冒出了冷汗。

    这家伙从收容所出来,应该是被注射过克制的药物才对,还能有这般实力?

    看来,刘亮的实力,还有隐藏。

    燃烧的熊熊烈焰,消失了,一切异象瞬间都烟消云散。

    刘亮那阴沉的面容,立马被爽朗的笑容所替代:“我也是开玩笑的呢,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如果我真的发火,这艘船早就被烧成灰,哪还会继续漂在海面上。所以,我还是冷静的。”

    “好了,快走吧,咱们还有事要做。整出这么大动静,就算在海上,烟鬼也会过来的。”

    申城,收容监管部总部办公大楼。

    关海山原本正在拿着白酒瓶,祭奠死去的爱徒。

    对,他只想着祭奠陆江离,至于小队其余六人,他觉得死了也就死了吧。

    这个世界一下子少了六名失控者,也算是福祸相依了。

    办公桌上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这庄严肃穆,且双标的哀悼环节。

    关海山有些埋怨的拿起话筒,冷冷道:“是我。”

    电话那头,传来年迈的嗓音。

    “关部长,是我啊。”

    “李主任?我不主动找你,你还敢打电话来叨扰我?我派去的护送小组,为什么就全军覆没了!他们可是在你管辖的鹭岛市出了事!”

    李主任持着电话,苦着个脸,他也困惑,这一行七人,早不出事晚不出事,怎么偏偏到了鹭岛市出了事!

    “关部长,你听我解释,十五号分局行动指挥部的那帮人,压根就没离开鲤城市,甚至也没人来我鹭岛市,我一个普通人,哪能管得了海面上的事,我只能根据陆江离的要求,提前给他安排好了一艘船,以及把他们行驶的那条航路,都给封锁了。”

    “哼,别跟我扯这些,你儿子死在行动指挥部的那帮人手上,导致你跟他们不对付,他们不愿意踏足你鹭岛市,那是你的责任!”

    李主任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垮了下来。

    他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张灰白色的遗像,镜面泛着光,里边那名男子,笑得很是温文儒雅。

    正是当初陈杰龙听错方哲的指示,导致被拧断脖子的,李先生。

    “关部长,话可别这么说,正因为犬子不幸遇害,我才站到您的阵营,坚决反对失控者的存在。您别忘了,鲤城市第三病院的改建计划,是我的那一票起到了关键作用,如果不是我投的反对票,第三病院建的,可就不是幼儿园,而是游乐场了。”

    “虽然我不知道关部长您的目的何在,但如果我将这件事捅了上去,我想沈总部长,不会对我这把老骨头怎么样,但您的路子,可就走窄了。”

    关海山死死攥着电话听筒,有想狠狠砸在地上的冲动,他眼珠子转动了下,连忙道:“李主任,第三病院改建的事,我已经答应过你,会想尽一切办法帮你除掉陈杰龙和方哲这两名搜查官,咱一码归一码,现在是我的人死了,怎么也要有个交代吧!”

    电话那头,没有回音,关海山在心里暗骂了一声“死老狐狸”,只好继续开出筹码,以稳住李主任想要决裂的心思。

    “你放心李主任,现在方哲就在申城接受培训,我会让你看到我的诚意的。”

    那头,终于有了响动,但不是李主任说话的声音,而是传来什么东西倒地的沉闷声响。

    “喂?李主任,你怎么了?”

    关海山心里突然觉得有些不安。

    紧接着,一道陌生的嗓音传来。

    “关部长,我很好奇,你的诚意是什么。”

    感谢橘子味的橘子啊,成为第四位盟主,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