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情绪失控 一石先生

第268章 我并不孤独

    校园里其实并不黑暗,不管是教学楼还是办公楼,每一层走廊都亮有幽幽白色的灯光,虽说看得有些瘆人,但好歹是有了一丝光亮。

    只是这学校里,一大半学生都被疏散回家,还有大部分的留校老师。

    所以显得很寂静,空气中也充满了阴冷。

    一个地方,有人气和没人气,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原本学校这个时候,哪怕学生们都躲在宿舍安安静静睡觉,整个学校也给人一种神圣而踏实的感觉。

    但现在,只是一座被噩梦笼罩的建筑物。

    那些离校的学生和老师,全部都是经过慧秉和尚亲自甄别筛选后放走的。

    方哲并不担心学校里藏着的那两名失控者混入其中偷跑出去,恰恰相反,他倒是非常希望这一幕出现。

    张星羽和林小改这两名失控者能力很特殊,一个是侵入梦境,另一个是磁域能力,跳楼获得重启。

    他们的局限性很大,如果本体出现,反而很好解决,甚至校外围着的那一圈又一圈的监视组的成员,全部蜂拥而上,都能将这两个人擒获。

    但他俩,可怕就可怕在,隐藏住了本体,能够躲藏在阴暗中杀人。

    让人寻,都寻不到。

    方哲和慧秉和尚以地毯式搜索的方式,已经将学校大半个区域都找寻了一遍。

    不但没看到这两个人的本体身影,甚至还发现了那些本该死去,却安然无恙回到自己生前住过的宿舍,然后躺得好好的,那些学生尸体。

    恐怖,确实有些恐怖。

    本就没啥人的学生宿舍楼里,躺着一具又一具没有生机的尸体。

    国产恐怖片都不敢这么拍啊。

    方哲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眼前的那具,还好,没有诈尸,也没有被控制成傀儡。

    这是残念驱使,还是失控者的能力导致,方哲也不清楚。

    旁边就有一个光头和尚,但他没打算让慧秉现场来一段往生咒。

    海西城的人很迷信,家家户户都供有佛龛。

    打小在海西城长大的方哲,自然也耳濡目染这些迷信风俗。

    但他却从来不把这些当一回事。

    世人皆爱诚心拜佛,但那拜的究竟是佛,还是自身的欲望呢?

    斜眼瞄了一旁双眼不太正常的光头和尚,和尚依然咧开大嘴露出诡异且古怪的笑容。

    方哲问道:“我以为你们出家人看到这么多尸体,会说些什么。”

    “善哉善哉,死都死了,有什么可说的?”

    慧秉这话,让方哲再度怀疑,这人究竟是真疯还是假疯。

    不过给他怀疑的时间根本没有,听力绝佳的他,忽然听到外边传来了校长如杀猪般的呼救声。

    急切是急切,但听得出来,不是受到了生命危险喊出来的那种歇斯底里。

    这说明,要么是那体育老师出事了,要么就是吴安出事了。

    快速朝校长办公室赶过去的方哲,心中只希望出事的是前者。

    倘若是吴安的话,那也别找什么本体了,连同学校一起炸了吧。

    然而一推开办公室的大门,方哲便傻眼了。

    只见陈校长满脸惊恐的站在沙发旁,浑身抖个不停,手上还拿着剩下不多的面巾纸包装袋。

    他的弟弟,那名体育老师,依旧昏迷的躺在地上。

    脚旁,是一地的,被鲜血完全浸湿的纸巾。

    躺在沙发上的吴安,原本是灰色的卫衣完全被红色取代,只有那张皱着眉头的脸,是干净的,唯独没被鲜血沾到的地方。

    “怎么回事?”

    方哲脸色很不好看。

    其实这句话完全是个废话,因为该发生的事情,已经一目了然了。

    但他还是想问出来,似乎只有这样,自身的无能为力才能稍微减轻一些。

    被血红色包裹的梦里,吴安的样子比起现实中,更加凄惨。

    他的能力让他只能在近战的时候完全发挥出来,但张星羽很显然明白这点,一直利用地利的优势拉远彼此的距离,然后不断的偷袭。

    就算吴安侥幸近身,甚至是侥幸给张星羽造成了什么伤害,这家伙也能改变地形,直接一跃而下,获得重启。

    说是开外挂,丝毫不为过。

    失血过多造成的视线模糊,此刻已经在吴安身上体现出来,导致他不得不摇摇头,让自己恢复清醒。

    顶着两张面孔的张星羽站得远远的,发出嗤笑声:“我真搞不懂你何苦挣扎,白白浪费了性命,只要在这梦境中,你就不是我的对手。”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吴安从鲜血沾满的卫衣里,抽出一柄扳手,持在手中,扳手逐渐巨大化。

    但他现在体力有些透支,原本可以单手持着的扳手,现在得用两只手勉强才能握紧。

    能挥舞几下,他是真的不太清楚。

    见到对方还打算反抗,张星羽有些恼怒,声音也变大了起来:“那你就在绝望中孤独的去死吧!和你之前做的噩梦一样,没人能够救你!”

    是啊,没人能够救我。

    吴安苦笑了几声,握住的巨大扳手的双手,也松开,慢慢无力的垂了下来。

    他记得被绑架的时候,那三名绑匪就曾对他说过类似的话。

    多少人羡慕他是富二代的身份,却没人关心过,他其实只是一个私生子。

    亲生母亲是父亲第几个情妇,他还真不清楚,只知道懂事后,就没见过这个女人。

    除了照顾生活起居的保姆,和偶尔能匆匆见几面的父亲。

    他的前半生,还真算是孤独的。

    绑匪要钱,父亲应该会给,但会不会报警,会不会迫切的想要救出这个儿子,吴安心里还真没底。

    最后,赎金没见着,来救援的警察也没见着。

    倒是他自己,亲手解决了那三名匪徒,逃出生天,重获自由。

    最后,靠的还是自己。

    但现在这个局面,和之前的局面不一样啊。

    吴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人中,如孩童一般笑了起来。

    他能感受到,有人拼命掐着他的人中,都掐疼了。

    他能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低语,说要不要试试锤一下他的蛋蛋,看看能不能将他唤醒。

    吓得吴安当时立马夹紧了双腿。

    的确没人能够来救自己,但总有人尝试过不是?总有人为了救自己用尽一切方法,正在努力不是?

    那自己,就不是孤独的。

    因为还有人挂念着自己。

    吴安扬起嘴角,他的视线开始变得清晰无比,力气也重新充满了双臂。

    单手举起那柄巨大的扳手,他已经不在乎自己这是回光返照,还是信仰加持了。

    坚定的目光直视着眼前的失控者,吴安吼道:“来啊,崽种!”

    林小改那张脸,狰狞着,发出刺耳的尖笑声。

    张星羽那张脸,同样狰狞着。

    平坦的地面开始不平静,晃动剧烈,尖锐锋利的地刺拔地而起,开始朝着吴安如海浪般涌来。

    哪怕身体被扎成如刺猬一般,吴安这次握紧扳手的手,始终没有松开。

    因为他能清楚感受到,有一双温热的手,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紧紧地攥紧他的手。

    很温暖。

    吴安苦笑着看着逐渐模糊的血红色景象,呢喃自语道:“都怪张悦然,什么事件都自己去处理,这下好了吧,害得我手有些生了,打都打不过人家。”

    他已经没力气去把对方的情报刻在身体上,让方哲看到。

    但他相信,方哲就算不靠这些情报,也能解决掉这名失控者。

    为他报仇。

    他只是可惜,可惜自己最后又是孤身一人战斗。

    他记得方哲离开申城时,曾对他说过,很惋惜没能跟他并肩作战,见识一下他有趣的能力。

    他还记得,方哲最后那句话是,“我希望永远不会和你并肩战斗,这样最起码说明你我都是安全的。”

    “是啊,真希望所有人都是安全的,不需要战斗,也不需要等待别人的救援。”

    吴安的眼皮慢慢沉了下来,眼前只有一片黑暗。

    “我这名取得不太好啊,应该叫吴不安才行。”

    “下辈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