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情绪失控 一石先生

第376章 投票会议

    金京城,异常犯罪处理局总部。

    犹如工业园区布局一样的总部,内部的防守在今日看起来比起之前的年中大会还要格外的严谨,不禁出动了各种装甲车等,手持重武器的士兵也不在少数。

    其中特别显眼的,则是身穿灰色制服,胸口佩戴有“黑狱收容所监管”字样的金属徽章人员,在护卫中人数占比最多,这让人感到意外。

    林长安作为关海山的直系下属,统领着这群灰色制服的人员,这群人分成两批,一批跟着林长安守在最高大楼的出入口,另外一批则是围绕着整个总部进行巡逻。

    对于收容部的人员鸠占鹊巢似的抢了防卫的职责,驻防第一大队的队长,“影鬼”陈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躲在阴影之中,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他知道,楼上正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他有预感,处理局总部,即将变天了。

    最高大楼内部,大厅内站满了一排又一排严阵以待的士兵,而在顶楼的一处会议室门口,也有两名士兵持枪站岗。

    一切,显得那么庄严。

    会议室大厅内,此时圆桌周围坐满了人,坐在首席的,仍旧是处理局总部长,沈三问。

    只不过,他的神情似乎有些疲倦,眉眼间隐约透着丝愤怒。

    以他为中心,顺时针方向数,右侧的是精神研究中心的负责人,院长白衣。其次是收容监管部,收容部部长关海山;监视部部长谢俞。

    处理局三大机构最高级别的负责人,都在场。

    会议桌剩下的,则是各个分局局长,以城市编号代码依次排序,津港城二号分局局长,王石磊;燕城三号分局局长,鹤钰等等。

    除了海西城第十五号分局上的位置是空缺着外,其余三十多个分局局长悉数到场,无人缺席。

    所有人坐在位置上,每个人的表情都很耐人寻味,将各自的小心思都隐藏的很好,看不出来什么。

    谢俞持着一份关于燕城S级事件处理结果的最新报告,正在大声朗读。

    这起恶性事件,造成了多少民众的伤亡,财产的损失,他都报出了一个准确的数字,其数字之大,让人不由得痛心疾首,瞠目结舌。

    随后,他又讲明了关于调派过去处理任务的特别行动小组的全部行动过程,着重点在于燕城分局搜查官情报方面的失职,特别行动小组的办事不利,以及张十三等人是卧底这几方面。

    他还特别说到,有关夏子规身亡的结论。

    关于这份报告,似乎所有问责矛头都指向了这场行动的最高指挥官,沈三问,但他中间增加的几句说辞,又像是在有意无意的帮沈三问开脱。

    念完报告,谢俞就坐下了,面无波澜。

    在短暂的沉寂后,关海山一拍桌子,直接质问道:“沈部长,这就是你指挥的结果!三万多人啊,短短几天,燕城受害人员就达到了三万多人,并且这还是初步估计,还不是最终结果!”

    场内,无人说话,所有人都静静等待着关海山的后续言论,因为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场会议召开的目的是什么,关海山的目的又是什么。

    所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所有分局局长心里都在想着,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你就别在这玩什么聊斋了,干脆直接坦白你的想法,早点开完会议早点结束,我们局里还有一大堆事呢。

    关海山环顾一圈众人,又道:“夏子规作为S级收容人员,你不顾处理局的内部规章制度,擅自调动,这是独裁!这是以权谋私!倘若是产生了任何不利后果,都是你沈三问一人无法承担的!特别是我们还失去了吴安和栾文这两名优秀的一级搜查官,你沈三问,罪责难逃!”

    沈三问默默起身,吓得关海山向后退了一步,将他身后那椅子碰到,椅子下方的滚轮向一旁滑行了些许距离。

    沈三问微微一笑,伸手拿起桌上的保温杯,并冲着关海山举了举,示意自己只是想喝水罢了,让其继续说下去。

    关海山平复了一下忐忑的心情,沉声道:“并且有一件事我很好奇,还想诚心向沈部长请教一下,为什么这次发现的三名卧底人员,好巧不巧都被你派到燕城参加了这次行动?”

    “咱们到底是人民的处理局,还是你沈三问一人的处理局,还是说,这处理局其实都是他人组织的掌控物!在座的,哪怕是我身边的人,会不会就是其他组织派来的卧底,那些搜查官,还有多少心里是忠诚于人民,忠诚于我们处理局的呢!”

    “沈三问,请你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关海山再次大手一拍,重重拍在了会议桌上,发出沉闷的声响,他那肥脸也因为情绪的激动,导致满脸通红。

    说完这些,关海山就坐下了,等待着沈三问的答复,他很激动,无比的激动,因为他知道,这场会议后,这处理局,就不再是沈三问一个人说的算了。

    “说完了?”

    相较于关海山所谓的慷慨激昂,沈三问倒像是正在田园间喝茶的老叟,语气是那样的云淡风轻。

    他把茶杯放回原位,背靠在椅子上,惆怅道:“申城正在给我们殉职的人员举办丧礼,而我们又在干什么?不去参加,不去追悼,不去给殉职的人员上柱香表示哀思,却在这里开劳什子会?”

    “尸骨未寒呐,但心寒呐!”

    “行吧,你们想开也就开吧,在座的几乎都是普通人,对于你们大部分人而言,死去的只是失控者罢了,你们不会感到悲凉,甚至会觉得理所应当。”

    “好像就我是失控者,当然,我也是负责人,既然有了这个头衔,有任何问题就得负责。”

    “开始投票吧,别整那么多弯弯绕绕了,按照处理局内部制度,你们有权罢免现任总指挥官,这是你们的权利,我丧失投票权,最高级别负责人计五票,其余投票人各占一票,允许弃票。”

    “开始吧,我乏了。”

    沈三问说完,身子向前伸手去拿水杯,可他这个举动,却让有些人表情立马浮现出紧张的模样。

    “呵。”

    沈三问冷笑一声,打消了喝水的念头,他又重新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会议室鸦雀无声,在座的每个人其实对目前发生的情况早就有所准备,只不过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提出投票罢免想法的竟然不是关海山,而是沈三问本人。

    “沈部长既然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就不耽误大家时间了,请开始举手投票。”

    谢俞站起来,看着众人,而各位局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敢当出头鸟。

    关海山正坐在位置上,朝着某个方向使了一个眼色。

    这个时候,有人默默举起了手,道:“我建议暂停沈部长的一切职务。”

    所有人将目光都聚焦在了这敢第一个堂而皇之发言的人身上,毕竟这可是公开投票啊,谁的胆子敢这么大!

    港湾自治城分局局长陈家林轻咳一声,没有在意这些目光,神态自若的坐着。

    紧接着,乌斯藏自治城分局局长也跟着举手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陆续,又有好几个都表示赞同沈三问下台。

    而沈三问本人,却始终闭目养神着,丝毫没感到意外。

    这时候,江右城分局局长顾秋直接举手道:“S级事件的危险程度和恶劣程度你们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次牺牲的搜查官也有一名是我分局的,可燕城的事情已经得到了解决,我不赞同暂停沈部长的职务。”

    有人表态,就有人跟风,立马有几个分局局长举手支持顾秋的意见。

    “哎哟,恁弄啥嘞这是,慧秉是我们中州城的,他反水我也有责任啊,那不如罢免我算啦,恁们看中不中啊?”

    中州城分局局长王亚飞操着一口方言,嬉皮笑脸的说到。

    关海山瞅着他,皮笑肉不笑道:“王局长,我们现在讨论的是关于沈部长的问题,你的事我们后面再议,该有的追责一样少不了,但你得先投票。”

    “咦,那我弃票中不。”

    王亚飞这一搞,又有一大部分的人跟着弃票,弄得票数又变了一番模样。

    就在局面僵持不下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又看向了一直没有发言的申城分局局长蓝染身上,毕竟他是沈三问的老搭档了,他如果这时候站出来表态,相信又会有很多人转头支持沈三问。

    蓝染坐的很端正,脸上的那道疤痕也让他看起来不怒自威。

    但他还是没有表态。

    手,慢慢举了起来,表态的,是坐在沈三问身旁,一身白衣的白衣。

    “我赞同停止沈三问的指挥权,以及一切权益,并且我建议,他还需要定期接受精神研究中心的心理状况评估。”

    白衣的手,慢慢放了下来,她收拾好桌面上的笔记本,直接起身。

    “我研究院还有事,就先失陪了。”

    说完,白衣就径直走出了会议厅,没有一个人对她的擅自离席表示不满。

    最高负责人中,终于有一位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她这一票,相当于五票,有着决定性的意义。

    不过在一些局长心里,并没有把这个当回事,毕竟还有一个谢俞存在,他们都相信,谢俞作为沈三问秘书般的存在,他肯定会投沈三问一票的。

    “我也赞同,停止沈部长的相关职务。排外先安内,处理局内部出现其他组织卧底这种事,是在给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敲响警钟,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我建议接下来要彻底排查各个分局,上不封顶,下不设限。”

    说话的,是蓝染,他会同意沈三问下台,是大部分人都没有想到的。

    最起码顾秋表情出现了变化,也有许多人露出半信半疑的表情,在猜测这上层领导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蓝染的这一票,并不是说事关重要,但已经将漂浮不定的风向彻底定了一个方向。

    可沈三问的双眼,依旧紧闭着,脸上的表情也没出现任何变化。

    就在这个时候,谢俞,站了起来。

    他整理了一下上衣,右手拿起了一份文件,慢条斯理道:“关于这次前往燕城的特别行动小组人员,是我和沈部长共同商议的,但在调派夏子规这名人员身上,我与他产生了意见分歧,可他却还是强行要求将夏子规添加到名单里面。至于处理局内部出现卧底的事情,我也赞同蓝局长的意见,这些年各个分局的搜查官权利太大,暗中都有违反处理局内部条理的存在,只是有人充当保护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不对的,应该杜绝的!”

    “我赞同停止沈部长的一切职务,并且按照上级领导的指示,如果沈部长愿意交权,将安排他到房山市区养老。”

    文件,被谢俞就这样丢在了桌上,落款处的红色钢印,很醒目。

    在场部分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会议厅内的氛围极其压抑。

    因为支持沈三问下台的票数,已经过半了,结果,出来了。

    没人想到一直站在沈三问背后的谢俞,最后竟然会投赞同的这一票。

    这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一直闭目养神的沈三问,也终于睁开了双眼,那浑浊却不失清明的瞳孔里,透着意味深长的光。

    沈三问,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缓缓站起了身子。

    “感谢诸位的支持,沈某先提前退休享福啦。”