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情绪失控 一石先生

第332章 如噩梦般的房间

    “咔!”

    明白色的电灯在顶上亮起,将房间内的一切景象呈现在方哲的眼前。

    中等装修,正常的家具陈设,除了各个地方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的灰尘外,房间内倒也算干净整洁,仿佛屋子主人刚刚才在屋内逗留过,一点也没有久不住人的感觉。

    空气中,涌动着淡淡的血腥味,经久不散,让人无法想象这里究竟发生过怎样的事情,才会让血腥气味如此浓厚。

    逃跑并不顺利,畸形怪婴的奔跑速度远远超过方哲的认知,他没想到那拖着笨重身体,只是用两条如莲藕般短小的手臂在地上爬行的怪物,速度竟然会如此之快,就像是装了电动小马达一样;除此之外,那个自带灯光效果的女幽灵,竟然直接就从五楼过道上,直接穿透地板,由上而下凭空出现在方哲逃亡路线的前方,阻拦着去路。

    当女幽灵那双腿从四楼过道楼顶慢慢向下降落时,方哲逃生的希望瞬间凉了一半。

    前有虎视眈眈的女幽灵,后有穷追不舍的畸形怪婴,一前一后夹击下的方哲迫于无奈,只能随便找了四楼一间屋子躲了进去。

    他能祈求的只能是这两怪物不会进入到房间里边来。

    可这算什么回事?从一间房间跑到另外一间房子里躲着,就是楼层不一样了而已。

    原本还有胖子可以陪伴,心情不好了还能揍一顿发泄发泄,可现在只能独自一人承担着未知的恐惧。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规律没有被打破,在公寓楼内四处游荡的怪物们,并不能进入到房间里面来。

    “呼。”

    方哲瘫坐在沙发上,长吁一声,紧张的逃亡让他心跳跳得很快,只能慢慢静下来。

    四楼的户型,似乎又跟五楼不太一样,相较于五楼而言,四楼的空间相对要小一些,也就是从一室一厅变成单身公寓。

    进门所见就是客厅,中间隔了一道镂空的壁橱,随后就是一张大床和阳台。

    似乎这间房子原来的主人喜欢喝酒,壁橱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瓶,至于能不能喝,方哲现在没那个心情去验证。

    不得不说,这是方哲第一次走进其他楼层的房间里,他本以为每一个房间里都会有人存在,但似乎除了五楼,这一层并非如此。

    阴凉的冷风透过阳台往屋内吹了进来,吹得阳台外晾晒的衣服随风飘动,吹得阳台的窗帘频繁鼓起,细微的异响时不时传递到方哲的耳朵内。

    被扰得有些心烦的方哲无奈起身,朝着阳台走去,他打算关闭阳台的落地窗,好让自己能够清净一会。

    不过窗帘被风吹鼓的样子,就好像有一个人藏在里边,这让方哲走过去的脚步放的很慢,他捏紧了拳头,以应对突发的情况。

    还好,窗帘里边并没有人或者是尸体躲藏在里边,并不算大的阳台也是一样,除了已经完全晒干的衣服挂在晾衣杆上,以及一台洗衣机外,整个阳台没有任何东西。

    从衣服看得出来,这间屋子的原主人是位男性,身材偏魁梧,也偏高,他似乎钟爱简约的单色调,满满一排衣服,除了黑色和灰色外,看不见任何其他的色彩。

    论打扮的品味,方哲倒是觉得这间屋主人和自己挺雷同的。

    滑轮在金属板上滚动,发出“吱吱喳喳”的声响,厚重的落地窗被方哲关上,虽说屋内依旧充斥着血腥气味和阴冷的空气,但总比冷风一直往屋里吹要好。

    落地窗上的玻璃,倒映着方哲的身影以及其身后屋子里的景象,方哲还没好好欣赏自己的容颜时,却忽然瞧见屋内的灯开始忽明忽暗,似乎是电压不稳导致的。

    处于惊弓之鸟的方哲刚刚才放松下来的心情,立马沉落湖底,他不相信这栋公寓楼会这么不凑巧电压不稳,出现这种景象只能是不好的开端。

    果不其然,原本还忽闪忽闪的电灯突然间就熄灭,让整个屋子陷入到被黑暗的侵蚀当中。

    方哲死死抓紧拳头,他慢慢伸手朝面前摸去,光滑冰冷的玻璃镜面让他感到一丝安心。

    现在他面临着两个选择,要么打开落地窗迅速跑到阳台,然后关紧落地窗,这样能够保证有一道防护拦在身前。

    要么就只能等待眼睛适应黑暗,慢慢寻找着出路。

    前者的缺点是一旦方哲跑到阳台,那么他的生存空间就将会大幅缩小,并且落地窗的防护并不能带来实际的作用,随便一个普通人都能一脚踢碎这阻拦的玻璃,更何况可能会出现的怪物,等到那时候,他真的成了瓮中之帅哥了。

    后者的优势在于方哲的活动空间会大一点,但缺点也很明显,他本来就对这个空间不熟悉,再加上两眼一抹黑的情况,只能是雪上加霜。

    方哲在脑海里迅速作出对自身更加有利的选择,目前屋子里倒没什么异常,眼睛也逐渐适应了黑暗,勉强能够看清楚一些轮廓。

    他慢慢朝前方缓慢的移动着,步伐尽量放着很轻,一双眼睛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死死盯着门口,毕竟如果怪物要进来,除了那个能够穿墙的女幽灵外,畸形的怪婴只能破门而入。

    还好,房门安然无恙,似乎真的只是电压不稳导致跳闸了。

    或许再过几分钟,屋内就会重新恢复光明,但方哲并不敢等,他不会让自己抱有天真的幻想,他习惯性预估事情会发生最差严重性的可能。

    他打算,先移动到客厅的位置,壁橱上摆满的酒瓶,将会是他唯一能够使用的武器。

    如果长时间没有任何异常发生,他就决定离开这间屋子。

    他此时已经慢慢移动到了床尾,膝盖正好与席梦思持平,双膝顶在席梦思上,能够明显感觉到传来的柔软性。

    再往前走了几步,方哲忽然感觉到了某种异样,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蹭过了他的头发。

    默默咽了下口水,做好心理准备后,方哲迅速抬头,他就见到一双脚底板出现在自己的头顶上方。

    明明刚刚走过这里的时候,是没有人的啊!

    方哲迅速后退,他就瞧见脚底板悬空晃动,不知是因为刚刚被动到了才会如此,还是因为其自身原本就在晃动个不停。

    方哲没想那么多,他立马伸出手抓住那双脚的脚踝,想要将这装神弄鬼的东西给拽下来。

    温热的掌心触及到脚踝,能够感受到肌肤上传来的冰冷和僵硬,哪曾想,方哲明明用了很大的力气,但这悬空的尸体并没有办法被一扯而下。

    反而是方哲自己用力过猛加上重心不稳的关系,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床上。

    他这个时候才看清楚,就在床尾处的位置,有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被吊在了房顶,还好男人面朝阳台,方哲只能看到侧脸,所以没有留下多大的心里阴影。

    但一想到自己头发刚刚才被对方的双脚擦过,方哲鸡皮疙瘩便起了一身,他飞快的用双手捋着头发,就好像有什么虫子掉在了上面一样。

    差点把头皮都给擦破的情况下,方哲才停下了动作,一脸不安的盯着那个被吊着的人。

    他其实在疯狂捋头发的时候,视野就没从尸体上挪开过,因为他很怕自己再度抬头时,发现这个尸体正在阴森森的看着他。

    “看来这个人应该就是这间屋子的主人,他的身材和穿的衣服颜色,都和阳台上晾晒的衣服一样。”

    方哲留意到,这个人并不是自己上吊的,虽说对方身高很高,但再怎么也不可能将自己掉在房顶上,并且房顶上没有任何可支撑绳索的物件。

    “他脖子上缠着的那一圈又一圈的黑色东西,是什么玩意,好像不是麻绳之类的东西。”

    由于屋内过于黑暗的缘故,方哲没办法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吊起了这名男子,但他确定不是什么正常的物件,因为没有什么东西在没有任何支撑物的情况下,直接悬空在房顶上的。

    在确保尸体没有任何异常举动后,方哲也懒得去纠结对方是怎么死的,他小心翼翼的起身,微微侧着身子,朝尸体的脚边走过。

    因为空间较小的缘故,再加上有张床挡着的缘故,导致尸体所在的位置过道,非常的狭窄。

    如果要想从那走过,必须经过尸体,虽说可以从床上爬过去,但壁橱又偏偏阻碍在那,也就是说方哲无论如何都必须经过尸体才能够走到客厅里去。

    可当方哲接近到那具悬空尸体的时候,那具尸体的双脚像是要规避什么似的,双脚并拢开始慢慢向上抬起,仿佛是在做引体向上。

    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方哲吓了一跳,但更惊悚诡异的,还在后头。

    原本尸体自然下摆的双臂,随着他双腿抬起的动作,也慢慢跟着举了起来,方哲就见到这具尸体竟然用双手蒙住了自己的脸,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不敢直视一样。

    如此诡异的举动和被吊起来人此时诡异的姿势,都让方哲内心的不安疯狂加剧,他拼命呼喊夏燃的名字,希望能有一个依靠。

    他现在多么想听到那一声熟悉的“废物”,哪怕是轻视的话语,他也觉得亲切无比。

    可惜,和夏燃的联系完全就像是被切断了一般,犹如石沉大海,没有半点音信。

    方哲只好快速远离悬空的尸体,好让自己来到一个安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